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1

        尹初音正式接任社长后不是一般的忙,她又想早点将一切提上正轨,工作量无形中又多了好几倍。

        权至龙不止一次开玩笑的说她比他还要忙,忙的连跟他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更不要说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什么的,话里尽是无奈。不过说归说,他也没痴缠着她,就是初音给他打电话时,不时的嘟囔几句,诉诉自己的委屈。每当这时候,尹初音就给他顺毛,顺手给他画大饼,让脑补小能手去幻想未来美好的生活。

        她其实也不知道他到底脑补了些什么,好几次都听到他荡漾的傻笑声,听着他明显亢奋的声音她就知道她成功了,权先森被顺毛的很愉快,对他的小情绪她也没往心里去。

        她不知道的是,每次挂掉电话后,权至龙高高扬起的嘴角就垮了下来,傻瓜啊,只是不想你愧疚而已。他一个人拿着手机坐在地板上,一坐就是好久,坐着坐着又心酸起来,他觉得自己现在跟古代等着君王宠幸的妃子没什么两样,翘首以待‘君王’的驾临。以往都是他忙的多,等他忙完了有空了再联系女朋友,现在……,只能说风水轮流转。

        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权至龙真有点烦了这样。

        尹初音忙归忙,形势却是比之前好了不是一丢丢,不过也没乐观到哪里去。爸爸虽然脱离了危险,身体和精力却大不如从前,现在公务大都是她在处理,他来公司就是走个过场。

        “会长这是要把公司交给尹初音啊。”

        韩理事从百叶窗往下看,尹初音和尹爸爸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过往的员工看到他们俩都弯腰打招呼。

        “看样子是的,会长已经开始给她培养心腹和势力了,商场上的事也大都是让她出面。理事,你看……”他们的这位新任社长,手腕虽嫩但处理起人来那是眼都不眨一下,隐约可见日后的雷厉风行,要是等她站稳了脚跟那可不得了。

        “会长的身体真的不行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的培养她,不就是怕他有个万一,她一个人应付不了。哦,对了,我们的常务最近越来越沉默了啊,心里多多少少不舒服吧?”

        “你是说尹常务?”

        “还有他的太太,心里指不定怎么怨恨呢。”韩理事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

        周末,阳光满院的一天,尹初音和爸爸在书房里闲聊。

        尹爸爸的面前摆着几份调动高层管理员的人事命令,他将那些资料分成两部分,“左边的可以去办,右边的还是稍欠考虑了,你要记得欲速则不达。”

        “爸爸?”

        “初音,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太急进只会适得其反。你回去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我不同意这些的人事调动。”

        说完,尹爸爸又笑道:“公司又要不太平了。”

        “难免的,不是吗?特殊时刻特殊手段处理,你教我的。”

        “真的没想继承爸爸的事业?”

        尹初音摇头,“爸爸,其实公司交给哥哥是最合适的,哥哥的性格可比我温厚多了,该有的手段他也有,只是心软了些。我呢,太小心眼了,不适合。公司发展到这个规模,其实可以缓一缓了,先把基础巩固好,处理掉公司的内患。弄完这些,爸爸再指导下哥哥,还怕公司发展不起来吗?”

        尹初音一番又拍又捧的话逗的尹爸爸很开怀,“行了,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油腔滑调了?跟权家小子学的吧?”

        尹初音微微一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你跟权家小子最近怎么样了?”

        “挺好的。”

        “挺好?”尹爸爸不置可否,手轻轻摩挲着杯身,过了许久才开口,“初音,爸爸在昏迷时,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如果我走了,以后谁牵我的女儿过红地毯,看着你幸福呢。”

        “爸爸……”

        “初音,爸爸曾经想过,如果这辈子你都没遇到合适合你心意的男人,不要将就也不要怕,爸爸可以养你一辈子。”

        “但是你遇到了权至龙,你和他在一起,爸爸的心情要怎么说呢。开心是有但是另一方面也挺忧心的。爸爸并不看好你和权至龙,现在还是,他没有一点符合爸爸心目中理想女婿的标准。爸爸今天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要继续跟他在一起,不排除以后会结婚?”

        “是的,爸爸。”尹初音抿了下唇,“爸爸,对不起。谢谢。”

        书房里久久的沉默。

        “有时间叫他过来吃顿饭吧,这段时间难为他了。”尹爸爸终于松口,“那个叫世安的孩子挺可爱的,小丫头嘴甜,看着就喜欢。”

        说到世安,尹初音才想起一件事,她今天带世安过来时,小丫头认得爸爸妈妈也认得哥哥,但她却不认识嫂子和婷美,知道嫂子身份后她甚至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不、不是舅妈,她不是舅妈。”

        什么叫她不是舅妈?

        哥哥和嫂子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个孩子真挺像权至龙的,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虽然挺可爱,但是……,初音啊,这以后你的孩子可一定要像你。”

        尹初音反驳,“世安挺好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那么一说,反正等我做外公起码还要几年,这事以后再说吧。不过小丫头随着身份叫我外公我还是挺开心的。”

        “我去看看她。”

        权世安和尹婷美在玩具室里玩,本以为会是其乐融融的尹初音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世安震天的哭声,她心里一急,小跑向玩具室,推开门,看到权世安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小丫头的头发乱了,外套也被扯歪了。

        “怎么了?世安?”

        “……妈……妈。”

        权世安看到妈妈,心里的委屈就跟不要钱似的拼命往外冒,扁着嘴哭的更厉害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尹初音走到她身边,抱起她,“妈妈抱抱,不哭不哭了,乖,不哭了。”

        有妈妈的安慰,权世安更委屈了,眼泪如掉了线的珍珠似的往下落,没一会儿就哭的双眼红肿,上气不接下气。尹初音给她擦眼泪时发现她的左脸颊红肿了一大块,白皙的小脸上有五个清晰的掌印。

        “姐姐打你了?”

        权世安点头。

        尹初音心疼死了,这股心疼从心底揪扯出蔓延开,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世安乖,不哭不哭了。”

        尹初音并不大会哄孩子,翻来覆去说的也只有那么几句,一向镇定的她这会儿额头上也起了一层薄汗,她抱着女儿,左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右手抽过纸巾给她擦眼泪。

        权世安哭了好一会儿,才抽抽噎噎的说,“她……她……说世安……是……野孩子,没人……要……的……,我不给她……玩……海绵……宝宝……”

        “所以姐姐就打你了?”

        权世安又哭。她人虽小,但骨子里也遗传了爹妈的傲脾气,见表姐恶意的讥讽她是没人要的野孩子,小丫头脾气也上来,一把抢回了海绵宝宝不说,还大大声的反驳道:“世安有爸爸妈妈的,我妈妈,我妈妈在家的。”

        “那是我姑姑,才不是你妈妈,她是我姑姑,你妈妈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她是我妈妈!是世安的妈妈,你讨厌,我不跟你玩了。”

        尹婷美被惹怒了,她本来就是被宠坏的孩子,脾气暴躁不说也没有一点礼让之心,看到爷爷奶奶言语中流露出对世安的喜欢,心里早就不高兴了。现在见小丫头还敢顶嘴,右手一扬对着世安的脸就打了下去。

        世安个子小哪里是尹婷美的对手,躲避不及就挨了一巴掌,疼的大哭起来。尹婷美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尹初音气恼,这个孩子,她和权至龙一根手指头一根头发丝都没舍得动她,婷美仅仅因为世安反驳了她的话不给她玩海绵宝宝就扬手打她,也真是够了。

        尹初音哄好了女儿,抱着她走出房间去找侄女,找了一圈最后发现她在嫂子的房间。她走进去,冷着声道:“道歉!跟妹妹道歉!”

        尹婷美看到姑姑进来,嗖的一下躲到妈妈身后。尹初音心里的不悦更添上几分,罗智惠正对着满床铺的衣服发愁不知道该穿什么好,猛然看到小姑子抱着权世安进来没头没尾的说那么一句,心里不乐意了,“初音呀,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婷美打了世安,她没跟你说?”

        罗智惠挑了下眼角,“我以为多大的事呢,就这么点事也值得你特意跑过来跟我说?再说了,又不是你孩子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嫂子说的是什么话?不是我孩子就可以随意欺负?随意打人巴掌?你就是这么教婷美的吗?”

        罗智惠一噎,尹婷美也是个缺心眼的,见有妈妈撑腰,也嚷嚷开了,“我又没说错,为什么要我道歉?她就是个野孩子,没人要的孩子,谁让她顶嘴的?”

        尹初音怒极反笑,“你做错事还有理了?对长辈没有一点尊重之意对比你小的没有一点礼让之心,谁教的你这样?”

        “尹初音,你不要指桑骂槐,你是说我不懂得教孩子是吧?”

        “嫂子知道就好。”

        “你!”

        尹初音又看向侄女,“我再说一次,向妹妹道歉!”

        罗智惠一把扯过女儿,“我还就不信了,我不让她道歉谁敢让她道歉。”

        “嫂子既然教不好孩子的话,也别教了。”

        罗智惠脸色一变,摔下衣服怒喝道:“尹初音!你不要太过分!”

        “一码归一码,嫂子别弄混了,现在我们说的是婷美的教育问题。”

        “教育?你跟我说教育?哈哈,尹初音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自己都混成那样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教育问题?你要是那么会懂的教育人,为什么当初没调教好姜景胜?为什么看不住他,被他退婚被他抛弃?你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你摸摸心口问问自己,你有什么脸教我女儿?”

        尹婷美也在一旁帮腔,“就是,妈妈说你不嫁出去就是为了跟爸爸夺财产。”

        “还不闭嘴?!”

        一声暴喝声突然响起,紧接着一道人影从外边冲了进来,在大家反应过来之前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室内响起,尹婷美哇的一声哭了,罗智惠也被吓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尹初音淡淡的说道:“原来嫂子一直这么看我。”她的话犹如往沸腾的油锅里泼了一勺水,噼里啪啦的一顿溅。

        尹俊贤脸色更阴沉了,像是要吃人似的,他怒吼道:“跪下!做错事不承认,还跟长辈顶嘴,谁教的你这么目无尊长?”

        “爸爸,我错了。”尹婷美吓的大哭,抽抽噎噎的道歉。

        权世安也被舅舅吓到了,害怕的往妈妈的怀里躲了躲,尹初音抱紧了她,轻轻抚着她的背,对跪在地上的侄女说道:“向妹妹道歉,保证不会说她是野孩子,也不会再打她了。”

        尹婷美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气焰,“妹妹……对不起,我不该……说……你是……野孩子,我……不会……打你了,哇哇哇……”

        权世安吸了吸鼻子,从妈妈的怀里探出头来,“你不说我是野孩子,我就原谅你。”

        两相比较下,更显得尹婷美顽劣不堪。尹初音摸了摸世安的头,抱着女儿离开,快走到门边时,她突然回头朝里说了一句,“世安是我女儿,谁也不能说她是野孩子。”

        罗智惠一脸疯了的表情看着她,“疯了,疯了。”

        “初音。”

        尹俊贤追了出来。尹初音停下脚步,没回头,只是问道:“哥哥也这么想吗?”也是觉得我是跟你夺财产夺继承权?

        “初音!”

        尹俊贤怒道:“哥哥怎么会这么想?你是我妹妹,哥哥,哥哥……”他话突然说不下去了,为自己之前的心思懊恼,“初音,哥哥会帮你的。”

        “嗯,我知道了,哥哥。”

        尹初音抱着世安离开,回到房间后她轻轻摸了摸世安的脸,刚才红肿的地方已经消下去了,“还疼吗?”

        “不疼了。”

        尹初音心里还是很自责,她在床前蹲下对坐在床上的女儿说道:“世安,以后谁欺负你你就跟妈妈说,妈妈会保护你的。”

        她的女儿,不能欺凌弱小,但也不能忍气吞声。

        “有爸爸妈妈在,你不要怕。”

        父母是子女的天,那片天,永远不会塌下来。

        至于权至龙,知道女儿挨打后,眼神凌厉的像要杀人,他教的方法更简单粗暴:“以后要是再有人打你,你也打回去。宝贝你除了不能打眼睛和不能借助工具外,其他的随便。”

        尹初音,“……”

        权至龙你这么教女儿真的好吗?

  https://www.7017k.com/hanyuhaizitamanizhanzhu/70199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