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无盐妖娆 > _分节阅读_126

_分节阅读_126

        他煞白着一张脸,胸口也是一阵阵堵闷。可是,每次他难受得差点软倒在地的时候,一眼瞟到孙乐苍白的小脸,乌黑的眸子便是一清。

        这时节,两人什么也不能做,他们只能紧紧地护着自己,避免犯不该犯的过错。

        这时的剑客,招式极为简单,每一招都是生死相博。特别是到了剑师阶,体内有内气浮现,那剑招挥出之时更是威势惊人。

        姬五把孙乐紧紧地挡在身后,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些刺客。

        时间从来没有过得如此之慢,最痛苦的是,

        齐魏交界之处,地方十分偏静。官道上偶有行人经里的厮杀声,也是惶惶离开。

        天已越来越黑。

        最后一道金光都沉入了地平线,一道薄雾开始笼罩在天地之间。

        两边的队伍,都已死伤无数。护在孙乐姬五身边的纯剑客,已不足三十人。地上乱七八糟地躺着几十具同伴的尸体。偶尔间,一声乌鸦从空中掠过,在金铁交鸣声染上一层惨烈。

        孙乐紧紧地抿着唇,紧紧地抿着。这一个时辰中,她脑海中浮出了无数个法子,可是没有一个法子能解决目前的困境!

        双方的势力实太过相当,如果没有外力插入,这一次只能以两败俱伤收场!

        就在孙乐急得把干枯的唇咬破的时候方的官道中,隐隐传来了一阵轰轰的马蹄声,同时,漫天烟尘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这马蹄声威而雄壮,气势汹汹,显然来人很是不少。

        孙乐大喜,她注入内力大声喝道:“!齐阳侯的队伍来矣!”

        她的声音响亮而充惊喜远远传出,正在激斗中的众人先是一惊,转眼陈立诸人都是大喜而众刺客而面面相觑。

        这时马蹄声已清朗地传入众人耳。

        雍且回头看了一眼死伤众,疲惫不堪的众刺客,又瞟向官道上滚滚而来的烟尘。仓促当中也分不出来的队伍究竟是不是齐阳侯。料想以叔子的超然身份,来不管是什么人都有可能插上一手,帮助对方。

        想到这里,他纵声一喝“撤——”

        喝声中,他带头跳出厮杀的队伍。

        他们既然愿意撤退,陈立等人自是没有阻拦的道理,一转眼,众赵国刺客便一一跳出,消失在茫茫山林中。

        刺客们一退剑客扑通一声,喘息着坐倒在地。

        这一场刺客来袭足死伤大半。百数剑客最后剩下不足二十五人,剑师们也是多有重伤。

        众人害怕夜长梦多刚一坐下便又连忙站起,埋了尸体互扶持着回到车队旁。

        孙乐等人坐上马车时,那队伍恰好赶到。

        这车队浩浩荡荡足有三四百人,却是名扬天下的魏国大商人成中。

        成中在知道被袭的是叔子后,便前来求见。最后两队合一继续前行。

        一个月后,成中先行到了目的地,而孙乐两人的车队,前后用了四个多月才赶到越国都城大越。

        姬五的马车行进稍缓,靠近孙乐皱眉说道:“奇了,本家为何还不派人相迎?”

        孙乐低声说道:“我亦不解。”

        正在这时,一阵朗笑声传来,“哈哈哈哈,叔子远道而来,实是越之荣幸!请,请!”

        城门大开,一个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越众而出,跨马迎向姬五。这人身后跟着五六个贤士和剑客,队伍寥寥,真不似特意相迎的。

        姬五瞟了一眼他身后众人,笑了笑,叉手说道:“客气了。请!”来人是越国大夫曾出。曾出大笑连声,目光不时瞟向孙乐的马车,“敢问,田公在否?”

        孙乐掀开车帘,微笑道:“劳大夫相问。”

        曾出一见到孙乐的面容,便怔了怔。转眼才呵呵笑道:“叔子和田公,可是闻名天下的智士。

        请,请。”

        笑声中,车队迤逦驶入大梁城。

        越国,在天下诸国中都是比较弱小的,越人本来居于山林当中,只是一个部落而已。后来立了国,占地也不广。

        在天下间,越国闻名于外的是人才。不管是越女的秀美,还是越国男子的淡雅多才,都为世人所津津乐道。

        就在孙乐掀开马车,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大越的街道时。曾出略一犹豫,终于策马向她靠近,“田公。”

        孙乐转头,双眼水盈盈地看向他。

        曾出双手一叉,沉声道:“田公,事有不妙!”

        孙乐一怔!

        曾出的声音不少,众人都听到了耳中,一时之间,本来因为放松而喜笑颜开的队伍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孙乐眉头微皱,说道:“还请道来。”

        曾出再次行了一礼,说道:“半个时辰前,赵侯来信了。”

        他抬头看向孙乐,沉声说道:“赵侯有言,田公乃他死敌!谁若收留田公,他必倾国攻之!”顿了顿,曾出在一片寂静中长声叹道:“田公大才,当知越小禁不得战火。”

        他说到这里时,微黑的脸上浮出一抹惭愧之色,“越侯令我前来,想问田公有策乎?”

        孙乐静静地盯着曾出,她看得出来,曾出虽说是问策,那表情却是分明要她自动提出离开越国。

        还真是可笑,千里迢迢来到越国,坐都没有坐一下,便被地主驱赶了。

        此时此刻,不止是孙乐,姬五和陈立等人都是满脸阴云,他们转头认真地看着孙乐,等着她的回答。

        *((

        这两天粉红票都没有涨,朋友们,助一助力呀。

        无盐妖娆--第198章  田公利舌可杀人

        -

        孙乐盯向曾出时,曾出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与她~

        孙乐盯了他几眼,头一转看向四周。

        大越街道中行人不多,街道两旁的店面多是空荡荡的。

        孙乐看着看着,心里突地一跳,她抬眼朗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出城便可!”

        啊?

        不管是姬五还陈立,没有人想到孙乐会这么回答,一时之间他们都有点傻眼了。

        孙乐冷声喝道:“掉头,出城!”

        陈立一怔,策马来到孙乐前时,一旁的曾出已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孙乐听到曾:吁气的声音,回头朝他看了一眼。在对上她的目光是,曾出眼神炯亮之极,而且隐隐有着焦急。

        孙乐眉峰微皱,向赶过正欲劝说的陈立怒喝道:“出城!”

        她地清脆而响亮。而且有急促之意。陈立一愣。朝她打量了一眼。抬头大声喝道:“出城——”

        他这喝声出。众剑客同时凛然接受。开始掉转马头。

        马车刚掉转。突然间。从城墙处传来了一阵朗笑声。朗笑声中。一个全副盔甲地青年人扶在碉楼处看着孙乐等人。

        这青年人面容苍白。五官倒还俊秀。只是双眼阴沉。眼皮耸拉显出几分阴晦之气。

        他双手撑在+=口处。一边朗笑。一边右手刷地一挥!

        就在他右手砍下地同时。只听得“砸——砸——”地巨响传出。却是几个大汉。在这一瞬间关起了城门!

        这一下,不用任何人说大家都明白这些人来不善了。

        在众剑客阴沉的脸色中,孙乐倒是一如既往。她抬起水漾的双眸,静静地看着那青年,表情淡定,嘴角微带笑容。

        那青年笑盈盈的目光在对上孙乐时微怔了怔,很显然,孙乐的镇定让他有点吃惊。他紧紧地盯着孙乐,紧紧地盯着。

        直过了半晌,他的目光才从孙乐身上移到姬五的身上。

        他打量了姬五几眼后,双手一叉,朗声说道:“叔子乃是超脱世外之人,何不先到一旁侯着?”他说到这里了孙乐一眼,继续说道:“我观孙乐也不过是一个寻常美人下间比她美的,身份尊贵的女子多的是,叔子何必与这种恶毒俗女搅到一块?坏了名声?”

        姬五沉着一张俊脸,冷冷地看了这青年一眼,重重地哼道:“我如何行事劳阁下过问!”说罢,他低头敛目不再理会那青年。

        他这话一点余地也不留了。

        那青年脸色刷地一沉。

        他狠狠地剜了姬五一眼,终是不敢再说什么,便转过头看向孙乐。

        对着孙乐上下打量了几眼,青年嘴角一扬,笑呵呵地说道:“久闻孙乐智名远扬天下,连赵这样的大国都被公戏弄于掌股当中。呵呵却不知以孙乐之能,料得中今日将有何事生否?”

        孙乐一直静静地看着这青年闻言笑了笑,淡淡地说道:“何事生?公子关上城门下伏兵,所图不过孙乐之人头耳!”

        孙乐声音一落人齐齐的脸色一变!陈立迅速地转过头吩咐了几句,转眼间,众剑客同时驱马移动,把孙乐和姬五两人团团护在中间。

        与此同时,姬五从马车中跳了出来,大步走到孙乐的马车旁,他把车帘一掀,纵身跳到了孙乐身边坐下。

        那青年诧异地睁大眼,他怔怔地看着孙乐,哈哈一笑,右手在碉墙上一拍,大声笑道:“妙!妙!真不愧是孙乐!以一女子之身而有丈夫尊称,果然不是寻常人物!”

        他瞟了一眼迅速摆好阵型的车队,重重一哼,冷笑道:“不错!我今日来,便是想取了你这个恶妇的人头交给赵侯!”

        说到这里,他头一仰,纵天长啸起来。

        “呜——唏——”

        随着他的啸声远远传出,只听得“蹬蹬蹬”的脚步声不绝于耳,这片刻功夫,从街道两旁便钻出了数百个麻衣剑客!这些剑客嗖嗖嗖地闪出来,转眼间便把孙乐和姬五这几十人团团围住。

        见十倍于车队的剑客已把他们团团围住,那青年低下头来盯着孙乐。

        就在他看向孙乐时,孙乐头一仰,哈哈大笑起来。

        她的笑声清亮而悦耳,远远地传出,那青年被她笑得又是莫名其妙又是恼怒,厉声喝道:“你这妇人,死倒临头还敢笑?”

        孙乐笑声一止,笑盈盈地朗声说道:“你想取了孙乐的头颅去向赵侯献媚,却不知欲扬名乎?欲求封邑乎?欲求金钱乎?欲留退路乎?唏,叔子在此,你胆敢围攻叔子,就算杀了孙乐也不会有好名声,看来不是求名了。赵国离越远矣,你就算得了封邑应是无用。金钱么,你以堂堂王子之尊,你也应不稀罕

        王子此举是为自己留退路了!哈哈哈,却不是越事,令一国王子也结于赵,给自己留下退路?”

        孙乐这一连串的话一说出,那青年脸色便是大变。他浓眉一挑,怒声喝道:“闭嘴!”

        见孙乐还在清笑,他怒声喝道:“赵侯有令,你这恶妇所到之处,他必倾国攻之!我欲取你人头,是在为国君解忧!”

        “哈哈哈哈。”孙乐闻言笑声更加响亮了,她清声笑道:“赵乃诸侯,越亦诸侯!越国虽小,赵亦是两败之国。孙乐却是不知,越与赵隔上数万里,却惧它作甚?赵侯不过一封书信前来,越侯便畏矣,惧矣?便迫不及徒地杀我这个名扬天下的田公来向赵侯献媚矣?哈哈哈哈。。。。。。”

        孙乐的朗笑声很响亮,说话声也很响亮。她的话音一落,路上的行人,围着她的越人尽皆变色。孙乐这一席话可真是不轻啊,她这席话传到世人耳中,越人还真得被世人看轻,在天下诸侯间还真是抬不起头来了。

        当下,曾出叉手:声言道:“田公此言差矣!我大越乃堂堂诸侯,怎会惧他一个两败之赵?四王子此言此行非是陛下本意!”

        曾出说到这里,抬头冲着墙上的四王子朗声说道:“四王子,陛下有旨,令孙乐离开大越便可,你怎地节外生枝,反倒关上了城门?田公乃天下扬名的贤士,叔子更是超然于王孙之上。你如此行事,就不惧陛下怪责乎?”他说到这里,声音一顿,阴沉地喝道,“还是,四王子你确实如孙乐所言,与赵早有结交,欲趁此事交结于赵侯,给自己留退路乎?”

        曾出的声音落,四王子脸色刷地煞白。

        曾出这席话的份量可轻,只怕它一传到父王耳中,他这一年来好不容易争得的宠爱会全部化为责怒,如果被其他的王子听了,还有可能演化为杀身之祸!

        四王白着一张脸子看着孙乐,这个时候,他害怕了,他第一次感觉到,眼前这个弱质少女,那如刀的言辞,是真能杀人啊!

        他嘴唇蠕,大声回道:“我此举确实是为父王分忧来着,曾出

  https://www.7017k.com/wuyanyaorao/73634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