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黑夜将尽 > 第251章 跟踪者

第251章 跟踪者

        阿桂走了。

        屋子里重回安静。

        红酒已经打开,红色的液体倒进了高脚杯。

        “我换地方肯定睡不着,喝一点酒会起到催眠的作用。”

        这是顾玲珑喝酒的理由。

        很多人都有类似情况,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cheers!”

        “cheers!”

        两只杯子碰在一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感觉如何?”

        “还不错。”

        顾玲珑伸手拿过酒瓶,仔细看了一会商标,说道:“在欧洲,50号斯克红酒,也被称为红酒中的烈酒。”

        徐思齐说道:“好像确实不太一样……”

        “味道更醇厚,对吧?”

        “是的。”

        “书上说,每天喝一杯红酒,对健康非常有好处。”

        “写书的人,一定是酒厂老板。”

        “才不是呢,作者是一位知名的营养学家……”

        顾玲珑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玲珑,少喝一点。”徐思齐劝道。

        “我的酒量很好。你忘了?在德大西菜社那次。”

        说着话,顾玲珑又倒了一杯。

        “我担心你喝醉了。”徐思齐说道。

        “醉了好。醉了能忘却烦恼,还可以催眠,一举两得。”

        “身为一名特工,有这样的想法很危险。”

        “我只是发报员……”

        “发报员也是特工。”

        “在家里怕什么,我刚才都说了,只是催眠而已。”

        “那也不能喝到烂醉为止!”

        徐思齐脸色沉了下来。

        很多坏习惯都是如此,有一次就有两次,然后就有无数次。

        清规戒律一旦打破,就犹如开启了潘多拉魔盒。

        徐思齐和顾玲珑的关系复杂。

        于公于私,他都义务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让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见酒没命的酒鬼。好啦,别生气啦……”

        顾玲珑语笑嫣然,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变化。

        她话锋一转,说道:“你觉得,晓枝会躲在什么地方?”

        徐思齐说道:“肯定不会在英租界。”

        “法租界?华界?”

        “都有可能。”

        “上海这么大,想要找到一个刻意躲起来的人……”

        “不用找。”

        “不用找?”

        “只要守住码头车站,我估计,很快就能等到晓枝。”

        见顾玲珑疑惑不解,徐思齐解释着说道:“只要找到晓枝,就有可能拿到口供。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们能想到,日本人肯定也能想到。让晓枝离开上海,就会避免这种事发生。”

        顾玲珑由衷的赞道:“思齐,你真聪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徐思齐笑了笑,说道:“等找到了晓枝,你再夸我也不迟。另外,玲珑,我们之间的称呼,是不是应该改一改?”

        “改什么?”

        “你应该叫我一声姐夫。”

        “不改。”

        “………”

        “我都很少叫倾城姐姐。”

        “好吧,你高兴就好。”

        吃过了晚饭,顾玲珑主动提议,应该到街上散散步。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迷惑日本人,让他们更加确信,当天并没有抓错人。

        申江公寓紧邻四川北路。

        顾玲珑挎着徐思齐的胳膊,像一对真正夫妻那样,有说有笑的沿街慢慢走着。

        无声无息中,天空飘起了细碎的雪花。

        这是入冬以来,上海的第一场雪。

        经过一家玻璃店时,徐思齐停下了脚步,对着立在门口的玻璃样品,拍打着身上的雪花。

        玻璃上折射出一个黑影,距离大概有十几米远。

        徐思齐掏出火柴划了一下,火焰瞬间被风吹灭,只好背转身,借着身体的遮挡,这才点燃了嘴上的香烟。

        他想借机看一下,跟踪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人。

        那个黑影,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喝了半瓶多红酒,顾玲珑显得很亢奋,不时用手去抓空中的雪花。

        徐思齐说道:“我们回去吧。”徐思齐说道。

        “再逛一会嘛,我最喜欢下雪天了……”

        顾玲珑现在的样子,包括语气和神态,几乎和爱撒娇的顾玲珑一般无二。

        徐思齐愣了一瞬,随即说道:“身后有尾巴。”

        “啊?”

        “走吧。”

        “是什么人?”

        “不知道。”

        “那怎么办?”

        “没事。别回头。”

        两人闲庭信步,朝申江公寓方向走去。

        雪越下越大,短短十几分钟内,到处白茫茫一片。

        路边立着一块屈臣氏广告牌,转过街角就是申江公寓大楼。

        徐思齐低声说道:“玲珑,你继续往前走。”

        “嗯。”

        顾玲珑转过了街角。

        徐思齐迅速躲在广告牌后面。

        过了一会,雪地里传来沙沙脚步声。

        一个身穿灰布棉袍,系着围脖的男子跟了过来。

        转过了街角,发现前面只有顾玲珑一个人,男子惊疑不定的四处张望。

        徐思齐在身后问道:“你是在找我吗?”

        男子目光躲闪着,说道:“我不找你,谁也不找……”

        徐思齐冷冷的说道:“我警告你,最好站着别动。否则的话,我一枪崩了你!”

        男子僵住身子,当真是一动也不敢动。

        “证件。”

        “凭、凭啥给你看证件?”

        “跟踪了半个多小时,不会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吧?”

        “我没跟踪……”

        “再嘴硬,就跟我到巡捕房走一趟吧!”

        男子伸手入怀,掏出身份证件递了过去。

        证件上的名字叫穆怀福。

        徐思齐说道:“把围脖摘了。”

        穆怀福依言摘下围脖。

        他的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六岁,多少有些雌雄眼,脸上坑坑洼洼的青春期后遗症。

        “你是干什么的?”徐思齐问道。

        穆怀福说道:“拉车的。”

        “哪的人?”

        “苏北。”

        “为什么跟踪我?”

        “………”

        “你认识我?”

        “不认识。”

        “你不说实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走吧。”

        “去哪儿?”

        “还能去哪,当然是巡捕房。”

        “先生,你就放过我吧……”穆怀福哀求道。

        徐思齐淡淡的说道:“最后问你一次,为什么跟踪我?”

        穆怀福犹豫了一会,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本打算、本打算捞点外快来着……”

        “捞外快?”

        “是。”

        “下个月,张先生五十大寿……”

        “哪个张先生?”

        “张孝临。”

        “你是青帮的人?”

        “是。上个月拜在张先生门下。”

        “接着说。”

        “我想送一份寿礼,赶上手头没钱,所以就……”

        穆怀福低下头,不敢再说下去。

        徐思齐冷笑道:“所以,手头没钱,就准备动手抢劫?”

        “先生,我真的是第一次干,求你放过我吧……”

        “你拿什么抢劫?”

        穆怀福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

        徐思齐接过刀子,在手里掂了两下,说道:“这么说,你确实不不认识我?”

        穆怀福连连摇头。

        徐思齐略一思索,说道:“我的样子,看上去像有钱人吗?”

        穆怀福低下头,来了一个默认。

        徐思齐看了他一会,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看你的样子,也不像穷凶极恶的人。拉车也能养家糊口,干嘛一定要加入帮会呢?你知不知道,就凭持刀抢劫这一项罪名,至少要在监狱里关上一年半载!”

        “我不想一辈子拉车……”穆怀福嚅嚅着说道。

        徐思齐说道:“我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再落到我手里,你就准备这辈子烂在监狱吧。”

        穆怀福连连鞠躬。

        ……

        (以下内容,明天替换)

        三十年后。

        上海。

        一栋灰白墙体的老式建筑。

        阳台上,一把藤椅,一杯热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

        望着街上的车水马龙,老妇人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就是上官湘儿。

        笃笃!

        屋外传来敲门声。

        “谁呀?”

        “请问,这里是上官湘儿的家吗?”

        “上官湘儿没有,上官老太太倒是有一个……”

        上官湘儿嘟囔着走过去,伸手打开了房门。

        门外是一个短发的年轻女子,年龄差不多在三十岁左右,在她身后还站在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子。

        “你们是?”上官湘儿问道。

        女子说道:“您是上官湘儿吗?”

        “对,是我……”

        “太好了,终于找到您了!上官阿姨,你稍等一下,我打一个电话。”

        女子兴奋的跳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快速拨了一串号码:“喂,妈,我找到上官阿姨了,你打算怎么奖励我?当然不会搞错,肯定是。上官阿姨和照片上没怎么变……好好,我让卓然去接你们。”

        挂断电话,她对身边的男子说道:“卓然,你去酒店接妈妈和庞阿姨,我在这里等。”

        卓然扶着墙壁,嚷道:“不行了,我一步也走不动,一上午跑了好几家派出所,累死我了……”

        “不听话了是不是?爸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长姐为大,快去快去!”

        “高倾城,你就能使唤人……长姐长姐,比我大十分钟而已。”

        “大十几分种,你也得叫姐!别磨蹭了,妈都要急死了,别说我没提醒你,去晚了,小心挨骂。”

        “哪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动不动就拿爸妈吓唬人……”

        卓然不情不愿的转身下楼。

        高倾城对卓然背影做了一个打的手势,转过身换上了一副笑脸,说道:“上官阿姨,我可以进去吗?”

        听着他们的对话,上官湘儿隐约的猜到了一些什么,她强忍着心底的激动,说道:“孩子,你们、叫什么名字?”

        高倾城嘻嘻一笑:“我叫高倾城,刚刚那个叫高卓然,我爸爸叫高非,妈妈萧宁宁,您明白了吗?”

        上官湘儿颤声说道:“你、你是倾城?”

        “是我呀,妈妈说,我小的时候,您还抱过我们呢。”

        “抱过,抱过、快进来说话孩子……”

        上官湘儿激动的语不成句。

        高倾城迈步进了屋子,这是一处两居室的房子,里里外外收拾的一尘不染。

        “上官阿姨,您还好吧?”

        “好、好着呢。你父母、回来了吗?”

        “都回来了,专程来看望您。他们马上就到。哦,对了,庞阿姨也来了。”

        “青桐也回来了?”

        “是的。”

        “你们现在住在抬湾吗?”

        “没有。外公住在香港,爸爸退休后,我们全家都搬了过去……”

        上官湘儿看着高倾城年轻的脸孔,依稀看到了高非和萧宁宁模样。

        一晃儿三十过去了,最开始的时候,还能通过香港中转,来往几封信件,后来干脆就渺无音讯。

        上官湘儿搬了几次家,十年前搬到这栋楼里。

        偌大的上海,即使有户籍可查,想要找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半小时之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去开门,一定是妈妈她们到了。”

        高倾城跑到门口,打开房门:“妈、庞阿姨。我爸呢?”

        “他出去了……你上官阿姨在里面吗?”

        “在呢,快进来吧。”

        上官湘儿缓缓站起身,望着两个同样两鬓斑白的女人,嘴唇颤抖着却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湘儿……”

        “湘儿……”

        “宁宁、青桐……”

        三个当年的闺中密友,紧走了几步抱头痛哭。

        卓然和倾城站在一旁,都忍不住跟着落泪。

        上官湘儿叹息着说道:“想不到,有生之年,我们还能见上一面。宁宁、青桐,咱们都老了。”

        萧宁宁更咽着说道:“湘儿,你更老……”

        庞青桐破涕为笑:“宁宁,你还是这么会说话!”

        三个人拉着手坐在沙发上,互相打量着,哭了一会儿,再笑一会儿,三十年的悲欢岁月,在这一刻都有着说不完的话。

        “湘儿,叔叔阿姨还好吧?”庞青桐问道。

        上官湘儿擦拭着眼泪:“都没了,二十年前就没了。”

        “啊?”

        “自杀了,没完没了的批豆,人早就崩溃了……”

        “那、你这么多年就一个人生活?”

        上官湘儿苦笑道:“本身成分不好,还跟保密局特务谈过恋爱,污点太多,没办法……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那段日子真是一言难尽!后来,我不停的搬家,希望没人再注意我,这样捱了几年,索性也就单身到现在。”

        “湘儿,真的苦了你……”

        “那时候觉得很苦,有好多次都想死了算了,挺过来了,也就这么回事,活着呗……”

        “我们刚刚上楼的时候,看见墙上写着一个拆字,是什么意思呀?”

        “哦,这栋楼是老建筑,要拆迁了,你们再晚来几天,我不知道又搬到哪里去了。别光说我,你们怎么样?青桐不是出国了吗?”

        “是啊,现在定居在那边了。”

        “庞叔叔他们都还好吧?”

        “妈妈已经不在了,爸爸身体还可以,每天出去钓鱼打猎,会会朋友……”

  https://www.7017k.com/heiyejiangjin/10718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