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二百一十四章 高士邪僧房中术

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二百一十四章 高士邪僧房中术

        二十九岁时焚弃儒冠、绝意科举的陈继儒今年已是五十七两颊如削,清瘦如梅,头戴竹冠,身着道袍,骑着一头大角鹿来到董府门前,大角鹿树杈一般的斜角上挂着一个布囊,囊里有两卷画作,一卷是陈继儒近日花重金购得的倪云林名作《鸿雁柏舟图》,另一卷是陈继儒自己新近画的《横斜疏梅图》——

        陈继儒与董其昌是挚交,这次喜得前辈名家的画作、自己这幅《横斜疏梅图》又画得颇为得意,便从东佘山骑着大角鹿来到华亭董府,请老友董其昌品鉴。

        陈继儒视这头大角鹿如珍宝,此鹿原属绍兴乡间一个老医所有,那老医将这大角鹿以笼头衔勒,角上悬葫芦药瓮,骑着鹿到处行医,张汝霖见到了,以三十两银子买下这头大角鹿,只是张汝霖肥胖,这大角鹿驮着张汝霖走数百步就要站住大喘气,张汝霖便将这鹿赠送给陈继儒,陈继儒羸瘦,大角鹿驮着他不甚费力,可行数里,陈继儒大喜,在杭州时,湖光山se,长堤深柳,陈继儒竹冠羽衣,跨鹿行于西湖六桥、三竺间,望之如神仙中人,人称谪仙,陈继儒因自号“麋公”,这已是十年前的事了,张岱的对联“眉公跨鹿,钱墉县里打秋风”就是那时的事情——

        大角鹿后面跟着一僮一仆,在董府门前陈继儒下鹿时,那仆人赶紧上前扶持,陈继儒取下鹿角上的布囊,吩咐道:“好生照看这鹿,寻些青草喂食它。”见董府里走出一个青衣小帽的仆人,躬身道:“眉公——”

        陈继儒看时,却是宗翼善,以前是在画禅室shi候的书僮,聪慧过人,陈继儒也很欣赏他的书法,现在宗翼善长大了…却成了应门的贱役,陈继儒听说过宗翼善与张汝霖之孙交往之事,因为董祖常与张汝霖之孙有仇怨,就故意惩罚宗翼善服此贱役—

        陈继儒摇了摇头…说道:“翼善,等下我为你在董公面前求个情,以你之才,在这里应门,我都看不过眼。”

        宗翼善苦笑道:“多谢眉公,不用费心了。”心道:“董氏父子恨我入骨,若不是我已是名声在外…而且董祖常还要留着我以便时常羞辱我,说不定我已被董氏的人弄死,主人打死奴仆虽然也是有罪的,但弄个暴病而亡又有何难。”

        陈继儒将布囊让小僮捧着,甩甩袍袖,随宗翼善进到董府,早有董氏家仆入内通报,在门厅稍等了一会…董其昌迎了出来,笑道:“仲醇兄,是否又有得意佳作要我赏鉴?”

        陈继儒道:“新得了倪云林一幅画轴…愿与玄宰兄同赏。”

        陈继儒与董其昌是同乡,董其昌比陈继儒年长三岁,二人同一年补县学生员,数十年的交情了,董其昌在陈继儒二十九岁告别科场后的次年乡试高中,随即春闱连捷,在书画上的名声也逐渐盖过陈继儒,这世道,科举是第一能扬名的,科举能高中…书画亦精擅,自然名扬四海—

        董其昌将陈继儒迎进玄赏斋,玄赏斋收罗有大量的历代名家书画真迹,钟繇的《还示表》、《力命帖》,董源的《潇湘图》、《云山图》、范宽的《溪山行旅图》、《雪山图》,还有不少苏黄米蔡的真迹和大量元明名家书画…收藏之富甲于江南。

        作为元四家之一的倪云林的画作是董其昌极喜爱的,展看陈继儒带来的这幅《鸿雁柏舟图》,董其昌先不看题鉴,只看画作,说道:“此画苍凉古朴,静穆萧疏,当是倪瓒五十岁以后的作品。

        陈继儒笑道:“玄宰兄目光如炬,倪云林四十八岁后信奉全真教,这正是他信教以后的画作。”

        董其昌道:“倪云林枯笔干墨,不求形似,极简极淡,萧散超逸,此等境界,我不及也。”吟道:“姑苏城外短长桥,烟雨空meng又晚潮。载酒曾经此行乐,醉乘江月卧吹箫。”

        陈继儒微笑道:“兄博闻强记,倪云林石湖诗信口能诵,弟佩服,以兄今日名声,已远胜倪云林。”

        董其昌连连摆手道:“岂敢岂敢,仲醇不求功名,潜心书画,后世评价当在愚兄之上。”

        陈继儒笑道:“后世名声谁能知道,只知官高即是仙。”

        董其昌道:“我与伸醇一样是平民百姓,官高在哪里!”

        陈继儒一笑作罢,将自己的《横斜疏梅图》给董其昌看,董其昌熟视良久,赞道:“仲醇画梅,点染精妙-,已是一绝,这幅更如泼墨狂草,却自有法度,既豪放又严谨,直率之气仿佛暗香浮动。”

        陈继儒心下甚喜,董其昌的品鉴是极有眼力的,正能点到他的得意处这对老友在玄赏斋品书论画直至黄昏时分,董其昌要留陈继儒用晚饭,陈继儒婉辞道:“不用了,乘此夕阳残照,跨鹿回佘山正好。”

        董其昌夜里还有事,也不强留,殷殷送出府门,陈继儒看到应门的宗翼善,便对董其昌道:“玄宰兄,这宗翼善小有才,往日过错责下也就行了,让他回书室shi候吧,不然我来贵府见他应门总是心下不安,太屈才了。”

        董其昌笑道:“好说好说,仲醇为他说情,我岂敢不从。”

        看着陈继儒跨上大角鹿,带着一僮一仆离去,董其昌反身回府,走过宗翼善身边时,冷笑一声,说道:“从明日起,去清扫马厩,莫在这里现眼。”

        宗翼善就知道陈眉公为他说情会适得其反,果然,但为了老父老母,他还得忍,垂首应道:“是”。

        戏鸿堂两层三楹,两侧还有曲房密室,是董其昌闲居养xing之所,堂前花木扶疏,半亩小池引来活水清涟,荷叶田田,荷花盛放,在楼房透出的隐隐灯光和朦朦月se下宛若图画—

        如此良宵美景,董其昌却没有题书作画的雅兴,而是一腔yin兴…美其名曰养生,董其昌作画是在画禅室,品鉴收藏是在玄赏斋,而这戏鸿堂则是董其昌修炼房中术的地方…两边曲房密室住着二十多个美姬艳婢供其yin戏采战,本来这戏鸿堂是绝不许外人踏入的,但今夜这里却有一个外客,还是个僧人,硕大的秃头油光锃亮,在烛光下显得尤为触这僧人姓陈,名宾竹…法号虚凡,是上海一位姓康的吏员为奉承董其昌特意引荐来的,和尚陈宾竹无度牒、无僧籍,自称已百岁高龄,但看模样也就三、四十岁,康吏员在董其昌面前盛赞这异僧采战术甚奇,不须力气运动,阳物自能呼吸伸缩…采战时能令fu人摊手瞑目、快活yu死,这让年已六旬体力衰退的董其昌很是动心,便将这异僧陈宾竹请到戏鸿堂…待为上宾,请教养生术——

        自称百岁神僧的陈宾竹说道:“老衲看董施主气se,想必平日还要用些药物助兴吧?”这个不用看气se,兽看董其昌一大把年纪有这么一大群姬shi就知道不服药不行——

        董其昌道貌岸然道:“不瞒大师,董某自五十岁后常服固元丹、百战膏。”

        陈宾竹道:“服药就落了下乘,而且久服也无效。”

        董其昌深以为然。

        陈宾竹又道:“老衲有传至西域的秘术,修习之后,不但夜御数女不倦,更能益寿延年。”

        董其昌恭恭敬敬道:“正要向大师请教。”

        陈宾竹看着戏鸿堂上燕瘦环肥的艳姬美婢,早已se心大动…说道:“我有妙法,不可言传——”

        董其昌略一沉吟,这些艳姬美婢并非他的妻妾,在房中术而言只是鼎炉而已,既是鼎炉,何妨让这僧人一用…他也好从中学习到异僧秘术,那被僧人污过的鼎炉到时赶出戏鸿堂便是,便道:“这里有七女,请大师任选一人。”

        在一边shi候的七个美婢面面相觑,一个个都往后缩,生怕被这和尚选到,却听这百岁高僧说道:“若只一女怎显得出老衲这西域秘术的神奇,三个吧。”

        董其昌眉头微皱,随即展颜道:“那好,画眉、骊珠、玉墨,你三人shi候虚凡大师。”

        七个美婢中立即跪下三人,哀求道:“老爷,婢子只shi候老爷董其昌和颜悦se道:“好生shi候大师,每人赏银一两——”,声音一沉,说道:“若敢忤逆不从,定要痛加责打,罚为灶下婢。”

        那三个婢女不敢作声,她们都是十二、三岁入董府的,一直都是shi候董老爷一个人,现在却要她们shi候这和尚,当然不情愿,她们虽是低贱婢女,也是有羞耻心的,但老爷既然开口了,她们哪敢不从。

        异僧陈宾竹对那三个婢女笑道:“莫要不情愿,待你们尝过老衲的手段,包管你们如登仙境,乐此不疲。

        董其昌听和尚这话颇为yin邪,不象是有道高僧说的话,不过他董其昌也不是向这和尚请教佛理禅机的,而是学其房中术,含笑道:“那就请大师示现神通如何,请到这边曲房—”

        这时,听得楼下有婢女扬声道:“老爷,大公子、二公子要见老爷。”

        董其昌怒道:“我没吩咐过吗,此时不许打扰!”

        楼下婢女战战兢兢道:“回老爷,大公子说有大事,派去青浦的卜先生被一个叫张原的人痛打了。”

        董其昌又惊又怒,又是这个张原,往年的旧债没清算,又敢欺负到我董氏头上了,应道:“让他们进来。”

        百岁yin僧陈宾竹叫了一声:“董施主—”

        董其昌暂时没有心情探讨房中术了,说道:“明日再向大师请教。”见陈宾竹脸有不豫之se,又道:“画眉,你先shi候大师。”左右不过一个婢女,就送给这和尚又值得什么。

        董其昌书画双绝,并不影响他si下要学房中术,就是这样。!。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25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