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五十七章 及时雨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五十七章 及时雨

        这梳着三小髻作闺女装束的女郎进退不得,上岛阁的路被张原主仆二人挡着,退回乌篷船当然不肯,张原呢,让路上船又不舍,因为这女郎实在太美,美得让人担心一转背就会再也见不到了,所以也就这样站着,很有点狭路相逢的意思。

        “喂,哪里来的狂生,在这里拦路!”

        一个高亢的嗓门陡然叫了起来,张原没被吓着,那女郎倒是娇躯一颤,回头含嗔道:“周船妈,声音轻些。”

        那健壮仆妇憨憨一笑,看着十步外的张原道:“还以为是哪里来的狂生呢,却是个毛头少年。”

        张原本来是想学《西厢记》张生那样自报家门“小生姓张名原字介子,绍兴府山阴县人也,今年十五岁,六月十九子时建生,并不曾娶妻——”却被这船妇一句“毛头少年”给说蔫了,嗯,他才十五岁,确实是毛头少年,哪能称小生。

        又有两个婢女从乌篷船里出来,好奇地看着张原主仆,小奚奴武陵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看,低声道:“少爷,我们走吧。”

        张原“哦”的一声,几步闪到一边,让出路来,要等对方过了他再上船离开,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嘛,其实呢——

        那女郎却是踯躅不前,似乎担心从张原身边走过会有什么不测的意外,稍一迟疑,开口道:“请问一下,上面阁子可有人?”声音如花蕊在春风中吐露芬芳。

        张原还未及答话,商景兰的声音从石径上传来:“小姑姑回来了,可把我和小徽等急了,小徽今日又哭了。”

        “没有,小徽没有哭,小姑姑我没有哭,我乐着呢。”商景徽断然否认,并抛下一串笑声为证,好似天女散花。

        随着笑声,商景兰、商景徽两姐妹一前一后蹦蹦跳跳下来了,后面跟着梁妈几个仆妇,叫着:“小姐小姐走慢些,小心脚下。”

        商景兰跑下来见到张原,赶忙对那女郎道:“小姑姑,就是他,就是他。”

        张原无奈,这是什么话,好象他犯了什么大罪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似的,不过这话倒象是他想对自己说的:没错,就是她,没见到时不知道是谁,见到时往日迷惑就豁然贯通,嗯,没错,就是她——

        商景徽也跑下来了,见到张原,满脸欢喜,对那女郎道:“小姑姑小姑姑,是他,是他。”还向张原甜甜叫了一声:“张公子哥哥好。”这才跑到那女郎身边,与姐姐商景兰一左一右拉着女郎的手,好似一块美玉缀着两串明珠。

        这美玉一般的女郎便是这小姐妹的姑姑商澹然,商澹然听到小姐妹这个“就是他就是他”,那个“是他是他”地指认,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明白这少年对小姐妹做了什么,不过看小徽那笑靥如花的样子,应该不是坏事,正待弯腰询问——

        四个仆妇下来了,那梁妈健步过来,冲商澹然使个眼色,声音低低地道:“大小姐,就是他。”

        商澹然秀眉微蹙,问:“怎么?”

        梁妈背着身子,手朝肩后一指,低声道:“这就是张家的公子。”

        商澹然愣了一下,随即冁然而笑,侧过身子,轻声道:“不是他,那人我见过了,是个恶俗纨绔,我从松涛亭外过时,那人还在亭子里呵斥奴仆,大叫大嚷,全不顾体统,山阴张氏子弟,呵——”

        商澹然说话声音虽轻,张原却是听到了,他这对耳朵现在堪称宝物,不但过耳成诵,简直还能当窃听器用,心道:“来相亲的果然是这个小姑姑商澹然啊,看来三兄是没戏了,不知三兄看到过这位商小姐没有,没被商小姐看上会不会气得捶胸顿足?”

        老年仆妇梁妈听商澹然这么一说,也是愕然,不禁回头看了张原一眼,她们几个仆妇只知道今日来相亲的是山阴张氏子弟,张原说他姓张,梁妈她们当然以为张原就是来相亲的那位,却原来不是,倒费了她们许多眼光来打量。

        张原没理由还留在这里听人私语,向商澹然作了一揖,又向商景徽笑着摆了摆手,准备上小船,武陵在解缆绳,却听身后商景兰道:“等一下,请等一下。”张原转过身,就见商景兰摇着她小姑姑的手道:“姑姑帮我报仇,这个张公子赢了我的棋,姑姑帮我赢回来。”

        商景徽道:“姑姑不要赢回来,张公子哥哥是帮小徽的。”

        商澹然“嗤”的一笑,眸子斜睨了张原一眼,心道:“原来这少年是在岛阁上与小兰、小徽他们下棋啊,他也姓张?”说道:“不要闹了。”对几个仆妇道:“去阁子收拾了,咱们也要回去了。”

        输得很不甘心的商景兰道:“姑姑,这位张公子能蒙着眼睛下棋,说蒙着眼睛就谁都下不过他了。”

        张原笑道:“景兰小姐,我说过这话吗?”

        商景兰却冲他嘻地一笑,说道:“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姑姑在这里了,你敢和我姑姑大战三百回合吗?”

        商澹然俏脸飞霞,啐道:“小兰,你就爱乱说话——梁妈,赶紧收拾器物,我们回去。”

        张原看着这女郎的侧影,苗条秀颀,很平常的窄袖褙子穿在她身上竟是分外清新窈窕,小腰秀项,曲线跌宕流畅,仿佛一支洞箫曲,圆润、婉转、轻柔、幽美——

        商澹然回过头来,见这少年盯着自己看,稍感不悦,随即察觉这少年神情严肃,似在思索很要紧的事,这让商澹然突然想起前几日听到的一个传闻,开口道:“这位小哥也是山阴张氏子弟吗?”

        张原心道:“称呼我小哥,那是把我当小孩子了,你有多大,也就大我一岁吧。”拱手道:“是东张的张原张介子,今日是陪我西张的三兄来游园的。”

        商澹然猜出张原说的三兄是谁了,面色微红,问道:“那与姚生员打赌的可是你?”

        张原与姚复的赌约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有说少年张原狂妄的,没入过社学、没学过制艺却要三个月时间写出清通规范的八股文,简直是异想天开;也有说姚秀才作恶多端,天降神童要收拾他……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商澹然虽在闺中也有耳闻——

        张原微笑道:“一时气盛,让商小姐见笑了。”

        商澹然看着张原,这少年游园游湖,还和小兰下棋,一副优哉悠哉的样子,看来是自知赢不了,干脆抛开不管了,山阴张氏子弟都是这德行吗?

        商澹然心下不喜,点点头,说道:“张公子请便吧。”

        商景兰大失所望道:“姑姑,不下棋了吗?”

        商景徽道:“姑姑不要帮姐姐下,姑姑可以自己和张公子哥哥下一局。”

        正这时,猛听得霹雳一声,众人都受惊不小,急看天上,天不知何时已黑了半边,随着这一声雷,天外黑风驱赶着浓云往小岛这边来了,云到哪里,雨就到哪里。

        ————————————————

        周推荐榜《雅骚》快垫底了,书友们支持一下啊。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0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