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无盐妖娆 > _分节阅读_142

_分节阅读_142

        国自有三十万精卒,无边沃野,如山金帛等着陛下光临!言尽于此,尚告退了!”

        说道这里,孙乐双手一叉。竟是转过身便扬长而去。

        知道孙乐的背影消失在魏侯的眼前,他紧皱的眉头才慢慢放开,低喝道:“传大夫柏略,大将军慎夫,丞相靖郭前来。”

        “诺。”

        太监转身便走,挺着太监跑出的脚步声,魏侯突然喝道:“停下!”

        太监脚步一刹,急急的回转应道:“诺。”

        魏侯目送着太监离去的身影,暗暗想道:这楚国的相约,对我魏国实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也不知他们从哪里来的这般自信?难不成,秦兵真会自退不成?

        顿了顿,他又想到:楚国也是强国,实力远胜于我,如果秦兵真会不攻自退,此次灭楚便是一个笑话。我与楚实力悬殊甚远,万万不可得罪过甚!上次已与楚交恶,此次再交恶,必成死敌啊!不行,待会那楚使来了,孤得好好相待才是!

        他本来阴狠刚愎的性子,此时越想孙乐的态度,越是觉得她太过自信,那种自信和强横,实是令人不安啊。

        孙乐一走出房中,便与陈立两人会和一处,一路上陈立两人都有无数话想要询问,可是这魏宫当中到处是太监宫女。因此他们一直到上了马车才询问。

        “田公,刚才殿内可是动了刀剑?我险些冲进来了,幸陈公相阻!”

        “孙乐,此事成否?”

        陈立的收购内因中很没有信心,他可是一直侧耳倾听了的,也明白孙乐是在没有与魏侯最后约定的情况下冲出来的。

        孙乐素手扯着车帘放下,再放下的那一瞬间,她回以两人一笑,“事成矣!明日便可去秦!”

        218

        当天晚上,魏侯派人送来一百金给孙乐,再陈立等人惊愕的目光中,孙乐欣然收下后,再去魏王宫中完成了约定。

        双方都不想惊动秦人,再孙乐密之的嘱咐下,队伍第二天便里来了埕城。

        一处埕城,孙乐便转向诸位剑客说道:“诸位,此间诸事已了,诸位可以回矣!”

        “啊?”

        众楚人齐刷刷的回头看向孙乐,一脸震惊和不解。

        孙乐笑了笑,目光转过申先等人,“我接下来所行之事需要百倍慎密,诸位与我同性毫无益处。”顿了顿,她从怀中掏出一个密封好的铜盒递给申先,说道:“你等等速速回楚,把这东西交给弱王。”

        她说道这里,神秘的笑了笑,乌黑晶亮的眸子中露出狡黠的光芒,“想来诸国誓师之日将临,无比把它亲交陛下,慎之密之!”

        “诺!”

        “去吧!”

        申先急道:“田公,你可是去秦?虎狼之地,这么些人怎够?”

        孙乐摇头笑道:“处于敌人的额都城中,纵使人再多是被也是无益,还不如少一些人行事。”

        她说道这里,挥了挥手,以不容拒绝的态度说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申先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觉得孙乐所言有理,她这次是去咸阳,到了那种地方,人越多还真是越容易被发现。自爱说了,孙乐又学了世所罕见的易容之术。

        申先点了点头,向孙乐叉手道:“田公保重!”

        众楚人齐刷刷的一叉手,朗声道:“田公保重!”孙乐令陈立拿出一百金给申先等人,叉手道:“诸位保重,切忌,那铜盒除弱王外不可落入他人之手!”

        “诺!”

        知道众楚人去的远了,孙乐才低低的叹息一声,怔怔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良久,轻声说道:“走吧。”

        “诺!”

        这时候,孙乐身边的剑师剑客,已不过三四十人了。这三四十人即使她与姬五的食客,可以说,一起楚使的楚人之右两个精通秦事的贤士在了。

        马车一启动,孙乐便吩咐道:“从今日起,我的名字不叫楚尚,而是叫宋城,切记了!”

        陈立等人虽然不明白孙乐怎么又换名字了,不过想到她为人谨慎,这样做定有审议,也不多说,一点头应诺。

        孙乐有对陈立说道:“陈公虽未剑师,亦是世人瞩目之人,最好易容后戴上斗笠。”陈立点头应是。

        孙乐给陈立简单的额易过容后,马车开始上路,滚滚烟尘中,向着位于魏国西部的秦国驶去。

        魏与秦事邻国,孙乐等人快马如鞭,不用一个月便来到了咸阳。

        孙乐前脚刚到咸阳,后脚赢十三便誓师出征,可令他震怒的而是,誓师时韩侯居然临阵反悔,找尽借口不欲发卒。赢十三虽然不稀罕他哪一点兵力,可是一来吴国联盟说的好好地,在出征钱韩国临阵逃脱,实有不太吉利,而来他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安。他安插再吴国的人说孙乐到过吴国,说过吴侯,虽然  吴侯并没有因此毁约,难不成,楚人也到了韩国,还说动了韩侯?

        哼买仙子啊抽不出神来,待大胜之后再跟汉人清算一番!赢十三又想到:“那时真应该杀了她!”

        他刚想到阴狠楚,眼前便浮现出孙乐那温婉美丽的面容,不知为什么,心底又浮现出一下不舍,这样的女人,足堪为我的妻室啊!可惜,真是可惜!罢了,大丈夫行事应当当断则断,下次如有机会,一定要取了她的性命去!

        在指导赢十三刚刚誓师出征后,孙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虽然易了容,可以想到赢十三的精明便有点惧怕,现在他不在咸阳,那就没有好在意的了。

        咸阳城中。

        孙乐等人足足在咸阳城带了七八天了,这七八天中,孙乐便是和陈立坐在马车中满街闲逛,她既不像以前在吴魏一样,一落脚便派人前去联系其国国君,脸上也没有半分紧张不安之色。

        可是诸国矣誓师出征,八十万大军眼见就要抵达楚境了啊!

        为什么孙乐却总是不紧张呢?

        陈立等人都是无比的疑惑,不过他们再是疑惑,孙乐不说也不去询问。因为她如果不想说时,问了也照样不说的。

        时间在疑惑和不安中一天天过去,眨眼间,孙乐等到抵达咸阳城已有二十来日了。这是,联军已经会和,不到半个月便可抵达楚国边境,与楚军正面相遇了!

        这一天,孙乐纵欲叫来一个精通秦事的人,要求他联系好秦四王子赢昭。

        “殿下何事发笑?”

        一个留着三络长须的俊朗中年人疑惑的向旁边的四王子赢昭问道。四殿下长相清秀,一双眼睛看人时总是温和无比。再秦国内,他以孝顺仁慈著称,甚得秦侯宠爱,父老爱戴。

        不过中年人知道,四殿下纵使在秦侯和秦王面前纵使喜笑晏晏,可私下相处时暴躁之极,当然,每个人都知道,他之所以如此暴躁,实是因为十三殿下给了他太大的压力和威胁啊。十三殿下文武兼备,行事果断,有爱才和大度之名,深的军心啊。

        这么一个总是暴躁不安的四殿下突然之间如此开怀,实是令中年人好奇不已。

        赢昭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着日出的方向,笑了一声后,向中年人回答道:“楚使求见于我,如此发笑!”

        “楚使求见殿下?”中年人大惊,他愕然的瞪大双眼,失声道:“这楚使好大的胆子!这个时候居然敢来到秦国来,还敢求见殿下?他就不怕殿下把他乱棍打出颜面尽失?”

        赢昭闻言又笑了笑,他大步向马车走去,再跳上马车的时候他低声喝道:“去‘悦英楼’。”

        喝完后他靠着车壁慢条斯理的坐下,紧随其后也跳上马车的中年人诧异的说道:“殿下,为何这马车没有殿下的标志?”

        中年人刚说道这里,马上醒悟过来,他急急的压低声音,问道:“殿下可是去会楚使?”

        赢昭笑了笑,抚着自己下巴上的短短胡须说道:“不错,本殿下正要一见楚使。”

        他回过头来,对着一脸疑惑的中年人,冷冷说道:“楼叔,那楚使派人向我求见时,说的是他有一策,能令我如愿以偿!因此我才愿意一见。”

        楼叔闻言大震,他作为一个大剑师,同事也是赢昭的心腹,自是明白这位殿下的愿望是什么了。这些年来他都为这个愿望煎熬着,眼见随着时日流去,那愿望却是越来越渺茫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楚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楼叔皱眉道:“他乃楚使,能有何策?”

        赢昭摇头道:“我亦不知,不过那人说的极为肯定,他还说,此策是天公孙乐想出。”

        “田公孙乐?”楼叔失声叫道。

        “对,就是那田公孙乐!她虽是妇人之身,平生所行之事却从不有失,可谓算无遗策!那人既然说的信誓旦旦,又点名是此妇所出之策,本殿下倒真是好奇了!”

        楼叔连连点头,他也是久闻田公孙乐之名的。这半年来,随着赵国十万大军因她葬送一事传出后,田公孙乐之名再次达到了一个高度!许多有识之士认真的把此女所作所为收集了一下,他们震惊的发现,那田公孙乐从出现再世人面前以来,所言必中,所谋必成!可以说,她所做的大事虽然不多,可那成功率却是十成十!

        再则再赢昭收集的资料中显示,他的十三弟可是一直对这个妇人忌惮啊。

        所有这种种,令的他对今日与楚使的会面多了一分期待和兴奋来。

        楼叔眉心一跳,突然说道:“那楚使,可是田公孙乐本人?”

        赢昭摇了摇头,说道:“是个叫宋城的无名小卒!”说道这里,他轻哼了一声,“要不是冲着田公孙乐之名,这等无名小卒本殿下才不会前去一见呢!”

        他说道这里,转头对楼叔说道:“楼叔注意一下外面,那楚使再三令我密之。可不能让外人跟踪了我。”

        “诺。”

        楼叔应诺后,头一伸,专注的打量起四周的情形来。

        马车不紧不慢的前行,不一会功夫便来到了与楚使相约的悦英楼。

        这悦英楼是四王子赢昭最喜欢来的酒楼之一,这楼是木楼,共三层,有别于咸阳城别的建筑那么粗糙,它精致的宛如齐赵之地的酒楼。

        它的位置很好,立于春雁湖畔,临水而建。

        倚在悦英楼三楼之上,于春夏之日欣赏着湖水荡漾,喝着碧玉清泉酒,那可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赢昭和楼叔一下马车,悦英楼中的伙计便跑了出来,牵过他们的马车去。

        两人大步走上台阶。

        刚进大殿,一个白净清秀的三十来岁贤士走了过来,他也不说话,之上右手朝楼上一扬。

        赢昭盯了这人一眼,也没有责怪他的无礼。事实上,再这种人来人往的酒楼处,礼多了可是容易引起怀疑的。

        赢昭和楼叔紧张跟在来人身后向二楼走去。

        到了二楼,那贤士继续向三楼走去。

        三楼只有一层,迎江一面全是镂空的窗户。赢昭一走上,便看到了坐在塌几上的那个年轻的楚使。此人约二十三四岁,脸孔苍白清秀,双眼狭长发亮。他再听到赢昭的脚步声时,应声而起,转过头来双眼炯亮,,脸上微笑的看着赢昭。

        他的微笑,干净如泉水,自信之极,仿佛是春日流淌在阳光下的溪流,让人一见便是心中一清。赢昭对他打量了几眼,濡染有一种感觉,眼前之人很是不俗,也许真有几分才气。

        赢昭再上楼之时还对这个名不经传的楚使宋城存了两份轻视,现在只是见了他一眼,便自然而然的起了敬意。

        他不知道,令他起了敬意的可是孙乐的气质,是她久经大场面历练出来的磊落自信,从容不迫的风仪神韵。这种刻于骨子里的东西,不管面目如何易容改变,却总能在经意不经意间显露出来。

        219

        孙乐看到赢昭走上来,连忙上前一步,叉手一礼,朗声笑道:“楚人宋城见过王太子!”

        王太子?

        赢昭眼睛一眯,清秀温厚的脸上迅速的闪过一抹满足来。

        他收起满足,对着面前笑的极为可亲的孙乐叉手道:“宋子言重了,赢昭不过只是秦侯四子而已。”

        孙乐哈哈一笑,和赢昭分主客坐好,她提起酒斟,一遍给赢昭倒酒一边笑道:“秦侯之位迟早属于王太子,殿下又何必过谦?”

        赢昭笑了笑,他温和的看着孙乐,慢慢的举起几上的酒水品着。

        他者酒水喝的甚慢,真是一口一口抿着,他神情十分镇静,

  https://www.7017k.com/wuyanyaorao/73634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