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无盐妖娆 > _分节阅读_144

_分节阅读_144

        的剑师久久的没有等到赢昭的怒笑声,黑瘦的脸越来越白,越来越白。半响,他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赢昭,低声说道:“殿下,要不要派人出城追击?”

        “出城有个屁用?”赢昭被这人一句话又激起了冲天怒火,他砰的一脚,重重的把剑师踢得仰翻在地。他没有注意到,这剑师挨了他一脚后,反而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废物,真是一群废物!哼,那宋城把我的行为估计的如此精到。你们追出城也杀不了他!何况还会惊动十三!滚!滚!”

        赢昭即使是怒喝,声音也有可以的压低。他这滚字一说出,剑师连忙应道:”诺,诺。“他一边应诺,一边向外奔去。

        这剑师才跑到门口,赢昭的喝声再次传来,”回来!“

        ”诺!“

        “他们是跑了,有一个人却没有跑!过来一点,本殿下有件万分隐秘之事交代于你!”

        “诺!”

        孙乐天生谨慎,别说是赢昭没有派人出城追击,就算派了人也追她不到,因为她再次给自己换了一个妆,变成了一个其貌不扬的普通贵女。

        叁十人的车队,要到哪里都是无比的方便。孙乐一出咸阳城的势力范围中,便叫停紧赶急赶的众人。

        “田公?”

        两个应令而来的楚人叫道。他们已是队伍中仅剩的楚人了,刚才孙乐把车队停下后便叫他们过去。可他们过来了,孙乐却只是怔怔的望着东南方向出神,久久都不说依据话。

        “田公?”

        两人再次小心的喊道。

        孙乐长长地睫毛闪了闪,目光漫漫从东南方向移开,转到了  两人身上。

        她静静地望着两人,如秋水般的双眸中浮出一缕淡淡的,说不出是忧伤还是悲凉的情绪。

        再孙乐这样的目光的注视下,两个楚人更手足无措了。他们也是贤士,也是见多识广之人,可这个时候只觉得田公孙乐显得很是古怪,她的眼神中仿佛有着无尽的失落,有着无尽不舍。

        孙乐扇了扇长长地睫毛,低声说道:“此次诸事已了,我有一书交给你俩带给楚王。”

        两个楚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说道:“田公不随我等回楚乎?”

        孙乐摇了摇头,再两个楚人有点不安的神色中,她笑了笑,低眉敛目的而说到:“战争刚起,我还得留在这里居中策应。”

        她这么一说,两个楚人便说不出话来了。基本上,他们虽然一路跟随孙乐而来,却压根没有弄清她此行到底做了些什么事!除了韩国因她的一席话没有参加联军外,孙乐其余的行动他们是一点也不明白。

        因为不明白,他们虽感觉到孙乐这句‘居中策应’的话不尽不实,却也无法反驳。

        孙乐不再多言,反身从马车中拿出另一个铜盒交给两人,低声说道:“请把此物面交楚王!”

        “诺!”

        左边的楚人凛然应道:“一定面呈陛下!”

        右边的楚人也说道:“誓死也不会把它落入敌手!”

        两人言语铿锵,沉而有力。孙乐却是勉强一笑,低低的说道:“这,也没有那么打紧。”她的声音真的很低,很低,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

        两个楚人只见她嘴唇蠕动,当下认真的侧耳倾听着。孙乐瞟了两人一眼,声音略略提高,“就这样了,去吧。”

        两人略一迟疑凛然应道:“诺!”

        给两人准备了几十金后,孙乐等人目送着他们的马车渐驶渐远,渐驶渐远。。。。

        陈立见孙乐一直呆呆的对着东南楚国的方向默不吭声,便策马向她靠近,低声问道。“田公,下面欲往何处?”

        “欲往何处?”

        孙乐喃喃重复了一遍。她慢慢抬起头来看着陈立,直看了一会才清醒过来,断然说道:“就留在秦魏之境,待此战了结后再说!”

        “诺!”

        朗声应诺后,陈立嘿嘿一笑,策马向孙乐的马车凑了凑,一脸谄媚的说道:“孙乐,你究竟是如何安排的?为何我一点也没有明白?”

        孙乐转过头来冲他一笑,回了一句,“”日后自知!

        她声音一落,陈立清秀的脸便是一黑。

        在孙乐等人离开咸阳的时候,四国联军也正是抵达了楚国边境,八十万大军在  离埕仅有三百里远的平原上,一字摆开了阵势。等候着楚军的到来!

        这平原是经过楚军允许,双方精选的战场。地方开阔,一望无垠尽是平原,正可杜绝楚军再次使诈。

        赢十三端坐在营帐中,修长的手指正温柔的富国琴弦,他的动作极轻,极柔,手指拨动处,一串悠扬悦耳的琴声再夜空中响起。

        琴声传荡,传荡,它是那么的悠远,可这悠远的琴声,混合在马闹人喧声中,却一点也不显眼了。

        这是正是夜间,四国联军的营地上燃烧着无数的火把,这些火把如此之多,光亮如此之艳,直把夜空照的恍如白昼。

        正当赢十三低敛着俊雅的眉目,静静地沉浸在琴声的世界中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那脚步声再帐外戛然而止,紧接着,一声朗喝声传出“殿下@楚军已发!五日之后便可于我一战!”

        直过了良久,赢十三清雅的声音才混在琴声中传出,“善。”

        脚步声渐去。

        又过了一会,一阵脚步声再次传来,这一次那人没有停留,他直接掀开帐帘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全身披铜挂甲的白脸汉子,他径直走到赢十三后面,再军卒的帮助下脱着盔甲。

        铜甲很沉,直脱了半响才脱下。白脸汉子晃了晃手,转过身走到赢十三旁边的塌几上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饮下后,他郁怒的喝道:“吴魏两国的匹夫当真无礼!居然敢对我说,除非秦兵先攻,否则他们决不先上!哼,国家很小,这口气倒是很横!“

        琴声戛然而止,赢十三转过脸来,墨黑的双眼定定的落在白脸汉子的脸上,沉声问道:”吴魏两国都是如此说来?那越国呢?“

        白脸汉子提着酒斟便往嘴里倒酒,酒水流动声中,一小半的黄酒顺着他的胡须一直流到喉结处,流到衣襟内。

        一口把酒饮去一半,白脸汉子才伸袖拭去嘴边的酒水,回到:”越人倒是识趣,答应了楚人一来便由他们率先发动攻击。‘

        赢十三闻言点了点头,他转过头,皱眉看着帐外闪烁的焰火,沉声说道:“不知为何,这一次我这心纵使七上八下的乱跳着,好似有什么事被我忽略了一样。”

        他说道这里,自己摇了摇头,一边给自己斟酒一边含笑道:“楚人倾全国之力,也不过是三十万卒,我方尽是精锐,且三倍于它。我实是想不出此战不胜的理由!蒙其,我们秦人称霸天下,便是由此战开始!哼,由着吴魏小国去搪塞犹豫吧,恼了我,本殿下灭楚后反戈一击,灭了他们去!”

        221

        五天后,楚军到达后,联军足足让他们休整了两个时辰,赢十三才会动帅旗,号令八十万兵卒向楚军步步推进。

        联军在铂金楚军只有二十里时停下了。

        漫无边际的荒原上,两队百多万军卒整整齐齐的排成队列,森然相望。

        赢十三骑在高大的马上,一身盔甲,外披红色披风,凤猎猎吹过,拂起他的衣袍,这时刻,他俊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抹黑的双眸晶光山东,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锐气,一种慷慨激昂的兴奋。

        他昂起头,抬眼望着对面荒原上的楚军,兴奋地想到:就从这里开始,一切就从这里开始!天下诸子碌碌,只有这楚弱嗨哟一点本事。只要我这一次灭了他,我大秦便再无敌手!我统一中原,称霸天下指日可待!

        他想到这里,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胸口中那奔涌的激情!

        这时,马蹄声响,蒙其策马来到了赢十三的身后。

        蒙其与赢十三一样抬头眺望着楚军的阵营,眺着眺着,他突然说道:“这楚夷倒是知礼了!上次齐魏韩三国攻他时。他可是丝毫不按规则地把对方引到了田坎山岭区,这一次却安静的与我们在荒原中摆开阵势?”

        赢十三冷冷一笑,轻喝到:“他可以不曾安静过!”说道这里,赢十三长剑一指,点向楚军后面的青山隐隐处。说道:“此去百里,只一方狭路!两侧尽是高山,出口狭而长,而且谷中杂草繁茂。楚军只要退入其中,我等便束手无策,如我方无意中踏入,那是插翅难飞!”

        赢十三说道这里,哈哈笑道:“那可是一进可攻退可守得宝地啊,那楚弱于我们约定此处作战,阵势用心险恶!哈哈哈哈,可他小看了我赢秋,我偏要与他再这种地方作战,偏不会如他心愿的追击于他!哼,阴谋狡计只可用于双方势力相等时,现我方实力是他三倍,这一次他纵百般算计也是死路一条!”

        赢十三朗朗的笑声远远传出,众军被主帅这自信而张扬的笑声所感,一个个转头向他看来。每一张脸上,都带着兴奋,激动。

        之哟吴侯和魏侯两人默不吭声的看着这一切,目光中闪动着疑惑:不是说楚人又策令秦兵自退吗?怎的明天就要正式攻击了,还依然没有半点动静传出?

        “驾---”

        赢十三厉喝一声,脚跟一踢,策马向楚军方向疾奔而去。

        一众主帅本来都安静的站在山坡撒谎那个观看,此时他这么急冲而出,不由都下了一跳。蒙其连连策马跟上。

        赢十三胯下的额本事万中无一的良驹,此时全速而行,真是快如闪电。蒙其连连踢着马腹,大声叫道:“殿下。殿下!快停下,快停下--”

        他扯着嗓子嘶喊,可声音刚一出口便化入了风中,迎风冲出的赢十三也不知有没有听到。

        马行如电,转眼间便冲出了十来里,转眼间楚人的阵营清楚地出现在视野中!

        “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赢十三根本没哟减缓前冲的步伐,随着他的急冲的身影,前方排成了阵列的楚人隐隐出现了躁动。

        天啊,隔楚人之右三里不到了!

        蒙其心中又惊又乱,他嘶哑的吼道:“十三殿下,你怎么如此。。。。。”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哑住了,因为对面的楚军在一阵躁动后,一个全副盔甲的青年王者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楚弱王出来了。

        赢秋一看到楚弱王,仰头便是一阵狂笑,笑声刚止,赢十三朗朗的叫道:“楚弱,你也是当世英雄!足可当秋的对手!可惜现在秋没有这个心情与你慢慢的厮磨,这一次秋要胜之不武了!哈哈哈哈!撼哉!撼哉!”

        它的叫声注入了内力,声音给远远地传荡开来。一时楚人三军尽皆得闻。声音一落,赢秋也不再多言,他朝着 楚弱王意味深长的盯了几眼,又是一阵大笑后,突然拨转马头向回冲去!

        直到赢秋冲出老远,蒙其才从怔忡中清醒过来,他急急策马跟了上去。漠漠荒原中,两道人影如烟一样一冲而来,转眼又是一冲而回。

        蒙青一直冲回了老远,一直到与接应自己的剑客们会和,还错愕的看着赢十三:殿下如此急冲过去,便是为了跟楚弱说上那么一句话么?

        “陛下,这赢秋当真英雄也!”

        文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止是他,弱王身后的一众楚人的眼神都有了些微妙变化。这是个崇尚个人气节的时代,本来他们对赢秋与诸国联军共同犯楚还有点不屑的,现在赢秋这么一冲一喝,这些楚人便觉得这赢秋敢作敢当,不愧是个人物!

        楚弱王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一双厉目紧紧地盯着远去的赢秋,暗中冷笑道:赢秋,纵你算计百出,这一次怕也是落了空了!

        双方约定大战的日期是第二天,今天只需一看对方的阵势便可各自歇息了。

        第二天辰时一到,双方战鼓“咚咚--咚咚”地响破天际,赢秋端坐在营帐中,连出去一观的心思也没有。

        不一会功夫,蒙青掀开帐篷走了进来。他冲着赢秋一叉手,朗声道:“殿下,越军已向楚人攻出!‘

        “善!”

        赢秋朗朗一笑,提起酒斟给蒙青到了一杯酒,笑道:“请饮!”

        蒙青没有应声坐下,他弯着赢秋,迟疑的问道:“殿下不欲一观?”

        赢秋哈哈一笑,摇头道:“越人只是试攻,秋懒得前去。”

        蒙青在他对面的榻上盘膝坐下,沉声道:“楚人确实精

  https://www.7017k.com/wuyanyaorao/7363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