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七十章 临死抱佛脚(求票)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七十章 临死抱佛脚(求票)

        张原见王思任白眼望天不理睬他,当即醒悟,以美se喻八股实在是肆意了一些,得注意自己十五岁少年人的身份啊,不过这也是谑庵先生你自己提的头,学生只是略作发挥而已。

        王思任目光下移,瞥了张原一眼,这少年神态恭敬,静候他发话,王思任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你果然用功,且有妙悟,你对八股还有哪些领悟,说来给我听听。”

        张原哪敢再多说,恭恭敬敬道:“学生全靠先生点拨。”

        王思任冷冷道:“这么说你是极善举一反三的了,我说一句你倒能说三句。”

        张原额角见汗,不敢出声。

        王思任暗笑,心想:“板着脸吓他这一下也够了,这也怪我自己戏言在先,当然,这譬喻着实精当。”放缓语气道:“少年人戒之在se,你还没到十六岁,耽yu伤身,这修心养xing的功夫不要废了。”

        张原真有点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感觉,他怎么就成了好se少年了,也无从分辩,只好唯唯受教。

        王思任对张原虚心诚恳的态度比较满意,开始施教道:“万历之前,破题多用三、四句,万历初年以来,破题只能用两句,破题切忌连上犯下,语带上文称连上,语侵下文为犯下,破题贵在流利、贵在大雅、贵在古律、贵在自然,大题之破贵在简括雍容,小题之破贵在圆融灵巧,县试、府试也就罢了,道试以上,考官都是八股名家,识见犀利,一眼就扫到这破题二句,这两句若醒目中意,那么这篇时文十之**就能过,破题平淡,后面写得再如何花团锦簇,也容易被阅卷官错过——”

        这是八股名家经验之谈,极富真知灼见,靠自己揣摩领悟哪能见得这般分明,张原静心倾听,不知不觉就闭起眼睛来,这已成了他的习惯,却又猛然醒悟谑庵先生不比范珍、詹士元他们,哪有学生在老师面前闭着眼睛听讲的!

        王思任见张原刚闭上眼睛又突然睁开,他听说过张原过耳能诵的传言,笑道:“无妨,怎么方便记忆就怎么做。”又说了一番破题的要领,最后道:“这破题说着容易,真要一个题目摆在面前要你破、要破得圆融灵巧岂是易事,我先教你破四书小题,但这有个先决,四书倒背如流还不够,还要能聚能分,所谓能聚能分,就是信手从四书中摘一句,比如夫子说‘巧言令se,鲜矣仁’,你就得把四书中与这句意义相近的其他句子全部背诵出来——我给你三天时间,三日后我来考你。”

        王思任说罢,径自回内院了,他有两个书房,前院这个书房用于接待外客,现在就让张原在前院书房学习。

        《大学》、《中庸语》、《孟子》这四书是有意科举者必须熟记背诵的,不计朱熹注释的话,《大学》和《中庸》不过几千字,《论语》一万多字,《孟子》篇幅稍长,三万多字,对张原来说,连朱熹的四书集注他都能随口背诵,这五、六万字原文当然更不在话下,但正如王思任所说,死记硬背没有用,必须聚散随意,这就要求张原必须一句一句去梳理、去整合、去辨析,八股文耗费心智,由此可见一斑。

        四书早已熟记于心,倒也不用翻书,张原就那样老僧参禅一般坐在书房的大椅上,每半个时辰就在书房里来回踱几步,然后又坐回椅子上默学深思。

        小奚奴武陵坐在书房外的一条小杌子上,随时听候少爷的吩咐。

        临到午时,王管家来请张原主仆用饭,饭菜用食盒盛着已经送至西厢房,有鲜鱼、有咸肉、有时新蔬菜,饭是绍兴的花白米饭,很是可口。

        用罢午餐,武陵将食盒送回厨下,张原又回前院书房来回踱步,默默梳理四书义。

        武陵无聊,王家的僮仆他又不认得,没人和他说话,百无聊赖剥橘子吃,见少爷面前的茶盏干了就去厨下给少爷端一杯热茶来。

        未时末,王思任从内院出来,先走到书房这边,武陵一见,赶紧起身,正要叉手唱诺,王思任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朝书房里看了看,张原闭着眼睛默坐在那里,若不是搁在书案上的手会时不时会叩击一下桌面,都会让人误以为他坐在那里睡着了。

        王思任笑了笑,带了两个僮仆出门赴约去了。

        午后时间漫长,武陵无所事事,坐在书房外打盹,没发现自家少爷正遭人偷窥——

        一个容貌俊秀的少年公子蹑手蹑脚走到书房边,先看了一眼坐在小杌子上打盹流涎的武陵,皱了皱鼻子,转头望向书房里面,见张原闭着眼睛坐在那一动不动,等了一会,还是不睁眼也不动,这少年公子便悄悄移步进房,隔着书案与张原对坐,也是一动不动,当然,清亮双眸却是睁得老大——

        张原正在梳理四书中关于夫fu之道的相关语句,什么夫fu之愚,可以与知焉,什么夫fu之不肖,可以能行焉……鼻间忽然嗅到淡淡的脂粉香,睁眼一看,“啊”的一声惊呼,站起身来——

        书案那端的少年公子见张原受惊的样子,不禁“嗤”的一笑,起身拱手道:“张兄莫惊,是我。”

        张原心道:“我正是因为知道是你,我才惊。”拱手还礼道:“哦哦,原来是王兄,在下正苦思默想四书义,请王兄不要打扰,不然谑庵先生会责骂的。”

        这王姓少年,不,王姓少女在自己家里显然还要活泼一些,说道:“不要紧,我爹爹去延庆寺了,老和尚请他吃斋饭说佛法,一时回不来,我和你说说话——”

        张原心里叫苦,西厢记这出戏可不好乱演啊,这是晚明,不是四百年后,少男少女不好随便说话的,说道:“抱歉,在下没空陪你闲话,学八股要紧。”

        张原口气有些生硬,这王姓女郎却不以为忤,反而深表理解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要和一个姓姚的秀才打赌是不是,可你这样临死抱佛脚来得及吗?”

        临死抱佛脚,这个形容得好,张原无奈道:“怎么说也要抱抱啊,我这不是在刻苦学习吗。”

        王氏女郎热心道:“若是规定好题目的,就请人代笔——”

        张原道:“这不行,临场出题的。”

        王氏女郎道:“那就没办法了,只有靠你自己了,我爹爹今日教你学什么?”

        张原便说谑庵先生让他梳理归纳四书义理,没想到这王氏女郎“嘿”的一声道:“我就知道爹爹要来这一套,以前教我阿兄也是这样,其实我爹爹早已梳理得极完备了,你等着,我去给你把我爹爹的手稿拿来。”转身风一般的就去了。

        武陵揉着眼睛进来道:“少爷,方才那人是谁?”

        张原只好答道:“王公子。”

        武陵想起来了,说道:“哦,是上回在砎园遇到的那个王公子是吧,难怪眼熟,走得这么快做什么,倒吓了我一跳。”

        ————————————————

        今天更新晚了一些,刚才看周点、周推榜,似乎不大妙哉啊,小道并非专职码手,要上班的,又码得慢,业余时间全拼在这本书上了,请书友们多支持一下,点击、推荐,《雅sao》新书两万的收藏,书友们给力一下,应该能占据更好的位置。

        夜里还有一更,继续努力。

        c@。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0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