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无盐妖娆 > _分节阅读_113

_分节阅读_113

        生死!尔等空有丈夫之身,却又做过何等义举?有,请出来一诉!无则让开,凭尔等还不配拦我孙乐之路!”

        在众人齐齐脸色大变中,孙乐冷喝道:“起驾——”

        汗和等人都是一凛,不约而同地朗声应道:“诺!”上百齐人同时朗时叫出,一时应诺声山鸣谷应,响彻云霄!

        马车再次启动,拦路的众人面露惭色,在车队的逼进中,他们面面相觑,不知不觉地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

        真地真的好开心!真的太爱你们了!呵呵,这几天无盐的月票还真是嗖嗖嗖地直蹿!

        无盐妖娆  第180章  又遇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为救家国君父而来,句句扣住拦路的众人越想越是羞惭。随着车队渐渐逼近,他们是一步又一步的后退,不知不觉中,已给孙乐的车队让出了一条路来。

        路一让开,车队马上加速,不一会功夫,孙乐等人便冲出了包围,把一众人远远地甩在身后。

        众人看着孙乐的车队渐驶渐远,不由面面相觑。这些人中,有少数的聪明人已感觉到事实并不如孙乐所说的那么大义凛然,可他们知是知道,却找不到反驳的地方,只能呆呆地看着孙乐扬长而去。

        渐渐的,那些韩人的身影已越来越小,越来越不可见。而汗和等人看向孙乐的眼神中,不知不觉中回复了尊敬。

        汗和策马靠近马车,叉手恭敬地问道:“田,孙姑娘,不知此欲何去?”

        孙乐眺望着远处的茫茫青山,闻言略一迟,低声说道:“先回齐吧。”

        汗和等齐人大喜,他们在外面也奔波了大半年了,此时听到可以回家,心中说不出的快乐,一时之间,欢呼声不约而同的响起,人人喜笑颜开。

        孙乐瞟了一眼欢喜的众人,微微一笑。

        这时,义解策马靠近她,轻声问道:“妹子欲在齐地久居否?”

        齐地久居

        孙乐摇了摇头。

        义解不明白地问道:“为何不在齐地久居?你于齐有救国之恩。虽然由于你是女子之身。不能受封。可齐人必尊重非常。正是好居住处。”

        孙乐笑了笑。她转向义解轻声说道:“在靠近齐境时。我想离他们而去。”

        啊

        义解双眼大睁。另外二个剑师也是大惑不解。难不成。这孙乐还真准备放弃已拥有地一切。隐名遁居不成?

        孙乐没有理会几个惊愕地人。她半眯着眼睛。眺望着云山隐隐地远方。暗暗想道:我现在已陷入漩涡当中。再不退怕是终不能退了。

        她瞟了一眼弱王派来的两个剑师,知道不管如何,这两人是一定会随着自己的。也好,在弱王回复之前,留着他们到也无妨。

        有时孙乐也不明白,自己老是想着离群隐居,到底是渴望安定平静的生活呢,还是仅仅因为它是心头的执念?总要做过之后才会另作他想?

        义解皱着眉头寻思一会,还是靠近她低声问道:“妹子为何渴欲隐匿?”他看着孙乐,感慨地说道:“以妹子的大才,这样不是可惜了吗?”

        他的语气很诚挚,对于义解,孙乐总是怀着一份敬意的,她微微一笑,说道:“如今我已成为赵之死敌!想赵侯一旦缓过了气,第一个要杀地人便是我孙乐。在这种情况下,我要么托庇于强,就算赵侯举国来攻也愿意庇护我的绝对强,要么隐匿起来。我想选择第二种。”

        义解恍然大悟。站在义解身后的两个剑客也是恍然大悟。

        他们一直明白弱王与孙乐之间的恩怨纠缠,这些日子也亲眼看到了她的才智过人的地方。于心而论,他们是渴望孙乐可以回到楚国地。可是,这次孙乐因为流言散播之事,明显地迁怒于自家弱王,因此他们虽然几次想开口要孙乐回楚又忍住了。

        此时听到孙乐这一分析,两人感慨连连地想道: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孙乐姑娘也总是为大王着想,生恐因为自己之故使得楚国再临战火,哎。

        车队在驶离了平阳城的范围后,便向东北方向的齐国驶去。

        这一路来,车队走得十分顺利,预计中冲着孙乐而来的人是一个也没有出现。可是,不管队伍如何放松,每次扎营驻营时,孙乐总是一再交待众人小心。

        车队走了二十天后,渐渐邻近魏境。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之时,灿烂地红霞染遍了万里天空,照得大地一片艳色。孙乐怔怔地看着那艳丽的天空,那染红的浮云,看着看着,她恍惚地感觉到,才不过几年,现代生活的事似只是一场遥远的梦。

        孙乐对着西边出神,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义解低沉地声音,“来了!”

        孙乐一惊,迅速地转头看去。

        这时车队行走之处是一片荒原,漫长的官道一望无际,孙乐抬头一看,只见前方五百米处,几个长袍大袖的骑士正策马而立,一动不动地等着车队。

        看着这一行十来人地队伍,孙乐看向义解,“可有熟识之人?”

        义解眉头微皱,笑道:“当然,那位于最中间的,可是身为大剑师的莫公衍。位于莫公衍旁边的四个剑师,都是他的弟子。”

        义解挑眉乐道:“没有想到是这老小子前来,有意思,有意思!”他一边说着有意思,一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状。

        孙

        地看了一会,转向义解问道:“胜算如何?”

        义解挑眉哈哈笑道:“胜算?六成吧!”

        “有六成?”孙乐轻声说道:“那倒是有意思了。”

        义解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在义解的大笑声中,两只人马转眼已经靠近。义解笑声一顿,朗声叫道:“莫公衍,上次义某向你求战不成,你老小子此刻倒自动送上门了。哈哈哈。”

        他响亮的笑声直入云霄,回音不绝。

        “哼——”

        一声沉闷的哼声重重传来,那四十来岁,浓眉连成一线,狭长的眼眸天生半眯着的莫公衍冷声道:“义解,你堂堂大名,居然辅助这等野心妇人,就不怕日后此妇行褒丽姬之事时,你名声扫地乎?”

        义解一怔,身边地众齐人都是一怔,连孙乐也给怔住了。众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孙乐。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居然把孙乐与丽姬联系到了一块了。这两女一个是祸水,一个是恶毒王后,怎么着也扯不到孙乐身上啊。

        “哈哈哈哈。”

        义解朝孙乐瞟了几眼后,忍不住拊掌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拍着自个儿大腿啪啪作响,那乐不可支的样子让对面十几人更加阴沉,“莫公衍,你老小子就是个愚人!这等比喻居然也说得出口!孙乐何人也?她清净自守,温文内敛,毫无野心,此次出手也是为了救齐国于倾危之际。哈哈哈。

        你小子想要打架上来就是,没有必要去胡乱给人家小姑娘安上罪名呀。”

        “可笑,真是可笑!”

        莫公衍身后策马跃出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剑客,他声音一提,冷声大笑道:“救齐国于倾危?好名头,当真好名头!却不知这位自命齐人的孙乐,去年四处奔走救楚又是为何?”

        铮地一声,青年剑客拔剑上挑,远远地指着车队,灿烂的霞光下,剑尖寒气逼人,“楚弱,乃大逆不道之人,擅自封王,胆敢问鼎,人人得而诛之!孙乐既然辅助楚弱这样地不伦之人,又何必用救齐国倾危之大义之?”

        青年剑客的声音朗朗传出,声震四野!

        众齐人这下鸦雀无声了。

        孙乐听到这里,低声笑了起来,“这人地口才倒是不错,比离平阳时那几人强多了。”

        义解三人同时转头看向孙乐,一片霞光中,她清丽的脸上浮现出一片艳光,眼波如水,竟然有一种夺目地美艳。

        那青年剑客一席话说完,见到众人目瞪口呆,当下哈哈大笑起来,沉沉地说道:“我观此女,与世间丈夫一样所求无外乎名利。如此之人,又有如此之才,逢此乱世,母鸡司厚,混乱天下不是反掌之功乎?”

        这下,众人更是无话可说了。

        孙乐听到这里,不知为什么很是想笑,这时,马车已驶得离众剑客不到百米。孙乐从马车中伸出头来,看着这青年剑客盈盈笑道:“母鸡司厚,混乱天下?”她的声音清脆动人,忍俊不禁,眼波中笑意流动,“以你之言,天下间只要女子才智过人,便需诛之?”

        青年剑客头一昂,傲然回道:“然也!”

        孙乐哈哈一笑,她回头看向义解,“义大哥,看来此战难免了。”

        孙乐一句话说罢,却没有听到义解地回答,仔细一看,众人都齐刷刷地看着自己,一脸怔忡。不由诧异地问道:“义大哥?”

        义解一个激淋清醒过来,他对上孙乐的双眸,老脸竟然一红,不好意思地回道:“孙乐,你刚才当真美不堪言!”

        美不堪言?孙乐两世为人,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美不堪言的评语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孙乐怔住了。她眼波一转,从众人脸上一一划过,这一看,她突然从众人的眼神中看到了惊艳,对自己的惊艳!

        义解一句话脱口而出,马上不好意思起来。他哈哈一笑,掩饰性地说道:“不错!此战确实难免。”转头盯向莫公衍,义解哼道:“莫公衍这老家伙最是固执,跟他说理是说不通的。”

        嗖地一声,他朝背后一拍,长剑在手!

        义解手腕一晃,剑尖弹动,朗声笑道:“妹子,这一次辅你行走天下,义某一直没有用武之地,这下好了,终于可以过足瘾了。哈哈哈哈。”

        义解的大笑声远远传出,引得四野震动,众齐人同时仰头看向他,突然之间人人热血沸腾,战意盎然!

        无盐妖娆  第181章  到南阳

        **(

        义解这一拔剑,莫公衍等人同时一凛,只听得嗖嗖嗖几声脆响,十数把寒剑同时亮出!

        随着莫公衍等人把长剑一指,齐使中的七八十个麻衣剑客迅速向义解靠近,一一拔出长剑前指。

        “铮铮铮——”的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转眼间便是寒光一片,剑拔弩张。

        义解头也不回,朝着汗和手下的两名剑客喝道:“保护好孙乐!”

        “诺!”两个剑客迅速地退后几步,一左一右守在孙乐的马车旁。

        义解转头看向两名楚国剑师,朗声说道:“两位,有劳了!”

        “不敢!”两个楚国剑师同时叉手言道,他们脚下一踢,便策马一左一右站到了义解两侧。

        孙乐望了一眼从马背上跳下,错步踏出的义解等人,徐徐伸出手拉下车帘。她刚拉下车帘,便听得义解的大笑声朗朗地传来,“莫公衍,义某早就想找你了,今日这一战,何不生死相博?”竟是准备来个誓死一拼!孙乐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莫公衍冷哼道:“好大地口气!我今日倒要领教天下第一剑客地风采!”

        莫公衍地声音一停下。一阵风声响起。风声中。义解地大笑声夹杂其中。“果然痛快。看招!”‘砰砰砰’一阵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这剑与剑交接地声音。风急雨骤。寒意森森。孙乐不用看。也知道随着义解这一冲出。几十名剑客也同时冲出去了。与对方交战成一团了。

        孙乐听了一会。便收回注意力。她知道。如义解这等层次地交战。自己这种三脚猫是插不上手地。因此她干脆坐等结果算了。

        既然是坐等。孙乐干脆眼不见为净。把车帘拉起当起了真正地闺阁少女。

        外面砰砰砰砰地交鸣声中。不时伴有一声声惨叫。孙乐听了有点心乱。便低眉敛目。暗自练起了吐纳之法。

        那吐纳之法她一般只在练习太极拳时才配合使用。平时宁愿胡思乱想也不会打坐。现在心有点乱。她便用这种方法来让自己恢复平静。

        如此吐纳了一刻钟后,她的心慢慢变得宁静而深远,脑中一片空明,外面地争持嘶喊不再入耳!

        也知过了多久,义解的声音从马车外响起,“妹子!”

        孙乐双眼一睁,徐徐应道:“在。”

        义解呛了一下,哈哈笑道:“妹子好有定力!如此时机,居然睡着了。”他听孙乐回答得迟疑,而且声音有点浑,便以为她睡着了。

        孙乐笑了笑,掀开车帘,义解身上血迹斑斑,袖子染红了大片,下摆处从血池中提出,成片的血液直向下淌,让人一

  https://www.7017k.com/wuyanyaorao/7363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