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十绝圣域

第三百一十七

十绝圣域 | 作者:幸运九号 | 更新时间:2020-01-15 00:02:2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完美世界遮天龙王殿沧元图修罗武神终极斗罗九星毒奶剑来伏天氏元尊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百九十一章

  十年前,东罗洲,昊天宗。

  “找不到啊,整个区域都找遍了,依旧没有宗主的身影。”有着人皱眉看着四周的人说道。

  “哎,罢了,到现在我也没见过宗主,连个模样都没有见过!”有长老有些气愤地说道。

  “那他救下我们之后,让我们建立这昊天宗有何意义?”有人不解道。

  “长老,宗主留下了一本封书!”一人慌张地跑来,脚步急促。

  听见这话,几人纷纷上前,灰尘落满在上面显的有些破旧,打开这封书,赫然写着一行小字。

  “诸位,大清洗不久后即将来临,也许下一刻,也许十年后,待三座小钟响起,大清洗就不远了,早做准备!”

  “此外,我有一事相求,请务必保住未来我们的弟子,我曾在大预言起源地得到一则真言:日后宗派的孩子之中会有重要人物出现,但是必须要躲过大清洗才行!”

  “这书中有着脉诀,武技,技招等。是我们立身之本,我所在外,另谋他法,希冀能够多一些躲过大清洗的方法!拜托了,诸位!”

  十年后,今时今日。

  高阁之上,几人围坐在一起,面色严肃,一人道:“你确定宗主留下的三个小钟依次响了一遍?”他语气之中有着惊恐,有着不甘心。

  “千真万确啊,那三个小钟昨日突然急促的摇晃起来,宗主留下的“大清洗”预言恐怕不久后真的要来临了!”

  “呼,我等不过是隐居此处,还以为能躲过去呐,怎么还是没有办法避免啊,难道是天要亡我等?”有人苦大仇深地哀怨道。

  “好了!闭嘴!当年宗主救下我们几个就是恩情,如今宗主不知道生死,就必须我们来承担,这些孩子不能有误,我们时刻注意周围的形势,拟定撤离方案!”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扩散开了,所有人严峻地点点头。

  今天十二岁生辰,魏轩的爷爷就在昊天宗门外等着,魏轩在昊天宗内的大石头上躺着睡觉。

  “嘿嘿,你看那个幸运儿又在睡懒觉!”几个昊天宗的弟子指指点点地对着那青石上的身影道,丝毫不加已掩饰眼中的鄙夷之色。

  “嗨呀,说是咱昊天宗弟子,不过是扫地工罢了,就他这个样子白瞎了拥有地灵根七品的资质,过几日宗派小试,看他还有没有上次那种运气!打不死他!”一人一脸的自信说道。

  “就是,贱兮兮的模样,看着就烦,不过他那奇怪的招式还是得提防一下。”

  “提防他?这个躺在青石上压根不修炼的软蛋?哈哈哈哈”此话一出,几人洋洋洒洒大笑起来,整个院落都是他们的笑声。

  青石少年却没有听见,似乎沉浸在一种玄妙的状态,游离于六道五行之外那般。

  “魏轩!宗门外有人找你!”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人跑进来说道,随后便看见了躺在大石头上的魏轩,眼中丝毫不加以遮拦的鄙夷之色看着魏轩,接着就是一掌轰上去。

  然而就在此刻魏轩猛地睁开眼睛,直接跃起,脚底升烟,朝着外面跑去。

  此人不屑地眼中的凶芒大盛碎道:“哼!滑头的怂包,看着我下个月的小试怎么整你!”

  “爷爷,爷爷!”魏轩老远就喊着,随后如兔子一般窜出来抱着牧啸,牧啸苍老的脸庞也只有看见这个孙儿的时候能够笑起来。

  接着拿出了提篮说道:“快来快来,爷爷搞了几个小菜,今儿个你生辰,爷爷无能只能暂且让你委屈一下了。”

  魏轩抱着爷爷说道:“爷爷你别这样说!”毕竟这是这个世界内的唯一亲人。

  昊天宗不让外人进入,爷孙俩就只能坐在昊天宗门外的台阶上,一边吃着不是很丰盛的菜,里面的兔肉还是爷爷自己抓的。

  牧啸这也是病残之躯,手脚走路都发抖,居然还亲自去抓了兔子,看着牧啸的笑容,魏轩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笑着。

  不过多时,他走上台阶说道:“爷爷你看!我现在也是斗皮境了!这是我学的技招,放鸣拳!”说着便开始了表演。

  魏轩一步一拳,有模有样,比昊天宗内修炼的时候打的认真地多,不过依旧是歪七扭八。

  爷爷更加开心地笑着,昊天宗内的人看着门外那对爷孙嘲讽地道:“放鸣拳罢了,真是一群土鳖,没见过世面,这技招能上的了不久后的小试吗?这可笑!”

  魏轩打完收式后吐出一口气,看上去颇有一副宗家的模样。实际是外行看乐子,懂行看笑话罢了。

  虽然两人被拒之门外,只能挤在台阶上,但牧啸依旧很开心,觉得自己的孙儿将来会有大出息。

  牧啸人老听不见那些冷言嘲讽,但是魏轩能听见,他目露寒光却只敢背对着那些人。

  牧啸说道:“小凡好好修炼,日后才能有出息,莫像你那个爹,浑浑噩噩,最后死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爷孙俩孤苦伶仃,父母压根就是两个字,毫无实意,一老一小平日里没少受村里的势利眼欺负,结果魏轩觉醒了修炼天赋,这算是老天的馈赠了,牧啸开心极了。

  “爷爷我无所谓,能在这末年的日子里为你多做点事情老家伙我非常高兴了!”

  “男儿当自强!明白吗?”

  魏轩点着头,他明白爷爷又要走了,不知道多久后才能见。

  魏轩不舍地抱着爷爷,他们这个世界九岁觉醒修炼天赋,魏轩也不例外,穷苦的爷孙俩本来都当一个机会,然而觉醒之外,魏轩脑海中还多了一句神秘的口诀!

  这口诀莫名其妙就带着魏轩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另一边的世界他体验到了这个世界从未感受到的快乐,似传说中的仙境,所以他无比厌恶这里。

  看着苍老的牧啸,牧亦凡暗自发誓绝对要带着牧啸离开这个世界,不再受苦受难。

  收回目光对着昊天宗的人抱拳道:“多谢执事!”此人便是先前出声讥讽魏轩的人,这个执事一脸鄙夷地点点头不远多言,摆摆手示意魏轩可以退下去了。

  魏轩点点头回道:“是!asshole!”执事一愣随后看向魏轩,魏轩拱手道:“哦!乡下对尊敬的人的称呼,还望执事莫见怪!”

  执事想了一下一笑点点头:“王侯将相爵,艾斯候,你们这乡野之人的称呼倒是满顺耳的嘛!以后就这么叫我!”

  魏轩心中嘲笑地笑着但还是拱拱手说道:“是!艾斯候!”说罢便退了下去,转过去后心中冷笑道:“白痴一个!”

  回到后院中,魏轩仍旧在想如何将脑海中的口诀传达出来,到时候找另一边世界的人帮帮忙。

  在他思考之中,极远之地的有着一道裂缝出现。

  “咔嚓”

  随即黑暗笼罩了过来,漆黑的大殿之中的大恐怖如同苏醒了般,张牙舞爪,但是始终没有离开大殿涌动出来。

  似乎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的困在里面了,无法挣脱出来。

  极高之天处,这座大殿宛若恶鬼出狱般朝着这片欣欣向荣的大陆坠落而来!

  “魏轩,扫把诀练得怎么样?”身后一人讥笑道。

  魏轩听见这句话就打算离开,可惜对方并不放过他,出掌拍向魏轩。

  魏轩当然知道此人就是来挑事的,反正宗派弟子有不会自相残杀,他压根不躲,大不了挨顿打罢了。

  一掌结结实实地轰击在了魏轩的背部,顿时把他打翻在地上,趴在地上起不来,咬着牙。

  此人依旧不罢休连踹几脚说道:“又认输了吗?哈哈哈哈,魏轩你靠着人情来到我们昊天宗可真的是走运啊!让我来沾沾你的狗屎运”

  魏轩夹着胳膊护住内脏,在这家伙脚下忍受着他的踢踹,没有任何反抗。

  或许是没有意思了,此人才停下来说道:“魏轩,宗内小试要你好看!别以为进了昊天宗就是昊天宗的人了,占着资源不用就识相点交出来,我韦鸿说不定还能收你做个小弟!”说完才像是一只胜利的公鸡一般,趾高气昂地离开。

  魏轩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身体,看着韦鸿的背影笑道:“又是一个艾斯候!”

  傍晚之时,导师出现了逼着魏轩练习放鸣拳,越是有力道就越有响声,但是到现在为止魏轩打出来的依旧是沉闷的声音。

  有时有人从这后院路过笑着摇了摇头便离去了,这些人也清楚魏轩是什么性格。

  魏轩对于别人对他的嘲笑置若罔闻,丝毫不关心那些,在他看来,离开这个世界就行了。

  小试如期而至,各个弟子纷纷摩拳擦掌。

  魏轩则是在身上垫了一些厚棉,省的到时候挨打的时候被打得很疼。

  “噗,你看那个软蛋,又开始掂棉花了,这是求个心里安稳吧?”

  “哈哈哈哈,估计大家这段时间修为突破了,他也知道他自己的那个什么叶问拳不管用了,早做打算!”有人丝毫不避讳魏轩大声道。

  所有弟子集中于比武台下,上面一个干瘦的男子望着下面的弟子,当看到魏轩的时候只能是叹了一口气。

  周围的弟子也是有些戏谑地看着魏轩,到目前为止他们这一批中只有魏轩还在斗皮境。

  大部分人都跨了过去,进入了斗脏境,好一些的弟子已经进入了斗骨境,再进一步就是斗体圆满。

  “轰嚓!”

  天边惊动九天的炸响,惊响了这片沉睡的大地,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这样规模的战斗。

  一座漆黑的大殿闪掠天空,披芒带电,像是蔚蓝的天空被轰出了一个窟窿,渗人至极。

  大殿周围,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尽快出手解决他,若是那大恐怖苏醒过来将会极度的棘手!”这声音夹杂着大道之运,响彻九霄,轰鸣九幽,空间都在簌簌发抖。

  “咣”

  金属的颤音扩散开来,一道道涟漪倒卷而出,蒸发白云。

  那接触之地,似一轮紫色的太阳照耀的大地一片璀璨,那是一个至强者出手轰击大殿,看不清真容,紫光如焰,符文耀天,道纹蜿卷而起,像是要勾穿天穹般。

  磅礴凝实威压让诸强都抬不起头来,不敢向上看一眼。

  “神皇已经败退,我等速速解决!”有人霸裂出手,抬手间,山岳蒸发,江河倒流,千万枚道印齐齐迸发,无物不穿。

  不远处又一人出手,身形模糊,霞光万丈,瑞彩凝化蛟龙般游走天地,并指如虹,划破长空,穿梭天际。

  “滋滋”

  大殿之中的繁奥道纹防御瞬间被洞穿而去,上面有着浓密的符文遍布,迅速的侵蚀那阵法防御,自始至终那里面的黑暗都没有涌动出来。

  “好霸道的力量,居然连虹指神技都没办法完全击溃,此物留不得!”不远处一人沉声道,可是声音还没有扩散出来,人已然消失。

  大手探出,手中一半虹光翻动,一半暗潮汹涌,两者相交,瞬间变化万千,似演绎星河落地,斗转星移,一只神剑凝聚而出,直指大殿。

  剑还未动,下方的土地徒然蹦碎,块块大地向上蒸发,直至化为齑粉,恐怖无边,灭世之威。

  “哧!”

  飙射而出的神剑,只有声音,却无法捕捉那影,贯穿天地,像是要将世界分为两半,一剑穿过,大殿上一道巨大的口子露出了出来,里面的黑暗涌动着,只要看了一眼顷刻间那种异样的情绪感染了这些人。

  他们都是站在最顶层的人物,当之无愧的至强者,多年不曾有过情绪的波动,居然产生了这种情绪!

  “真是罪恶啊,神皇连遗言都不打算说了啊!”有人皱眉道,丝毫不掩饰那种讨厌,心中有着极度的不适。

  “诸位,有劳了。”那最为靠后的人开口,随即轻飘飘地出现在大殿之前,目中符文如海,爆射而出,炫丽夺目,威势不大,但是大殿下方急速消融,恐怖至极。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动了,一时间,五光十色的各种宝术,轰击而出,真的是要将天穹击碎,地幽轰塌!

  “呵呵,这下不可能再有希望了,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小家伙们做吧,那群老树可能盯着这边呐!”那个靠后的人开口后,便消失于天地之间。

  同一时间,还有这其他人都消失了,就如同不曾出现。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百九十一章

  十年前,东罗洲,昊天宗。

  “找不到啊,整个区域都找遍了,依旧没有宗主的身影。”有着人皱眉看着四周的人说道。

  “哎,罢了,到现在我也没见过宗主,连个模样都没有见过!”有长老有些气愤地说道。

  “那他救下我们之后,让我们建立这昊天宗有何意义?”有人不解道。

  “长老,宗主留下了一本封书!”一人慌张地跑来,脚步急促。

  听见这话,几人纷纷上前,灰尘落满在上面显的有些破旧,打开这封书,赫然写着一行小字。

  “诸位,大清洗不久后即将来临,也许下一刻,也许十年后,待三座小钟响起,大清洗就不远了,早做准备!”

  “此外,我有一事相求,请务必保住未来我们的弟子,我曾在大预言起源地得到一则真言:日后宗派的孩子之中会有重要人物出现,但是必须要躲过大清洗才行!”

  “这书中有着脉诀,武技,技招等。是我们立身之本,我所在外,另谋他法,希冀能够多一些躲过大清洗的方法!拜托了,诸位!”

  十年后,今时今日。

  高阁之上,几人围坐在一起,面色严肃,一人道:“你确定宗主留下的三个小钟依次响了一遍?”他语气之中有着惊恐,有着不甘心。

  “千真万确啊,那三个小钟昨日突然急促的摇晃起来,宗主留下的“大清洗”预言恐怕不久后真的要来临了!”

  “呼,我等不过是隐居此处,还以为能躲过去呐,怎么还是没有办法避免啊,难道是天要亡我等?”有人苦大仇深地哀怨道。

  “好了!闭嘴!当年宗主救下我们几个就是恩情,如今宗主不知道生死,就必须我们来承担,这些孩子不能有误,我们时刻注意周围的形势,拟定撤离方案!”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扩散开了,所有人严峻地点点头。

  今天十二岁生辰,魏轩的爷爷就在昊天宗门外等着,魏轩在昊天宗内的大石头上躺着睡觉。

  “嘿嘿,你看那个幸运儿又在睡懒觉!”几个昊天宗的弟子指指点点地对着那青石上的身影道,丝毫不加已掩饰眼中的鄙夷之色。

  “嗨呀,说是咱昊天宗弟子,不过是扫地工罢了,就他这个样子白瞎了拥有地灵根七品的资质,过几日宗派小试,看他还有没有上次那种运气!打不死他!”一人一脸的自信说道。

  “就是,贱兮兮的模样,看着就烦,不过他那奇怪的招式还是得提防一下。”

  “提防他?这个躺在青石上压根不修炼的软蛋?哈哈哈哈”此话一出,几人洋洋洒洒大笑起来,整个院落都是他们的笑声。

  青石少年却没有听见,似乎沉浸在一种玄妙的状态,游离于六道五行之外那般。

  “魏轩!宗门外有人找你!”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人跑进来说道,随后便看见了躺在大石头上的魏轩,眼中丝毫不加以遮拦的鄙夷之色看着魏轩,接着就是一掌轰上去。

  然而就在此刻魏轩猛地睁开眼睛,直接跃起,脚底升烟,朝着外面跑去。

  此人不屑地眼中的凶芒大盛碎道:“哼!滑头的怂包,看着我下个月的小试怎么整你!”

  “爷爷,爷爷!”魏轩老远就喊着,随后如兔子一般窜出来抱着牧啸,牧啸苍老的脸庞也只有看见这个孙儿的时候能够笑起来。

  接着拿出了提篮说道:“快来快来,爷爷搞了几个小菜,今儿个你生辰,爷爷无能只能暂且让你委屈一下了。”

  魏轩抱着爷爷说道:“爷爷你别这样说!”毕竟这是这个世界内的唯一亲人。

  昊天宗不让外人进入,爷孙俩就只能坐在昊天宗门外的台阶上,一边吃着不是很丰盛的菜,里面的兔肉还是爷爷自己抓的。

  牧啸这也是病残之躯,手脚走路都发抖,居然还亲自去抓了兔子,看着牧啸的笑容,魏轩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笑着。

  不过多时,他走上台阶说道:“爷爷你看!我现在也是斗皮境了!这是我学的技招,放鸣拳!”说着便开始了表演。

  魏轩一步一拳,有模有样,比昊天宗内修炼的时候打的认真地多,不过依旧是歪七扭八。

  爷爷更加开心地笑着,昊天宗内的人看着门外那对爷孙嘲讽地道:“放鸣拳罢了,真是一群土鳖,没见过世面,这技招能上的了不久后的小试吗?这可笑!”

  魏轩打完收式后吐出一口气,看上去颇有一副宗家的模样。实际是外行看乐子,懂行看笑话罢了。

  虽然两人被拒之门外,只能挤在台阶上,但牧啸依旧很开心,觉得自己的孙儿将来会有大出息。

  牧啸人老听不见那些冷言嘲讽,但是魏轩能听见,他目露寒光却只敢背对着那些人。

  牧啸说道:“小凡好好修炼,日后才能有出息,莫像你那个爹,浑浑噩噩,最后死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爷孙俩孤苦伶仃,父母压根就是两个字,毫无实意,一老一小平日里没少受村里的势利眼欺负,结果魏轩觉醒了修炼天赋,这算是老天的馈赠了,牧啸开心极了。

  “爷爷我无所谓,能在这末年的日子里为你多做点事情老家伙我非常高兴了!”

  “男儿当自强!明白吗?”

  魏轩点着头,他明白爷爷又要走了,不知道多久后才能见。

  魏轩不舍地抱着爷爷,他们这个世界九岁觉醒修炼天赋,魏轩也不例外,穷苦的爷孙俩本来都当一个机会,然而觉醒之外,魏轩脑海中还多了一句神秘的口诀!

  这口诀莫名其妙就带着魏轩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另一边的世界他体验到了这个世界从未感受到的快乐,似传说中的仙境,所以他无比厌恶这里。

  看着苍老的牧啸,牧亦凡暗自发誓绝对要带着牧啸离开这个世界,不再受苦受难。

  收回目光对着昊天宗的人抱拳道:“多谢执事!”此人便是先前出声讥讽魏轩的人,这个执事一脸鄙夷地点点头不远多言,摆摆手示意魏轩可以退下去了。

  魏轩点点头回道:“是!asshole!”执事一愣随后看向魏轩,魏轩拱手道:“哦!乡下对尊敬的人的称呼,还望执事莫见怪!”

  执事想了一下一笑点点头:“王侯将相爵,艾斯候,你们这乡野之人的称呼倒是满顺耳的嘛!以后就这么叫我!”

  魏轩心中嘲笑地笑着但还是拱拱手说道:“是!艾斯候!”说罢便退了下去,转过去后心中冷笑道:“白痴一个!”

  回到后院中,魏轩仍旧在想如何将脑海中的口诀传达出来,到时候找另一边世界的人帮帮忙。

  在他思考之中,极远之地的有着一道裂缝出现。

  “咔嚓”

  随即黑暗笼罩了过来,漆黑的大殿之中的大恐怖如同苏醒了般,张牙舞爪,但是始终没有离开大殿涌动出来。

  似乎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的困在里面了,无法挣脱出来。

  极高之天处,这座大殿宛若恶鬼出狱般朝着这片欣欣向荣的大陆坠落而来!

  “魏轩,扫把诀练得怎么样?”身后一人讥笑道。

  魏轩听见这句话就打算离开,可惜对方并不放过他,出掌拍向魏轩。

  魏轩当然知道此人就是来挑事的,反正宗派弟子有不会自相残杀,他压根不躲,大不了挨顿打罢了。

  一掌结结实实地轰击在了魏轩的背部,顿时把他打翻在地上,趴在地上起不来,咬着牙。

  此人依旧不罢休连踹几脚说道:“又认输了吗?哈哈哈哈,魏轩你靠着人情来到我们昊天宗可真的是走运啊!让我来沾沾你的狗屎运”

  魏轩夹着胳膊护住内脏,在这家伙脚下忍受着他的踢踹,没有任何反抗。

  或许是没有意思了,此人才停下来说道:“魏轩,宗内小试要你好看!别以为进了昊天宗就是昊天宗的人了,占着资源不用就识相点交出来,我韦鸿说不定还能收你做个小弟!”说完才像是一只胜利的公鸡一般,趾高气昂地离开。

  魏轩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身体,看着韦鸿的背影笑道:“又是一个艾斯候!”

  傍晚之时,导师出现了逼着魏轩练习放鸣拳,越是有力道就越有响声,但是到现在为止魏轩打出来的依旧是沉闷的声音。

  有时有人从这后院路过笑着摇了摇头便离去了,这些人也清楚魏轩是什么性格。

  魏轩对于别人对他的嘲笑置若罔闻,丝毫不关心那些,在他看来,离开这个世界就行了。

  小试如期而至,各个弟子纷纷摩拳擦掌。

  魏轩则是在身上垫了一些厚棉,省的到时候挨打的时候被打得很疼。

  “噗,你看那个软蛋,又开始掂棉花了,这是求个心里安稳吧?”

  “哈哈哈哈,估计大家这段时间修为突破了,他也知道他自己的那个什么叶问拳不管用了,早做打算!”有人丝毫不避讳魏轩大声道。

  所有弟子集中于比武台下,上面一个干瘦的男子望着下面的弟子,当看到魏轩的时候只能是叹了一口气。

  周围的弟子也是有些戏谑地看着魏轩,到目前为止他们这一批中只有魏轩还在斗皮境。

  大部分人都跨了过去,进入了斗脏境,好一些的弟子已经进入了斗骨境,再进一步就是斗体圆满。

  “轰嚓!”

  天边惊动九天的炸响,惊响了这片沉睡的大地,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这样规模的战斗。

  一座漆黑的大殿闪掠天空,披芒带电,像是蔚蓝的天空被轰出了一个窟窿,渗人至极。

  大殿周围,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尽快出手解决他,若是那大恐怖苏醒过来将会极度的棘手!”这声音夹杂着大道之运,响彻九霄,轰鸣九幽,空间都在簌簌发抖。

  “咣”

  金属的颤音扩散开来,一道道涟漪倒卷而出,蒸发白云。

  那接触之地,似一轮紫色的太阳照耀的大地一片璀璨,那是一个至强者出手轰击大殿,看不清真容,紫光如焰,符文耀天,道纹蜿卷而起,像是要勾穿天穹般。

  磅礴凝实威压让诸强都抬不起头来,不敢向上看一眼。

  “神皇已经败退,我等速速解决!”有人霸裂出手,抬手间,山岳蒸发,江河倒流,千万枚道印齐齐迸发,无物不穿。

  不远处又一人出手,身形模糊,霞光万丈,瑞彩凝化蛟龙般游走天地,并指如虹,划破长空,穿梭天际。

  “滋滋”

  大殿之中的繁奥道纹防御瞬间被洞穿而去,上面有着浓密的符文遍布,迅速的侵蚀那阵法防御,自始至终那里面的黑暗都没有涌动出来。

  “好霸道的力量,居然连虹指神技都没办法完全击溃,此物留不得!”不远处一人沉声道,可是声音还没有扩散出来,人已然消失。

  大手探出,手中一半虹光翻动,一半暗潮汹涌,两者相交,瞬间变化万千,似演绎星河落地,斗转星移,一只神剑凝聚而出,直指大殿。

  剑还未动,下方的土地徒然蹦碎,块块大地向上蒸发,直至化为齑粉,恐怖无边,灭世之威。

  “哧!”

  飙射而出的神剑,只有声音,却无法捕捉那影,贯穿天地,像是要将世界分为两半,一剑穿过,大殿上一道巨大的口子露出了出来,里面的黑暗涌动着,只要看了一眼顷刻间那种异样的情绪感染了这些人。

  他们都是站在最顶层的人物,当之无愧的至强者,多年不曾有过情绪的波动,居然产生了这种情绪!

  “真是罪恶啊,神皇连遗言都不打算说了啊!”有人皱眉道,丝毫不掩饰那种讨厌,心中有着极度的不适。

  “诸位,有劳了。”那最为靠后的人开口,随即轻飘飘地出现在大殿之前,目中符文如海,爆射而出,炫丽夺目,威势不大,但是大殿下方急速消融,恐怖至极。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动了,一时间,五光十色的各种宝术,轰击而出,真的是要将天穹击碎,地幽轰塌!

  “呵呵,这下不可能再有希望了,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小家伙们做吧,那群老树可能盯着这边呐!”那个靠后的人开口后,便消失于天地之间。

  同一时间,还有这其他人都消失了,就如同不曾出现。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百九十一章

  十年前,东罗洲,昊天宗。

  “找不到啊,整个区域都找遍了,依旧没有宗主的身影。”有着人皱眉看着四周的人说道。

  “哎,罢了,到现在我也没见过宗主,连个模样都没有见过!”有长老有些气愤地说道。

  “那他救下我们之后,让我们建立这昊天宗有何意义?”有人不解道。

  “长老,宗主留下了一本封书!”一人慌张地跑来,脚步急促。

  听见这话,几人纷纷上前,灰尘落满在上面显的有些破旧,打开这封书,赫然写着一行小字。

  “诸位,大清洗不久后即将来临,也许下一刻,也许十年后,待三座小钟响起,大清洗就不远了,早做准备!”

  “此外,我有一事相求,请务必保住未来我们的弟子,我曾在大预言起源地得到一则真言:日后宗派的孩子之中会有重要人物出现,但是必须要躲过大清洗才行!”

  “这书中有着脉诀,武技,技招等。是我们立身之本,我所在外,另谋他法,希冀能够多一些躲过大清洗的方法!拜托了,诸位!”

  十年后,今时今日。

  高阁之上,几人围坐在一起,面色严肃,一人道:“你确定宗主留下的三个小钟依次响了一遍?”他语气之中有着惊恐,有着不甘心。

  “千真万确啊,那三个小钟昨日突然急促的摇晃起来,宗主留下的“大清洗”预言恐怕不久后真的要来临了!”

  “呼,我等不过是隐居此处,还以为能躲过去呐,怎么还是没有办法避免啊,难道是天要亡我等?”有人苦大仇深地哀怨道。

  “好了!闭嘴!当年宗主救下我们几个就是恩情,如今宗主不知道生死,就必须我们来承担,这些孩子不能有误,我们时刻注意周围的形势,拟定撤离方案!”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扩散开了,所有人严峻地点点头。

  今天十二岁生辰,魏轩的爷爷就在昊天宗门外等着,魏轩在昊天宗内的大石头上躺着睡觉。

  “嘿嘿,你看那个幸运儿又在睡懒觉!”几个昊天宗的弟子指指点点地对着那青石上的身影道,丝毫不加已掩饰眼中的鄙夷之色。

  “嗨呀,说是咱昊天宗弟子,不过是扫地工罢了,就他这个样子白瞎了拥有地灵根七品的资质,过几日宗派小试,看他还有没有上次那种运气!打不死他!”一人一脸的自信说道。

  “就是,贱兮兮的模样,看着就烦,不过他那奇怪的招式还是得提防一下。”

  “提防他?这个躺在青石上压根不修炼的软蛋?哈哈哈哈”此话一出,几人洋洋洒洒大笑起来,整个院落都是他们的笑声。

  青石少年却没有听见,似乎沉浸在一种玄妙的状态,游离于六道五行之外那般。

  “魏轩!宗门外有人找你!”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人跑进来说道,随后便看见了躺在大石头上的魏轩,眼中丝毫不加以遮拦的鄙夷之色看着魏轩,接着就是一掌轰上去。

  然而就在此刻魏轩猛地睁开眼睛,直接跃起,脚底升烟,朝着外面跑去。

  此人不屑地眼中的凶芒大盛碎道:“哼!滑头的怂包,看着我下个月的小试怎么整你!”

  “爷爷,爷爷!”魏轩老远就喊着,随后如兔子一般窜出来抱着牧啸,牧啸苍老的脸庞也只有看见这个孙儿的时候能够笑起来。

  接着拿出了提篮说道:“快来快来,爷爷搞了几个小菜,今儿个你生辰,爷爷无能只能暂且让你委屈一下了。”

  魏轩抱着爷爷说道:“爷爷你别这样说!”毕竟这是这个世界内的唯一亲人。

  昊天宗不让外人进入,爷孙俩就只能坐在昊天宗门外的台阶上,一边吃着不是很丰盛的菜,里面的兔肉还是爷爷自己抓的。

  牧啸这也是病残之躯,手脚走路都发抖,居然还亲自去抓了兔子,看着牧啸的笑容,魏轩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笑着。

  不过多时,他走上台阶说道:“爷爷你看!我现在也是斗皮境了!这是我学的技招,放鸣拳!”说着便开始了表演。

  魏轩一步一拳,有模有样,比昊天宗内修炼的时候打的认真地多,不过依旧是歪七扭八。

  爷爷更加开心地笑着,昊天宗内的人看着门外那对爷孙嘲讽地道:“放鸣拳罢了,真是一群土鳖,没见过世面,这技招能上的了不久后的小试吗?这可笑!”

  魏轩打完收式后吐出一口气,看上去颇有一副宗家的模样。实际是外行看乐子,懂行看笑话罢了。

  虽然两人被拒之门外,只能挤在台阶上,但牧啸依旧很开心,觉得自己的孙儿将来会有大出息。

  牧啸人老听不见那些冷言嘲讽,但是魏轩能听见,他目露寒光却只敢背对着那些人。

  牧啸说道:“小凡好好修炼,日后才能有出息,莫像你那个爹,浑浑噩噩,最后死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爷孙俩孤苦伶仃,父母压根就是两个字,毫无实意,一老一小平日里没少受村里的势利眼欺负,结果魏轩觉醒了修炼天赋,这算是老天的馈赠了,牧啸开心极了。

  “爷爷我无所谓,能在这末年的日子里为你多做点事情老家伙我非常高兴了!”

  “男儿当自强!明白吗?”

  魏轩点着头,他明白爷爷又要走了,不知道多久后才能见。

  魏轩不舍地抱着爷爷,他们这个世界九岁觉醒修炼天赋,魏轩也不例外,穷苦的爷孙俩本来都当一个机会,然而觉醒之外,魏轩脑海中还多了一句神秘的口诀!

  这口诀莫名其妙就带着魏轩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另一边的世界他体验到了这个世界从未感受到的快乐,似传说中的仙境,所以他无比厌恶这里。

  看着苍老的牧啸,牧亦凡暗自发誓绝对要带着牧啸离开这个世界,不再受苦受难。

  收回目光对着昊天宗的人抱拳道:“多谢执事!”此人便是先前出声讥讽魏轩的人,这个执事一脸鄙夷地点点头不远多言,摆摆手示意魏轩可以退下去了。

  魏轩点点头回道:“是!asshole!”执事一愣随后看向魏轩,魏轩拱手道:“哦!乡下对尊敬的人的称呼,还望执事莫见怪!”

  执事想了一下一笑点点头:“王侯将相爵,艾斯候,你们这乡野之人的称呼倒是满顺耳的嘛!以后就这么叫我!”

  魏轩心中嘲笑地笑着但还是拱拱手说道:“是!艾斯候!”说罢便退了下去,转过去后心中冷笑道:“白痴一个!”

  回到后院中,魏轩仍旧在想如何将脑海中的口诀传达出来,到时候找另一边世界的人帮帮忙。

  在他思考之中,极远之地的有着一道裂缝出现。

  “咔嚓”

  随即黑暗笼罩了过来,漆黑的大殿之中的大恐怖如同苏醒了般,张牙舞爪,但是始终没有离开大殿涌动出来。

  似乎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的困在里面了,无法挣脱出来。

  极高之天处,这座大殿宛若恶鬼出狱般朝着这片欣欣向荣的大陆坠落而来!

  “魏轩,扫把诀练得怎么样?”身后一人讥笑道。

  魏轩听见这句话就打算离开,可惜对方并不放过他,出掌拍向魏轩。

  魏轩当然知道此人就是来挑事的,反正宗派弟子有不会自相残杀,他压根不躲,大不了挨顿打罢了。

  一掌结结实实地轰击在了魏轩的背部,顿时把他打翻在地上,趴在地上起不来,咬着牙。

  此人依旧不罢休连踹几脚说道:“又认输了吗?哈哈哈哈,魏轩你靠着人情来到我们昊天宗可真的是走运啊!让我来沾沾你的狗屎运”

  魏轩夹着胳膊护住内脏,在这家伙脚下忍受着他的踢踹,没有任何反抗。

  或许是没有意思了,此人才停下来说道:“魏轩,宗内小试要你好看!别以为进了昊天宗就是昊天宗的人了,占着资源不用就识相点交出来,我韦鸿说不定还能收你做个小弟!”说完才像是一只胜利的公鸡一般,趾高气昂地离开。

  魏轩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身体,看着韦鸿的背影笑道:“又是一个艾斯候!”

  傍晚之时,导师出现了逼着魏轩练习放鸣拳,越是有力道就越有响声,但是到现在为止魏轩打出来的依旧是沉闷的声音。

  有时有人从这后院路过笑着摇了摇头便离去了,这些人也清楚魏轩是什么性格。

  魏轩对于别人对他的嘲笑置若罔闻,丝毫不关心那些,在他看来,离开这个世界就行了。

  小试如期而至,各个弟子纷纷摩拳擦掌。

  魏轩则是在身上垫了一些厚棉,省的到时候挨打的时候被打得很疼。

  “噗,你看那个软蛋,又开始掂棉花了,这是求个心里安稳吧?”

  “哈哈哈哈,估计大家这段时间修为突破了,他也知道他自己的那个什么叶问拳不管用了,早做打算!”有人丝毫不避讳魏轩大声道。

  所有弟子集中于比武台下,上面一个干瘦的男子望着下面的弟子,当看到魏轩的时候只能是叹了一口气。

  周围的弟子也是有些戏谑地看着魏轩,到目前为止他们这一批中只有魏轩还在斗皮境。

  大部分人都跨了过去,进入了斗脏境,好一些的弟子已经进入了斗骨境,再进一步就是斗体圆满。

  “轰嚓!”

  天边惊动九天的炸响,惊响了这片沉睡的大地,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这样规模的战斗。

  一座漆黑的大殿闪掠天空,披芒带电,像是蔚蓝的天空被轰出了一个窟窿,渗人至极。

  大殿周围,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尽快出手解决他,若是那大恐怖苏醒过来将会极度的棘手!”这声音夹杂着大道之运,响彻九霄,轰鸣九幽,空间都在簌簌发抖。

  “咣”

  金属的颤音扩散开来,一道道涟漪倒卷而出,蒸发白云。

  那接触之地,似一轮紫色的太阳照耀的大地一片璀璨,那是一个至强者出手轰击大殿,看不清真容,紫光如焰,符文耀天,道纹蜿卷而起,像是要勾穿天穹般。

  磅礴凝实威压让诸强都抬不起头来,不敢向上看一眼。

  “神皇已经败退,我等速速解决!”有人霸裂出手,抬手间,山岳蒸发,江河倒流,千万枚道印齐齐迸发,无物不穿。

  不远处又一人出手,身形模糊,霞光万丈,瑞彩凝化蛟龙般游走天地,并指如虹,划破长空,穿梭天际。

  “滋滋”

  大殿之中的繁奥道纹防御瞬间被洞穿而去,上面有着浓密的符文遍布,迅速的侵蚀那阵法防御,自始至终那里面的黑暗都没有涌动出来。

  “好霸道的力量,居然连虹指神技都没办法完全击溃,此物留不得!”不远处一人沉声道,可是声音还没有扩散出来,人已然消失。

  大手探出,手中一半虹光翻动,一半暗潮汹涌,两者相交,瞬间变化万千,似演绎星河落地,斗转星移,一只神剑凝聚而出,直指大殿。

  剑还未动,下方的土地徒然蹦碎,块块大地向上蒸发,直至化为齑粉,恐怖无边,灭世之威。

  “哧!”

  飙射而出的神剑,只有声音,却无法捕捉那影,贯穿天地,像是要将世界分为两半,一剑穿过,大殿上一道巨大的口子露出了出来,里面的黑暗涌动着,只要看了一眼顷刻间那种异样的情绪感染了这些人。

  他们都是站在最顶层的人物,当之无愧的至强者,多年不曾有过情绪的波动,居然产生了这种情绪!

  “真是罪恶啊,神皇连遗言都不打算说了啊!”有人皱眉道,丝毫不掩饰那种讨厌,心中有着极度的不适。

  “诸位,有劳了。”那最为靠后的人开口,随即轻飘飘地出现在大殿之前,目中符文如海,爆射而出,炫丽夺目,威势不大,但是大殿下方急速消融,恐怖至极。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动了,一时间,五光十色的各种宝术,轰击而出,真的是要将天穹击碎,地幽轰塌!

  “呵呵,这下不可能再有希望了,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小家伙们做吧,那群老树可能盯着这边呐!”那个靠后的人开口后,便消失于天地之间。

  同一时间,还有这其他人都消失了,就如同不曾出现。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百九十一章

  十年前,东罗洲,昊天宗。

  “找不到啊,整个区域都找遍了,依旧没有宗主的身影。”有着人皱眉看着四周的人说道。

  “哎,罢了,到现在我也没见过宗主,连个模样都没有见过!”有长老有些气愤地说道。

  “那他救下我们之后,让我们建立这昊天宗有何意义?”有人不解道。

  “长老,宗主留下了一本封书!”一人慌张地跑来,脚步急促。

  听见这话,几人纷纷上前,灰尘落满在上面显的有些破旧,打开这封书,赫然写着一行小字。

  “诸位,大清洗不久后即将来临,也许下一刻,也许十年后,待三座小钟响起,大清洗就不远了,早做准备!”

  “此外,我有一事相求,请务必保住未来我们的弟子,我曾在大预言起源地得到一则真言:日后宗派的孩子之中会有重要人物出现,但是必须要躲过大清洗才行!”

  “这书中有着脉诀,武技,技招等。是我们立身之本,我所在外,另谋他法,希冀能够多一些躲过大清洗的方法!拜托了,诸位!”

  十年后,今时今日。

  高阁之上,几人围坐在一起,面色严肃,一人道:“你确定宗主留下的三个小钟依次响了一遍?”他语气之中有着惊恐,有着不甘心。

  “千真万确啊,那三个小钟昨日突然急促的摇晃起来,宗主留下的“大清洗”预言恐怕不久后真的要来临了!”

  “呼,我等不过是隐居此处,还以为能躲过去呐,怎么还是没有办法避免啊,难道是天要亡我等?”有人苦大仇深地哀怨道。

  “好了!闭嘴!当年宗主救下我们几个就是恩情,如今宗主不知道生死,就必须我们来承担,这些孩子不能有误,我们时刻注意周围的形势,拟定撤离方案!”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扩散开了,所有人严峻地点点头。

  今天十二岁生辰,魏轩的爷爷就在昊天宗门外等着,魏轩在昊天宗内的大石头上躺着睡觉。

  “嘿嘿,你看那个幸运儿又在睡懒觉!”几个昊天宗的弟子指指点点地对着那青石上的身影道,丝毫不加已掩饰眼中的鄙夷之色。

  “嗨呀,说是咱昊天宗弟子,不过是扫地工罢了,就他这个样子白瞎了拥有地灵根七品的资质,过几日宗派小试,看他还有没有上次那种运气!打不死他!”一人一脸的自信说道。

  “就是,贱兮兮的模样,看着就烦,不过他那奇怪的招式还是得提防一下。”

  “提防他?这个躺在青石上压根不修炼的软蛋?哈哈哈哈”此话一出,几人洋洋洒洒大笑起来,整个院落都是他们的笑声。

  青石少年却没有听见,似乎沉浸在一种玄妙的状态,游离于六道五行之外那般。

  “魏轩!宗门外有人找你!”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人跑进来说道,随后便看见了躺在大石头上的魏轩,眼中丝毫不加以遮拦的鄙夷之色看着魏轩,接着就是一掌轰上去。

  然而就在此刻魏轩猛地睁开眼睛,直接跃起,脚底升烟,朝着外面跑去。

  此人不屑地眼中的凶芒大盛碎道:“哼!滑头的怂包,看着我下个月的小试怎么整你!”

  “爷爷,爷爷!”魏轩老远就喊着,随后如兔子一般窜出来抱着牧啸,牧啸苍老的脸庞也只有看见这个孙儿的时候能够笑起来。

  接着拿出了提篮说道:“快来快来,爷爷搞了几个小菜,今儿个你生辰,爷爷无能只能暂且让你委屈一下了。”

  魏轩抱着爷爷说道:“爷爷你别这样说!”毕竟这是这个世界内的唯一亲人。

  昊天宗不让外人进入,爷孙俩就只能坐在昊天宗门外的台阶上,一边吃着不是很丰盛的菜,里面的兔肉还是爷爷自己抓的。

  牧啸这也是病残之躯,手脚走路都发抖,居然还亲自去抓了兔子,看着牧啸的笑容,魏轩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笑着。

  不过多时,他走上台阶说道:“爷爷你看!我现在也是斗皮境了!这是我学的技招,放鸣拳!”说着便开始了表演。

  魏轩一步一拳,有模有样,比昊天宗内修炼的时候打的认真地多,不过依旧是歪七扭八。

  爷爷更加开心地笑着,昊天宗内的人看着门外那对爷孙嘲讽地道:“放鸣拳罢了,真是一群土鳖,没见过世面,这技招能上的了不久后的小试吗?这可笑!”

  魏轩打完收式后吐出一口气,看上去颇有一副宗家的模样。实际是外行看乐子,懂行看笑话罢了。

  虽然两人被拒之门外,只能挤在台阶上,但牧啸依旧很开心,觉得自己的孙儿将来会有大出息。

  牧啸人老听不见那些冷言嘲讽,但是魏轩能听见,他目露寒光却只敢背对着那些人。

  牧啸说道:“小凡好好修炼,日后才能有出息,莫像你那个爹,浑浑噩噩,最后死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爷孙俩孤苦伶仃,父母压根就是两个字,毫无实意,一老一小平日里没少受村里的势利眼欺负,结果魏轩觉醒了修炼天赋,这算是老天的馈赠了,牧啸开心极了。

  “爷爷我无所谓,能在这末年的日子里为你多做点事情老家伙我非常高兴了!”

  “男儿当自强!明白吗?”

  魏轩点着头,他明白爷爷又要走了,不知道多久后才能见。

  魏轩不舍地抱着爷爷,他们这个世界九岁觉醒修炼天赋,魏轩也不例外,穷苦的爷孙俩本来都当一个机会,然而觉醒之外,魏轩脑海中还多了一句神秘的口诀!

  这口诀莫名其妙就带着魏轩离开了这个世界,在另一边的世界他体验到了这个世界从未感受到的快乐,似传说中的仙境,所以他无比厌恶这里。

  看着苍老的牧啸,牧亦凡暗自发誓绝对要带着牧啸离开这个世界,不再受苦受难。

  收回目光对着昊天宗的人抱拳道:“多谢执事!”此人便是先前出声讥讽魏轩的人,这个执事一脸鄙夷地点点头不远多言,摆摆手示意魏轩可以退下去了。

  魏轩点点头回道:“是!asshole!”执事一愣随后看向魏轩,魏轩拱手道:“哦!乡下对尊敬的人的称呼,还望执事莫见怪!”

  执事想了一下一笑点点头:“王侯将相爵,艾斯候,你们这乡野之人的称呼倒是满顺耳的嘛!以后就这么叫我!”

  魏轩心中嘲笑地笑着但还是拱拱手说道:“是!艾斯候!”说罢便退了下去,转过去后心中冷笑道:“白痴一个!”

  回到后院中,魏轩仍旧在想如何将脑海中的口诀传达出来,到时候找另一边世界的人帮帮忙。

  在他思考之中,极远之地的有着一道裂缝出现。

  “咔嚓”

  随即黑暗笼罩了过来,漆黑的大殿之中的大恐怖如同苏醒了般,张牙舞爪,但是始终没有离开大殿涌动出来。

  似乎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的困在里面了,无法挣脱出来。

  极高之天处,这座大殿宛若恶鬼出狱般朝着这片欣欣向荣的大陆坠落而来!

  “魏轩,扫把诀练得怎么样?”身后一人讥笑道。

  魏轩听见这句话就打算离开,可惜对方并不放过他,出掌拍向魏轩。

  魏轩当然知道此人就是来挑事的,反正宗派弟子有不会自相残杀,他压根不躲,大不了挨顿打罢了。

  一掌结结实实地轰击在了魏轩的背部,顿时把他打翻在地上,趴在地上起不来,咬着牙。

  此人依旧不罢休连踹几脚说道:“又认输了吗?哈哈哈哈,魏轩你靠着人情来到我们昊天宗可真的是走运啊!让我来沾沾你的狗屎运”

  魏轩夹着胳膊护住内脏,在这家伙脚下忍受着他的踢踹,没有任何反抗。

  或许是没有意思了,此人才停下来说道:“魏轩,宗内小试要你好看!别以为进了昊天宗就是昊天宗的人了,占着资源不用就识相点交出来,我韦鸿说不定还能收你做个小弟!”说完才像是一只胜利的公鸡一般,趾高气昂地离开。

  魏轩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身体,看着韦鸿的背影笑道:“又是一个艾斯候!”

  傍晚之时,导师出现了逼着魏轩练习放鸣拳,越是有力道就越有响声,但是到现在为止魏轩打出来的依旧是沉闷的声音。

  有时有人从这后院路过笑着摇了摇头便离去了,这些人也清楚魏轩是什么性格。

  魏轩对于别人对他的嘲笑置若罔闻,丝毫不关心那些,在他看来,离开这个世界就行了。

  小试如期而至,各个弟子纷纷摩拳擦掌。

  魏轩则是在身上垫了一些厚棉,省的到时候挨打的时候被打得很疼。

  “噗,你看那个软蛋,又开始掂棉花了,这是求个心里安稳吧?”

  “哈哈哈哈,估计大家这段时间修为突破了,他也知道他自己的那个什么叶问拳不管用了,早做打算!”有人丝毫不避讳魏轩大声道。

  所有弟子集中于比武台下,上面一个干瘦的男子望着下面的弟子,当看到魏轩的时候只能是叹了一口气。

  周围的弟子也是有些戏谑地看着魏轩,到目前为止他们这一批中只有魏轩还在斗皮境。

  大部分人都跨了过去,进入了斗脏境,好一些的弟子已经进入了斗骨境,再进一步就是斗体圆满。

  “轰嚓!”

  天边惊动九天的炸响,惊响了这片沉睡的大地,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这样规模的战斗。

  一座漆黑的大殿闪掠天空,披芒带电,像是蔚蓝的天空被轰出了一个窟窿,渗人至极。

  大殿周围,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尽快出手解决他,若是那大恐怖苏醒过来将会极度的棘手!”这声音夹杂着大道之运,响彻九霄,轰鸣九幽,空间都在簌簌发抖。

  “咣”

  金属的颤音扩散开来,一道道涟漪倒卷而出,蒸发白云。

  那接触之地,似一轮紫色的太阳照耀的大地一片璀璨,那是一个至强者出手轰击大殿,看不清真容,紫光如焰,符文耀天,道纹蜿卷而起,像是要勾穿天穹般。

  磅礴凝实威压让诸强都抬不起头来,不敢向上看一眼。

  “神皇已经败退,我等速速解决!”有人霸裂出手,抬手间,山岳蒸发,江河倒流,千万枚道印齐齐迸发,无物不穿。

  不远处又一人出手,身形模糊,霞光万丈,瑞彩凝化蛟龙般游走天地,并指如虹,划破长空,穿梭天际。

  “滋滋”

  大殿之中的繁奥道纹防御瞬间被洞穿而去,上面有着浓密的符文遍布,迅速的侵蚀那阵法防御,自始至终那里面的黑暗都没有涌动出来。

  “好霸道的力量,居然连虹指神技都没办法完全击溃,此物留不得!”不远处一人沉声道,可是声音还没有扩散出来,人已然消失。

  大手探出,手中一半虹光翻动,一半暗潮汹涌,两者相交,瞬间变化万千,似演绎星河落地,斗转星移,一只神剑凝聚而出,直指大殿。

  剑还未动,下方的土地徒然蹦碎,块块大地向上蒸发,直至化为齑粉,恐怖无边,灭世之威。

  “哧!”

  飙射而出的神剑,只有声音,却无法捕捉那影,贯穿天地,像是要将世界分为两半,一剑穿过,大殿上一道巨大的口子露出了出来,里面的黑暗涌动着,只要看了一眼顷刻间那种异样的情绪感染了这些人。

  他们都是站在最顶层的人物,当之无愧的至强者,多年不曾有过情绪的波动,居然产生了这种情绪!

  “真是罪恶啊,神皇连遗言都不打算说了啊!”有人皱眉道,丝毫不掩饰那种讨厌,心中有着极度的不适。

  “诸位,有劳了。”那最为靠后的人开口,随即轻飘飘地出现在大殿之前,目中符文如海,爆射而出,炫丽夺目,威势不大,但是大殿下方急速消融,恐怖至极。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动了,一时间,五光十色的各种宝术,轰击而出,真的是要将天穹击碎,地幽轰塌!

  “呵呵,这下不可能再有希望了,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小家伙们做吧,那群老树可能盯着这边呐!”那个靠后的人开口后,便消失于天地之间。

  同一时间,还有这其他人都消失了,就如同不曾出现。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PS:部分看免费版本的书友,那些“咳咳”网站上难免会出现章节错乱,乱码、余留残余章节内容在新章节之中,或者断章,断内容的情况,解决办法很简单……欢迎订阅正版内容,

  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百九十一章

  十年前,东罗洲,昊天宗。

  “找不到啊,整个区域都找遍了,依旧没有宗主的身影。”有着人皱眉看着四周的人说道。

  “哎,罢了,到现在我也没见过宗主,连个模样都没有见过!”有长老有些气愤地说道。

  “那他救下我们之后,让我们建立这昊天宗有何意义?”有人不解道。

  “长老,宗主留下了一本封书!”一人慌张地跑来,脚步急促。

  听见这话,几人纷纷上前,灰尘落满在上面显的有些破旧,打开这封书,赫然写着一行小字。

  “诸位,大清洗不久后即将来临,也许下一刻,也许十年后,待三座小钟响起,大清洗就不远了,早做准备!”

  “此外,我有一事相求,请务必保住未来我们的弟子,我曾在大预言起源地得到一则真言:日后宗派的孩子之中会有重要人物出现,但是必须要躲过大清洗才行!”

  “这书中有着脉诀,武技,技招等。是我们立身之本,我所在外,另谋他法,希冀能够多一些躲过大清洗的方法!拜托了,诸位!”

  十年后,今时今日。

  高阁之上,几人围坐在一起,面色严肃,一人道:“你确定宗主留下的三个小钟依次响了一遍?”他语气之中有着惊恐,有着不甘心。

  “千真万确啊,那三个小钟昨日突然急促的摇晃起来,宗主留下的“大清洗”预言恐怕不久后真的要来临了!”

  “呼,我等不过是隐居此处,还以为能躲过去呐,怎么还是没有办法避免啊,难道是天要亡我等?”有人苦大仇深地哀怨道。

  “好了!闭嘴!当年宗主救下我们几个就是恩情,如今宗主不知道生死,就必须我们来承担,这些孩子不能有误,我们时刻注意周围的形势,拟定撤离方案!”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扩散开了,所有人严峻地点点头。

  今天十二岁生辰,魏轩的爷爷就在昊天宗门外等着,魏轩在昊天宗内的大石头上躺着睡觉。

  “嘿嘿,你看那个幸运儿又在睡懒觉!”几个昊天宗的弟子指指点点地对着那青石上的身影道,丝毫不加已掩饰眼中的鄙夷之色。

  “嗨呀,说是咱昊天宗弟子,不过是扫地工罢了,就他这个样子白瞎了拥有地灵根七品的资质,过几日宗派小试,看他还有没有上次那种运气!打不死他!”一人一脸的自信说道。

  “就是,贱兮兮的模样,看着就烦,不过他那奇怪的招式还是得提防一下。”

  “提防他?这个躺在青石上压根不修炼的软蛋?哈哈哈哈”此话一出,几人洋洋洒洒大笑起来,整个院落都是他们的笑声。

  青石少年却没有听见,似乎沉浸在一种玄妙的状态,游离于六道五行之外那般。

  “魏轩!宗门外有人找你!”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人跑进来说道,随后便看见了躺在大石头上的魏轩,眼中丝毫不加以遮拦的鄙夷之色看着魏轩,接着就是一掌轰上去。

  然而就在此刻魏轩猛地睁开眼睛,直接跃起,脚底升烟,朝着外面跑去。

  此人不屑地眼中的凶芒大盛碎道:“哼!滑头的怂包,看着我下个月的小试怎么整你!”

  “爷爷,爷爷!”魏轩老远就喊着,随后如兔子一般窜出来抱着牧啸,牧啸苍老的脸庞也只有看见这个孙儿的时候能够笑起来。

  接着拿出了提篮说道:“快来快来,爷爷搞了几个小菜,今儿个你生辰,爷爷无能只能暂且让你委屈一下了。”

  魏轩抱着爷爷说道:“爷爷你别这样说!”毕竟这是这个世界内的唯一亲人。

  昊天宗不让外人进入,爷孙俩就只能坐在昊天宗门外的台阶上,一边吃着不是很丰盛的菜,里面的兔肉还是爷爷自己抓的。。

  牧啸这也是病残之躯,手脚走路都发抖,居然还亲自去抓了兔子,看着牧啸的笑容,魏轩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笑着。

  不过多时,他走上台阶说道:“爷爷你看!我现在也是斗皮境了!这是我学的技招,放鸣拳!”说着便开始了表演。
十绝圣域最新章节http://www.7017k.com/shijueshengy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第九特区史上第一密探万象之主我为天帝召唤群雄最初进化诸天神话群临渊行都市剑说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异界水果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