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一十章 年节、灯景、拙荆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一十章 年节、灯景、拙荆

        山yin灯景,海内所夸,从乡绅大族到篷门小户,没年元宵前后,家家户户以不能张灯为耻,绍兴竹子多、蜡烛贱,制作一架灯费不了几分银子,寻常民户也负担得起,而且制好的灯可以张挂几年,当然,这只是对小户人家而言,象山yin西张这样的豪奢大族,每年张灯都要求新、

        求奇、求多,制作更是精益求精,所费银子以百两计明年也就是万历四十一年的元宵灯会,因为按察使张其廉将邀请杭州织造太监前来赏灯,所以在十一月初绍兴知府徐时进就特意召集会稽、山yin两县的长官以及本地乡绅,要求明年的元宵灯会要盛张灯彩,按察使张其廉还特意拜访了张汝霜说及此事近年来万历皇帝对臣子们的奏章往往拖延批复甚至留中不发,独对矿税太监、织造太监以及各地钞关的收税太监的奏章批复甚快,各地的矿税太监因为扰民过甚,民愤极大,闹出了很多sao乱,前几年已罢去,但织造太监和钞关税监是不能罢的,这是万历皇帝内库银的主要来源,万历皇帝爱财如命,宠信太监,派往各地的太监都是趾高气扬,地方官员奉承犹恐不及,浙江按察司张其廉是三品大员,主管一省刑名并监察考核本省官吏,与布政使、都指挥使同为三司首脑,权力极大,却也要对杭州织造太监曲意奉承,钟太监要来绍兴看灯景,这就成了绍兴府明年初的头等大事了,会稽、山yin两县都有差役里老去各家各户晓谕,家家户户都要准备添置新灯,不要把一些陈年旧灯挂出来,那样不喜气,城中那些穷苦民户虽有怨言,但毕竟是过年热闹的事,而且费钱不多,尚不至于去抵制一张汝霜命长子张耀芳和三子张炳芳张罗明年元宵灯会的事,定要出奇、出新,让那钟太监一见而终生难忘,hua费多少银钱在所不计。

        张岱、张萼这个冬天也都跟在父叔辈后面忙碌,张原依然是读书、

        习字、作文,但既然县府有令要制新灯,张原家自然也不例外,张母吕氏便命石双去找善制彩灯的工匠,做六对新灯,石双道:“太太,小人就会做灯架子,只是灯面彩绘做不来。”

        一边的张原道:“有了,灯面绘画我来想办法,石叔只管做灯架子。

        张母吕氏奇道:“我儿又不会绘画,怎么”忽然醒悟,悄声问:“你要去请商小姐帮你绘图?”

        张原笑道:“母亲厉害,儿子动一点心思母亲就一眼看透。”

        张母吕氏笑道:“你是我生的,我看不透你谁看得透你,呵呵,为娘知道你是借机又想去看商小姐,好,去吧。”

        冬月二十日,张原便来到会稽商氏府第,向商周德道明来意,商周德笑道:“这个我作不了主,你自去问澹然。”

        依旧是隔帘相会,少不了有小景徽忙忙碌碌,说好了画六幅灯画,用粉红绢丝作画到了腊月十二下大骋行纳征礼时,张原由张岱之父张耀芳作为男方长辈一同前往,纳币之礼有簪hua、戒指、金珠、宝石、玄穗、白羊、

        灰雁、清酒、白酒、粳米、合欢铃、九子墨、以及各se礼盒,礼盒均用柏枝及丝线络果作长串,或剪彩作鸳鸯,又用万年青、吉祥草,以此为“吉祥之兆”女方则不须还礼,只等成婚时陪嫁的妆奁,因张原年龄尚幼,商周德与张耀芳议定近两年不请期亲迎,待张原满了十七岁后再议一既已行大聘,那么男女双方便有夫fu之名,张原可以与商澹然si下相见了,依旧是在第三进小厅,苏绣仕女屏风已收起。两个大火盆炭火玫红,张原走进去时,就见商澹然已经在那里脸儿红红的等他,那jiao羞美丽的新嫁娘模样让张原心中就是一dang,想:“这要等三年后成婚,算得上是一种折磨了吧。”

        以身体而言,十六岁的商澹然显然比十五岁的张原成熟得多,纤腰秀项、绰约窈窕,已具有成年女子之美,而张原呢,身体跟不上心理,虽已做过春梦,但显然还nen点,目光却是灼灼火热,显示少年的心在sao动,爱情就在这sao动中,没有sao动就没有爱情商澹然有些慌张,不知该怎么称呼张原,按理说应该叫夫君或者相公,但一时怎么叫得出口,向张原施礼时就想含糊过去,偏偏小景微就在边上,问道:“姑姑叫张公子哥哥什么?”

        张原笑了起来,说道:“嗯,我也没听清,小徽帮我问清楚。”

        商澹然半羞半嗔斜睨了张原一眼,心下放松了一些,对商景徽道:“我也和你一样叫他张公子哥哥。”

        小景徽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姑姑十六岁,张公子哥哥十五岁,大的怎么能叫小的哥哥呢。”

        商澹然心里对自己比张原大一岁还是有点芥蒂的,这时被侄女这么当面说出来,有些羞恼,说道:“那你也叫不得他哥哥,要叫一”

        小景徽仰头问:“我不叫张公子哥哥那又叫什么呢?”

        商澹然又被问倒了,无奈道:“随你叫吧,我管不了你,你这个磨人精。”

        这就是一个害羞的刚订亲的少女与可爱小侄女的对话。

        商澹然的六幅灯景画已画好,一幅画配一首诗,张原携了绢画回去,自己设计灯式,石双削木剖竹,夜以继日,赶在了过年前一天将六盏大灯做好,藏在西楼阁上秘不示人,单等正月十二夜张灯让人惊喜,绍兴灯景从正月十二至正月十六,号称五夜灯。

        父亲张瑞阳和姐姐张若曦的回信先后送到,张瑞阳随信带回五十两银子,助儿子行聘订亲之用,张瑞阳在信中虽然矜持克制,但老怀大慰的喜悦溢于字表,一年多不见,儿子竟这般长进,那两篇八股文比他这个老童生还作得好,又能与会稽商氏女郎订亲,真让他不敢置信,但老妻附信言之凿凿,不由他不信,张瑞阳在信中说,如果周王殿下容他辞归,那他明年夏、秋之间将归山yin姐姐张若曦的信更是充满了惊喜之情,在信里说若不是快过年了,她真想立即赶回娘家看望小弟,看到小弟的信和制艺八股,还有与商氏女郎订亲的事,她真是要快活死了,说明年二月初就会派得力家仆从青浦来山yin接张原去,希望张原在县试中先传捷报从腊月二十四送灶王爷上天后,年节味道骤浓,堕民中的乞丐,涂抹变形,装扮成鬼判到各家各户叫跳驱傩,索取利物,家家户户换桃符、门神、春帖、钟尬、福禄、虎头贴在门前和房壁,街坊箫鼓之声,通宵达旦。

        穆敬岩、穆真真父女从送灶王爷上天这日起便来张原家帮忙,打扫堂室,清洗器物,事多繁琐,忙忙碌碌,转眼除夕便到,张原去西张那边的祖堂与族人一起祭祀祖先,回来时已是亥夜时分,见穆敬岩砍了一堆松柴架在前院竹篱门内空地上,点火烧柴,这叫烧*,烟火腾腾,温暖热闹,松香弥漫,张母吕氏、伊亭、兔亭等人都立在大门前笑嘻嘻观看一癸丑新年第一天五鼓一响,张原便带着武陵去里社神祠用糖豆米团祭灶神,称为“接灶”回来后把米团分发给家人食用,称为欢喜团。

        张原这日极忙,要向东张和西张的族叔祖和族伯、族叔们拜年,临近午时去县衙向侯县尊贺新年,侯县尊不在,也不知去哪里拜年去了,张原便在廨舍礼簿上写上自己名字,将槽礼交与执役,这也算拜过年了。

        没得歇,还得赶往会稽向商周德和王思任拜年,先去商家,在商家用午饭,与商澹然只匆匆见了一面,邀商澹然去山yin看元宵灯会一忙忙碌碌,欢欢喜喜,就已是正月十二,当日傍晚,石双和穆敬岩在竹篱门前搭了一个木棚,待天一黑,便将六盏点上蜡烛的大灯悬上,还有几盏往年积存的魁星灯、烧珠灯、剔纱灯,一时明明耀耀,绚丽夺目。

        张岱、张萼兄弟带着几个奴仆走了过来,张岱一见那灯景画,便赞一声:“妙极!介子,这是请谁画的?”

        张原微笑道:“拙荆。”

        张岱、张萼兄弟二人愕然对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张萼笑道:“介子想入洞房都快疯魔了,拙荆都叫起来了。”

        张岱一边笑一边看那六盏灯景画,其一是画茅屋一角,有蔷薇hua开放,hua上一碟,题曰:“晓凝端lu极清匀,不占园林最上春:忽发一枝山谷里,似知茅屋有诗人。”

        其二是牡丹hua下一青蛙,hua绚烂、蛙生动,题曰:“牡丹皆对本谁栽,细雨无声蛙自来:说似与人三不见,烂红如火一里开。”

        张岱又赞道:“野趣天然,书画俱佳,介子,好福气,好福气。”

        张萼叫道:“介子这是在张灯炫耀啊,气人,着实气人。”

        张原笑,说道:“我去大兄那边看灯去。”

        张岱摊手道:“一盏灯也没有。”

        “为何?”

        “专等钟太监来。”

        这一章时间推进稍快一些,算是过渡,精彩将现。@。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1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