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

        权至龙不是没去过尹家,但是以未来女婿身份上门拜访还是头一次,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为显郑重他那天一反平常的着装风格。衣着低调正式,重新染回黑色的头发乖乖的梳上去,看着乖巧极了,身上除了代表身份的钻表外其他的首饰一件都没有佩戴。

        尹爸爸看到后,评价了一句:“还算正常,总算没把自己打扮成一棵圣诞树,不然我们家今年就不要准备圣诞树了。”

        尹家人对权至龙和初音的感情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今天晚上权至龙来尹家吃饭也不过是正式承认了两人的恋情而已。不过默认有默认的做法,承认有承认的章程。吃完饭后,尹爸爸和尹俊贤拉着他去书房去谈谈人生了。哼,虽然承认了这小子,但有些话还是要交代的。

        尹初音则是跟妈妈在房间里聊天,聊着就说到了广场舞。尹妈妈笑道:“你不知道吧,至龙之前还陪我跳过广场舞呢。”

        “广、广场舞?他?”

        尹初音结巴了,实在想象不出来权至龙跳起广场舞来是什么光景,那画面想想都醉。

        “对啊,至龙跳的可好了,有个下叉的动作,他腰肢柔软的,哎哟,我都自愧不如。还有还有,你不知道吧,前段时间我们和隔壁小区比赛,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歌和舞蹈,他亲自给我们写歌,编舞,统筹过服装,比赛那天他还给我录像了,拍的可漂亮了。”

        尹妈妈得意的一笑,“区里很多阿姨热心的要给他介绍女朋友,都被他拒绝了。哼!现在你爸爸也松口了,以后我就可以和她们说他是我女儿的男朋友啦,说出去多有面子。”

        “哪里很有面子啦?”

        “怎么没面子啦?他现在是我们的领舞呢!领舞你知道吗?”

        “……”

        尹初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想想他对她的在意和上心,心里又暖暖的。这天,权至龙在尹爸爸的书房里呆到很迟,所谈内容除了当事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初音好奇,私下独处时问过他,谁知道这回不管她怎么问怎么套话,他嘴巴跟蚌嘴似的,摒的牢牢的。

        “艾一股,”初音有点气馁,“怎么这回守得住嘴?你不是一向兜不住秘密吗?”

        “胡说,谁说我兜不住秘密啦?我能说出去的都是无关紧要的。”

        “爸爸和哥哥跟你说的事很要紧?”

        “非常要紧,关系到我下半生的幸福!等我们结婚后我再告诉你哒,初音啊,什么时候嫁给偶吧?”

        “……,八字没一撇。”

        “已经画完一撇了,什么时候我们再把另外一撇画完?和偶吧结婚好不好?好不好咩?我们把世安生下来。”

        尹初音想的则是,“至龙,世安什么时候回去?又要怎么回去?”

        “不知道,直觉她快回去了,或许就像来时一样,回去也是嗖的一下不见了?”

        “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其实不回去也没什么,反正是我们的女儿,那我们下胎生个儿子好了,生个像你的儿子,哇,那得是国民男友的节奏。”

        “……”

        “对了,爸爸叫我明天陪他去钓鱼。”嗯,偷偷把称呼改掉的权某人,“六点起来,要命,我选择狗带。”

        谁都知道权至龙是起床困难户。第二天,他足足闹了七八个闹钟才勉强从睡梦中醒来。你能想象那画面吗?七八个不同动物版本的闹钟声相隔十分钟间歇响起时的盛况:

        喔喔喔--

        咩咩咩---

        喵喵喵----

        嘎嘎嘎

        权至龙没起,权世安炸了,闭着眼不满的蹬着小脚,扁着嘴哇的一声哭了,权至龙醒了,顶着一头乱发摁掉闹钟,长手一伸抱女儿入怀安慰她。

        早知道世安的哭声这么有用,他还闹什么闹钟?

        权至龙梦游似的洗漱完,随便穿了套衣服游魂似的飘出了家门。到达约好的地方时,尹爸爸早到了一会儿了,看到他挺嫌弃的,“昨晚不是穿的挺正常的?今天怎么又穿的花里胡哨了?”

        权至龙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哪里花里胡哨了?非常朴素好伐。

        “怎么?我说错了吗?”

        “初音夸过我穿这套衣服好看哒。”

        “哦,”尹爸爸顿了下,脸不红气不喘的改口,“再仔细一看,其实还是很不错的。我女儿的品味会差吗?”

        权至龙坐下陪尹爸爸钓鱼。钓鱼是个技术活又非常考验人的耐性,对权至龙这坐不住的人而言,钓鱼对他简直是一个折磨。深秋的早晨,更深露重,凉风一吹,那冷能起粒粒鸡皮疙瘩,偏他岳父又选择在小溪旁垂钓,那风就更冷了。

        权至龙吓的一抖,瞬间清醒了不少,他手一抖,鱼竿一晃,惊动了本来快要上钩的鱼。尹爸爸气的,“艾一股,你这个臭小子!你动什么呀?”

        “……我冷。”

        “憋着。鱼都快要上钩了你知道吗?”

        “嘘嘘----,小点声,鱼都吓跑了。”

        尹爸爸瞪了他一眼,“再吓跑鱼,就让你下去抓鱼。”

        “……”

        接下来,权至龙真没再动,他半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瞌睡着。突然肩上一沉,浓浓的暖意传来,权至龙抬起头来,他的肩上披着尹爸爸的黑色呢子大衣,他心里感动的无以复加,岳父大人关心他啦……,好暖。

        尹爸爸清了清嗓子,状似无意的说道:“你之前送的那些酒很不错,还有吗?”

        权至龙,泪目……,他就知道岳父的衣服不是随便穿的!

        “有,有,我下次过来的时候给您带过来。”

        尹爸爸满意的一笑。

        权至龙默默转过了头,忧伤的看着天空,怎么办,岳父指名要我哥家的酒,然而我现在已经是哥家的拒绝往来用户,求怎么才能拿到酒,挺急,在线等。

        权至龙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派胜励出马。忙内出手,一个顶两。权至龙许了胜励很多好处才勉强让胜励答应帮忙。崔胜玄呢,有了前车之鉴,对胜励的来访持高度怀疑态度。

        没办法,这是个防火防盗防兄弟的年头。

        “哥,别这样看我,我真不是冲着你的酒来的。看我真挚的眼睛。”

        “谁再偷我的酒,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再说。”

        看来受的刺激不轻,胜励突然觉得今天的这个任务棘手程度简直是十个a+,一个搞不好还会被大哥打死,怎么办,反悔了行不行?

        壕无人性的大魔王:【不行!今天没把酒带回来,我就从你尸体上踏过去。】

        胜励,/(tot)/~~

        最后还是兜兜无意间帮了胜励的忙,胜励兜着酒从酒室里出来时,迎面正撞上崔胜玄。崔胜玄看到胜励怀里兜着酒,眼睛睁的老大,“你居然又偷我的酒?!”

        “什么叫又啊,哥我这是第一次好吗?前两次是至龙哥偷的,跟我没关系。哦,哥你那边架子上摆的是什么?积木熊?那个积木熊是社长的吧?!哦……,我知道了,是你偷了社长的积木熊!”

        胜励这下也不要酒了,将它往崔胜玄怀里一塞,“我要把你上交给社长!明明是你偷的,为什么是我背黑锅?我就说呢,社长那天莫名其妙狂训了我一顿,还给我记了一次过。”

        “真是亲哥!哥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抚平社长的怒气,我还贡献了好几串大珍珠项链出去,虽说我家最不缺的珍珠,但也不带你这么不厚道的。”

        “走,我们去找社长评评理。”

        崔胜玄又把酒塞回去,“酒你拿走,积木熊留下,忙内,这事就了了。”

        了泥煤啊了。

        “不行,一定要跟社长说。”

        “你说吧,反正又不是我拿的。”

        胜励秒懂,“是至龙哥?”

        崔胜玄没说话算是默认。胜励气汹汹的又进了崔胜玄的酒室,一边拿一边说,“哥你也知道我家小鱼喜欢喝酒,我拿酒回去给她喝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崔胜玄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忙内,手下留情……,留情……”

        胜励一口气拿了八瓶,“了了。”

        崔胜玄咬牙,“好,了了。”他下次再也不会放bigbang的人进他家了!

        胜励抱着一堆酒离开,上车给权至龙发了短信:【哥,我那天被社长记了一次过,说到什么积木熊,我今天似乎在胜玄哥家看到一只似曾相识的,你说奇怪不?】

        权至龙心虚,正琢磨着要怎么给胜励回短信呢,手机又震动了两声:

        【哥,我没拿到酒,胜玄哥看的太严啦,你打死我吧。】

        呵呵,就这样你还想我给你带酒?美得你!叫你讨好岳父!

        【没拿到就算了,我再想办法吧。】

        【好哒。那哥早上跟我说的那些还作数吗?】

        【不作。】

        【哎哟,那个积木熊好像是珍藏版,我回去查查。】

        【作数!】

        【哥,爱你么么哒,(づ ̄3 ̄)づ~】

        权至龙,……做坏事总会得到报应的。

        权至龙还在想办法怎么从他哥家弄到酒,这一想又是好几天,转眼到了平安夜的前一天,尹初音带世安回了家。小丫头今天穿的跟个粉团子似的,欢快的穿梭在尹家大小角落。

        尹初音见她玩的开心,抱住她小小的身子叮嘱道:“世安,妈妈去楼上一趟,你乖乖的在楼下玩,不能跑出家门知道吗?”

        “好哒。”

        权世安抱着妈妈给她买的花皮球玩。尹婷美见姑姑上楼了,恶劣的抢过权世安手里的皮球,睥睨的看着她。

        “把球球还给我!”

        “你追的上来我就还给你呀。”

        尹婷美转身就跑,世安跌跌撞撞的跟在她身后,一路跑一路追,两个小孩子没注意就跑出了家门。

        “大坏蛋!把球球还给我!”

        “不还!”

        “我要去告诉妈妈你欺负我。”

        想起姑姑的严厉,尹婷美瑟缩了下,她不屑的将球往边上一丢,“不就一个破皮球,谁稀罕!”说着往家里走。

        球往马路上滚去,世安去追。远处有一辆汽车急速驶来,车主看到一个小孩子蹲在马路上,一急,将方向盘往边上打,想避开,可惜迟了。刹车声和鸣笛声尖锐的划破天际,紧接满目的红溅上车盖。

        尹初音下楼,客厅里不见了世安,问佣人,“世安呢?有看到她吗?”

        “世安xi和小姐往那边走去了。”

        尹初音出了客厅,看到侄女,问,“世安呢?”

        “在门外。”

        尹初音一急,加快脚步往门外走。出门后,却看到了让她肝胆俱裂的一幕,“世安!!!”

  https://www.7017k.com/hanyuhaizitamanizhanzhu/70199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