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零五章 小聘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零五章 小聘

        1看看时候还早,张瑄就带了武陵去府学宫十字街找那清墨山人合庚帖,十字街有两家算命铺子,只隔数十步,正不知哪家是清墨山人的,却见其中一家门前有个老农模样的人大声道:“清墨先生真是神算哪,老汉昨日走失了一头耕牛,一家人哭哭啼啼,以为牛被盗了,听人说十字街的清墨山人推四柱、卜乌卦,应验无比,老汉将信将疑,就来问问牛的下落,到底是被哪方的贼人偷去的?清多山人手占一卦,就说老汉的牛没有被盗,只是陷在离家东南方的一条山沟里,老汉回去一找,果然找回了牛,所以今日特意来谢清墨先生,也为他宣讲宣讲一斜对面那家算命铺子走出一人,讥讽道:“你不是今日才特意来的,你是天天来,没完没了说偷牛,有意思吗,编个新鲜的呀。”两边店铺的人都是大笑,那老汉涨红了脸道:“关你何事,各说各的,莫要同行相轻。”

        武陵道:“少爷,这老汉是清墨山人请来招揽生意的吧,天天说偷牛一咱们换一家?”

        张瑄笑道:“我就认准这个清墨山人了。”从那老汉身边走过,

        进铺子去了。

        那老汉大喜,神气地瞪了斜对面那个算命先生一眼,那个算命先生见自己这般点破,张瑄主仆还往那铺子进,气得袖子一甩,回自己铺子坐着生闷气。

        清墨山人这铺子很小一个算命先生能开铺子也不容易了,一般的也就是在街头巷尾摆张瑄子,清墨山人这铺子还悬有一副平仄不合、

        对仗不工的对联:,小筮圣人所立,禄命前生注定。,…

        那清墨山人四十来岁,戴着竹冠,白面微须,袖着手坐在一张瑄木桌后,见张瑄主仆进来,心里暗喜道:“衣食至矣。”也不说话,只把眼睛上下打量要等张瑄开口。

        张瑄在桌前那张瑄凳坐了,问:“清墨先生?”

        清墨山人矜持地一点头:“正是鄙人,这位公子来此何事?”张瑄道:“来合庚帖。”清墨山人顿时放松下来,合庚帖这个太简单了,无须察颜观se,不用暗中揣测,便伸左手到桌上,说道:“山人学的是子平五星术,吉凶祸福,应验如神合庚帖更是山人绝技,请公子报男女双方生辰八字。”张瑄将自己与商澹然的生辰说了,清墨山人讶然道:“女大一呀。”张瑄道:“正是因为女大一,才要找清墨先生来算,若是一般术士,肯定是说这女大一是不妥的,那只是庸人俗见,清墨先生定然另有高见。”

        这话清墨山人爱听,当下左手拇指在其余四指关节轮点如飞,很快排出四柱、大运、小运、流年和命宫提笔写在一张瑄纸上,张瑄是“戍戌年己未月壬申日庚子时”商澹然是“丁百年癸卯月庚辰日丁亥时”一清墨山人熟视红纸上的八字良久,抬眼看着张瑄道:“何知其人贵,官星有理会:何知其人吉,喜神为辅弼,这男方八字想必就是公子的命造了月逢印绶喜官星,运入官乡福必清,好命,好命。”赞叹不已。

        张瑄微笑道:“多谢美言,在下今日是来合庚帖、看婚姻的请山人直言吧。”

        清墨山人又看了几眼红纸上写着的流年、命宫,说道:“制伏喜逢煞旺运,三方得地发何难,这女命也极富贵,只是幼年或有刑克一”说这话时,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张瑄语速极缓。

        算命先娄都这样,说话说半句,等你自己兜底。

        张瑄心道:“澹然小姐三岁丧父、五岁丧母,纵然生在富贵之家幼失怙恃也实在悲苦,但我难道不能让她以后的日子幸福美满吗。”

        说道:“请山人说说这二人的八字能不能成夫妻吧。”

        清墨山人心道:“别的来算命的就喜欢问来问去这少年倒是口风极严。”说道:“合庚帖也正是要看双方禄命,五行中和,不偏不倚,总能丰衣足食,寿命绵长,若夫妻双方八字配合得好,则好上加好,更上一层楼,好比男方禄命本只有秀才的功名,娶个旺夫的娘子,那就能中到举人,这叫相辅相生,哈哈。”张瑄也笑,觉得这个清墨山人说话有点意思,便道:“那就请山人为这戍戌男命细细推一推。”清墨山人抖擞精神,说了一大通,把这一戍戌命造说得封侯拜相、

        金玉满堂、妻妾成群、寿享遐年,命好得不得了张瑄心道:“三十年后的鼎革大劫难,影响了很多人的命运,这些算命术士哪里能算出来呢。”任这清墨山人口若悬同地说,他只含笑倾听“言不发。

        清墨山人足足说了两刻时,见这少年神情恬淡、无动于衷,根本没有因为自己把他的命说得这么好而喜形于se,心知遇上了个不喜奉承的,便道:“我已细细推算过,这女郎命造虽比这男子大一岁,但二人八字并无明显相克相害之处,但山人有一言,逢寅、卯年,不宜婚娶,其余一概无妨。”

        张瑄心道:“今年是壬子年,寅、卯年就是后年和大后年,嗯,一切顺利的话,后年我要参加道试、大后年是乡试,然后便是会试,这之前的确没空娶妻,清墨山人真为我算得好,优生优育。”笑道:“清墨先生果然算得妙,那就请写在这红纸上吧。”

        清墨山人提笔写上,用帖子封好了,说道:“公子好命,这算命银钱也相应要多一些,要与这样的好命匹配是不是?”

        张瑄笑问:“那么该收多少银钱?”

        清墨山人道:“要一钱八分银子。“心里有点忐忑,该不会要得太多了吧,平时也就七、八分银子张瑄二话不说,图个喜庆,何必争这一钱、二钱银子,让武陵给清墨山人二钱银子,清墨山人大喜,送张瑄主仆出门时又道:“公子命造,纳妾早于娶妻。”似乎担心张瑄成亲太晚会耐不住,少年人血气旺嘛,故而善意提醒。

        张瑄笑道:“大明律不是规定不许四十岁前纳妾吗?”

        清墨山人笑道:“那都是什么老黄历了,看看现在的世道,家奴之子都能冒籍科举、商要人家可以两地娶妻,大明律哪里管得过来,而且四十岁无子嗣方许纳妾是指没有功名的平民百姓,张瑄子很快就能补生员、中举人的,哪会有什么限制一”

        张瑄问:“山人认得我?”

        清墨山人“呃”的一声,说漏嘴了,算命的是最爱打听事的,张瑄家离这府学宫不远,前几日又在学署闹出那么大的事,他怎么会不认识,装作不认识是为了方便算命清墨山人笑道:“山人是此时才算出公子姓张瑄乃是鼎鼎大名的东张瑄子,哈哈,久仰,久仰。”

        这个算命先生还颇有谐趣,不算恶俗。

        张瑄袖了那合好的庚帖,别过清墨山人,回家报知母亲,张瑄吕氏甚喜,次日一早便命石双持了这合好的庚帖给会稽商氏送去,商周德派了一个管事过来商议纳采日期,就定在本月初六,纳征则定于下月十二,经过了纳采、纳征,这婚姻就算确定下来了。

        初六日一早,张瑄带着石双、翠姑夫fu,还有小奚奴武陵,另雇了四个挑夫,挑着小聘之礼前往会稽商家行纳采之礼,初一日下的那场雪到现在也未化尽,道路两旁还能看到雪堆在那里,沿途民众得知这是大名鼎鼎的东张瑄子去向商氏女郎下聘,无不夸羡,纷纷议论猜测聘礼多寡一嘉靖以前,民风简朴,纳采只用八se果品、茶一盒、酒一坛和白鹅一对,上户人家礼银三两、中户二两、下户不过一两,而嘉靖以后,奢侈之风渐盛,聘礼日渐丰厚,婚姻只讲金钱,尤以江南为甚,纳采只是小聘,上户人家就要礼银十八两,其余酒牲果品加倍,张瑄家当然要以上户算,而纳征大聘,簪hua、戒指、金珠、宝石,则需要银钱一百六十两,小户人家真是想都不敢想翠姑道:“少爷,会稽商氏乃是富豪,以后少奶奶嫁过来,嫁妆肯定极丰厚,定比咱们下的聘礼要多。”

        张瑄失笑:“翠姑倒是好算盘子,就算到嫁妆、聘礼盈亏去了。”

        正辰时,张瑄一行到了商氏大门前,商周德等一丰商氏族人将张瑄迎入,行礼、敬茶,忙了好一阵子,午饭后才算空闲下来,张瑄一直没看到景兰、景徽姐妹,更不用说商澹然了,便委婉地对商周德道:“商二兄,左右无事,我还想去白马山竹亭上看看雪景,不知可否?”

        商周德知道他的心思,笑道:“山上雪冷风寒,就不要去了,明年暑月,我请你来这边读书。”

        张瑄心道:“这是那曰在白马山竹亭我对澹然小姐说过的话,澹然小姐就对商二兄说起了吗。”

        却听商周德又道:“绍兴习俗,小聘时男女双方不能见面,但隔帘说说话应是无妨,你随我来。

        哇,赶在十二点前了,好险。@。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13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