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 第一九四章 仙人胚子,辩经大会

第一九四章 仙人胚子,辩经大会

        等到林清玄嘱咐好杨明关于《玄天剑经》的诸多事宜后,忽然一阵清风吹过,早已被杨明仙剑破山而出从石窟变成了石峡的乱石空地上多了一个须发花白的儒雅俊逸的男子,他身着长衫,肩背一把黑乎乎的大刀。

        看到林清玄、李莫愁和杨明后,这个老人跪下叩首道:“孩儿杨定拜见两位老祖宗,拜见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您仙剑引动了地肺火脉,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个小岛就要火山喷发毁于一旦,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三位还是随我离岛,回咱们桃花岛歇息吧,孩儿也好能好生孝敬您三位。”

        林清玄和李莫愁如今也都在研创中学会了《玄天剑经》,李莫愁虽然也会全真剑法、玉女剑法等诸多剑法,但是精研的却是拂尘功、拂袖功和掌法等,所以要是培育剑意,修炼此法还得重头再来,也不知要修炼几十年方才能有成绩。

        林清玄一百年前倒是剑法名家,不仅全真剑法、泰山剑法等都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就连玄铁剑法也练到了至高境界,后来虽然因为修炼先天功和双手互搏等神功而弃剑不用,但是剑法上的造诣却是并不比杨明差上多少。

        所以说,林清玄虽然没有下功夫培育剑意,但是领悟玄天剑经后不过稍加思索就找回了当年玄铁剑法至拙至朴的剑意,然后挥手凝气成冰就能够以神念真气运转心法控制冰剑用出诸多杨明绞尽脑汁方才创出的“九天荡魔剑法”。

        所以说林清玄此时已经学会并且将玄天剑经练成,只不过早已练出了阴神,未能人剑合一,所以剑法威力比之杨明要差上不少,但是练成此功法后,林清玄阴神也壮大近乎一倍,可以说是法力大增。

        所以听到了杨定请求后,林清玄微微一笑,有心试试自己的法力,于是暗自在脚下运功,将神念引导真气蔓延向脚下。

        倏忽间林清玄就仿佛看到了脚下百丈下的地缝里有了红彤彤亮堂堂的岩浆,这些岩浆宛如火红的河流翻腾奔涌,一点一点的顺着地壳缝隙,淹没地下暗河,朝着岛上火山口缓缓涌来。

        林清玄以焚天决心法试图引动岩浆回流,可是天地之力非人所能抗衡,即使林清玄如今已经修成了阴神境界,有着凡人眼中莫大的神通,可是不过抗衡了片刻林清玄就觉得精神疲乏,只得将神念收回体内。

        转头看向有些担心的李莫愁和满脸疑惑的杨明、杨定,林清玄微笑道:“走吧。”

        四人瞬间化作清风飞出,顷刻间就到了海岸边。

        杨定武功虽高,但是心性差些,又被家眷牵绊,虽然也修行七十年光阴,但却仍旧止步于太素化生功第四层,未能修炼圆满,自然无法跟随爹爹杨明学习炼气化神的秘法。

        所以四人离岛时的手段就远不如林、李、杨明三人,杨定只能一苇渡海,杨明却是化作剑光直冲云霄,林清玄和李莫愁则是轻飘飘的御风而行。

        数个时辰后四人就前后到了桃花岛,林清玄、李莫愁和杨明落到落英缤纷的海岛中心,片刻后杨定才飞掠而至。

        此时岛上的杨定妻妾儿女、孙儿等数十人都闻声出来,杨定忙请林清玄三人入室内端坐,然后招呼家眷拜见爷爷、曾祖和清玄帝君、赤炼元君二位老祖。

        林清玄看着杨定的妻妾有七八人,儿孙约有十多个,其中资质最高的是个八九岁的少女,看着钟灵毓秀,长得也和郭芙、黄蓉都有几分相似。

        杨明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个女孩,杨定察言观色,忙笑道:“荦儿,过来。其他孩子都下去吧。”

        杨定不同于乃父杨明一生憋屈,不能纵情声色,他从十七八岁开始,一直到二十年前都广纳妻妾,除了岛上的家眷,还有二十多个年长的妻妾和儿子都在嘉兴陆家庄生活。

        杨家的家眷依依不舍的散去,只有这个小女孩不生不怯的走到杨明面前,瞪着明亮的大眼看着杨明和林清玄、李莫愁。

        杨明笑道:“你叫什么名字,该叫我什么?”

        那个小女孩不假思索的说道:“我叫杨卓荦,因为我喜欢穿黄色衣服,爹爹给我取的小名叫黄莺儿。

        您是我爷爷的爹爹,我该称呼您祖爷爷。这两位清玄帝君爷爷和赤炼元君奶奶是神仙,也是我爹爹的老祖宗,自然也是我的老祖宗。”

        杨明微笑点头,林清玄则微笑的看着李莫愁,见她目光闪动,微笑道:“你动了爱才之心了?”

        李莫愁微笑道:“是啊,随你百年了也没有诞下一儿半女,最近老喜欢年幼的孩子,我看这个丫头机灵聪颖,又知进退,跟在我身边养着吧,明儿,我来调教她可行吗?”

        杨明抚须笑道:“您能看得上,那是这丫头的福分。”

        杨定也眉头一挑,低声道:“黄莺儿,还不快给老祖奶奶磕头谢恩?”

        杨卓荦忙跪倒在李莫愁脚边,朗声道:“孙孩儿谢过老祖奶奶。”

        李莫愁越看越欢喜,亲手将她拉起来,抱着说道:“好孩子,你喜欢什么?想学仙法吗?大胆说来,老祖奶奶宝贝有的是。”

        杨卓荦皱眉思索片刻,摇头道:“奶奶们和爹爹妈妈待我极好,孩儿从没什么缺的,要说喜欢什么,就是从小都羡慕老祖奶奶、老祖爷爷。祖爷爷们成了神仙,老祖奶奶,天上有王母娘娘和七仙女吗?”

        李莫愁哈哈一笑,摸了摸杨卓荦的小脑袋,低声道:“天上什么神仙都有,只不过你想看见得自己先成了神仙,你想做神仙吗?”

        杨卓荦点头道:“孩儿想做个仙女,以后陪在老祖奶奶身边,伺候您。”

        李莫愁开怀一笑,道:“好孩子,老祖奶奶以后栽培你学仙法,不过你可得能吃苦。”

        杨卓荦抿嘴道:“卓荦不怕吃苦。”

        “好……好……”李莫愁端坐在太师椅上,眯着眼睛说道,“真是个好孩子。”

        李莫愁喜爱杨家的子孙后代,杨明固然欣喜,杨定更是却美得心神震荡,心头乱跳。

        只觉得自家的孙女以后能随着赤炼元君修习仙法,只怕是家中又要再出一位神仙,以后杨家怕是能成为天下第一个修仙家族,举族升天也未可知。

        在桃花岛住了几日,林清玄就指点杨明找到了玄天剑经练成阴神后壮大阴神的法门,这个修行法门有两种,一种是林清玄和周伯通所用的水磨工夫慢慢修炼打熬。

        第二种则是杨明出去寻找能磨砺锻炼他的青锋剑的险恶之地,借助天地之威将法剑打磨提炼,去除杂质,化为法宝,自此随着宝剑品质的提升,他修行壮大阴神之法自然是事半功倍,突飞猛进了。

        在天地间能磨砺青锋剑的所在无非就是南极北极的至寒之地,然后就是地心烈火岩浆,还有就是磁铁矿、金矿、银矿、锡矿等无数的矿坑,这些地方都有或者能磨砺锤炼神剑合一来壮大阴神的功效,或者是能缓缓令法剑灵性吸附其诸多矿石特点,提升神剑品质。

        在神念与青锋剑融合为一后,杨明就知道自己的半条命就是青锋剑了,在练成阴神后青锋剑也确实多出许多神异灵动之处。

        他知道林师叔祖所说不错,当即也没了缓缓修炼的耐性。

        当即向林清玄和李莫愁道别,然后就化作青色剑光划过天际直飞向北,显然是要去北极冰川去壮大阴神,淬炼青锋剑体去了。

        杨明既去,林清玄和李莫愁也无心再待下去,大袖一甩就有一阵清风平地挂起,然后就见两人如同两团杏黄色雾气裹着杨卓荦就直上半悬空,滚滚远去。

        杨定站在不远处的房中,推开窗户看着空中先是剑光冲天消失不见,继而两团黄云渐行渐远,他还不知道自家爹爹和两位老祖并没有真的得道成仙,只以为是三位仙人举霞飞升了,于是就长叹道:“我这一生虽然快活,却没有仙缘啊……”

        大宋景通二十四年初夏时节,中原武林忽然传言剑仙杨明修成真仙,清玄帝君和赤炼元君下界接引他化作冲天剑气飞升而去。

        这个传言最早是从东海地区的海沙帮弟子口中传出,后来巨鲸帮、海叉帮等沿海的大小帮会都开始传说此事,再后来丐帮弟子又从陆庄弟子口中确认传言非虚,剑仙杨明确实是在桃花岛化作剑光飞升而去。

        自七八十年前清玄帝君华山传仙法后,有武入道,踏足仙流顿时又成了天下武林中人最热切的话题,同时江湖上流传出什么“倚天剑屠龙刀暗藏修仙奥秘”、“紫霄宫内有清玄帝君遗留的修仙法门和灵丹妙药”等传言。

        这些传言越传越玄,不过一两年间竟然引得许多武林中新兴起的大门派之间的斗争仇杀也都放下了一边,所有的高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武当山紫霄宫。

        如今大宋景通皇帝年近六旬,罹患疾病,御医和全真教通字辈高道都束手无策,不管是九转灵宝丹还是其余诸多灵药都不能彻底治愈皇帝疾病。

        无奈下,景通皇帝下诏,重赏寻求天下能人异士为自己治病延寿,不过十日就有少林寺空见神僧入宫献上大还丹一枚,景通皇帝服之不过半日便病情大减,身轻体健宛如恢复青春一般。

        于是大宋朝廷对少林寺大加封赏,甚至于对佛门也多有看重,使得本就实力名望仅次于全真教的少林寺隐隐能和紫霄宫分庭抗礼了。

        除了东土紫霄宫大不如前,西域玉清宫则更是衰弱多年了。

        随着玉清宫失去了真仙尹真人坐镇后,后任的两位宫主武功都不过是大宗师修为,虽然宫内大宗师不止一人,但是终究难以让西域其余教派敬畏如虎了。

        西域近十年里密宗佛教和天方教等都声势渐隆,尤其是密宗佛教自东土学的上乘佛法武功后接连出了好几位震古烁今的人物,当代大轮寺主持八思巴法王更是练成了密宗上千年无人练成的无上瑜伽密乘,成为了大元皇帝的座上宾,几乎能和玉清宫主玉云真人平起平坐,同为西域武林和宗教的魁首。

        还有一百多年前被清玄帝君灭掉的波斯明教近二十年竟然不知不觉的死灰复燃了,同时也和中原明教联系密切,更和密宗关系笃厚,这东西两地的接连变故让全真教的高层都察觉到了危机,也对全真教数十年的收缩政策做出了调整,开始拍出大量真传弟子行走江湖,斩妖除魔,锄强扶弱,以图壮大全真教声威。

        乌虚法数年前就练成了太素化生功,多年来一直闭关修炼炼气化神之秘法。

        所以全真教中多年来都是首席大弟子丘阳齐道人掌印主事,不过这位阳齐道人武功虽不错,三十多年前就是大宗师修为。

        但是他却眼高于顶,几次大事办的不妥帖,竟使紫霄宫与全真七派和道家其余宗派的关系疏远了许多,也让玉清宫、紫霄宫与密宗和少林寺等佛门势力的争端也渐渐走上明面。

        后来佛道两家的信徒弟子接连争斗,最终引得大宋景通天子和大元至顺天子的过问。

        在两朝天子出面调停后,由大宋景通天子拍板,定下了半年后的八月十五中秋节的辩经大会。

        届时由宋元两国的皇亲大臣和武林中人为证,密宗和少林寺择选高僧,玉清宫、紫霄宫择选高道,两方在汴梁大相国寺举行辩经大会,胜者则为宋元两国新的国教,输者自然就得甘拜下风,不得再和胜者竞争。

        时年为庚辰,因此此次关乎全真教两宫和少林寺、大轮寺兴衰荣辱的“庚辰辩经”瞬间成为了东西两地武林的最大新闻。

        丘阳齐道人无力处置辩经大事,只能跪在后山飞升岩的草屋前,向闭关修行的恩师乌虚法禀明实情,请掌教真人开示法旨。

        等到丘阳齐说完过了许久,却见草屋门被推开,一个身穿道袍,须发纯白的老道缓步走了出来。

        乌虚法如今已经将太始仙功的前两册基础心法练成,开始修行尹志平真人所创的尸解固神法,得知丘阳齐所说的情况后知道事关本教兴衰荣辱只得收了神功出关来。

        走到大弟子丘阳齐面前,见他犹自伏在地上诚惶诚恐,乌虚法轻轻一叹,道:“起来吧,不就是大相国寺辩经吗?最坏不过是辩输了而已。

        你修行也有百年,岂不闻‘虚而不屈,动而愈出’的道理?

        咱们全真教乃是仙人遗留,有仙法根基在,做不做国教,是否为武林的泰山北斗何须在意?

        只要儿孙争气,出一个在世真仙,咱们全真教便是只剩一人,谁敢说不是泰山北斗?”

        “师父教训的是,弟子明白了。”

        丘阳齐颤颤肩,说完了才起身。

        乌虚法捋了把胡须,沉声道:“切记我道中人,名利皆是虚妄,修行才是根本。”

        丘阳齐垂手站定,道:“是。”

        “大轮寺和少林寺可有什么出彩的人物吗?”

        丘阳齐沉吟半晌,缓缓说道:“少林寺渡厄、渡劫、渡难三位很是厉害,还有四大神僧之首的空见神僧,这四位就是少林寺如今筑就仙基的高人。

        大轮寺只有主持八思巴筑就仙基了,只是这五位咱们全真教内除了恩师您,哪里还有能压过他们一头的人物?

        要想大相国寺辩经不至于落败,恩师您须得请华山风掌门、龙门司道友、以及终南派的张真人,加上弟子我,咱们正好也是五位筑就仙基的武圣了,有您和张真人在,当可取胜了。”

        乌虚法如今修为大进,更练成了好几个仙道法门,自觉已经是踏足仙流,开始琢磨炼气化神,锤炼神魂的修仙之人。

        想着少林寺和大轮寺不过是五个筑就仙基之人,炼气化神之法多半都没能摸索到,自己皆可压制。

        对自己,也是对全真仙法有信心,乌虚法就淡淡说道:“你不是说风掌门和司道友与你不和吗?若是他们立下大功待你接任掌教岂能服你?

        终南派虽说与我教渊源颇深,但是终究不是咱们全真教的下院分宗,张道友还是不必请了。”

        丘阳齐心头一惊,道:“那师父……”

        乌虚法眯了眯眼睛,负手而立,看着眼前山峦间的云雾随风旋转,吟了一首清玄帝君所做的念奴娇,而后才说道:“不必急,召玉清宫主玉云真人前来。”

        丘阳齐道:“方才飞鸽传书,玉云真人七日前已然动身了。”

        乌虚法侧身看向自己的这位大弟子,问道:“我闭关前吩咐你去收下亲自调教的弟子怎么样了?”

        丘阳齐想起自己那位修行起来进境飞速,仿佛道体天成,无师自通,自己教他的道经听一遍就能流利背诵,全真大道歌只讲一遍就能入定修炼。

        十六年来自己的这位真传弟子半年练成易筋锻骨章,一年练成全真大道歌,三年练成金关玉锁二十四诀,五年练成玉阳脱枷法,两年练成龙门玄真诀,第十年就开始修炼先天功和九阳神功、玉清斩魔经。

        如今已经把本教三十六玄功全部练会,并且开始修炼太素化生神功了。

        这等神速让丘阳齐难以置信,心中大呼仙人转世,他猜想最多再用二三十年,自己的这个弟子就能练成太素化生功,成为踏足仙流的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了。

        因为担心被心怀不轨的高人知道本教有一个仙人胚子,暗害了他,所以多年来丘阳齐都是偷偷教导,不敢公开,是以本教弟子中也几乎没人知道掌印真人还收了一个真传弟子。

        听了丘阳齐详细的汇报后,乌虚法惊叹一声,道:“好,你做得对,那孩子叫什么名字?”

        丘阳齐恭声道:“本家姓沈,叫三小,我收归门下后取了个道号叫通元,恩师要看看吗?”

        “送来我看看。”

        乌虚法点点头。

        丘阳齐转身离去,过了半晌带着一个脸色木讷的小道士走上飞升岩。

        这个小道士看着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眼大而无神,但是呼吸脚步无一不是返璞归真,让乌虚法知道这个少年的功力早已到了大宗师的修为境界。

        小道士走到乌虚法身前跪下叩首,道:“弟子沈通元拜见师祖。”

        乌虚法亲手扶他起来,不仅用上了毕生功力试探,还把神念全部调动看向沈通元的双眼。

        在丘阳齐的眼中却是恩师扶起弟子通元后他们爷俩忽然对视一眼,然后恩师竟然倒退半步,接着就仰天大笑。

        丘阳齐吓了一跳,正待呵斥弟子,却听沈通元朗声歌道:“学道难成,无明触处生烟火……招殃祸,时光虚过,生死如何躲……早悟前愆,更不生人我,还真个,时时明破……下手修仙果……”

        一曲高歌后,沈通元的两眼中竟然闪烁着摄魂夺魄的精光神采,领丘阳齐看了也不敢直视,低头躲开,心中惊骇不已。

        乌虚法微微一笑,问道:“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沈通元嘴角含笑,缓缓说道:“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乌虚法哈哈一笑,鼓掌道:“善哉,尸解固神法之精奥贫道已全盘通晓,如掌上观纹矣……”

        沈通元眼中精光渐渐消散,然后就垂手恭敬站立。

        丘阳齐自然看出来端倪,也有了猜测,小心翼翼的问道:“恩师,这是怎么回事,莫非……”

        乌虚法点头道:“不错,沈通元正是明和真人老人家以尸解固神法转世重修之身,不过他前世记忆只留存三成,是以浑浑噩噩,未见本来面目……”

        丘阳齐大惊,继而大喜,联想到许多东西,欢声道:“我教大兴看来就要落在通元身上了,嘿嘿,尹真人仙法果然功德无量,乃我全真教迈入仙门之第二根基也!”

        待弟子欢喜片刻,乌虚法捻须道:“半年后你和玉云真人代表两宫去大相国寺跟和尚们辩经,不必怕什么神僧圣僧,届时我自带着通元孩儿去走一遭便是了。”

  https://www.7017k.com/congquanzhenzhangjiaokaishizonghengzhutian/149992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