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星月沉 > 荆藤

荆藤

        “呜呜呜…”这家伙居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时不时偷着瞟一眼不远处的大树,着实看呆了众人。

        “你会说话么”萤夜看着坐在地上的这团人形黑气,没有五官,更没有正反面之分着实诡异。

        “你们欺负人,你们耍赖,呜呜呜”这家伙哭的更厉害了。几人面面相觑,他们也是见过不少妖邪的,可这打哭了的还是第一回见。

        “你还哭?”萤霜说着故技重施,一枪刺了过去,这家伙也不躲,一下被打散又重新恢复了人形,黑气又弱了一些。

        “你欺负人!”黑影站起来指着萤霜,声音奶声奶气。

        “好!我看你能抗住几下。”萤霜说着提枪便要再刺却被萤枫拦了下来。

        “霜儿莫恼”接着看着那黑影道“我来问你,你是何物所化,又因何害人,受何人指使?”

        “我没害人!”黑影突然就变得委屈了抽泣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但是我饿啊。”

        “我有个问题”萤枫看着黑影疑惑的问道:“久旭道长与你周旋良久,为何今日你才吃掉他的影子。”

        黑影突然不哭了有些愧疚的说到:“他是我的好朋友啊,可我最近没有吃的了,所以…”

        “好朋友?”众人异口同声

        “对啊,我也把你们当好朋友啊,因为你们也陪我玩儿,可是他耍赖”说完指着萤夜又想哭转头看见萤霜手里的长枪硬是憋了回去。

        “师兄你跟他谈什么,如此邪物诛杀了便是”萤霜说着一枪刺了过去黑影又消散了,重新聚拢时萤霜又准备一枪刺上,又被萤枫拦了下来。

        “霜儿,且就他一会,问完再议”萤枫说着转头看向那瑟瑟发抖的黑影道:“我们可没把你当朋友,说吧,你为什么要吃人影子”

        “我饿啊,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你吃了大家的影子,大家就会昏迷不醒,你可有方法救治?”这也是萤枫一直不让萤霜动手的原因,眼看它身上黑气一次比一次弱。万一真杀了它,人们还是昏迷不醒,那这趟来就没有意义了。萤枫认为这解铃还须系铃人,觉得这家伙一定有破解之法。

        “我就是饿啊,我怎么救他们”黑影语气中满是无奈。

        “哼!那你可以和你的好朋友们说再见了”萤霜说罢大喝一声“莲生万刃!”影绣轻吟一声,瞬间幻化出数把一模一样的长枪,随着萤霜舞动影绣,其他长枪也跟着一起动作。这可吓坏了这黑影,连忙颤抖着说道:“能救!能救!我能救他们”

        “不需要了!”萤霜声音阴冷挥枪就刺,萤枫见势不好赶紧拔剑阻拦,萤霜想收枪已经来不及了,随着一声巨大的金属撞击声,萤枫直接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而萤夜制造的几人的幻象也被幻化出的长枪同时刺穿,不过这黑影却因为萤枫的阻拦没被刺伤。

        “师兄!你这是为何!”几人赶紧跑去扶起萤枫,萤枫捂着胸口喘着粗气道:“先别管我,别让它跑了,让它先救人”

        这黑影早就被吓傻了,瘫坐在地站起来都是问题,更别说跑了。

        “怎么救?”萤霜冷冷的用枪尖指着黑影

        “别,别,我…我吐出来就行了”说着全身黑气蔓延,一个个黑影从它体内飞了出来呆立在原地,有数百个之多,而它也在不断变小,最后变成了一个两三岁婴儿大小。

        “都在这了,你能不能不杀我?”黑影声音越来越小。

        “人都救了还留你何用?”萤霜说着就要动手

        “别,我…我可以陪你们玩”黑影其实已经尽力了,他也不会别的,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也是每天都在做的事。

        “霜儿,我看它心性不坏,况且人也救了,不至于杀了它”萤枫话音刚落小黑影迫不及待的点头道:“就是就是!”说完还做了个捂嘴的动作。

        “师兄,不是我非要杀他,狐妖的事你忘了么?它要是再害人怎么办”萤霜平静的看着萤枫

        “我不敢了,我知道错了”小黑影赶紧保证接着道:“我听你们说,你们是抓妖怪的,我可以跟你们一起抓的,我很厉害的”说着还握了握小拳头。

        “霜儿,我看他还挺好玩的,先给他带回去吧,到时候不行就封在天星的法阵下”莹雪说着还摸了摸小黑影的头

        “路上跑了呢,估计又会被说跟妖怪串通吧”萤霜冷冷的说到

        “我不跑,跑了是小狗”小黑影指着萤夜继续说到“有他在我怎么跑嘛,吃的都被他变没了”

        “那你怎么走啊”萤霜看着这小家伙,细想想确实也没那么坏。

        “躲在他的影子里就行”说着指了指萤夜道:“他能把吃的变没肯定也能变更多”

        “嘿嘿,那你最好听话”萤夜说着轻喝一声“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几个人的影子浮现在了地上。而刚才被小怪物吐出来的一大群黑影也四散而逃。

        “你那勺子我怎么没看见?”萤霜突然想到之前久旭说的这怪物还拿了个大汤匙。

        “嘿嘿,那给你看看”说着几步爬上不远处的大树,从里面抱出一个成年人高的大汤匙,它那小身体扛着这个比它大数倍有余的汤匙惹得众人一阵发笑。

        “笑什么,这很厉害的,我怕跟你们玩丢了才放在这里的”小黑影很不理解众人为何发笑。

        “各位少侠…哎!”就在众人逗这个小黑影玩的时候,久旭道长醒了过来,一眼看到了这个扛着大汤匙的家伙,吓得连连后退。

        “道长莫慌,我等已经收服它了,咱们也去看看其他人醒没醒吧”萤枫说着一把拉起一脸难以置信的久旭。

        “少侠所言极是,只是…”久旭看了看这扛着汤匙的小家伙欲言又止。

        “哼!咱们再也不是好朋友了。”小家伙说着突然消失在了原地躲进了萤夜影子里,只是大伙都纳闷,这次那汤匙放哪了。

        几人兜兜转转,发现镇子上原来昏迷的人已经都醒了,更是一改之前的态度众人簇拥着久旭等人一路跟回了天一教的大院门口。

        “诸位,诸位街邻的厚爱贫道受之有愧,此次多亏了这几位少侠”久旭说着挨个介绍了萤枫等人。众人听完又是一阵称赞,更是送来了大堆的特产礼品表示感谢,都被几人婉言谢绝。送走了众人,本打算直接赶回天星宗,莹雪却建议再观察几天再走,说是怕这小家伙使诈。其实大家心里清楚,她回去肯定就是半年禁闭,反正出来一趟不如多玩两天,再就是这次也多亏了莹雪发现了这小家伙,所以大家就都答应了。

        简断截说几人在镇上又玩了几天,期间道谢送礼的也是络绎不绝,几人实在待不下去了。打算临走去跟久旭道别,去了却发现师徒几人都不在,而原来那块写着“天一”两个字的牌匾,也换成了“天星”,院内的东西什么的都还在。

        “人上哪了?莫非?”萤枫说着,一脸疑惑的看着萤夜的影子。

        “看我干嘛,他们隔一段时间就会去那个庙里给那个泥人磕头上香的”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极其不满的说道

        几人辗转来到庙前,本打算借着跟几人辞行,也看看小家伙说的泥人,可此时庙里的景象却让几人大吃一惊。这说是一间庙,其实就是一个大点的屋子。而让几人惊掉下巴的是,里面供着的居然是萤枫几人的塑像,庙前的牌匾也换成了“天星四杰庙”而且一看就是新做的。而久旭师徒则跪在庙外手里抓着一些碎土块,旭明抱着一块写着天一的老旧牌匾,几人泣不成声。

        “道长!道长!这…这是发生了何事?”萤枫拍了拍痛哭的久旭。

        久旭抬头一看赶紧抹了抹眼泪道:“哈,让少侠见笑了,没什么大事,几位这是?”说着看了看萤枫背上的包裹。

        “道长,您能说说这为什么庙里的泥像换成了我们吗,还有天一大院的牌子也换了,这几天发生了什么”萤枫指着久旭手里那块刻着人脸的土块接着问道:“这是原来庙里的吧,这是?”

        “少侠莫问了,我等实力不济该有此劫”久旭说着摇了摇头叫上徒弟抱着土块转身离开了。

        “那泥人是个什么祖师爷,我偷着跟他们来过”突然一个扛着汤匙的黑影钻了出来。

        “嗯?唉”萤枫摇了摇头看向众人,看来大家也都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一个个表情难看至极。

        要说天一教不是什么大的宗门,甚至称不上宗门。也没有那么多弟子,更没有自己宗门的属地,非要说属地的话,那就是这雪丘镇了。

        早在三百多年以前,这个雪丘镇出了个厉鬼,残害生灵,人们是胆战心惊,正好被一个云游的老道碰上,经过一番周折总算收服了厉鬼。镇上的居民为了感谢老道救命之恩,给老道盖了庙宇筑了塑像,还集资帮老道添宅置地。求着老道留下来,说是怕以后再发生此类事情。

        老道云游惯了,不过见众人确实是被吓怕了,就答应可以收几个徒弟,教他们一些简单的道法,对付寻常鬼魂没有问题。就这样老道在一停留就是二十年,等到弟子们都学的差不多了,老道就离开了。而整个镇子也再没出过事情,老道的这些弟子也没有忘记接着收徒弟,把老道的本事传下去。因为这老道叫天一,所以人们管这群弟子叫天一教,而久旭乃是这第四代弟子。

        平时天一教的众人就是帮着处理一些白事,或者收服个孤魂野鬼之类的都是分文不取,人们送来的各种粮食瓜果也是婉言谢绝,师徒几人平时就像普通农户一样耕种生活。因为他们的存在镇上一直风调雨顺,人们安居乐业。所以大家也是非常敬重他们,逢年过节还会给天一道长的雕像上香。

        可这次久旭道长久久不能解决此事,人们开始怀疑天一教的能力,更有人觉得久旭道长是在等大家送钱。而就在濒临崩溃的时候萤枫等人如救世主一般出现在了他们的世界,并且帮他们渡过了危机。人们瞬间对这个五十里外的天星宗好感倍增,甚至奉为神明。所以众人赶走了久旭,砸碎了天一道长的雕像换成了天星众人。

        “几位英雄留步!”就在几人转身要走的时候,一大群人一路小跑追了上来。

        “几位英雄,此次多亏了诸位大显神通,方保这雪丘镇平安。我代表雪丘镇恳请各位留下,我等定供做真神”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说着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头,身后众人也纷纷跪在了地上。

        “诸位,我等…”

        没等萤枫说完萤霜冷哼一声,一枪戳碎自己的塑像,随后提枪上马冲着人群大喝一声“让开!”

        萤枫刚要劝,不料萤霜用枪尾一下挑飞了为首的老汉怒视着众人,众人纷纷闪开让出一条路来。萤霜头也不回的疾驰而去,萤枫说了句抱歉后几人赶紧跟上。

        “孙老您没事吧”一个小伙子小心翼翼的扶起老人

        “放开我!一定是刚才你们中有人心不诚还想着那天一教的废物,惹怒了真神!”老人说完拍了拍身上土看着众人道:“抓紧修补神像,谁要是再敢提及天一教,后果自负”说完气冲冲的离开了。众人也是纷纷表示,这才是真神该有的样子,喜怒无常。

        “霜儿,别生气了,那群人也是好意啊”众人已经走出了十多里,萤霜依旧闷闷不乐

        “姐姐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凶巴巴的家伙”这个小家伙可能真的没朋友总是不时的跑出来插两句嘴。不过这家伙也有出众的地方,也是众人无意间发现的,它这汤匙居然能带着它飞,而且速度奇快能改变大小。奈何它不愿意让任何人上来,自己躺在里面一脸的惬意。

        “小屁孩儿!胡说什么”萤雪脸一下就红了。

        “我之前吃过好多影子的,你们谁喜欢谁我都知道。”小家伙说着还拍了拍莹雪的肩膀。

        “你再说…咦?”萤雪话说一半,狐疑的看着不远处的一块松树林道:“那边有妖气,还有…剑气。”

        “走,过去看看”萤枫说完几人下马小心翼翼的向松树林靠了过去,而这小家伙一听有妖怪嗖一下就躲了起来。

        “寒雨飞霜!”

        “枝隐花刹!”

        众人刚一靠近就听见阵阵破空声还夹杂着几句口诀,萤枫眉头一皱,随即拔出江吟低声道:“这是荆竹斋的凄樱剑法,应该是沐聆他们”说着小心翼翼的往松林里面走。

        “师兄!你带着妖丹先走。”

        “闭嘴,御剑分心乃是大忌,师弟小心!”

        松林深处,荆竹斋的沐聆,沐辰二人正在与一头身形巨大的野猪激斗,地上还躺着一个跟他们同样身穿紫色道袍的少年。野猪身上已经千疮百孔冒着鲜血却依旧横冲直撞,巨大的獠牙几次险些刺穿二人的身体,兄弟二人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对其造成致命一击,筋疲力竭之际,一个宛如天籁的声音传入二人耳中。

        “破心焚魂!”只见萤霜从树上一跃而下,双手持枪向下用力一扎,“噗滋”一声,长枪瞬间穿过野猪后背死死的钉在了地上,影绣红光大作,野猪的身体竟瞬间燃烧起来,伴随着刺耳的惨叫化成了灰烬。

        沐聆先是一愣,接着眼神中闪过一抹震惊随后立刻恢复正常,赶紧像几人道谢“谢过天星少侠救命之恩,好在枫兄及时赶到,不然...嘶”说着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等莹枫开口继续道“不知是什么缘分让枫兄正好路过此地,我等真是福大命大”

        “哈,这不嘛师弟师妹在山上呆久了想下来转转”莹枫说着看向躺在地上的少年“你们是怎么招惹上这么个家伙的”说完看了一眼那团灰烬

        看着地上的少年沐聆一脸羞愧“说来惭愧,我们本来是奉师命去除妖的,结果妖怪是除了,我们也都受了伤,正巧路过此地,这猪妖应该是盯上我们身上,之前那个妖怪的妖丹了,若不是先前我等负伤,就凭它?”说着恨恨的冲着那团灰烬啐了一口,随即面色痛苦的继续道:“这是师弟沐轩,是我能力不济,护佑不周,不幸被那猪妖夺去了性命,我等还要赶回荆竹斋复命,安葬师弟,改日一定登门道谢。”

        “既是如此,那还请二位节哀。”又寒暄了几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几人便分道扬镳了。

        “师姐,我感觉他挺喜欢你的,他刚才一直在看你,”萤霜打趣的看着萤雪。

        “不喜欢,姐姐喜欢你。”这小家伙又钻了出来,说完就躲在了萤雪身后。

        “把你那破勺子给我玩玩儿”

        “你那铁棍才破!不给你!啊,还给我!还给我!”

        “不闹了,师兄,你说他们口中的妖丹,会不会....嘶~”萤霜说到一半,众人猛然意识到那狐妖死后出现的那颗火红的珠子应该就是妖丹,那玉翎莺可就危险了。

        考虑到此,当即决定赶紧回天星复命,然后去找玉翎莺取回妖丹,免得夜长梦多,所以征用了小家伙的汤匙。好在是天黑,不然第二天就会传开有神仙下凡。

        “就是此物作祟?”星劫看着扛着大勺子的小家伙也是一脸疑惑。

        “回师尊,它并未伤人性命,只是贪玩并无恶念,所以弟子将其带了回来,此行也多亏师尊深谋远虑命萤雪师妹前去援助,否则我等真是束手无策”萤雪听到萤枫这么说一脸感激的看着他。

        “哎呀师弟你终于回来了!哈哈哈,师兄有眼无珠冤枉你了,你别跟师兄计较,来你用这锤子给师兄来两下”不等星劫开口,萤烛拎着铜锤傻笑着一把跪在萤霜面前。

        “萤烛!你眼里还有为师么”星劫气的脑门上青筋都起来了

        “拜见师…哎?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萤烛说一半又看见了扛着大勺子的小家伙,一脸的好奇。

        “滚出去!”星劫气的直接拿茶杯砸向了萤烛,萤烛见状灰溜溜的跑了

        “师尊息怒,这小家伙愿意跟着萤夜。您看怎么处置合适”萤枫说着冲门口弟子招了招手示意把碎瓷片收拾了。

        星劫回过神来看了看小家伙“这家伙应该是人们的负面情绪转化而成的,主要吸食人影和负面情绪,至于这汤匙还不确定是何物。跟着夜儿也不是不行,夜儿正好也没有防身之物,这魂契就不用签了,我天星向来不强人所难,讲的是互相信任”

        “谢谢师尊,祝师尊万寿无疆”小家伙也学着萤枫的样子给星劫行了个礼。

        这可把星劫乐坏了赶忙问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

        “师尊说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

        “哈哈哈,好徒儿,以后你就叫雏影吧”星劫乐的都合不拢嘴了

        “雏影谢师尊赐名”说着还端起另一个茶杯给星劫奉上。

        “师尊,还有一事,弟子想跟师尊申请下山”萤枫见小家伙按计划把劫赶紧把星劫哄得高兴,赶紧把上次送给玉翎莺妖丹一事说了出来。

        “胡闹!你等上次不是说就是个狐妖嘛,怎么现在又出来妖丹了,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你等可知这妖怪一旦有了妖丹就代表有了至少千年道行。而这妖丹则会引来其他妖物或者邪修前来争夺,到时候这丫头就危险了啊!”星劫听闻几人把妖丹当成了那冯公子遗物送给了玉翎莺眉毛都立起来了。

        “师尊息怒,弟子觉得此妖只是擅长攻心,并无特别之处所以…所以感觉他并不像有千年道行的样子,也就...就...几百年吧。而且他若真有千年道行岂能被霜儿一枪击杀”萤枫一脸诚恳的解释着

        星劫一听也不无道理,若是千年狐妖几人怎么可能在符箓用光的情况下如此轻易将其诛杀,可这妖丹又是怎么回事,莫非这妖怪刚过千年大劫?随即追问一句“那狐妖有几条尾巴”

        “回师尊,三条!”

        “尔等带着萤烛速去将妖丹取回,不可有一刻耽搁!”星劫随即看着萤枫继续说道“狐妖一尾千年,这三千年的妖丹不容小觑,尔等需要万分小心”

        “谨遵师命!”说完几人匆匆去准备

        “嘿嘿,师弟,上次师兄…”

        萤霜不等萤烛说完打断道“师兄无须自责,霜儿清楚师兄的为人,不曾怪过师兄”

        “那就好那就好,你放心师弟,萤隐那小子但凡出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萤烛说着愤怒的看了一眼萤隐关禁闭的地方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随我们下山”萤霜说完拉着萤烛就走

        “师弟,师弟”萤烛挣脱了萤霜扭捏的说道“我还在面壁,再说了,容我跟童颜道个别,她还生气呢”

        “回来大家帮你,事不宜迟”说完拉起萤烛奔着山下而去,而萤枫带着萤雪萤夜也几经等在山下了。

        “霜儿我说你也是,这一会儿天就亮了,也不差这两个时辰吧,你让师兄去跟…”萤烛看到山下的三人突然就闭嘴了,在他的印象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多人一起下山,上次锦央宫之事也只是去了四人,看来这次的事真的麻烦。

        “师兄这次是…”

        “别废话先上来”萤枫说着看了看萤夜,接着小雏影钻了出来,嘴里小声抱怨了一句后掏出一个汤匙,瞬间变成马车大小,几人拉上看呆了的萤烛扬长而去。

        “乖乖,我…这…真快哈,是吧师弟,快吧师兄,啊?小雪?”萤烛坐在勺子里,看着下面飞速后退的景象一阵胡言乱语,见没人理他又看向雏影道:“你黑不溜秋的还有这本事?”

        “憨货!”雏影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嘿!小兔崽子,敢…”萤烛刚要动手雏影瞬间消失在了眼前,萤烛一把扑了个空。二人一路拌嘴打闹,也算缓解了众人紧张的气氛。走了两个时辰,眼看着天亮了几人决定白天先休息,估计剩下的路程一晚就能到。不得不说这勺子是真快,骑马的话这点路程需要七八天。

        简断截说,次日清晨几人来到了玉府门前,看样子是没出什么事,这也算给几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问了一路了,你们就不能说说咱们到底来干什么吗?”萤烛一肚子抱怨,这一路上几人都心事重重的,问什么也没人告诉。

        萤枫没理会萤烛而是客气的对门口的家丁道:“劳烦您通报一声,天星众人来看望玉小姐”

        “请您稍等”家丁转身进去禀报

        “师兄,这玉小姐又是谁,你在山下的相好的?”萤烛接着一拍脑门儿道:“我想起来了,上次,那个那个,反正上次你们就来过,我想童…我负伤了回去那次,师兄你这次不会是来提亲的吧?”

        不等萤枫说话里面一个女声传来“提亲?那你们就空手来?”玉翎莺身着一袭淡青色襦裙缓步走了出来,脚上的银铃发出悦耳的声响。

        “这女孩儿好漂亮”萤夜看着眼前儒雅清秀,粉面桃花的玉翎莺心中暗暗称赞

        “姐姐,他说你漂亮”雏影嗖的一声钻了出来用小手指着萤夜

        他这一出来可不要紧,两旁的家丁大叫着妖怪撒腿就跑,玉翎莺也是吓了一跳,不过接下来就是一脸好奇的指着雏影道:“这也是你们的师弟?”

        “算是吧”萤枫看着玉翎莺心道“这丫头莫非转了性了,怎么也有这么乖巧的一面,她居然也穿裙子?”

        “先进来坐吧”玉翎莺说罢做了个请的手势

        萤枫并没有进去而尴尬开口道:“那个…嘿嘿,玉小姐,上次我送你那颗珠子呢,你能不能把它还给我”

        “那不是冯公子的遗物吗?也是你送我的礼物啊,我一直带在身上。”说罢拽出脖子上的红绳,上面穿着一颗火红色的珠子,随即一脸不满的看着萤枫道:“天星宗都落魄成这样了么,送出去的东西还往回要?”

        萤霜见萤枫吃瘪赶忙圆场道:“玉小姐误会了,这珠子…这珠子乃是一颗妖丹,师尊恐引来妖怪伤害玉小姐特命我等前来取回”

        “我呸!萤枫,这都过去多久了,当时你咋不说,你怕不是看上别人了吧”玉翎莺说着还瞟了莹雪一眼

        “嘿,师兄,这我可懂,这真是你相好的”萤烛说着满脸堆笑的看向玉翎莺道:“嫂子大可放心,我师兄在山上还天天想你,睡觉都念叨你呢”

        萤烛此话出口没等萤枫解释玉翎莺俏脸一红转身跑进了府里。

        “萤烛!你…你等着!”萤枫说罢赶紧追了进去

        萤烛一脸委屈的看着剩下几人“你们说说,我是不是替他说话,他还不愿意了。”

        “对!”萤夜果断的点了点头

        一脸黑线的莹雪拉起萤霜追了进去,留下二人面面相觑,摇摇头也跟了过去。

        “玉小姐,我…这真是颗妖丹啊,我可以用别的跟你换,你看行不行”说着萤枫掏出一根金簪,这根金簪本来是昨天白天众人休息的时候萤烛买来打算给童颜的。萤枫心里清楚,以玉翎莺脾气不可能顺利要回妖丹,所以骗来了萤烛的金簪说替他保管着。

        “你要送给我?”玉翎莺看着萤枫手里的簪子

        “对啊,喜欢吗?”萤枫硬着头皮说道

        玉翎莺一把夺过金簪看了看道:“我玉家什么情况你也了解,这东西俗是俗了点,念在是你送的,我就收下了”突然玉翎莺话锋一转道:“不过你总得有个理由吧,咱俩什么关系你就送我礼物啊?”

        萤枫心道“本以为这小妮子转性了,看来还是这么难缠”随即指着玉翎莺脖子上的红绳道:“我…我是换,换那颗妖丹”

        “不换!”玉翎莺把簪子塞回萤枫手里道:“本小姐怎么可能随便收人礼物呢”

        “咳”萤枫干咳了一声,咬咬牙厚着脸皮道:“我…我倾慕玉小姐的美色,赏识玉小姐的性格,特用此金簪聊表心意,望玉小姐笑纳。”萤枫说完尴尬的自己脸都红了,玉翎莺也是小脸发烫一直红到耳根,害羞的低着头不停的搓着裙摆。

        “那是我…”蹲在窗外的萤霜一把捂住了萤烛的嘴,使劲按着他,萤烛一阵肉疼。

        “什么声音?”玉翎莺突然看向窗外并没有发现什么,见她要起身出去查看萤枫赶紧一把拉住她,玉翎莺一个没站稳直接倒在了萤枫怀里,四目相对,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赶紧起身故作生气道:“你还敢占本小姐便宜,你就不怕走不出这玉府吗?”

        “玉小姐息怒,我…我不是有意的”萤枫歉意的看着玉翎莺

        “哼,你说不是故意的就不是?我要告诉我爹,说你轻薄于我”说着扭过脸去偷笑起来

        萤枫清了清嗓子道:“玉小姐别笑了,你难道就没什么送我的么?”

        “你还是想要那颗珠子,哼,我就知道”随即话锋一转道:“给你也不是不行,你总得有个理由吧,不然我为什么不能给别人,或者扔了呢”

        “这…这你留在身边不安全啊”萤枫说到这一想这么说她肯定不给随即眼睛一转道:“咳,你留在身边不安全啊,你给我一来能保证你的安全我也放心,二来…二…”

        “二什么!”

        “二来这也算你送我的定情之物”萤枫说到最后都快没声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要脸,谁跟你定情!”玉翎莺摘下珠子,一把夺过金簪捂着脸就跑了出去。

        萤枫拿起桌上的珠子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别藏着了,事不宜迟赶紧回去”说罢直奔府门

        片刻后,玉府大门口

        “谁让你们给他放走的”玉翎莺回房越想越不对,等回来的时候被家丁告知几个人借了几匹马早就走了,气的直跺脚。不过转念一想反正他萤枫话是说出来了,金簪也在这,难道他还能抵赖不成?

        再看萤枫几人由于是白天,只能骑马,几人一路疾驰,先远远的躲开这丫头再说,别一会反应过来就麻烦了。

        “师兄,你送嫂子礼物这是应该的,可你也不能拿我的给她啊”萤烛骑在马上抱怨着

        “师兄,谁说那是大师兄送的,那不是你送的么”萤霜一脸坏笑的看着萤烛

        萤烛一听差点跌下马来“师弟,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你们可都看到了,我都没进去,你还一直捂着我嘴啊,我就算想送也没机会啊”

        “刚才霜儿就是逗你玩玩,现在大家都听到了你是想送没机会,托师兄帮你送的”莹雪说着还特意停下拍了拍萤烛道:“好样的,我说上次你怎么死活不来呢”

        “你们…你们说话要有证据啊”萤烛一脸委屈

        萤枫看着萤烛一本正经的说到“证据是吧,金簪是你买的吧,现在在玉小姐手上吧,你刚才说想送没机会吧,要不让童颜亲自下山问问那掌柜的,买金簪的是谁?”

        “师兄,上次冤枉师弟是我不对,我道过歉了,师弟也原谅我了”说着还看了看萤霜,萤霜点了点头。

        “那只是霜儿原谅你了,我可没有,这次你尝到被冤枉的滋味了吧”萤枫说着指着前面一家客栈道:“这次就放过你了,咱们在那休息吧,晚上直接回天星”

        “好,都听师兄的,以后谁再敢冤枉萤霜师弟我非得把他锤成肉酱”萤烛说着挥了挥铜锤。

        几人说着话来到了客栈一直休息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雏影不情愿的掏出勺子汤匙几人直奔天星宗。

        “几位留步!”随着话音落下一股劲风打翻了汤匙,几人翻落在地,雏影一个闪身连着汤匙一起躲了起来。

        “什么人?!”几人迅速起身四处观望着

        “哈哈哈,几位小友莫慌,老朽有一不情之请,不知几位小友答应否?”说着话一个佝偻着腰,贼眉鼠眼的小老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众人上眼观瞧,此人头发枯槁,皮肤粗糙至极满脸皱纹,双眼冒着微光,拄着拐杖的手干瘦无比,手上的皮肤都有些干裂。

        “你是什么人?!”萤霜一脸警惕的提起长枪对准了老人

        老人摆了摆手声音沙哑:“不用紧张,老朽名叫荆藤,拦下几位主要想做个交易”

        “你一棵古树,想跟我们做什么交易”萤雪一语道破了荆藤的身份。

        荆藤一惊随即面不改色道:“哈哈,说来惭愧,老朽向来喜欢收集奇珍异宝,方才发现,诸位有老朽所需之物,无奈拦下诸位,想跟各位交换一下”说着掏出几个绿油油的果子道:“若老朽猜的不错的话,诸位身上宝贝良多,那女娃的眼睛,你们乘坐的汤匙,这小子手里的长枪,还有你包里的珠子”说完指着萤枫继续道:“我生平就信奉一个理字,我不像其他人出手抢夺,这几个果子乃是神树所结,不说与王母的蟠桃齐名,但也差不到哪去,诸位可用任意一宝与我交换,当然,除了那杆认了主的长枪。”

        “说白了你就是想要这妖丹呗,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莹雪没好气的白了老人一眼。

        “也行,那请诸位拿来吧”说着把手里的果子递向萤枫

        萤枫连忙后退两步抽出江吟怒视着老人道:“我们凭什么跟你换?”

  https://www.7017k.com/xingyuechen/149992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