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大唐官

15.湘灵掴侍郎

大唐官 | 作者:幸运的苏拉 | 更新时间:2019-03-15 12:00:2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逍遥兵王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元尊重生之魔教教主飞剑问道重生野性时代最强屠龙系统牧神记噬帝重生诸天投影
  吴少诚示意李元平但说无妨。

  “结好淄青平卢,笼络汴宋宣武,待时机成熟,奇袭陈许、宛叶,直驱东都,同时还是得截断朝廷漕运!”李元平一手举烛,一手指着地图比划说。

  “可朝廷如今亦知我会若此,在申光蔡四面都安置重镇大兵环伺,往东都方向为陈许、陕虢、金商三个神策军镇;往西则是山南东道,西南则为鄂岳、荆南封锁江路;往东又为淮南这个大镇。”吴少诚忧心忡忡。

  “故而届时得我淮西和汴宋、魏博、淄青一起发难,淮南、徐濠泗、镇海交给淄青的李师古应付;朝廷的河阳、河东、河中交给魏博田绪应付;我淮西与汴宋合精兵,只要攻下东都,切断漕运即可,不由得朝廷不妥协。至于山南东道、鄂岳、荆南的官军,想要攻我,须得过大江和云梦泽,到时江贼和山棚就能死死牵制住他们。节下,除非朝廷对我们永无下手之日,若有,必须得当机立断。”

  吴少诚手指摩挲着酒盅,眼睛染着血丝,瞪着地图,良久重重点头,表示听从李元平的计划,“宣武军节度使李万荣,对朝廷忽然拔擢刘玄佐甥韩弘为兵马使甚为不满;至于李师古那边,也对朝廷多有戒备,田绪也因先前洺州元谊被处斩而深怀恨意。所以大家一起对抗朝廷,有共事的基础。”

  这时李元平的小豆眼凶光暴起,建议说:“真到了那日,若正面和官军对战没有优势,那么便要行奇招!”

  “你意思是,像当初杀韩晋公那般......”

  “没错,这次的目标依旧是天子,若杀天子有困难,便杀高岳,震骇长安城,迫使大臣人人自危,官军大乱,再逼迫朝廷就范,就非常容易了。”李元平劈手,果决地用尖利嗓音喊道。

  晃动的烛光前,吴少诚摸着胡须,低沉阴森地说:“也好,大不了鱼死网破。”

  结束密商后,骑马返回宅第的李元平,走到了正寝处,看见他那个重金买来的歌姬,当然现在已是自己侍妾的湘灵,正在揽镜自照,梳妆打扮。

  现在李元平发达了,谁都晓得他是节度使的头号谋主,每年得到俸禄赏赐不下三万贯,所以湘灵不但先前得到命妇的告身,生活也是养尊处优,每日便是从早到晚用名贵的首饰、脂粉将自己打扮得如瑶池仙子般,只顾美美地照镜子,日复一日。

  立在门前的李元平,望着湘灵的侧影,觉得像,太像她了,然而——湘灵永远只是个娼妓出身,空有她的影子,但却没有她的灵魂。

  光是外形像,有什么用!

  念及此,李元平泪水不由得流下来,这些年他暗中不断地打探真正的湘水女神下落,最终居然得知她嫁人,但身为兴元牙将的夫君很快又覆船落水而死,于是她便留在汉中,在田庄里当了名优婆夷。

  “她为什么会嫁人?

  她为何会嫁给一个武夫?

  她那么美,为何会甘心守寡,在家中信佛?”

  这三个问号始终萦绕在李元平心间,挥之不去,可李元平隐隐觉得,崔云和之所以会如此,或许是遭了她姊夫,手握朝廷大权的高岳逼迫。

  图谋杀死高岳,对他而言,未必没有私怨在内。

  特别是得知崔云和丧夫后,李元平依旧屡屡给她写信,并说我现在已为朝廷检校侍郎,同时还是淮西行军司马,你若不弃,正妻的位置一直为你所备。

  可这些信全都石沉大海,云和从来都没回复过半个字半张纸。

  对此李元平是万分苦痛煎熬。

  大概是她太执着于和死去夫君的感情,不愿意走出过去的阴影吧?

  “平卿,你回来啦?”看到自己归宅,湘灵很热情地起身迎接。

  可李元平看着湘灵,这妆容太浓太艳,哪里有云和的神韵在里面?

  真正的云和,真正的云和,他永远都记得,是坐在水波荡漾的亭子中,隔着垂帘也能看到她如雪肌肤那葳蕤的光芒,清雅里透着股娇媚,摇动着纨扇,阵阵传来她身内那摄人心魄的芳香,虽不施粉黛,也有那种超凡脱俗的美!

  于是李元平没有听到湘灵似的,径直走到靠在墙壁的柜子,将个小小的檀木匣子给打开,郑重取出里面的玉环,“这玉,好像从两年前,就黯淡了光彩似的......”李元平颓然地自语道。

  旁边的湘灵噗嗤声,忍不住嘲笑起来,“这小环,怎么看也像是给小猧子或小狸奴用的。”

  这话,她想对李元平说很久了。

  可李元平脸色涨红,眼睛里满是仇恨地瞪着她,吓得湘灵往后退了两步。

  接着李元平便重重叹口气,将玉环收好,开始坐到书案前,提笔给兴元府方向写信。

  这信,每次他都先让仆人送到淮西外,再经商洛道,转到汉中那边去。

  几乎每隔旬日,他都要写一封。

  也不问云和到底收到没,看到没,李元平始终坚持着。

  看到李元平落寞的背影,湘灵心中反倒涌起了愤恨和怒火,上前一手打翻了书案上的墨丸。

  “大胆,你!”李元平勃然。

  可转眼,笔也被湘灵劈手夺下,落在地板上,被她的木屐几下踏得粉碎,“这几年来,你是魔怔了?天天给个丧夫的优婆夷写这些文字,她不是我,我湘灵也不是她!”湘灵越骂越激动,泪水也淌下来。

  “啊!”岂有此理,李元平尖叫起来,像只炸毛的小鸡,张牙舞爪,就要掌掴湘灵。

  可湘灵先甩来一巴掌,把李元平打得原地旋了两圈,跌倒在书案上,这下碎笔、墨丸乱洒满地。

  “以后再敢写,必杀汝!”湘灵不愧是湖南潭州出身的女儿,怒目圆睁,戟指李元平训斥道。

  李元平捂着被打肿的脸,又悲哀,又害怕,然后眼泪也涌出来,没能压抑住积压的情绪,抱着湘灵的腿大哭起来,“若非真心爱慕,谁又甘愿做......呜呜呜......”

  数日后,平卢军军府所在的郓州城,披着衰麻的李师古,拆开了来自淮西的密信,读完后脸上也浮起了笑,“来人,传本道的密令,去东都伊阙和陆浑的田庄处,叫訾家珍、门察两位细密安排,要是朝廷真的敢起削平方镇的想法,就让那边先动手。”
大唐官最新章节http://www.7017k.com/datangg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Hello,傲娇甜妻!军火大皇帝从荒原而来的使者兵王无双诸天第一悬镜司恒行诸天漫威世界的暗殿骑士大清贵人斯图亚特传奇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