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第二百二十章 无论如何,我也要去试一试

回到北宋当大佬 | 作者:祝家大郎 | 更新时间:2019-07-18 07:51: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完美世界龙王殿沧元图伏天氏修罗武神元尊三寸人间九星毒奶终极斗罗剑来
  一个小姑娘,一个青楼大花魁,两人一番见礼,对坐。

  张大家见到这小姑娘,没来由就觉得自己有些理亏,挤着笑脸说道:“不知县主今日可是有何事情”

  却听赵小妹语气略微有些不善,答道:“姐姐与我,可是生分了?头几日姐姐还教我妹妹呢,怎么今日又成了县主呢?”

  这两人,已经不是见过两次了,而是见过好几次了,在甘奇离开汴梁的这十来天里,这两人频频见面,还真开始交心起来,诗词歌赋的,琴棋书画的,两人自是聊得来的。

  但是哪里想到,甘奇杀完人回来,就到樊楼把张淑媛给撩了,还一住就是两天两夜,流连忘返。

  不知赵小妹此时是不是有一种被闺蜜背叛了的感觉。

  张淑媛是真觉得心虚理亏,唯有答上一语:“妹妹,姐姐是那风尘女子,迎来送往的可怜人,又哪里自己能做得了主呢?”

  赵小妹抬头看着张淑媛,沉默片刻,语气却和善起来,说道:“他喜欢你吗?”

  赵小妹问得太过直白,这叫张淑媛怎么答?

  说喜欢?岂不是张淑媛在与赵小妹示威一般?

  说不喜欢?显得太过虚伪了,赵小妹又不是傻子,不喜欢能两天两夜不出门?

  “我也不知,樊楼里的男人,今日可以爱得死去活来,明日就能是陌路人,谁有知道呢”这句话,张淑媛似乎说得认真,兴许真是她内心的感受。她是什么身份?她有自知之明,男人嘛,兴许真就那个样子。

  对于甘奇,张淑媛是心虚的,还有自卑,特别是在赵小妹面前,张淑媛更加自卑。她是真在担心,担心甘奇出门而去,有朝一日,真就成了陌路人。这种事情,对于青楼女子而言,太正常不过。

  青楼里的女子,半夜抹泪的太多太多,一片真心成云烟。这个时代的青楼女子,还不乏贞烈,被人抛弃了,上吊自杀也是有的。

  类似故事,连后世之人都有听闻,比如《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就是说的一个青楼真情女的悲哀事情。

  赵小妹依旧看着张淑媛,又问:“他最喜欢姐姐做什么?”

  赵小妹是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真要说赵小妹对甘奇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恨,也不然,因为她与甘奇,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如何谈得上多么刻骨铭心?

  但是一个小姑娘情窦初开,这种时刻是最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姑娘的情窦初开,甚至还会自我脑补,脑补一个人的好,脑补一个人的一切,乃至于脑补自己爱得刻骨铭心,这种脑补才是最厉害的东西。或者说情窦初开本就是最厉害的。

  “许是喜欢看姐姐跳舞,霓裳羽衣舞。”张淑媛答着,也注意着赵小妹的表情变化。

  “他有为姐姐再填词吗?”赵小妹又问道。

  张淑媛摇摇头:“此番不曾填词,还是上次那一曲,妹妹知晓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真是一曲好词,这几日我总是唱,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他当是一个重情之人,否则填不出这般的词。”赵小妹喃喃着,脸上都是羡慕。

  然后赵小妹又认真与张淑媛说道:“他是喜欢姐姐的,他是真喜欢姐姐的。”

  张淑媛闻言,忽然有些慌了,连忙摇头说道:“青楼里的男人,哪里有什么喜欢不喜欢?”

  “甘先生不是那般的人。”大概这就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心中的脑补了,且不论甘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她的脑补里,甘奇就一定不是始乱终弃、负心薄幸的人。

  张淑媛却不知如何作答了,她自然希望甘奇不是那般的人,但是又总觉得赵小妹面前,张淑媛又好似不该与甘奇有什么情爱之事。

  这一刻的张淑媛,是真的为难。谁叫她是一个青楼风尘女子呢?

  “姐姐,你赎身要多少钱?”赵小妹忽然问道。

  这一语,让张淑媛愣在了当场。

  “我想为姐姐赎身。”赵小妹又说道。

  张淑媛却是久久回不过神来。

  “姐姐不愿吗?”赵小妹一句一句。

  张淑媛终于有了应答:“妹妹,姐姐赎身,怕是二三十万贯都不够。姐姐赎身也不是钱的事情,钱姐姐自己也有一些,姐姐赎身是个麻烦事情。”

  “如何麻烦了?”赵小妹接着问。

  张淑媛不知从哪里开始解释,想了想,答道:“姐姐是樊楼的头牌,籍在教坊,樊楼里也有错综复杂的管事。如今姐姐在樊楼里,管着许多事情,别的姑娘赎身倒是不难,但是姐姐若想赎身而走,那是千难万难的。”

  说白了,张淑媛是樊楼的头面人物,不仅是摇钱树,更是招牌,哪里是别人拿钱就能买走的?

  赵小妹点了点头,也想得片刻,问道:“若是我父王去赎呢?”

  张淑媛吓得一跳,连忙摇头摆手:“万万不可,妹妹万万不可,汝南王乃是皇家表率,岂能拿着几十万贯去樊楼赎一个女子?传出去教旁人如何作想?平白污了王爷的名声。”

  赵小妹却自说自话:“父王去赎,当不要那么多钱的,父王年轻时候也不是没有做过这般事情。把姐姐赎到王府里来,让姐姐日日陪着妹妹可好?”

  汝南郡王赵允让,年轻时候还真是个风流种,不然哪里能生出三十多个儿女?但是这三十多个儿女,也是有区别的,嫡庶有别,比如赵大姐,就是嫡长女,与其他女儿不同,身份极高。赵小妹,也是嫡出,身份不同。

  让张淑媛到王府里来陪着赵小妹,好是不好?

  这个问题也很为难,好处自然是有,脱了乐籍,便是良家了。哪怕是奴籍,也比贱籍的身份高了一个档次,也能算良家。

  但是……但是张淑媛真要是成了王府的人,那么甘郎怎么办?

  “妹妹,就算王爷去赎,不要几十万贯,怕也要一二十万贯。何必让王爷如此破费?妹妹又何必去苦苦哀求王爷做这般的事情?就算哀求了,王爷也不一定愿意花费如此巨资与脸面。妹妹,罢了吧。”张淑媛摇头说道,拒绝了,心中也有一种落寞之感。脱离贱籍,对于一个风尘女子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不仅是对她一个人重要,而是对她的子孙后代都重要,因为贱籍这种东西,是子子孙孙传下去了,张淑媛的妓女身份,其实就是从母亲那里传下来的。

  甘郎,兴许这一刻甘郎更加重要一些吧。

  赵小妹却已一意孤行,答道:“父王那里,无论如何,我也要去试一试。”
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http://www.7017k.com/huidaobeisongdangdal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花掉1000000亿魔临汉阙最强黄金眼高龄巨星黎明边缘异世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