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汉阙 > 第384章 黑衣

第384章 黑衣

        为了不给河西四郡造成太大补给负担,五千赭衣军是分成二十个屯,再由一队兵卒看押着,依次离开关中的。

        万章秀了一手飞龙探云手后,韩敢当非但没有处罚他,反而将万章留在身边做了侍卫。随戊己校尉的旗帜,在最后一批出发:韩敢当管这叫押阵。

        “任都护在军中便是如此。”

        押送的不止是刑徒轻侠,还有西域需要的补给品:五十车装得满满的丝绸和笔墨五经,以及成箱的药材,兵卒们骑行乘车,刑徒轻侠只能走路。

        从长安到河西这一路上,还不断有人加入到队伍中,或是来自六郡的募骑,多是追随过任都护的西凉军老兵再度应募,自带马匹甲兵。战争已结束快两年,这群人大手大脚,性子上来一掷数金,赏钱也花得差不多,该活动活动筋骨了,这次还不止自己来,带上了三亲六戚邻里少年,打仗应募便是六郡人的铁庄稼。

        六郡良家子们或去北庭,或往乌孙,要做“太后亲卫”。

        万章打听后告诉同伴:“听说只要愿去乌孙者,除了募金外,还能得到一块伊列水边上的好牧场,外加牛羊百头,自有奴仆代为放牧,上次与匈奴作战,乌孙男子十死其二,寡妇多着呢!”

        听上去听不错,但募去乌孙的标准比较高,起码得会驰射才行,若是老兵就募金翻倍,还是罪人之身的轻侠们轮不上。

        此外还有另一批人,他们便没有六郡良家子的光鲜傲气了。看上去是破产的农家子弟,浑身酸臭,须发油腻,虱蚤丛生又衣衫破烂,遍布补丁且甚少清洗,这些人多是三辅三河失去土地的农夫、流民。

        这是群可怜又可悲的人,募兵去北庭打仗种地他们不愿意,嫌太累。去乌孙做太后亲卫又没那本事,因为畏惧律令,轻侠落罪他们也躲过了。

        就这样浑浑噩噩过着日子,最终下场不是病饿致死便是卖身为奴婢——也得有人愿意买。

        直到听闻在于阗莎车淘玉可以一夜暴富的传闻后,这才动了心,踊跃加入前往西域的队伍,合数百人,扛着简陋的锄头铲子,兴致都很高,暗地里甚至还嘲笑六郡良家子和三辅恶少年们愚蠢。

        “既然去河里捡块玉便能暴富,何苦去什么乌孙北庭卖命?”

        这让万章知道,路还很长,和他们作伴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脸死相的流民、欠债鬼、盗贼、抢劫犯、小偷,安西都护府俨然成了专门接收天下各郡人渣废物的垃圾场,相较于彼辈,心里还念着忠义的轻侠们算正经人了。

        带着这么一群人上路,若非韩敢当亲自带队还真压不住。最初还好,不同身份的人对西域都尚有憧憬,等走了一个月进入河西,日复一日的赶路不但在他们脚上磨起水泡,更消磨了最初的激情,令人沮丧的传言开始散播,逃亡便出现了。

        一路上与众人嬉笑怒骂的韩敢当,对待逃亡却毫不留情,主动应募的六郡良家子成了他最好的猎犬,每天都有几个试图逃走的人被逮回来,直接处死!

        “是哪个小婢养的,胡传什么失期当斩?”

        韩敢当骂骂咧咧,亲自砍了两个逃跑的淘玉者后,大声呵斥道:“那是打仗的时候,且只斩将尉,士卒不会被追究。汝等只相当于服徭役而已,军司马,将律令念给他们听听!”

        军司马应诺,念道:“《徭律》有云,失期三日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

        韩敢当用还沾血的手拍着胸膛:“只要是本校尉带的人,不管罚多少,老韩一应替汝等缴了!但逃亡,便是死罪,大赦也救不了汝等!”

        这番话让众人大为安心,而等九月份他们出了玉门关后,也没人敢逃了——除了每隔二十里筑有一座烽燧的丝路外,四周都是戈壁荒野,据说还有剧毒的蛇虫潜藏在沙海里,而那怪石嶙峋的魔鬼城中,还有红头发女野人的传说。

        韩敢当现身说法,给他们说起“一位朋友”的惨痛经历:

        “他姓卢,因为乱走,被浑身长毛的女野人拖走借种,用完后便活生生吃了,吾等找到他时,只剩下了一颗被啃得光溜溜的人头!”

        ……

        就这样吓唬着鞭策着,众人虽有倒毙于路者,但大多数还是坚持过了白龙堆,抵达了楼兰道。

        楼兰道被黄道长治理得更加得当了,因为是孔雀河末端,不必如渠犁那般忌惮,可以稍稍搞点水利工程。来自河东的治渠卒改进了沟渠,让夏秋时汹涌泛滥的孔雀河分出部分灌溉农田,又让农官引进了中原的代田法和沤肥,一年下来积谷十余万石,陆续抵达的流放者们好好吃了几天饱饭。

        前往乌孙做太后亲卫的百余六郡良家子,以及去于阗、莎车淘玉的数百流民,在此与大部队分道扬镳,带着轻松发财的梦走向远方。

        黄道长给所有人换了一批罗布麻织成的鞋履后,轻侠们再度上路,沿着孔雀河抵达渠犁,过铁门关,经焉耆盆地到了车师国。

        如今的车师王乃汉军所立,格外亲汉,都护府在这里也有设了屯田点,种的就是当年匈奴四千骑田车师时开的地。

        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此时天已入冬,白日虽然还有阳光普照,但夜晚已格外寒冷。通往北庭的山口已经被大雪封闭,已经连续赶了几个月路,累得够呛的众人被告知,他们会在车师过冬,待开春后再分配到北庭各地,不由大喜。

        众人是真的走不动了,若再逼着他们跋涉,恐怕真的会造反作乱。

        而安西大都护任弘也到了此地,与属官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要同这些来自三辅的轻侠恶少年们诅盟——这群人光靠军纪律法可约束不住,还得学学皇帝的妙招,用上点江湖迷信手段。

        任弘专门挑了个大晴天,远处巍峨天山清晰可见的时候,骑马来到众人面前,交河城上的车师人也在远远看热闹。

        任都护骑的还是萝卜,至于天子御赐的汗血天马“象龙”——虽然它又高又骏,骑着显眼且有面子,奈何性子太烈,或许是在为万里来回折腾生气?害得象龙瘦了许多。

        任弘驾驭不了它,几次想骑都被甩下来摔了个狗啃泥,无奈之下,只转手交给远在乌孙国的老婆去驯,也是奇怪,象龙落入瑶光手里却被收拾得服服帖帖。

        瑶光写来的书信里如此炫耀,让任弘有些尴尬,算了,还是温柔的小萝卜适合他。

        纵马来到众人面前,身后是因朝霞照耀,而闪烁着七彩虹光的雪白天山,让人光是看着就沉迷其中,这背景任弘给满分,完全符合轻侠们对异域的想象。

        来西域的好处和坏处,从长安到车师一路上数千里跋涉,道死物故数百人后,剩下的人早就明白了,任弘也不啰嗦,大声道:

        “吾乃西安侯任弘,以安西将军使护西域北庭五十国!”

        安西将军过去几年的传奇经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虽然份量没有皇帝重,但亦是响当当的,众人皆肃然起敬。他们或许不畏权贵,却会敬佩西安侯、义阳侯这样的英雄。

        “汝等来时或为五陵少年坐拥父辈荣禄,或是长安偷儿赤贫如洗。”

        “汝等来时为律令所不容,劫掠、伤人、偷窃、私斗、不孝、盗嫂,皆有罪过,一身孑然,身负枷锁,侠亦是恶侠。”

        这几乎囊括了所有人,有人依然昂着头不为所动,也有人默默低头心生愧意。

        任弘扫视众人:“但这些都不重要,一切皆成过去。在西域北庭,不论先时贵贱罪罚,人人都能重新开始!”

        他让人将为轻侠刑徒们准备的冬衣一一分发,众人一路穿着的赭衣经一路摩打,都破烂不堪。

        这是厚实的棉织物,西域的水土适合种原产于印度中亚的棉花,从元凤四年任弘从粟特人手中获得棉花在鄯善栽种起,便落地生根。过去一年更是大加推广,不论是楼兰还是渠犁车师轮台,皆有丰收,除了满足兵卒外,刑徒轻侠也能穿上它们。

        而颜色,则染成了皂黑。

        “一旦换下赭衣,披上黑衣,便要在北庭戍守五年!期至前再无退路,逃亡背离职守,唯有一死!”

        都到这了,还有退路么?万章等人脱了已经漏风的赭衣,哆哆嗦嗦,好似剥掉了昔日的罪孽,披上了与都护兵卒们同样颜色的黑衣后,感觉周身一暖,都长舒了一口气。

        还没完,任弘令人杀了一条黑狗,以其血撒在地上,又将写有誓言的骨牌埋到地下,转身指着天山道:

        “诸君,当着这巍巍天山,随我诅盟。抛开旧时罪过,于兹重获新生。”

        杀牲歃血,对神诅咒发誓,这是轻侠们平日结交常做的事,对来自底层的他们而言,这是比军法律令更强大的约束,谁不守誓,神明就会降灾惩罚!

        随着太阳高高升起,朦胧的黎明转为晃眼的白昼,跟着路上已熟悉的屯长队率,轻侠恶少年们统统跪下,望着天山,跟随大都护,齐声念出誓言。

        “巍巍天山!”

        “听吾等诅盟,做吾等见证。”

        “忠于天子,忠于大汉!”

        “实墉实壑,实亩实藉!”

        “筚路蓝缕,奠安西土!”

        “使河如带,天山若厉。有渝此盟,泰一殛之。断子绝孙,无有老幼!”

        天山一片寂然,风吹起了山顶的雪,给它蒙上了一层神圣的纱,看着这一幕,万章不知为何,竟忽然哭出了声,哭泣陆陆续续响起,有人泣不成声,有人以头抢地。这是憋了许久的发泄,一路跋涉确实是太苦了,苦到他们真好似脱胎换骨,褪去了一层皮。

        “诸君。”

        任弘转过身,请众人起身。

        “汝等跪下时尚为赭衣刑徒。”

        “起来时,便是安西铁军的袍泽兄弟!”

  https://www.7017k.com/hanque/8673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