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双姝操选政(求票)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双姝操选政(求票)

        水浒人物游行祈雨的队伍过去了,后面是数千跟随看热闹的民众,

        这时都鼻到钱肃王祠〖广〗场去了,越王桥上倒是空空dangdang,日光照耀下的井河浅流无声,大船已无法航行,只有小舟还能撑篙往来。

        张原对杨石香、金伯宗二人道:“这里离季重先生的府第不远,我三人这就前去拜访,如何?”

        杨石香道:“我二人未置办得*礼,名帖也未带,不敢冒昧,还是明日再去拜见吧。”

        张原道:“也好,那我们现在是回去还是去钱肃王祠再看看水浒群英?”

        杨石香道:“我闻季重先生清高孤傲、直言快语,我若冒昧去求选本序,怕遭尴尬,不若介子兄先去探问一下,若季重先生答应作序,我二人再登门拜见,这样稳妥些,介子兄以为如何?”

        张原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去,两位自去钱肃王祠游玩。”

        在越王桥东头分道,张原带着武陵往杏hua寺后的王思任府第,杨石香、金伯宗主仆五人往北去钱肃王祠。

        真是万人空巷,这一路都少见行人,过了杏hua寺,见一顶帷轿冉冉而来,轿边跟着一个少年书生和婢仆数人,武陵眼尖,道:“少爷,那是王二小姐。”便要取眼镜给少爷戴着看清楚些。

        张原摆手道:“不用。”向帷轿迎去。

        少年书生正是王婴姿,得知山yin的水浒牌祈雨队伍到了海龙王庙,便邀姐姐王静淑来看个热闹,姐姐这些日子一直愁闷伤感,王婴姿甚是担心,便想着陪姐姐到离家不过两里的海龙王庙游玩一下看看水浒人物散散心,所以征得母亲同意,便硬把姐姐拖出来了,她自己扮作书生,没想到会在杏hua寺前遇到张原,便问张原何往?

        张原道明来意,王婴姿道:“爹爹这时候不在家,介子师兄见我爹爹有何事?”

        张原道:“两个青浦的文友,请我帮着选评一册时文,还想请老师作一篇序,借老师的名声,让书好卖一些。”

        王婴姿睁大眼睛笑道:“好啊,明日请他们来便是了,介子师兄操选政,爹爹定肯作序的。”

        张原作揖道:“那要请师妹多在老师面前美言了。”朝帷轿望了一眼,问:“师妹这是要去哪里?”

        王婴姿道:“陪我姐姐去海龙王庙散散心,你们西张的祈雨水浒牌已经到了是吗?”

        张原道:“水浒祈雨队伍已经去钱肃王祠了,那里现在是摩肩接踵、人山人海,师妹和师姐去那里只怕会被挤到,依我看不如就在越王桥头等着,水浒牌人物过不多时就要转回山yin的。”

        王婴姿道:“那好,就依师兄所言。”扶着轿沿向越王桥走去,张原和武陵跟在一边。

        王婴姿忽问:“介子师兄方才称呼我姐姐什么?”

        张原道:“师姐啊,怎么?”

        王婴姿微笑道:“没怎么,一时没听清。”

        帷轿停在越王桥头槐荫下,两个轿夫退在一边,王婴姿掀开轿帷道:“姐姐出来看看,这府河都快干涸见底了。”

        一袭素淡衣裙的王静淑下轿,先向张原福了一福,叫了一声:“张公子。”

        张原赶忙作揖道:“王师姐好。”

        王静淑觉得张原这样称呼她有些奇怪,不过她也没多说话,与妹妹婴姿并肩立在桥头看风景,悄声低语。

        张原没走开,也在这里等着,他要等杨石香、金伯宗一起回去,而且王家这师姐师妹两个在这里,他也有义务在此照顾一下。

        大约过了两刻时,听得箫鼓声渐近,武陵喜道:“粱山好汉过来了。”

        这回是观音大士、雷部诸神和龙宫水族在前,依旧是“风调雨顺”

        和“盗息民安”两块牌子前导,这些菩萨诸神衣裳绚丽,仪仗精美,看上去真如天人一般。

        “及时雨”牌子过来了,水浒人物臻臻至至,王静淑、王婴姿也是大开眼界,王婴姿问张原这个是谁?那个是谁?张原一一回答,王婴姿看到穆真真扮的扈三娘,喜道:“师兄,那不是你的婢女穆真真吗?”

        张原笑道:“是,边上那个赤发大汉是真真的爹爹,师妹没认出来吧,哈哈。

        王静淑看着这群形貌各异的水浒人物,对妹妹婴姿道:“挑选出这些人来可真不容易啊,简直与绣像本忠义水浒传上画的一般无二。”

        王婴姿见到高高挑着的丈幅黄绢上的《阳和义仓记》,便大声问张原:“师兄,这是你写的吗?”

        张原应道:“字不是我写的。”

        王婴姿笑道:“我知道字不是你写的。”人流如潮,举手成林,王静淑姐妹虽有几个婢仆在前拦阻,依然被挤得不断后退,退后樟树后面去才稳住,张原也帮着照看,不让一些闲汉靠近,会稽、山yin的逸夫、喇唬没有不认识张原的,谁敢捋张原虎须啊,见是张原,躲之唯恐不及。

        王静淑在妹妹耳边道:“我说不出门吧,你硬要拖我出来,还好遇到张算子,不然都要挤散了。”

        王婴姿咋舌道:“我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人啊,这比往常庙会还拥挤。”

        王静淑看着张原的背影道:“这张公子人品很好”

        王婴姿道:“这还用说吗,爹爹最器重的学生啊。”

        王静淑观察很久了,妹妹婴姿与她说话,眼睛却老是看着一边的张原,不能说是含情脉脉,但眼神里透着欢喜,这样由衷的欢喜是平日少有的,王静淑不禁想:“若妹妹能嫁给这张原,那岂不是美事,怎么就这么无缘呢,张原竟已与商氏女郎订亲了。”因想起自己的不幸婚姻,自是黯然神伤涌动的人潮终于过去了,张原没看到杨石香、金伯宗他们,便先护送王氏姐妹回府,路上王婴姿问:“师兄要选八股文,可有我帮得上忙的吗?”

        张原一听大喜,既要选文,那就要先把杨石香带来的那五百篇制艺通览一遍,从中选出一百二十篇加以评点。这也是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的,说道:“师妹肯助我那真是太好了,我明日带三百篇制艺来,师妹通览一遍,从中挑选一百篇较好的制艺给我就行。”

        王婴姿道:“那太简单了,左右我也闲着无事。”

        送王静淑、王婴姿姐妹回到了府上,王思任依然未归,张原也就没有进去,与武陵返回山yin,杨石香、金伯宗果然已经先回来了。

        用罢午饭,张原便在前厅看杨石香带来的那五百篇制艺,还没看得几篇,鲁云鹏和柳秀才来了,与张原商议阳和义仓之事,鲁云鹏取出一册账簿,向张原报知阳和义仓收受的捐赠钱粮,计银八百五十三两六钱、米两千三百七十石,上次征得张汝霜的同意,因为义仓尚未建成,所收钱粮都交由西张暂为保管。

        瘸tui的柳秀才是个忠厚老者,鲁云鹏为人也正直,张原让他二人作社副还是放心的,只要求他二人将收到的钱粮定期公布,日后钱粮用到了哪里也必须一一记录必公示,义仓也不能全靠募捐、不能坐吃山空,今年就罢了,明年还要成立义仓米行,以此来调剂粮食。

        鲁云鹏、柳秀才二人刚走,钱县令又派人来找张原去有事商议,张原走后,杨石香与金伯宗面面相觑,张原事情太繁,这选八股文并加以评点的事何日才做得好?杨石香远道来此,就是要等张原选评好后带回青浦去刻印的,不能在这里久待啊,杨石香不免有些烦恼。

        傍晚时张原才从县衙回来,侯县令传他去是与本县乡绅富民共议关于田主救济佃农的事,这都已经是七月初,眼见得早稻粮歉收已成定局,估计山yin县约有四分之一的稻田将颗粒无收,这样一来,那些佃农不但无力承担租粮。连吃饭都快成问题了,必须晓谕那些富民田主,要减免佃农田租,生活困苦的要自行接济,毋使饿死或者逃荒,同时,山yin县还向绍兴府、浙江省逐级报告灾情,请求朝廷赈灾、酌情鹦免山yin的税赋次日上午,杨石香、金伯宗带着*礼随张原去会稽拜见王思任,王思任答应为选本作序,但要张原选评好以后他看过了再动笔王婴姿派了一个小婢出来把张原带来的三百篇八股文取进去,王婴姿阅览八股文时,王思任也看到了,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王静淑也帮着一起看,王静淑长于诗词歌赋,在经史制义方面虽不如妹妹婴姿,但作为八股文大家王思任的长女,王静淑眼力还是有的三百篇制艺约十万余字,王静淑、王婴姿姐妹用了一天时间通览一过,选出一百篇,此后两日,王婴姿还对选出的那一百篇八股文作了简要点评,于七月初五日傍晚派人将制艺文稿送交张原。

        张原几日也是在西楼书房专心选文,他这里有两百篇制艺,从中选了六十篇,这六十篇已评点了五十篇,接到王婴姿让人送来的制艺书稿,当即仔细看了几篇点评,再对照原文,大喜,婴姿师妹评点时文的眼力不输于他,这下子可省事了,便连夜将剩下的十篇制艺评点完毕,初六日用了一天时间给王婴姿评的那一百篇制艺增添了一些评语,抄录清楚,当日傍晚将选出来的一百二十篇制艺连同点评拿出去交给杨石香一杨石香细看了十余篇评点,大喜过望,连称张原捷才惊人,五百篇制艺只用五天时间就选好了,而且点评精妙,对于破题、承题等都有独到见解,堪称写作八股文的妙诀,对学习制艺实在是大有稗益。

        杨石香断定,这册时文选本必定大卖。!。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22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