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八十三章 外来和尚好念经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八十三章 外来和尚好念经

        两套裙裳,一套是青se绢布狭领长袄和长裙,一套是黑se松江棉褙子和长裙,连裁缝工银一共四钱二分,为少爷管钱的武陵没带银子出来,那女裁缝笑道:“认得认得,张家少爷啊,谁人不识,这是贵府的婢女吗,小模样好俊。”说好三日后送裙裳到张原家里再收银子。

        从成衣铺出来,走过十字街,灯火一暗,月se照人,一直不会说话似的穆真真终于开口了:“少爷,这可费了好多银子了,婢子怎么生受得起。”

        这堕民少女说话的声音在清冷的夜风中显得有些悲戚。

        张原微笑道:“我母亲早说过要为你裁制一套衣裳,我不想母亲劳累,这缝衣裳也极费眼神的,今日正好顺便,就在铺子里缝制吧。”看了一眼穆真真lu在草鞋外的脚拇指,问:“我母亲不是为你做了一双青布鞋吗,怎么不穿,不合脚?”

        “不是不是。”穆真真忙道:“是因为现在天气尚未冷,婢子舍不得穿。”

        再过几天就是二十四节气的霜降,夜间很有些寒意了,穆真真还说天没冷,要到下雪才是冷吗?

        小奚奴武陵看得出来少爷对这堕民少女甚好,便道:“真真姐,咱们家太太和少爷最是和善,既是少爷赏你的衣物,你就收下,你跟少爷出门,穿得寒酸,少爷也没面子不是。”武陵与穆真真同龄,月份晚一些,个子矮一截,所以也跟着石头兄弟和兔亭叫真真姐。

        张原“嘿”的一笑:“小武,你这张嘴越来越会说话了,是不是暗示也要给你缝制新衣,穿得光光鲜鲜让我有面子?”

        武陵一掸衣襟,笑道:“太太每年都给我四季衣裳,小武我已经是光光鲜鲜的了。”

        穆真真依旧局促不安道:“婢子初到主家,什么事都没做,却生受这么多好处,真是有愧。”

        张原叹道:“哎呀,真真你真啰嗦,这样吧,明年三月我要去松江看望姐姐、为姐夫祝寿,行远路没有得力的人,到时你和你爹爹护着我去吧。”

        穆真真脸现异彩,喜道:又为难道:“少爷,我爹爹隔三岔五就要当差的,县衙工科房的典史老爷若找不到我爹爹听差那是要发怒的。”

        张原道:“到时我会向侯县尊禀明,那两个月不征你爹爹当差便是。”

        穆真真甚喜,觉得自己父女可以为张家少爷效力,这样受主家好处才会心安。

        ……

        次日上午,张原去西张拜见族叔祖张汝霖,张汝霖正在书房编他的那部韵书,见张原进来,搁下笔笑呵呵道:“张原,要施妙计了?”

        张原恭恭敬敬行礼后,方道:“正要请叔祖示下。”

        张汝霖道:“我已吩咐过刘管家,你等下去他那里让他安排人手便是,先坐,叔祖要考考你,看你这些日子在王谑庵处制艺学得如何了。”先考张原的认题,就是随意从四书和春秋中摘一句,让张原背诵原句的段落,强记正是张原的本事,自然难不倒他——

        张汝霖点头道:“那我来出两题,你来破题,呵呵,不须卖弄七步捷才,总以破得周正为好。”略一沉吟,出题道:“子曰为政以德。”

        张原破题道:“为政有本,舍君德无以也。”

        张汝霖点头表示嘉许,又出题道:“子曰君子不器。”

        张原破题道:“圣人论全德者,自不滞于用焉。”

        张汝霖这两道题出得正,张原破题也是堂堂正正,张汝霖挑不出任何毛病,又问道:“你开始作八股了没有,哦,且背诵一篇给我听听。”

        张原便背诵了一篇昨日作的小题八股,这一篇得到了王思任的赞赏——

        张汝霖手在膝盖上打着拍子,象是在听曲一般,一篇听罢,赞道:“我若是提学官,单凭这一篇就可拔你为生员——我无忧矣,你下去安排妙计吧。”

        张原从北院出来,先找到张萼,然后二人一起去找刘管家,让刘家管挑选五名识字能干的家仆,附籍西张的家奴有数百户,选这么五个人有什么难的,不移时,五名家仆来了,都是识文断字、能说会道的,张原问他们对周边各县熟悉否,有说熟悉作余姚的、有说熟悉诸暨的……

        绍兴府八县,会稽、萧山、诸暨、上虞四县与山yin离得近,张原便让四名张氏家仆各携三册姚复丑史分赴这四个县,找县城酒楼茶馆、车行码头的说书瞽者,每县找三个说书人就行,让说书人根据这书册记载的事编成说书每日说唱,连说三日即可,付那说书人一两或二两银子,只要给银子,而且说的又不是那说书人本地的事,不用担心打击报复,那些说书人何乐而不为——

        又命一名家仆远赴杭州,在学政官署附近的茶楼酒肆、菜场闹市找说书人说唱姚复丑事,如此这般,布置停当,除同城的会稽缓些日子再施行外,其余去三县和杭州的仆人明日一早就启程——

        张萼觉得张原的计策平平无奇,说道:“介子,何必大费周章,除了去杭州宣扬可让担提学官风闻之外,去其他四县宣扬有何必要,外县人根本就不知道姚复是谁,要就在本县竭力宣扬。”

        张原笑道:“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在本地宣扬很快就会让姚复知道,他或许会有什么对策,而从邻县传回来那就大不一样了,本县人会认为这事都传到外县去了,姚复丑名远扬了、要倒霉了,这与在本县直接宣扬的效果大不一样的,而且姚复没有对策,等他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已经臭不可闻了。”

        张萼哈哈大笑,说道:“我倒不知同样是造谣中伤却还有这么些讲究,介子,你果然yin险狡诈。”

        张原白眼道:“三兄,你就不会用个好词吗,这叫足智多谋、运筹帷幄好不好,而且这怎么是造谣中伤,每件事都有苦主的。”

        张萼笑道:“都一样,都一样,我偏爱反着用词。”又很期待地道:“等那些丑闻从外县传回,那时要看姚讼棍——”

        一时想不好妥当的词,张原接口道:“姚讼棍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张萼赞道:“妙,姚讼棍讼棍肯定是当不成了,改绰号叫姚老鼠。”

        张萼越想越乐,兴致勃勃,硬拖着张原去下棋,象棋、围棋各下一局,当然都是输,留张原在西张用了午饭,午后又要张原陪他去使用望远镜偷窥他人内宅——

        张原赶紧道:“这不行,这不行,三兄,这种事少干,让人家发现了不好。”

        张萼不以为然道:“无妨,谁也不知道我拿根铜管是在干什么,不过我也没看到什么秘事,只有一次——”

        张萼压低声音道:“就是前几日,我从卧龙山俯看姚讼棍的内宅,见姚讼棍大白天把一个青年fu人拉进房里半天才出来,那fu人不是姚宅的女眷,是乘轿来的,就不知是谁家yin|fu?可惜此镜不能穿墙透视,不然就妙哉了。”问:“介子,你可知世间有没有能隔墙视物的镜子,似乎古时神医扁鹊就有这本事?”

        若能好好引导,张萼或许可以成为大明朝的发明家,爱迪生那样的。

        张原道:“那种镜子几百年后会有,你等着吧。”

        ————————————————

        新的一周,**迭起,《雅sao》要冲周点第一,书友们助小道一臂之力吧,登录、点击、投票,谢谢书友们。

        c@。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1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