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无盐妖娆 > _分节阅读_98

_分节阅读_98

        乐红着脸,低着头便急急地向屋子后面蹿去。

        果然,后院有一片小花园,树林浓密,人影稀疏。

        孙乐一直走到小花园深处,在一片山石后才停下。这山石三面耸立,只有一条小道可入可出。孙乐身子一闪便躲了进去。

        那剑师远远地跟着孙乐,看到她躲到了山石丛中,不由诧异地挑起眉毛,暗暗想道:孙乐姑娘恁是有趣,不过与大王亲密了一番,居然羞得躲起来了。

        孙乐走到山石丛中。挑了一块山石抱膝坐下。

        眼望着前面凌乱地大大小小地石头。孙乐皱起眉头。下意识地咬向下唇。她那动作才一做。一阵刺痛便从下唇处传来。

        “哎哟!”

        孙乐轻叫一声。连忙伸手捂着小嘴。

        好一会小嘴处地痛感才渐渐消失。孙乐低着头。心神再次飘飞:我可怎么办才好?

        弱儿如此看重我。眷恋我。我也舍不得离开他。可是。可是。要是真如他所说那般。做了他地王后。雉大家等人怎么办?弱儿一定会一并娶了吧?

        孙乐刚想到这里,心里便一阵绞闷。

        她连忙站起身来,踩在石粒中走动着。一连转了四五个圈,她才感觉到心情稍定。

        如果要与那些女人一起分享弱儿,我宁愿做他一辈子的姐姐。

        孙乐忍不住又想道:如果,如果我跟弱儿说,要他只对我一个人好,他也许会答应吧?

        想到这里,孙乐小脸刷地通红,心跳如鼓。

        不过欢喜只有一瞬,转眼她便又想道:弱儿胸怀大志,就算他真答应了我,怕很多时候也会身不由已。再说了,他如果真能守得住,可十年二十年后呢?他会不会对我生厌,怪我束住了他?

        到时他承受着天下人的嘲笑,有所谓人言可畏,三人成虎!说不定,说定到时他会心生怨恨,还与我反目成仇!

        孙乐想到这里,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孙乐,只有做弱儿一辈子的姐姐才是正确的呀。他是你唯一的亲人,难道你要因为心中的这点私欲,这点亲近地渴望,而把这一份唯一的亲情也给弄没了吗?

        就在弱王伏在她的膝头痛哭的时候,孙乐真切地感觉到了一种幸福,一种被珍惜的幸福。

        这是她两世为人,渴之如狂的感觉啊!

        也是在那时,她突然不想离开弱儿了。她弄不清自己地这种舍不得中有没有爱情的存在,她只知道,自己舍不得了,放不下了。而且从那刻起,她没有分神思念过五公子。

        可是,她真是宁愿以姐姐的名义留在弱儿地身边,这样不近也不远,这样她既不会一再的苛求于弱儿,也不会经历人类感情的变迁。

        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得到一辈子的温暖!才可以守住这份唯一地幸福!

        孙乐想到这里,心意渐渐坚定起来:孙乐,爱情是飘渺的,是难以捉摸又容易消失的!那是心灵太过富裕的人才玩的游戏。你永远都不需要这个,你要的只是亲情而已

        孙乐刚刚站起,便听得外面传来弱王地声音,“我姐姐呢?”

        “大王,孙乐姑娘与大王既有肌肤之亲,便不能再以姐姐唤之!天下人会笑话的。”

        孙乐听到这里,小脸刷地一红:谁与那小子有肌肤之亲了?我们只不过是亲,不对,只不过是咬了一口而已!

        弱王哈哈一笑,说道:“然也,她年岁小于我,本来便不是我地姐姐。奈何我已习惯,慢慢改罢。”

        外面的剑师不再说话。

        这时,孙乐听到弱王地脚步突然放轻,显是正蹑手蹑脚地向这里走近。

        这小子,永远这样不安份。

        孙乐抿唇一笑,小步走了出来。

        她一对上弱王,便诧异地看着弱王:怎么这小子到了这时刻,依然是披头散的?她正诧异间,弱王地双眼已迅速地落在她的唇上。突然,他伸手指着孙乐的小嘴,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弱王一边叫道:“咦,姐姐这是怎么啦?何事想不开,把自己咬成了这般模样?”

        这个装模作样,得寸进尺的小子!

        孙乐狠狠地白了弱王一眼,嗖地一声冲过他的身边。就在两人擦肩而过时,弱王右手一伸,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左手。同时,他转过身来,手一伸,便极为自然地搂着了孙乐。

        弱王这样搂着孙乐的时候,他温热的气息顿时笼罩着她,十分舒服,也让她的心灵隐隐的有点着羞怯。

        孙乐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又收了回去。她虽然想着要跟弱王说清,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始终有点开不了口。

        弱王低着头,看着孙乐脸上的犹豫挣扎,目光中精光一闪:姐姐定又胡思乱想了!

        这时孙乐开口了,“弱儿,五公子等人呢?走了没?”

        她提到五公子了!弱王低下头,双眼灼灼地盯着孙乐的脸。

        她的表情很平静,实在看不出端倪来。弱王有点郁闷地回道:“已走了。”

        孙乐点了点头,轻问道:“你们都来了,今晚可有宴会?”

        “没有。”孙乐一怔,不解地看向弱王:怎么可能没有宴会?

        弱王对上孙乐的目光,轻哼一声,闷闷地回道:“是有,不过我不会让姐姐你去参加的。”

        他说到这里,俊脸一红,双目避开了孙乐的注视,“反正我就是不允!”声音闷闷的,带着一分赌气。

        孙乐有点好笑:弱儿这是怕自己与五公子见面呢。她把脸一板,装作不高兴地说道:“如果姐姐非要去呢?”

        孙乐这话一出,弱王便迅速地转头看向她。他的俊脸先是一白,紧接着,他双眼睁大,十分严肃地说道:“姐姐,你既许了弱儿,便不应该再去沾惹姬五那个小白脸!”

        他说得极认真,极坚定。孙乐开始还有点好笑,可是笑着笑着,她突然现弱儿的表情严肃得过份,不似是在开玩笑。

        她眨了眨眼,不解地问道:“我许了你?”

        “然也!”弱王振振有词的朗声回道:“姐姐为我散,梳,此乃楚人的夫妇之礼!”他盯着孙乐,徐徐唱道:“妇为夫梳头,妇去夫乱!妇与夫结,白共万年!”弱王说到这里,慢慢单膝跪在孙乐面前,他仰头望着孙乐,轻声的,低低地说道:“孙乐,为我束吧!”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把玉梳,一面铜镜塞到了孙乐的面前。

        159章  要求孙乐呆呆地看着弱儿,此时此刻,他这么仰着头,目光中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她眼光一瞟,看到他握着梳子和铜镜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白!

        孙乐嘴唇颤抖了一下,她低低地说道:“弱儿,我,我是你姐姐。。。。。。”她刚吐出姐姐两个字,蓦地,弱王俊脸一白,从咽中低吼一声,“孙乐!”

        他的声音沉重急促,令得孙乐不由一顿。这时,弱王的眼眸一涩,渐渐地开始眼眶泛红,他盯着孙乐,低低地说道:“姐姐,三四年前,弱儿被人追杀,不得不与扶老逃到齐地。后来扶老病重欲死,令我依靠于你。他说,你虽然看起来年幼,却沉稳有度,可以依靠。”弱儿说到这里,声音有点沙哑,“我与姐姐相处半年,那半年中,弱儿体会到了梦寐以求地温暖和快乐。姐姐,早在那时起,弱儿便发誓:姐姐你养我半年,我必怜爱你一生!姐姐,弱儿知道你对姬五暗有情意,也知道他现在对你也有了感觉。可是姐姐啊,你看似坚强,实则自卑而胆小,你总喜欢把自己藏在暗处,是因为你没有安全感啊。姬五性子文弱,并不能让姐姐你得到快乐和尊贵,实非姐姐良配!姐姐,弱儿在此立誓,只要姐姐愿意嫁给弱儿,弱儿必一生珍之重之,绝不相负

        弱王的话掷地有声,他仰头看向孙乐的眼神是那么的期待,那么的温柔如水。

        慢慢的,孙乐也跪了下来。她和弱王面对面跪在地上,仰着头,孙乐看着弱王,低低地说道:“弱儿,你一直与姐姐知心,你说的话,姐姐也相信。”

        听到孙乐说自己相信,弱王目光中喜意涟涟。

        孙乐继续说道:“弱儿,你是王者,你是想成为天下共主的王者。姐姐一无所有,你能许姐姐以王后之尊,按道理姐姐就会满足了。可是,弱儿,姐姐如果不满足呢?”

        弱王不解地睁大眼,诧异地说道:“姐姐不满足?”他皱紧眉头,一脸不解,显然实在想不明白,孙乐还想要什么。

        孙乐望着弱王,低低地,一字一句地说道:“是的,姐姐并不会满足。姐姐天生自私,不愿与任何女人共同分享自己的夫君!”

        弱王双眼瞬间睁得老大。

        孙乐看到他这个表情。不由苦笑起来。她低眉敛目。徐徐地说道:“姐姐不会轻易嫁人地。如果要嫁。姐姐地夫君必须只属于姐姐一人!不管年轻风光时。还是苍苍老矣。姐姐地夫君只能拥有姐姐一个女人

        孙乐叹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弱儿。你才不过十六岁年纪。你身为堂堂楚王。坐拥江山。出入之际从者千万。美人更是唾手可得!这人世间地无尽诱惑。无尽风光都在等着你地光临。弱儿。你确信你为了一个无德才貌地姐姐而放弃这一切。放弃雉才女那样地绝代美人吗?就算你现在愿意。将来姐姐老丑不堪时。你还会愿意吗为楚王。却惧之妇人。受天下人嘲笑。这等后果你想到过吗?”

        孙乐说到这里。伸开双臂搂着弱王地肩膀。紧紧地抱着他。轻声说道:“弱儿。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好吗姐当你一辈子地姐姐。守在你地身边。和你一起经历风雨。不管你拥有多少妻妾。姐姐却只我这么一个。这样不是很好么?”

        孙乐说到这里。慢慢地站起身来。转过头。大步向前院走去。不一会便消失在弱王地眼中。

        孙乐一直走到院落中。才停下脚步。她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现在该说地都说了。不知为什么。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欣喜。感觉到轻松。几乎是突然间。她发现自己地心空荡荡地了。空荡而飘忽。隐隐地带着几分惆怅和失落。苦涩。。。

        。。。

        孙乐知道,自己所说的话对于弱王来说,是极巨大地冲击,是他想也不曾想过的。别说想,他怕是听也没有听过。以他的性格,必会慎重思量。

        想到这里,孙乐摇了摇头,她实在心乱如麻,那种空荡的感觉不时地涌出心头,令她好不难受。当下,她走到一处树林中,拉开架式,练习起太极拳来。

        也知练了多久,孙乐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平静后,孙乐收招停步,怔怔地望着渐渐西落地太阳发起呆来。

        怔忡了一会后,孙乐转身走到房中,令侍婢拿出一套衣服后,孙乐清洗了一番后,便坐在铜镜前打扮起来。刚刚妆扮好,她突然想起自己与弱王在白天引起的轰动,暗暗忖道:我这个样子出去,会不会被人认出来了到这里,她把脸上的脂粉全部拭去,还戴上了一顶纱帽。

        望着铜镜中脸如清水的少女,孙乐喃喃说道:“好不容易可以打扮了,哎。”

        一直到天色已黑,孙乐才走出房中,当她来到弱王的寝房外时,透过珠帘看到他正双手抱头,一动不动地,孙乐知道,弱王这个样子已经很久了,他如同一块化石一样毫不动弹,早令得侍婢臣下惶惶不安。

        孙乐呆呆地站在外面看着弱王,直看了好一会,她才转过头走到院落中。

        她刚提步,弱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姐姐,夜宴要开始了,我们起程吧。”声音中隐隐带着低哑。

        孙乐看了一眼放下挣扎地弱王,微笑点头,“诺。”

        白天弱王等四大贵人进入咸阳,这是令得整个咸阳城都为之震动的大事。特别是那个弱王不按牌理出牌,半路中突然抱着一个女子跑了,更是引得整个咸阳地人都为之议论纷纷,大是不解。

        当弱王的马车驶上街道时,咸阳人时不时地对着它指指点点,那些少年男子更是兴奋地盯着马车直瞅,那模样,真是恨不得掀开车帘一睹究竟。

        不过,孙乐却没有与弱王坐在同一辆马车上,她实在是不想再惹人注目了。她这辆混在众剑师和贤士队伍中的马车,十分地不起眼。

        第160章  秦宫夜宴灯火通明中,马车渐渐驶入了秦王宫。

        秦王宫十里青石路上,两侧每隔三十米便插着一根熊熊燃烧的火把。那灼热的火焰哗哗地腾舞着,透过车帘都逼到孙乐和马车中三女的脸上。

        在孙乐的马车中,还有三个侍婢,都是

  https://www.7017k.com/wuyanyaorao/73633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