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7017k小说网 > 银白的死神

第五章 桃桃的工会

银白的死神 | 作者:菲利斯多 | 更新时间:2019-02-11 20:29: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逍遥兵王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修罗武神最强屠龙系统重生之魔教教主元尊盘龙绝世剑神天珠变道君
  伴随着桃桃与哈克的争执似乎终于告一段落,莱茵丝与阿帕亚的僵局也算是被勉强打破。

  “‘不知原因地’……”莱茵丝用鼻子轻轻地哼出声,“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我们有多么的仇视家族吗?”

  阿帕亚抬起一只手举向天空,非常认真地回答:“你绝对没有告诉过我你为什么仇视家族。我一直以为你们是出于佣兵的立场。”

  莱茵丝似乎愣住了,她仔细地看着阿帕亚的表情,仿佛想要找出什么漏洞。

  “我真的没有说过?我连佣兵工会的负责人都绝对不能拥有使用魔法的能力这件事都告诉你了。”她低声地呢喃着,同时皱起眉头努力回忆,“我……哦,好吧,我可能真的没有说过。”

  她的气势再次平缓了下来,阿帕亚思考了一瞬,决定继续说下去,将他们的争执彻底打破。

  “你受到了冰晶的反噬,而且在你的家人们被家族伤害过的前提下让你去救一个家族的成员,这让你感到不愉快,是吗?”长时间以来的交锋总算让工程师多少能够揣测一下佣兵的想法——他不能不学会揣测,因为他不想总是被恶作剧的死亡阴影笼罩着,而他也不能每一次都去寻求韶的帮助,“我再怎么样也不会在知道这些的情况下再去对你进行什么指责……你也是我的朋友。”

  佣兵孩子气地撇了下嘴,似乎有些得理不饶人地继续了下去:“你的意思是如果没有这些情况我就应该去踏入一个家族的区域?你真的还记得我是佣兵吗?而且我还是个佣兵头子,在佣兵的圈子里我的举动也在被人注视着,即使我有方法去尽量的让他们不注意到我的行踪。”

  仿佛终于成功地让他陷入了无奈的境地,佣兵洋洋得意地摆出一个假笑。金发的男人环视着大厅,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让他摆脱这个无法进行的对话的存在——即使他的心中刚刚再次充斥着一股他无法表达的充实感,甚至比以前更多——但是他决定不去思考为什么。

  韶在很久以前就攻击过他对于与人交流方面的思考能力,并且警告过他不要自己随意地去猜测而断定他自己的心思,这很可能会导致出现某种令人不愉快的差错。说真的,那是他自己的想法,他自己怎么会猜错?但……好吧,家族里一切一切的事情都表明了,韶的决定是不会出错的。

  看他发现了什么?阿帕亚庆幸地舒了口气,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离开这里。一个药剂师走进了大厅——至于为什么他知道那是药剂师?太简单了,药剂师们非常重视并自傲于自己的职业,总是穿着一身完全不方便行动的袍子,并且喜欢在腰上挂着各种药剂瓶子。他的同僚们甚至猜测过会不会有药剂师哪天被自己的袍子绊倒,进而打破身上的瓶子造成一些复杂的反应。

  他坚信这个药剂师是来送药剂的。当然,如果只是来发布委托的,这位药剂师会直奔着任务板或者吧台而去。但他现在只是在环顾四周,看起来是在找什么人。阿帕亚站起身来,决定过去将药剂师引导过来。毕竟刚才的对话已经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再进行下去,他非常明白佣兵只是想炫耀自己的胜利——天知道这样的家伙是怎样让这帮佣兵如此推崇的?

  看着离开的身影颇有些狼狈的金发男子,莱茵丝让自己重新捧起热茶,并且小小地喝了一口。温暖的感觉在她此刻的身体状况下显得格外的明显,它从她的嘴中一直流淌到她的胃里,虽然并没有办法继续发散,但已经足够了——看看,那个死板的、脑子堵塞的工程师已经去拿她的药剂了。

  不过,当然了。银发的女性将自己的笑容隐藏在茶杯之后。工程师肯定也意识到了她之前所说的话里面有着刻意做戏的成分——不,那并不是完全的作假,对方的话语是真的让她感受到了不愉快,虽然没有严重到那个程度,但那依旧会让工程师的未来陷入性质恶劣的恶作剧之中。

  她赢得了这次的胜利,她当然要将自己的得意大大方方地展示出来——如果是那个愚蠢的工程师赢了,他也会抬高他的下巴扬起一个让她看不顺眼的弧度,然后她也会想办法离那个家伙远远的,免得自己会忍不住采取某种暴力的手段。她是个佣兵,那个脆弱的工程师先生可扛不住她的武力。

  佣兵将茶杯放下,药剂师已经被领到了这里来——尽管药剂师的脸上满是狐疑,似乎在担心着家族的人们有什么阴谋——而当他看到莱茵丝的那时,他脸上流露出了感激与责备相交的表情。

  “莱茵丝阁下,您真不应该坐在这里。”他将一瓶灰蓝色的药剂拿了出来交到了对方的手上,“不,我并不是在对您进行指责,毕竟您如此慷慨地帮助了我,我不会那么不知好歹。但是您应当找一个温暖的环境好好地休息,而不是在这里……”

  她露出了微笑,尤拉注意到,这个微笑终于带上了那么一点它的主人应当有的气质,就像她和哈克在面对着家族里的成员——关系并非亲密到如同韶和盖尔这个程度的——时所流露的,并不是疏离,而是像一个领主对着他领地中的人们的宽容的态度。

  “我知道,桑拉塔。”莱茵丝毫不介意地拧开了药剂的瓶塞,仰头将它喝了下去,她似乎有些痛苦地皱着眉,但药剂的效果立杆见影,至少她的脸颊与嘴唇开始恢复正常的颜色,“但我总也有一些必须要做的事,而我至少能确定我能撑到你做好药剂……桑拉塔,不是我说,药剂的口感真的不能进行变更吗?”

  药剂师立即瞪圆了眼睛,莱茵丝忍不住在想,如果他的脸上有胡子,也许会被他不满的喷气给吹起来。

  “药剂不应该被做出那些改变!”桑拉塔挺直了身板,并且仰起了头,“就是这样的原本的味道才能诠释药剂的精髓!通过这样的味道我们才能够了解到它的成分,它的灵魂!并且也能够感受到最佳的药剂的效果!如果它的味道被更改,它的灵魂也将被掩盖!人们无法再感受到它们想要传达的信息!”

  “谢谢你,桑拉塔。”莱茵丝没有再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因为这是无用功,“你的药剂总是最出色的,我现在甚至可以马上再去参加一场战斗。”

  药剂师骄傲地露出笑容,然后转身慢腾腾地走了出去。她无视着阿帕亚对于刚才最后那句话的不满的瞪视,终于将斗篷脱了下来。佣兵的穿着让尤拉无法克制让红晕出现在自己的脸上的变化。方才的斗篷完全地遮挡住了佣兵的身材,不,她并不是说她之前猜测佣兵的身材不好,而是她没有想过是如此的……

  至少在某个部位她完全的比不上。尤拉有些苦恼地想着。

  莱茵丝看向尤拉,有些不怀好意地扬起了一个笑容。

  “我想,家族的小小姐也许不太能接受我们的这种不端庄的服饰风格?”她甚至靠近了尤拉并俯下身体,用那双红眸直直的看着那个大约只有16岁的少女,而被注视着的那个人的脸上的颜色让人担心她的血液会不会突然爆破而出。

  尤拉的眼睛亮亮的。她非常喜欢莱茵丝。不,这并不是说她对女性要产生什么爱情的心理,毕竟她只想要某个固执的随从当自己的伴侣。但是,哦,天哪,眼前的佣兵的胳膊上有着对于女性来说也非常美丽的肌肉,而某个部位也是让她羡慕的发育程度,腰肢也是如此的恰到好处,没有像家族的小姐们那种仿佛一用力就会折断的纤细,也没有臃肿到像那些生育后只知道家长里短嚼舌根的贵妇,如此的——如此的细致而有力度。

  她非常想要成为这样的女性。尤拉捧着脸想着。这样的女性是如此的有魅力……是的,非常的有魅力,比自己的母亲都要更加的吸引着人们的爱慕与敬仰。对,只是这样,而不是其他的一些糟糕的想法。她的气质打消了一切污秽的念头,也许是她自身的威迫力也让人不敢去想。

  实际上她的穿着非常完美。尤拉再次沉迷在佣兵的身上。对方露出了整条胳膊和腰部。从腰部往上一直到脖子都覆盖着一件无袖的短上衣,那个料子她无法辨别,毕竟她不是专业的人士,但是佣兵穿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劣质的衣物。

  而这次她注意到了对方的手套上有着某种划痕,也许正是在破坏那个冰晶的时候所留下的痕迹。哦哦哦,半指的手套,如此的便于行动的设计,也许她可以命令家族的缝纫师们仿照这个做法,缝纫师与制甲师们的思维太过死板,认为只有完全的包住手部才能够起到防护作用,然而这让战士们有的时候会失去手指能够带来的触觉。即使最近研发的科技可以模拟触觉,但是那始终有着误差……哦,她看不到佣兵的腿,那被桌子挡住了……

  莱茵丝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这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娇小的少女。她的本意只是想作弄一下尊贵的家族们。众所周知的,家族们总是注重各种礼节,而佣兵的穿着永远不会被他们认同。但……不,这位小小姐的反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能够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沉迷于这个——

  “她崇拜于各种有力量而美丽的女性。”阿帕亚坐回她的身边,并学着她露出一个假笑,“她一旦开始沉迷,就会难以被动摇。而且因为她的年纪偏小,她并没有那么根深蒂固的家族与佣兵应当敌对的观念。”

  为了这件事盖尔曾经无数次地头疼抱怨,其他的事情他的小姐总会非常地听话去学习,但是只有这个,她一直在坚持自己的看法。而现在,盖尔也捂着额头,拒绝看向佣兵与阿帕亚的方向。

  “这么说——”莱茵丝拖长了尾音,打趣地看着阿帕亚,“你是在夸赞我拥有力量与美丽?”

  工程师警惕地看着她,思索着这句话语有没有什么陷阱,然后缓慢地回答。

  “我想……这是被很多人所认同的。”他慢吞吞地说着,“作为菲利的团长,你的力量毋庸置疑。而关于……至少你要比那些走几步路都要喘息的病弱的小姐们好得多。”

  莱茵丝吃吃地笑出声,工程师即使变得会去承认他的某些错误来缓解他自身的生存情况,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明确地意识到这些对话代表了什么。比如现在她只是想开个玩笑,但对方无法分辨这个是玩笑还是想要给他挖个坑让他再度跳进去。当然了,工程师这样的反应也不坏。

  听到莱茵丝的笑声之后,阿帕亚意识到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危险。而他最终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桃桃那边似乎有点太安静了。”莱茵丝决定暂时中断他们之间的交锋,往吧台那边看了看,那边依旧聚集着大量的佣兵,她没办法看清具体的情况,“你们的同伴应该不会欺负桃桃吧?嗯?”

  “哈克应该不会欺负女孩子……”尤拉犹豫了一下,“但……哦,请原谅,如果事情牵扯到韶的话,他可能比较容易激动。”

  莱茵丝皱起了眉,她刚才太过于沉浸在与工程师的对战中,看样子她应该去看一下桃桃。不管怎么说,那个小姑娘信任着自己,也不会对菲利有什么危害,很多麻烦事她会直接帮菲利挡掉。各种角度来说,她都非常值得好好的保护一下。

  莱茵丝往吧台走去,他们三个人跟上她的脚步。尤拉终于有机会看到她腿部的装束,但现在正事让她没有心思去沉迷。在关键的事上她总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这也是盖尔每天抱怨但是最终没有强烈要求她改变的原因。佣兵们看到银发女性的到来,自觉地让出一条道路。而从佣兵们的脸上,莱茵丝看到了一丝不是那么美好的意味——他们脸上的表情有些讪讪的。

  “我说,你不要摆出这样的表情,这让我觉得我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她看到顶着一头白色的卷发愁的男子愁眉苦脸地蹲在地上,而旁边的小姑娘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紧紧地抿着嘴,“你可以提出任何的条件,只要你愿意翻新这个工会。它一定还会属于你,我对着我们的信仰发誓。拜托了,我不想让我的同伴死去,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去自掘坟墓。”

  哈克似乎也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但是桃桃依旧拒绝开口说话。莱茵丝头疼地按了按自己的额角,走到桃桃身边坐下,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那么。”莱茵丝叹了口气,而哈克用紧张的表情看着她,“我以为你们这帮家伙会帮着桃桃,不让她受委屈?”

  佣兵们打了个哆嗦,脸上有疤的那个男人再次出声。

  “阁下,我们当然向着桃桃。”他嘶哑地说着,而桃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让他又瑟缩了一下。

  “桃桃?”莱茵丝低头看着眼泪已经在眼睛里闪烁的女孩,“你怎么说?”

  “他们、他们根本……根本没有向着我!”桃桃忍不住抽噎了起来,“家族的混蛋不会让我难、难受!但是他们也向、向着他,想让我失去我的工会!”

  女孩呜呜地大哭了起来,完全没有办法再说更多的话语。
银白的死神最新章节http://www.7017k.com/yinbaidesis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佛系少女进化论重装天师张狗蛋全村人吃鸡的希望艾泽拉斯的奥术师放开我家基因点深渊主宰系统透视小房东崛起在锦绣红楼位面之武破虚空闲看生活散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