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1

        权至龙当然没有像羊羹说的那样,第二天起来哭着跪下求尹初音原谅,那不是他的风格,他只是非常高贵冷艳的收拾好东西黑着张脸飞美国举办个人巡演去了。

        初音呢,一开始气恼是有,但冷静下来后想想,她确实忽略他很多,有错就认,她给他发了道歉的短信,结果如泥牛入大海,毫无音讯。没收到回复,她以为他想静静,也没再发,想着等他想通了自然会联系她。

        权至龙呢,不是没看到女朋友道歉的短信。但是人这种生物怎么说呢,有人哄着就矜贵了,权至龙也是。想想他这段时间来的委屈和心酸,权小队就想再傲娇傲娇下,省的她下次还忽略他,所以他硬生生的憋住了想给她回复短信的冲动,天知道他憋的有多辛苦。结果……,他预期中的短信没有,电话更没有了。这下换权小队傻眼了,初音你拿错剧本了,剧情不该这样发展的。

        可是现在这情形,他根本就是骑虎难下,没人给他搭梯子他怎么下去啊?

        权至龙是个能来事的人,这不,为了女票知道他从美国回来了,他这次回程在机场还闹了挺大的动静。全天下都知道权至龙从美国开完演唱会回来了,她倒好,一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点表示,好像回来的人不是她男票,只是路人甲。

        权至龙气闷,简直气闷到快心肌梗塞了。他怎么谈了个这么没心没肺的女朋友,真狠狠揉搓她一顿。哦,或许,对她来说,他根本无关紧要,无足轻重。

        权至龙一会儿怒火滔天,咬牙切齿的,一会儿又灰心丧气的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情绪转变之大之快,真是让身旁的小伙伴叹为观止。

        “认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至龙有变脸的功夫。”

        “他最近情绪比较多变,情感丰富了些。”

        “被尹大小姐抛弃了?”

        “不能吧?要是被抛弃了就该坐在家里酝酿灵感写歌了。”

        “那粉丝们可要感谢尹大小姐了,该给她颁发一个奖项。”

        “还没和好啊?啧啧……,再僵下去真的要分手了,至龙,不是我说,你那天那么落她面子,她还能好脾气的忍着真挺不容易的。她谁啊,尹会长的小女儿,大公司的社长,一呼百应的人,什么时候被人甩过脸啊。”

        “不过这也说明她很喜欢至龙,不然她一个大小姐会忍下这口气?”

        “肯定的,不喜欢至龙至于半夜三更的亲自过来接他?大晚上的又不是白天,第二天还要上班呢。而且至龙那天发酒疯,对她态度真不算好。”

        “其实,要是分手的话,我们至龙当然很多人喜欢,尹大小姐也不差啊,以她的长相和家世,换新男票不过分分钟勾勾手指头的事,多的是人前仆后继的扑上去。”

        “闭嘴!”权至龙一记眼刀横过去,“谁要分手了,谁要换男票了?”

        “那你一副怨/妇脸给谁看呢。”

        “……”

        正巧白西华从外边进来,夕阳的薄光打在她身上,她弯起眉眼一笑,那一瞬春回大地。不知道哪个小伙伴看着她突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西华的眼睛跟至龙女朋友的眼睛很像?难怪我总觉得似曾相识。”

        他那么一说,大家伙纷纷看白西华,权至龙也在其中。猛然被这么多人看着,白西华羞涩的一笑,半低下头,“哪、哪里,尹初音xi的眼睛可比我漂亮多了。”

        “至龙,你觉得呢?这里你最有发言权。”

        “我家初音独一无二。”他才不要拿她跟别的女人比较。

        起哄声四起,权至龙毫不理会,眼角的余光注意到白西华快挂不住笑容的脸,他眼睛眯了眯。白西华为什么总能出现在聚会上?十次她有八次都在。

        这女人是什么来历?只是羊羹的朋友这么简单?总觉得不大对劲。这女人明摆着对他有意思,想起初音曾经说过的话,权至龙站起来跟其他人换了个位置。他可不想跟初音还没和好,这边又惹出事端。

        右手摸到口袋里,手机还是没动静,没有她的只言片语。权至龙咬牙,初音,你再不联系我,哥哥我要生气了!我生气的后果很严重!很严重很严重哒!

        权至龙还在各种别扭,永裴找上了他,“你和初音怎么了?吵架了?”

        “谁吵架了啊?我们只是、只是闹别扭了而已。”

        永裴,→_→

        “真的只是闹别扭了。”

        “原因呢?”

        权至龙抿着嘴不肯说。太阳又问了一次,“至龙,如果我没记错,这是你们第二次吵架了吧?上次是因为水原,那这次呢?这次为什么吵?初音的性格不像是会吵架的人。”

        “她不像是会吵架的人,难道我就是吗?说的好像我很喜欢吵架似的。谁想跟她吵架啊,吵架一点都不开心。”

        权至龙敏感脆弱的神经被竹马刺激到了,“还有,纠正,我们只是闹别扭。”

        “抱歉,”永裴改口,“为什么闹别扭?”

        权至龙委委屈屈的把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跟竹马君说了,“我委屈死了,呜呜,永裴,我可怜死了,她就不能再哄哄我吗?不给我打电话,发个短信也好啊,什么都不说发张图片也好啊。我都从美国回来两天了,她也还是没理我,她会不知道我回来吗?”

        “作,你就作,再作下去你迟早把自己玩死。”

        一心求安慰的权至龙听到竹马君这么说,呆了。三秒后,他瘪着嘴哭诉,“永裴你是不是我朋友是不是我兄弟啊?你不帮我你还凶我!我就知道你谈了女朋友之后我就是外人了。我那浪花一样破碎的心,我那风一样摇摆的心,我那轻烟一样消失的爱情。说什么要永远在一起,都是谎言啊。”

        永裴有时真拿权至龙的胡搅蛮缠没辙,“也不知道初音是怎么忍受你的,真是难为她跟你在一起了。”

        “……”

        权至龙丢下抱枕,“我要生气了。”

        “好了,说正经的。我前几天有事找她,跟她小聊了下,你想不想知道?”

        “想!”

        权至龙乖乖坐好,东妈妈小课堂开始了。

        “我看肆无忌惮的人是你不是她。”永裴直言不讳,“是谁跟你说你们会走到最后?你忘了世安曾经说过什么?未来的你们没少吵架,感情非常糟糕,就这样你还觉得你们能走到地老天荒?”

        权至龙脸色一变。

        “明知道问题出在哪,不是想着怎么解决而是吵架,吵架冷战能解决问题吗?你确定你不是在重蹈覆辙吗?初音的出身和条件,脾气傲些是难免的。可是那天你那么落她面子,她也好脾气的忍下了,事后也就这段时间忽略你跟你道歉了,你还不顺着台阶就下,好好把事情解决了,你还傲娇上了。真是嫌事情不够大。”

        “由此可以知道,未来你们经常吵架,大都是你挑起的,你别不服气。初音可比你讲理且又会自我反省多了,而且不像你死要面子活受罪,她有错就认。”

        “……”

        “我那天是在她办公室见到她的,时间是晚上七点三十,她加班处理公务,她助理跟我说她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休假了。至龙,或许在很多人看来,初音很厉害很能干很坚强,但是我不这么觉得,至少我看到的尹初音,不是无坚不摧的人。”

        “初音在不在乎你你自己感觉不出来吗?她要是不在乎你和世安她就不会这么努力了。至龙,两个人在一起不容易,尤其是你和初音,别再轻易的挥霍得来不易的感情了。”永裴觉得他真是操碎了心。

        “我知道,我冲她发完火我就后悔了,我也知道她不是故意要忽略我。哎,我,啧……”

        “去跟她好好谈一谈吧。哦,你可以直接去她办公室找她,这个时候她肯定在加班。”

        如永裴说的那样,尹初音还在公司加班。

        权至龙走进去时,她正埋头处理公务,看到他进来以为是姜熙,头也不抬的说道:“姜熙,把安特助下午说的那份资料从档案里调出来打印一份给我。”

        她的新办公室很大,装修也更奢华同时也更冷清了。七天没见她瘦了不少,下巴都尖了,衣服撑在她身上总觉得松松垮垮的,本就单薄的身子陷在宽大的办公椅里更显得瘦弱。可能见‘姜熙’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微拔高了声音,“姜熙?”

        “姜熙在外边。”

        尹初音抬头,看到他逆光而站,她愣了下,拿笔的手往边上一歪,名字签歪了。有几天没见了,猝不及防下他又出现在面前,她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咖啡来了。”姜熙端着两杯咖啡进来,“社长,gdxi。”

        权至龙接过,“谢谢。”

        姜熙笑了下,退出去,给他们掩上门。尹初音放下笔,将合同推到一旁,“今天怎么会过来?”

        “我又不忙,过来看看你。”

        “不生气了?”

        “生气。”

        “哦?那要怎么办?”

        “你那天给我发了那条短信,我就原谅你了,但是你不会再哄哄我呀,你再给我发一条短信我就跑过来找你了。”

        “我以为你想静静,在等你想通。而且……,你也对我发脾气了。”

        权至龙跳脚,“你真是要气死我!”

        尹初音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权至龙气不过,弯下腰一把掐上她的脸,“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瘦了。”

        “没胃口不想吃。”

        “……,不吃怎么行?晚上几点下班,等等我带你去好吃的。”

        “大概要到九点。”

        “这么迟?我现在去给你买。”权至龙说着转身就走。

        “不用了。”尹初音拉住了他,“等等再说吧。”

        “初音……”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等我忙完再说好吗?”

        “好。”

        接下来的时间,尹初音处理公务,权至龙坐在沙发上安静的呆着。期间,姜熙进来过几次,还有另外两个是他不认识的男人,看到他显然吓了一大跳,不过也没声张。他在这个晚上再一次见识到了初音的忙碌,一直到九点,她手头的事情才告一段落。

        半个小时后,他和她在某日式料理店。

        尹初音先开的口,“前天爸爸把股份分配好了,公司的事我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很快就可以从社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到时候公司就可以交给哥哥了,最早圣诞昨晚新年。前段时间确实忽略你了,没顾及到你的情绪,抱歉。”

        权至龙的耳朵滚烫滚烫,“我错了,我不该冲你发脾气的,你不要生我气。”

        “嗯。”

        “以后我们尽量不吵架了好不好?有什么问题一起解决。”

        “嗯。”

        “初音,这次巡演完我就转幕后做制作人。”

        “嗯?怎么这么突然?”

        “不突然,我已经想好长一段时间了。”

        “原因呢?你不是喜欢做音乐吗?”

        “因为不想失去珍贵的人。”权至龙咧开嘴角一笑,“转幕后一样能做音乐一样能做我喜欢的事,最重要的是能有时间陪你和世安,总要有取舍的嘛。”

        尹初音看了他很久,他的眼里有不舍有难过但更多的是坚定,她嘴角弯了弯,“好。”

        同一时间,韩家。

        韩理事给罗智惠打了个电话,他先是在电话里深深表达了对尹俊贤没能坐上社长位置的惋惜之情,挑起罗智惠不满的情绪后又假惺惺的说道:

        “马上就要召开股东大会换新的会长了,初音这段时间来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股东们都对她挺满意的,这要是……”

        罗智惠咬牙,眼里闪过狠毒。

        只要有初音在,俊贤就别想继承公司,她是俊贤继承公司最大的阻碍,她是最大的眼中钉。

        所以……

        所以…………

  https://www.7017k.com/hanyuhaizitamanizhanzhu/70199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