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二百零六章 一招鲜吃遍天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二百零六章 一招鲜吃遍天

        不放糖的银耳莲子羹嗅着香,吃起来却有些苦味,张原用白瓷汤*

        一口一口舀着吃,穆真真跪坐一边目不转鼻看着,张原侧头笑问:“真真是不是垂涎yu滴?”

        穆真真满脸通红,使劲摇头,说道:“婢子是担心没放糖少爷不爱吃一”

        张原道:“还好,我现在尽量少吃糖。”本想把这半碗莲子羹给穆真真吃,想想还是算了,很快将莲子羹吃完,穆真真接过碗去洗,张原继续写“董宦恶行录”先前在酒席上听松江诸生说董氏种种劣迹时,张原已经在打腹稿,张原的腹稿厉害,从涌金门外丰乐楼回到运河埠口的船上,他已经打好了腹稿,这时就是等于把腹稿誊真一遍,虽说篇幅甚长,约有五千字,但张原书写速度颇快,不需两个时辰,十余张松江谭笺写得满满,一篇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的长文完成了。

        张原搁下手中笔,揉着酸痛的手指,抬眼正要与穆真真说话,却见这堕民少女保持着跪坐姿势,靠在舱门板壁上睡着了,两手搁在tui上,细密的睫毛下覆,不时轻轻一颤,似在做梦,应是好梦,chun边还有笑意一这时都已经交四鼓了,不是夜已深,而是天快亮了,张原不想惊扰熟睡好梦的穆真真,但任由她这样靠坐着睡显然也不妥,可他刚一起身,这绷着一根弦的堕民少女就醒了,赶紧站起来难为情地叫了一声:“少爷”上前收拾笔砚一张原道:“不要收拾了,先睡吧,我也好困了,懒得洗漱。”

        穆真真道:“很快的,少爷稍等。、。轻盈走出去,转眼捧了一个水盆进来,先前就已准备好的,张原漱口洗手,倒头便睡,过了一会,洗了笔砚放置安妥的穆真真回来了,掩上舱门,吹熄壁灯,在张原左侧的铺位躺下,她先前睡了一会,这时没睡意了,仔细听,几乎听不到身侧少爷的呼吸声,那就表示少爷也没睡着,少爷睡着了会有轻微鼾声张原是睡不着。两篇长文写下来,精神亢奋,想着即将开始的倒董更是心潮澎湃,这时已经熬过最渴睡的时候,想睡反而睡不着了,而且右肩有些酸痛,悬腕书写三个时辰,任谁都要手痛,听穆真真也没睡着,便道:“真真。你给我揉捏一下右肩可好?”

        穆真真“噢”的一声坐起身来,移坐在张原身边,这时是黎明前的黑暗,星光隐去,舱室内伸手不见五指,穆真真盲人mo象一般伸手一mo一按,隔着一层细线毯感觉肉肉的很结实,只听少爷“嘿”的一笑,穆真真脸霎时红得发烫,少爷是趴着睡的,她mo到的是少爷的后tun,手赶紧往上移,在少爷肩颈处轻轻揉捏,心“怦怦”乱跳,她虽服shi张原起居差不多有一年了,但很少与张原有身体接触,这时为张原按摩,起先还mo到张原屁股上了,简直让穆真真羞得无地自容过了一会,听得有人在船尾低声说话,是勤劳的船工夫fu起chuang了,那船娘道:“这运河水不甚洁净,去那边小溪挑一担水来吧,待会再去。这天还没亮呢。”那船工答应一声一随即穆真真就听得爹爹穆敬岩的声音:“王哥你歇着,我去取水。”这时天se想必透出些晨曦了,穆真真清晰地听到爹爹穆敬岩提了水桶跃上岸去。

        沉睡了一夜的运河埠口苏醒过来了,各种声响纷纷而起,而俯趴着享受按摩的张原也有了轻微的鼾声,穆真真按摩得舒服,睡意不知从哪个角落陡然汹涌,将张原意识淹没晨曦透入篷隙,舱室里逐渐明亮起来,穆真真跪坐着,看着俯卧着沉沉睡去的少爷,心里欢喜,她回到自己的铺位,也和少爷一样俯卧着,不过她趴得不严实,xiong前有些拥挤,穆真真使劲扭头看自己的背tun,腰背是曲陷的,到tun部急剧隆起扩大,穆真真反手在自己圆翘的tun尖上按了按,感受一下与方才她按到少爷的tun有何不同,似乎没什么感觉啊,不过这手若换作是少爷的手呢?

        这么一想,穆真真顿觉浑尊燥热,心里狠骂自己:“穆真真,你实在可耻,你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听得爹爹穆敬岩提水回来了,她便也赶紧起身。

        张原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是被张萼吵醒的,张萼见他醒了,便低声问:“介子,昨夜与穆真真大战三百回合了?丢盔弃甲了?”

        “胡说。”张原笑着坐起身,说道:“你且看看我昨夜做了多少事。”让穆真真把那一叠松江潭纸拿给张萼看。

        张萼看的是“董宦恶行录”一边看一边说:“还真写了不少,很好,这句好兼以恶孽董祖常,目不识丁,*窃儒巾,倚仗父势,万恶难书——骂得痛快!”

        张岱这时也过来了,看那篇“书画难为心声论”击节叫好,说道:“等下就带到居然草堂去,让诸生看看董玄宰的真面目。”

        张岱、张萼将两篇倒董檄文都看了,张萼笑道:“这与前年对付姚*棍的手段一样,先把董其昌的名声搞臭,介子,你是不是矜驴技穷啊,就会这一招。”

        张萼一向说话不中听,张原道:“一招鲜,吃遍天,管用就行。”

        张岱道:“董其昌是大名士,名声一臭,生不如死。”

        张萼道:“凭这两篇文似于治不了董氏父子的罪吧,只败坏其名声不够解恨啊。

        张原道:“一步步来,先让董其昌的书画卖不出去才好。”

        张岱道:“以我的见识,华亭陈眉公的书画实在董其昌之上,董画一味的柔,眉公则柔中有刚,可惜陈眉公名声不如董其昌,陈眉公只在江南名声大,董其昌则名传大江南北。”

        张原问:“是那位钱塘县里打秋风的陈眉公吗?”

        张岱笑道:“那时我才八岁,年少无知,对联戏*,陈眉公人品是大父都敬重的。”

        武陵在舱门探头道:“少爷,钟公公派小高公公来请少爷去游湖。

        张萼便道:“介子,这钟太监对你真是好啊,莫不是想请你入宫当老师。”

        张原道:“我学业优等,不会让我去,三兄若在国子监考了末等,进宫有望。”

        兄弟二人互相打趣,走到船头,就见钟太监的干儿子小高立在岸边躬身道:“钟公公请三位张公子还有张介子公子的姐姐和外甥一起游湖,备了雅洁的楼船,不会有闲杂人打扰。”张原便去告知姐姐张若曦,张若曦知道弟弟张原要在杭州待上几日,昨夜辛辛苦苦写那两篇文正是为了帮助青浦陆氏对付松江董氏,张若曦也是喜游玩的心xing,路过杭州不游西湖实在遗憾,便道:“那好,让小纯、小洁见识一下西湖美景。”

        织造署派了三辆马车来接张原一行,除了船工守船,其余婢仆尽数跟去游湖,两条楼船泊在白堤边,钟太监也在其中一条船上,张原兄弟三人上了钟太监那条船,张若曦母子、周妈、两个婢女、穆真真,还有张岱、张萼的两个贴身婢女上了另一条船,这条船操船的都是船娘,是钟太监专门安排接待官员女眷游湖的、

        钟太监对张岱、张萼都很客气,钟太监对张原道:“张公子,听说你昨晚在丰乐楼宴请诸生,好生热闹。”

        丰乐楼就在涌金门外,离织造署也不远,织造署太监本就有监察地方、直报内廷的权力,手下耳目众多,张原与焦润生、罗玄父和松江诸生在酒楼〖言〗论董其昌父子恶行之事自然瞒不过钟太监张原便将昨夜写的两篇文给钟太监看,钟太监看罢,笑道:“张公子堪称刀笔,犀利至极,张公子要对付董翰林,这事咱家可爱莫能助啊。”钟太监即将回京,不想惹是生非。

        张原道:“无须公公相助,公公知道这事就行了。”

        钟太监笑道:“那就看张公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了,张公子若要钱物相助,尽管直言。”

        张原道:“多谢公公,暂时还不需要,只是过两日我要送家姐回青浦,想再向公公借小勘合牌一用。”

        钟太监道:“这算得什么,你何时要走何时来取便是。”

        张原兄弟三人随钟太监去宝石山下养济院参观,焦宏所书的《宝石山钟氏养济院》碑刻赫然醒目,这养济院已经初具规模,还有工匠在建屋,听着张原、张岱的恭维,钟太监面有得se,口里当然是要谦逊几句。

        既到了宝石山下,自然要到山上的钟太监生祠瞻仰瞻仰,张萼看着祠内那高高端坐着的钟太监木雕像,对张原附耳道:“既是生祠,就该让钟太监活生生坐在这上面享受香火,那岂不妙哉,要这土偶木雕作甚。”

        张原忍笑,看那钟太监在生祠里转悠视察,丝毫不觉得这情形很滑稽。

        下了宝石山,钟太监在西楼船设宴款待张氏三兄弟,张原没敢多喝酒,用了饭便辞别钟太监,先让姐姐她们回运河埠口船上,他兄弟三人再赴南屏山见居然学堂诸生,这两篇倒董檄文就是要通过这些诸生大肆宣扬,从而形成风议。!。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24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