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无盐妖娆 > _分节阅读_150

_分节阅读_150

        了。(呃,这可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的完了)

        孙乐瞟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楚人,转头对着姬五低声说道:“姬凉,把你的那个预言说出来吧。”

        姬五一怔,马上明白过来她指的是什么。

        他站上一步,清如秋水的双眸扫过众人。

        孙乐的誓言,只会让诸侯们震惊,对于父老们来说不算什么,因此他们根本没有多大的反应,此时看到叔子有话要说,同时振奋起来,一个个都停止了议论。

        姬五目光清冷地扫过众人,他的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只觉得心中一清,似乎刚才孙乐带来的冲击和震撼一扫而空。

        姬五扫过众人后,看着远方淡淡地开口了,“我数年来观测天象,发现群星纷纷而起,紫微皇气日渐稀薄,破军星光芒日盛,七杀,贪狼星偏移主位!我可断言,如此乱世,尚有二百年之远!”

        姬五说到这里,淡淡地收回.目光,众人等了半晌才发现他的话说完了。

        众人傻呼呼地看着长身玉立的.姬五,直过了一会才明白过来:叔子居然说,这个乱世还有二百多年!这,乱世居然还有二百多年?

        战乱,从来苦的便是百姓,没有.哪个百姓不指望着太平的日子早日来临。可是姬  五的这番话,一下子击碎了他们的美梦!

        如果乱世还有二百多年,那自己和自己的儿子,孙.子可都没有个指望啊!

        渐渐的,慌乱茫然之色开始出现在父老们的脸上。

        慌乱中,他们也没有注意到,孙乐和姬五下了城头,.上了马车,驶出了弗阳城。

        众人一出弗阳城,便加快了速度。

        一路上快马加鞭,终于在入夜时离弗阳城有一.百来里远。

        时间不早了,看来得找地方夜宿了。

        车队一停下来,.孙乐便走向楚人中,众楚人看到她走近,以为她要清算他们绑架姬五的事,一个个脸色都有点不自在。

        孙乐静静地看着他们,在一个个躲闪的目光中低声问道:“弱王得了何病?”

        孙乐的话一出口,众楚人马上振奋起来!

        他们本来是不抱指望能完成任务的,现在听到孙乐这么一问,顿时都激动了。只是在这种激动中,他们的内心深处不免泛起一个想法:田公刚已发了誓了,就算她回楚也没有了多大好处。

        这样一想,他们火热的心顿时凉了一半。

        申先率先走了出来,他朝孙乐深深的一礼,沉声说道:“禀田公,大王病重不起已有近月矣~!”

        孙乐长长的睫毛扇了扇,再次问道:“弱王他患了何病?”

        陈立愕然地发现,这个时候的她,一点也不像刚听到弱王重病时那么慌乱。

        申先长叹一声,悲痛地说道:“是,是久咳成痨了!”吐出这四个字,他的声音中已带了一份哭音。

        孙乐低着头,轻轻地说道:“知道了。”

        说完这三个字后,她转身便要离开。

        申先叫道:“田公?”

        孙乐脚步一顿,没有回头,只是低低地说道:“好好休息吧,明天回楚。”

        “诺!”

        申先等楚人大喜过望,这一声应诺也答得特别响亮!

        陈立和姬五怔怔地看着孙乐,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天,很快便黑了。

        树林中,燃起了熊熊的火把,众楚人放下了心思,便一边煮着大锅烩,一边笑着议论着。红通通的火焰照在他们的脸上,衬出他们的笑容格外明亮。

        “孙乐?”

        陈立走到孙乐的面前,在她旁边蹲下,看着她,嘴唇动了动,有心想问她是不是真的决定回楚,可一想到她与楚王的交情如此之深,如今楚王一病不起,她怎么能不回去?

        只是,只是,这一回去可就不那么容易出来了。

        楚人还在议论着,他们说着说着,便提到了楚越之战。

        申先长叹一声,“要不是陛下重病,我黑甲军已破了大越城,掠了越侯了!哎!”

        “是极是极,真是***亏一篑!”

        “只要陛下病好了,舍弃一个越国算什么?”

        “苍天保佑大王此次平安无事!”

        众楚人提到这些,渐渐声音低沉下来。一个个都没有了兴头。

        渐渐的,月亮西移。

        孙乐牵着姬五的手,信步朝官道方向走去。身后,众楚人的嘀咕声感慨声还不时传来。

        当离众人足有二里远的时候,陈立追来了。他叫道:“孙乐,怎地不叫剑客相随?”

        孙乐笑了笑,停下脚步等着他靠近。

        陈立跑到两人身边,埋怨道:“叔子,田公,你们身份如此贵重,岂能如此任性地随意行走?回去吧。”

        这时,孙乐抬眼看向他,夜色中,她的双眼亮如星辰,“陈立!”

        “诺?”

        “可有药令得二三百人同时昏睡?”

        “啊?”

        陈立和姬五同时低头看向孙乐,瞪大了双眼。

        孙乐笑了笑,只是看着陈立等着他的回答。

        陈立眨了一下眼,回道:“有,楚人欲劫叔子,怕事情有变,准备了颇多的蒙药还没动用。”

        “善!”

        孙乐笑了笑,沉声道:“你把药拿出,加在楚人的酒水当中吧。”

        孙乐抬起头,目光在黑暗中熠熠生辉,“楚人和我们的人是分堆而坐,用药甚便。你下了药后,就守在他们身边保护,见他们清醒了速速往南方吴国方向找我!”

        “诺!”

        这时候,不管是陈立还是姬五都明白过来,孙乐压根没有打算明天随他们回楚,她所说的话只是令他们松懈,放下防备的。

        陈立忍不住揉搓着眉头,问出声来,“孙乐不去看楚王了?”

        他实是不解,不止是他,连姬五也很不解。姬五在一旁追问一句,“弱王当真病重不起,孙乐你不怕他……”

        孙乐摇了摇头,对上两张疑惑的脸含笑道:“弱儿没有病!”

        “啊?”

        两人同时惊咦出声。

        孙乐低低一笑,声音有点苦涩地说道:“上一次弱儿突然重咳,我守他半月有余。那半月中,弱儿和那大夫几次露出破绽,令我渐生疑惑。为了确实此事,我以那大夫的家人性命相胁,令他吐出了实情!”

        孙乐敛下眉眼,长长的睫毛扇了扇,低低地说道:“弱儿他,是用一种对气管有强烈刺激作用的药物来假装的,大夫亲口说了,他的肺没有半点疾患!我知道,久咳方能成痨,这一次他说病重不起,可从时间上来算,他就算后来患了咳嗽,也远没有到成痨的地步!再说,他的性情我理解的,他是收到了我的信后,故意诈我回去。”

        陈立和姬五听得晕头转向,他们对孙乐所说的‘对气管有强烈刺激作用’这几个字一点也不明白。可是,虽然不明白,他们却听清了,孙乐是说,上一次弱王便没有生病,这一次更没有。他这是诈术。

        两人面面相觑。

        良久,陈立低声说道:“可,楚国险些便可灭了越国,如真是诈,那他付出良久!”

        陈立刚说到这里,心中便是一惊:楚王付出这么多也要骗得孙乐回去,如果她真去了楚国,怕是再也不会给她机会出来了。他毕竟是一个颇有手段又狠心的王侯,只怕他已准备了一些非常手段来对付孙乐了。

        这个问题不止是陈立想到了,姬五和孙乐也都想到了。三人半晌都没有吭声,良久良久,孙乐才低低地叹息一声,轻轻地说道:“弱儿,他怕我不信,居然以快要得手的越国为赌,以一国城池为赌,他这次很坚决啊……”

        三人久久不动,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沙沙地响过。孙乐怔怔地望着天边的一轮明月,苦涩地想道:弱儿,再见了,你的理想是一统天下,姐姐虽然不能帮你太多,这一次已助你污了你最大的劲敌赢十三的名声,相信再给你几年时间,末必不能称霸!也许等你忘记了我,娶了王后时,姐姐会与姬五一起来贺!

        白云飘浮的天空中,渐渐浮出了弱儿那俊朗中带着稚气的脸,看着那双墨黑而含笑的双眸,孙乐心中一痛,差点落下泪来。她连忙低下头去,掩去了心中的不舍。

        良久,陈立低声说道:“我去了。”

        “善!”

        孙乐和姬五手牵着手,站在月光下望着陈立越走越远,直过了一会,孙乐才低低地说道:“走吧。”

        “恩。”

        下药的事很顺利,没有一个楚人对他们有防备。陈立把本来便有了睡意的众人迷倒后,孙乐等人以最快的速度坐上马车,向着吴国方向驶去。而陈立则留在原地保护这些昏迷的楚人。

        楚人这一睡,直到第二天天亮才络绎清醒。陈立见第一个楚人清醒了,也不露面,几个纵跃便消失在树林中。他临走时,把孙乐交待的竹简放到了楚人中。

        陈立早把两匹马拴在一处密林中,他策着马向南方急急地赶来。

        下午时,陈立便追上了孙乐等人。众人一会合,马上驶入了小道中,躲开了楚人随之而来地追寻。

        孙乐这一次是回吴国。一路上,她和姬五都化了妆,变得很不显眼,而陈立则继续戴着斗笠。

        这个时候交通极其不便,人与人很难见一面。要不是姬五的人才太过出众,其实他都可以只戴一个斗笠。(!)

        第229章  孙乐,你早就**我了!

        哇,美好的高h终于出现了,大伙快快扔出粉红票!哼哼,这么关健的时候你们不意思意思,小心我打断你们的兴致,就这么卡着了!

        *((

        两人盼望已久的自由近在眼前,都是极为开心。整整几天,两人都是守在一辆马车上,微笑着两手相握,低声说着一些小事。

        陈立策马靠近两人的马车,隔着车帘问道:“孙乐,我们去姑苏城住吗?”

        就在他以为孙乐不会回答时,孙乐轻快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我想去见阿青。”孙乐笑容满面,暗暗忖道:我现在有金八九百斤,富比诸侯了。嘻嘻,现在又有了自由,当真是快活啊。

        这一次出使,除了必要的花费外,其余的金全部给孙乐贪了,再加上上一次替齐出使她埋下的一百斤,足有八九百斤,这可真是一巨天大的财富。所以孙乐现在很是开心。

        居然是见她!

        陈立双眼一亮。

        这时,孙乐的笑声传来,“本来,.我是准备与姬凉在太湖深处过上几年的,待得世人遗忘时再出来。那岛屿我都选好了,连房子也给建好。谁知道识得了阿青,晓得了易容术。这一下,我们可海阔天空了。”

        姬五冰玉相击的笑声传出,“  居然.是太湖深处?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有何妙策可以脱身呢。”

        姑苏城中。

        这个院落很偏,树木森森,远离.王城,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山峰,山峰前秀水围绕,从秀水中延伸出一条小河,一直蜿蜒到了院落后面的花园里。

        院落不大,几十间木屋里总是处于热闹喧嚣中。

        这一天,这座很不起眼的院落热闹到了极点。整个.院落中到处张灯结彩,弥漫着一股喜气。

        不过,这喜气却不张扬,从院落旁边的府第中探出.了许多好奇的眼睛,众人弄不明白这家人发生了什么喜事,如是婚亲生子吧,总得有亲人往来,可是里面除了那一家人自己的欢笑和吆喝闹酒声,门外安静如昔,并无任何外人出入。

        邻人虽然好奇,却也只是好奇而已。这家人院落.森严,围墙很高,树木重重,从任何一个角落看去,都不能看到内院发生了何事。

        内院中,这是一间纱窗全部被红绸蒙上的房间。

        姬五一身白衣,.乌黑的青丝垂到了背上,那俊美之极的脸上红朴朴的,双眼亮灿的,整个人宛若月宫仙人。当然,如果没有注意到那白衣上的歪扭兰花,再注意那俊美之极的脸上的傻笑的话。

        外面震天介的劝酒声,吵闹声,吵得他的双耳嗡嗡直响。可是,他只是一个劲地看着前面的佳人,似乎所有的声音都已自动消失。

        孙乐穿着一袭红衣,火把灯笼的照耀下,映得她的小脸红朴朴的煞是美艳。她含羞带嗔地白了姬五一眼,玉手持壶,把两人的酒杯

  https://www.7017k.com/wuyanyaorao/7363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