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八十六章 痛殴董祖常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八十六章 痛殴董祖常

        武陵赶忙低声问穆真真;“真真姐,小盘龙棍带着有?”

        穆真真心道;“对付这个董祖常,不需要小盘龙棍吧。”不过还是点了一下头头,让小武放心,避次她爹爹没有跟来,她随少爷外出自是加倍小心,小盘龙棍就缚在右tui外侧呢。

        那织造署的小吏见董祖常来势不善,象是要打人的样子,上前怒视董祖常道,道;“这位张公子是织造署钟公公的贵客·你是什么人,如此无礼!”

        董祖常又想说“家父董玄宰”,忍住了,不屑于和一个胥吏理论,冷笑道;“张原,好大的本事,找到太监做靠山啊—

        张原懒得理他,朝一边的翼善拱手道;“翼善兄,你好。”董祖常是蠢货,不必理睬,但这个翼善却是他当作朋友的人,他很奇怪翼善怎么会与董祖常在一起?

        一袭青衿儒衫的翼善自出净慈寺门见到张原,就是一脸的尴尬,这时见张原向他见礼,赶紧还礼道;“介子兄,幸会,幸会。”

        怒气冲冲的董祖常有些奇怪,扭头看看身后的翼善,问;“张原这小子如何会认得你?”

        翼善低声道;“在一次文会上结识的。”

        董祖常恼道;“你又到处卖弄才学了是吧?”

        翼善不答,但那神态显然颇为卑微。

        董祖常眉毛一挑,嘴角冷笑,问张原道;“你觉得他才学如何?”指了指翼善。

        张原心中一叹,他猜出翼善的身份了,也明白翼善为什么不参加科举,答道;“翼善兄博览群书,才华横溢。”

        董祖常暗暗得意,问;“比你如何?”

        翼善忙道;“张公子大才岂是我能比的”

        “闭嘴,我没问你。”董祖常喝道,丝毫不留颜面。

        张原看着脸se惨白的翼善,他本可以不理睬董祖常的问话·但为了翼善,他还是要回答,坦然道;“翼善兄的才学在我之上。”这是实话,翼善的八股文或许略逊于他,但博览典籍、书法精妙。

        董祖常大笑起来,问;“张原·你可知他是谁?”

        张原道;“不管他是谁,我敬重的是他的才学,董祖常,翼善兄强你万倍,你除了整日把自己老父名字挂在嘴边,还有别的什么本事?”

        董祖常大怒,高声道;“他是我董氏的家奴,张原,你也只配与我董氏的家奴称兄道弟。”对翼善道;“宗贤·再称呼这小子一句介子兄”

        翼善姓宗名贤字翼善,父母是董氏家奴,所以他一出生就注定了是董氏的奴亻卜,宗翼善自幼颖悟,董其昌让他在书房shi候·宗翼善耳濡目染,竟习得一笔好字,读得一腹诗书,董租常的生员功名就是由宗翼善代考得来的,宗翼善模仿董其昌笔迹,几能乱真,董其昌虽闲居松江,但交流广阔·每日书信柱来数十封·那些不甚要紧的信札就都由宗翼善代笔,有那求题诗题字的·董其昌看对方身份地位,身份地位不尊贵的也是由宗翼善代笔打发董祖常催促道;“宗贤,再叫一声介子兄!”

        宗翼善低着头,心里悲愤之极,他是奴亻卜身份,与人交往都会辱没了别人,董祖常就是要借他来羞辱张原张原道;“翼善兄,我敬重的是你的才学,你若再至山yin,我依然会扫榻相迎。”拱拱手;“后会有期。”对织造局小吏和穆真真、武陵三人道;“我们走吧。”

        董祖常见张原若无其事想走,他岂肯干休,大声道;“且慢,张原你可认得他是谁?”

        跟着董祖常从净慈寺里出来的除了宗翼善之外,还有一个三十多岁帮闲打扮的汉子,头戴玄罗帽,身穿夹纱褶子,丝鞋净袜,骨骼粗壮,面se微黑,左下巴还有一颗青痣,眼神yin狠,一听董祖常这么说,忙道;“二公子·不要说小人的姓名。”

        董祖常见张原睬也不睬,自顾离开,道;“怕什么,我就是要让他知道”大声道;“张原,他便是陈明,你想必也听说过吧,没错,他原先是青浦陆氏的人,现在投奔我松江董氏了,我原先还不知道青浦陆氏是你姻亲,前两个月才得知的,张原,你给我听着,我已派人告知陆兆,只要他命儿子陆韬休妻,我就不追究两百亩桑田之事。

        被张原踹了一脚是董祖常的奇耻大辱,不报复回来气愤难平,所以董祖常要尽可能打击张原,他上月也的确派人去向陆兆说了这事,陆兆尚未答复张原大怒,对穆真真低语道;“那个陈明,给我打倒,我要揪他见官,别让他跑了。”

        穆真真点了一下头,右手轻按大tui外侧,隔着布裙mo到小盘龙棍—张原转身向董祖常缓步走近,穆真真跟在他后面,张原说道;“董公子,冤家宜解不宜结,当日我们只是一点小误会,如何牵连到我姐姐家人去,这可不好”

        董祖常见张原服软,大喜,冷笑道;“小误会?你可是踢我了一脚,那一脚狠着哪。”

        张原问;“那董公子要如何才肯化解此事?”

        董祖常道;“你让我打两个耳光、踢还一脚,再把这个胡婢给我算赔罪,我就不追究,以前的事就算”

        董祖常正说得得意,猛听张原大喝一声;“打!”

        张原平日勤练太极拳,与一般四体不勤的书生相比身手敏捷得多,董祖常看似身材高大,却是酒se淘虚了的,上回被张原出其不意踢了一脚,这回张原骤然起脚,他依旧没避开,几乎就在腰胁原位置,又重重挨了一脚,痛叫一声,往后踉跄数步—

        那个陈明是有些臂力拳勇的,纵身跃至,挥拳朝张原击来,却听劲风厉响,一截短棍狠狠抽在他腕骨上,几乎骨裂·陈明忍痛,另一手来夺短棍,那短棍蛇一般倏地弹起,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还没等他回神来,右tui又挨了一棍,剧痛钻心,右tui支撑不住,屈膝跪倒,颈脖子随即又挨了重重一脚,顿时扑倒在地,双手支撑想要爬起,后颈被一脚踩住,好比蛇的七寸被钉在地上一般,使不上劲了,奋力伸手想抓那只黑布鞋上雪白的脚踝,“嗖”的一声,腕骨又挨了一棍,筋骨痛得发麻,赶忙求饶;“别打,别打—”

        那边张原见董祖常踉跄后退,冲上去就是一个大耳光,打得董祖常鼻血都喷出来了,一跤倒地,又是恐惧又是愤怒;“你敢打我,家父董玄宰,决饶不了你—”

        净慈寺的和尚这时上前拦住道;“佛门清净之地,不得逞凶斗狠。”这董祖常借住在净慈寺,想必是布施了不少香火钱的·这和尚护着董祖常,不让张原上前再打,寺里又奔出几个和尚,把董祖常扶起来,给他止鼻血—

        张原打得手痛,左手揉右手,说道;“董祖常,上次我踢了你一脚,你父董玄宰还得写信向我族叔祖道歉,你却不吃教训,所以我又打你了,回去向你父哭诉去吧,这个陈明,是叛奴·我带走了。”

        武陵机灵,已跑到寺中寻了一截绳索出来,与织造署小吏一起把那叛奴陈明绑了,穆真真执着小盘龙棍,提防着—

        陈明大叫;“二公子救我,二公子救我。”

        董祖常用袖子抹了一把鼻血,怒叫道;“这没有王法了吧,光天化日下抢人!”

        张原对净慈寺的和尚们说道;“这个陈明盗取我姐夫家银子、田契逃到董家,今日被我撞见,我要揪他见官。”对那织造署小吏道;“劳烦你去杭州府衙报告官差,带这叛奴去审讯。”

        那小吏答应一声,匆匆去了。

        净慈寺的长老出来了,这长老与董其昌有旧,听了一面之词,上前向张原合什道;“阿弥陀佛,施主在本寺山门前行凶·不怕佛祖怪罪吗!”

        张原一听这话,就知这和尚是个没道行的庸僧,问道;“佛祖为何要怪罪我?”

        这长老瞠目道;“施主行凶打人,岂不是罪过?”

        张原道;“凡事有因果,长老只看果,不问因,岂是大德所◆?”

        这长老见张原辩锋颇利,打量了两眼,问;“敢问施主尊姓大名?”敢打董玄宰儿子的也应该不是寻常百姓吧。

        张原道;“在下姓张,山yin人—长老是清修之人,莫要管这些俗事,等下自有官差到来,是非曲直自有公断,董玄宰的儿子,还怕见官吗?”

        又有两个董氏亻卜人赴来了,见陈明被捆翻在地,一时惊惧不敢上前。

        大约等了小半个时辰,束了几个织造署的差人,拖起陈明去杭州府衙,董祖常是有生员功名的,差人不敢捉拿—-

        张原道;“董祖常,与我一起去见杭州知府殷大人如何?你上堂只要一报‘家父董玄宰,,殷大人必为你申冤。”

        上次在龙山,董祖常向按察司张其廉控诉张原踢他,原以为张其廉是他父亲董玄宰的故交会包庇他,不料张其廉竟不肯回护他,这次陈明被张原抓走,这事情似乎不大妙正这时,听得有人叫道;“黄寓庸先生来了,黄寓庸先生来了。”!。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2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