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1

        兜兜知道世安被尹婷美欺负后,炸毛了,“尹婷美打你了?她打你了?”

        权世安点点头,“她说世安是野孩子,坏蛋!”说着小手指着左脸颊说,“……这里,疼疼。”

        “吹吹,吹吹就不疼了。”兜兜噘着嘴给她吹挨打的地方,吹着吹着却不小心将口水喷到妹妹脸上。

        世安躲开,嫌弃的用袖子擦脸,“姐姐你坏。”她遗传了权至龙,有洁癖,又受妈妈影响颇深,最不能忍受自己身上脏了。

        兜兜嘿嘿一笑,坐在椅子上晃悠着双脚,脑袋瓜已经转开了要怎么替世安报仇。她的性格和脾气再像崔胜玄不过了,最是护短且眼里揉不得沙,本就是妹控的兜兜听到妹妹被欺负了,不欺负回去简直不是她的风格。

        兜兜小盆友报复的方法简单粗暴,直接给尹婷美上虫子。尹婷美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虫子。当她打开精美的文具盒,看到有丑陋的虫子慢慢的从文具盒里爬出来,吓的一蹦三尺高,尖叫出声,拿画册将虫子扫下桌子。

        看着在地上的虫子,她咬牙,一脚踩上去,一阵难闻的气味在教室蔓延开,“咦~~~,好臭,尹婷美你是拉粑粑了吗?”

        “臭死了。”

        “老师,这里臭臭,我不要坐在这里了。”

        “咦呀,尹婷美你脏死了。”

        尹婷美哇的一声哭了,“我没有,我才没有。”

        老师很快查清楚是兜兜抓的虫子,让兜兜道歉后这事就算过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兜兜是个鬼灵精,最懂得看形势了,乖乖的道歉后转身和爸爸说起自己的‘丰功伟绩’了。

        “我给她丢的是屎壳郎。”

        崔胜玄这个歪家长,听完,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敢抓那么可怕的虫子啊?”

        “是啊。”

        “艾一股,爸爸的女儿真是了不起,爸爸下次带你去抓大蛐蛐。”

        柳西宁扶额,决定晚间好好跟老公沟通下女儿的教育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失去过兜兜,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宝贝,崔胜玄极尽宠爱,对女儿从来只有说好的份。兜着那么多人的宠爱,兜兜还没被宠坏,只能说柳西宁功不可没。

        对女儿被吓到这事,换做平常,罗智惠也只当是小朋友之间的玩闹,并不会太往心里去。但是知道放虫子的人是兜兜后,这一切又不一样了。兜兜是谁,崔胜玄的女儿,权至龙的侄女。无冤无仇的兜兜为什么会抓虫子吓婷美?时间又发生的这么凑巧,真的不能不让人深想。

        总结一句话就是,罗智惠阴谋论了,顺便借题发挥了。她和初音关系本就一般,前几天闹了那么一出,她被老公狠狠训斥了一顿,两人不欢而散,关系降至冰点,也就前天才稍缓,罗智惠自然把这一切算在初音头上。

        讲真话,罗智惠做梦都没想到初音会为了权世安那个不明来历的小野/种跟她干上,这事放在过去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那天居然还威胁她要把婷美交给奶奶教养,过去她敢跟她叫板吗?现在……,呵,当上社长就不一样了,目中无人的很。

        饭桌上。

        尹爸爸见孙女抽抽噎噎的,关切的问道:“婷美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

        罗智惠对女儿使了个眼色,尹婷美滑下椅子,跑到爷爷身边,扁着嘴委屈的向爷爷说今天在学校被欺负的事。

        “哦莫,谁欺负你了?”

        “崔景澄。”

        尹爸爸对娱乐圈明星知道的并不多,自然也不知道崔景澄是崔胜玄的女儿,而崔胜玄跟权至龙同属bigbang的成员。

        罗智惠科普道:“爸爸你不知道吧,欺负婷美的是崔胜玄的女儿,她今天故意把虫子放到婷美的文具盒里,吓哭了她。这件事又发生在这个敏感的时候,真是不让人多想啊。初音,你说是吧?”

        “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嫂子想多了。”

        尹爸爸听出儿媳妇话里的意有所指,“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初音都这么说了,那就没什么咯。是我把人想坏了,也是,权至龙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嫂子知道就好。”

        “……”

        气氛越来越奇怪,尹俊贤见妻子不依不饶的想继续揪扯,怒道:“你不吃饭还想说什么?婷美,回来,坐下吃饭,你最近越来越没规矩了。”

        “你女儿在外边被人欺负了你都不吭一声,有你这么做爸爸的?”

        “多大的事?要一直揪着不放?崔景澄也道歉了,你想我怎样?闹到她家?”

        “你!你!”

        尹初音放下筷子,“爸爸妈妈,哥哥,你们慢吃,我先上楼了。”

        “初音哎……”

        尹初音头也不回的上楼,自从她当上社长后,家里的气氛越来越奇怪了。嫂子就不要说了,整天阴阳怪气的,哥哥也比之前更沉默了。原先温馨和乐的家,也悄悄的变了。

        好烦……

        好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尹初音趴在书桌上,眉头蹙起小小的弧度,饿了一天的胃也隐隐泛疼却没什么胃口吃饭,她左手按着胃,逆时针轻揉着,右手则是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电脑旁的绿萝,这是哥哥给她买的。绿萝长势挺好,哥哥看到了大感意外,要知道她可是连仙人球都能养死的人,居然养的活绿萝。

        尹初音看着绿萝怔怔出神。

        把社长的位置让出去,这个家会回到从前吗?

        尹初音心情不好,权至龙的心情比她更不好,尤其今晚几乎到了顶点,崩坏的他都有想报社社会的冲动了。不想看到妈妈那欲言又止的眼神,不想再听到有关她和姜景胜的事,现在所有的一切冰冷的让他窒息,权至龙穿上外套拿过车钥匙头也不回的离开家门。

        从家里出来,也并没有好一些,偌大的首尔他突然发现他居然无处可去,入眼满目繁华,他的心却越来越荒凉。他想去找她,可是电话接起来她会说什么,我在加班或者我在应酬?也或者她会给他顺毛也顺便给他画大饼,然后他体贴善解人意的跟她的剧本走。

        不管哪一种情况,三个字概括:我很忙。

        忙,忙,忙……

        永远走在忙,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忙,她忙着处理公务忙着开会忙着应酬忙着见合作伙伴,而他这个准男朋友,根本就没在她上心的范围内,也或许早就被她抛到旮旯角落里了。

        反正,不管怎么忽略他,他们总能走到最后的不是吗?

        未来的他们可是孕育了一个女儿啊。

        是不是有了这份认知,所以她才没把他放在心上?

        这个念头着魔似的在脑中死死盘旋着不去,权至龙跟自己说不能再想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他将两人间的事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悲哀的发现,自己对初音来说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往重了说无足轻重也不为过。

        可是更悲哀的是,他根本不敢跟她提分手,想都不敢想。权至龙嘲讽的一笑,谈恋爱谈到这程度也真是够了,从来没有哪一段恋情会让他憋屈成这样,真的。

        心情不好的权至龙在这个晚上喝了个酩酊大醉,喝醉后的他搅得人不得安生,羊羹摆平不了他,没法子拿过他的手机给尹初音打了个电话。尹初音似乎已经睡下了,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至龙,怎么了?”

        羊羹一颤,尹初音还有这么温声说话的时候,随即一拍脑门,说道:“不好意思,尹初音xi,这么晚还打扰你,至龙喝多了,一直嚷着要找你,谁也拉不走他,你看……”

        尹初音揉眼睛,顿了下,意识彻底清醒过来,“你们在哪?”

        羊羹报了地址给她。

        “我马上过去。”尹初音站起来时发现自己手臂都麻了,身体也冷的不得了,她刚才居然趴在桌上就睡着了。看了下时间,十一点二十一分,家里人都已经睡下,她轻手轻脚的下楼。

        等尹初音到酒吧时已经零点十分,夜生活正high的时候。

        到底包间时,权至龙正半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在他边上有个长头发的女人温柔的端着杯子劝他喝热水。

        尹初音眉一挑,走过去,不着痕迹的格开那个女人,礼貌的对她说道:“谢谢,我来照顾他就行了。”

        白西华咬唇,目光盈盈的看着权至龙,一脸的欲言又止。可惜她的这副作态权至龙并没有看到。

        尹初音心里哂笑,面上装作没看到,转头温声问满身酒气的权至龙,“怎么了?怎么喝这么多酒?”

        “不关你事。”权至龙说完嘲讽的一笑,“你还会关心我?”

        权至龙说这话时,不知道哪个傻的正巧把包间里的音乐给关了,他的那句话再直白不过的传到大家的耳里,大家都呆了呆,马上明白他为嘛晚上会来买醉了。不过,你这么大咧咧的落你女票的面子真的好吗?

        羊羹吓的一激灵,哎哟我去,至龙你是没事找抽啊。作为一名合格的小伙伴,羊羹觉得他有义务替好兄弟解释下,省的他马上脱单过双十二了。

        羊羹解释道:“他今天晚上喝高了,他心情不好,你别往心里去。你也知道,人最容易对亲近的人发脾气,越亲近越容易发火。”

        尹初音倒是好脾气,回道:“没关系,我先送他回去。”

        权至龙嚷道:“我不回去,我还要喝酒。”

        “家里也有酒,回去喝。很晚了,先回去,你明天下午不是还要飞美国吗?”

        “那又怎样?那又怎样?”

        “……”

        羊羹见状不对,上前劝了几句,谁知道权至龙反应越来越激烈,赤红着双眼像是一头被惹怒的狮子。见两人有要吵架的趋势,其他有眼色的人纷纷找了借口离开,再识趣不过了。

        尹初音看着阴沉脸的权至龙,转头对羊羹说道:“让我和他谈一谈,出去的时候顺便帮我把门带上,谢谢。”

        羊羹想再说点什么,看尹初音异常坚持,权至龙也没反驳,只好退出了包间。

        咔擦的关门声传来。

        尹初音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道:“为什么突然发脾气?”

        又来了,永远是这么冷淡理智的语气,看他的神情恍若他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童。权至龙嘴角牵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我有时真想进去你心里看看,看看你的心里都装了什么,看看你真喜欢一个人时会是什么样子。”

        “真?”尹初音双手抱胸,“你觉得我不喜欢你?”

        “你喜欢我?工作对你来说永远比我重要,我在你生活中占的比重不过那么一丢丢。你的下属、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我多,我算什么呀?”

        尹初音心里满是愧疚,“抱歉,过了这段时间……”

        “还要过多久?一个月了还不够吗?道歉了又不能改变什么。何必呢。”

        “那你想怎样?”

        权至龙撇过头不说话。尹初音又问了他几次,他抿着嘴一言不发,渐渐的初音的脾气也有点上来,“是我愿意这样吗?”她这段时间焦虑的夜不能寐神经时刻紧绷,现在还要面对权至龙的胡搅蛮缠,情绪会好才怪了。

        “我要是不在乎你,我至于要这么拼命努力的往前赶吗?”

        “那就不要赶啊,那就停下来啊。”权至龙不负责任的说道。

        “停下来?”尹初音被气乐了,“停下来意味着什么?公司是爸爸一生的心血,你让我停下来?”

        顿了下,她又放缓了语气,“我会尽快解决这一切的。”

        “算了。”权至龙打断了她的话。

        “你晚上喝多了,情绪不稳,再谈下去只会吵架,明天再说。”

        “你总是这么冷静,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是世安的爸爸你未来的老公,因为知道我们会走到最后所以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忽略我?”

        “你这么看我?”

        尹初音脾气也上来了,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只是平常内敛惯了,不轻易发脾气罢了。权至龙晚上点燃了她的怒火,她说着转身就走,“随你怎么想。”

        权至龙看她毫不留恋的要离开,心里的恼意更重,气恼的抓过一旁的酒瓶子往地上摔去,清脆的玻璃声响起。

        尹初音的脚步顿了下,又往前走,没去管身后接二连三的碎玻璃声。看到她出来,又听到包间里的玻璃声,羊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初音xi……”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至龙晚上麻烦你了。”

        “哎哎……”

        尹初音头也不回的离开,羊羹顿了下脚,冲进去,“你这个孽障……,你作死啊!”

        回应他的是做平抛运动的酒瓶子。羊羹往边上一躲,“有种你明天起来不要哭,不要跪下求原谅!”

        “滚!”

        “……”

  https://www.7017k.com/hanyuhaizitamanizhanzhu/70199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