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别样温柔

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别样温柔

        张原向范文若询问时下苏州哪家书铺规模最大、哪些书最畅销?

        苏州引领大江南北流行风尚,举凡房中家具、案上清玩、服装式样、古董新茶、戏剧小说……只要是苏州人以为雅、以为美的,四方之人就会跟风模仿,而苏州人以为俗恶的,四方之人就纷纷鄙弃,有两个新词叫“苏意”、“苏样”,指的就是苏州人引领大明朝时尚,连苏州人的生活态度、行为、习惯都会被四方模仿,所以说苏州最畅销的书应该就是整个大明朝两京十三省最畅销的书——

        范文若道:“苏州府最大的书坊是绿天馆,时下最畅销的书是墨憨斋主人的,这书就是绿天馆刊刻印行的,已经出到三十六卷,卷卷行销上万册,时文集子因为受地域文风所限,很少能有行销大江南北的,介子贤弟去年那册时文集算是少有的畅销时文书籍了。”

        张原点头道:“这个墨憨斋主人我听说过,就是冯梦龙,此人极有才华——”

        说这话时,张原见范文若等人神情古怪,便问:“在下有哪里说得不对吗?”。

        范文若非常惊讶的样子,问:“贤弟从哪里知道墨憨斋主人就是冯梦龙?我等苏州本地人都不知道啊,我只知冯梦龙写过一部关于春秋的专著,冯的本经就是。”

        张原讶然,略一思忖便明白了,冯梦龙编纂创作这些小说、山歌、笑话用了很多笔名,除了墨憨斋主人外。还有什么顾曲散人、吴下词奴、前周柱史等等,这固然是因为晚明人喜欢取别号,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晚明虽然小说、戏曲极度繁荣,但在官方正统看来,这些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尤其是对习举业的士人来说,这简直是旁门左道、不务正业,冯梦龙现在应该还是四十来岁吧,求功名心还很强烈。所以也不愿意外人知道他写这些——

        张原心道:“怪不得上次对杨石香说起翰社书局要请冯梦龙写话本小说,杨石香没什么表示,却原来冯梦龙作为通俗小说家的名声还没显露,呃。这次被我道破了——”说道:“我也是听人传言,不敢确定。”问:“绿天馆不是冯氏开办的吧?”

        范文若道:“冯梦龙颇为潦倒,哪里开得起偌大的绿天馆,那绿天馆是一个徽州书商开办的,这徽商资财雄厚,善能经营,短短数年,绿天馆已是苏州府最大的书铺。”

        张原心道:“翰社书局要成为江南最大的书局。这绿天馆就绕不过去,这是竞争对手,要想办法把冯梦龙争取到翰社书局来,冯氏一辈子都没中举,不如让他早收心专事通俗文学创作。”

        事没做,先不说。张原道:“范兄对于参加翰社书局有顾虑也是人之常情,范兄可以暂时观望,看翰社书局如何发展,翰社书局随时欢迎范兄加入,明年、后年皆可。”

        张原如此通情达理,让范文若有些惭愧。却问:“贤弟问起绿天馆是何意思,莫不是要与绿天馆联手?”这是范文若担心的事,张原若与绿天馆联手经营,那他的拂水山房书坊对张原来说就可有可无了。

        张原微笑道:“我问绿天馆。只是想找一个目标而已,翰社书局在苏州的分局一定要超越绿天馆——范兄想必是以为我会寻求与绿天馆合作,在下经营翰社书局并非纯为盈利,在下不是纯粹的商贾,谋利之先有道义在,拂水山房书坊固然不如绿天馆,但有我与范兄的友情在,在苏州,在下只想与范兄合作,若范兄实在不愿,我才会另觅他途。”

        这话让范文若颇为感动,张原是个有担当的人,这样的朋友必须笼络住,说道:“这样吧,贤弟在南京读书,年底肯定是要回绍兴的,这苏州是必经之路,到时我与贤弟再议书局之事,如何?”

        张原道:“好,年前翰社书局也必峥嵘初现了。”

        又闲话了一番,酒阑席散,其他客人告退,各自还家,范文若留张氏三兄弟住在范宅,张岱在船上住惯了,不愿睡他处的衾席,说道:“范兄不必费心,我等还回到船上住,船上宽敞凉快,范兄是知道的。”

        范文若笑道:“那岂不是怠慢。”

        张萼道:“我等还要去河边游泳,船上更方便。”

        范文若只好作罢,亲自送张氏兄弟到船上。

        在河里浴罢,上船休息,张萼今日老实,没戏弄绿梅,因为绿梅病了,这美婢也是娇弱,昨夜落水受了惊吓,今日人就有些不舒服,到晚边有些发热,人昏昏沉沉,张原让穆真真取些药给绿梅服用,这药是鲁云谷为他准备的,旅途上头痛脑热、晕船腹泻,各有对症——

        才是亥末时分,眉月就已西坠,屏风那边来福的鼾声很快就又响起,张原依旧与穆真真分席而卧,手伸过去握住穆真真的手,穆真真起先不动,过了一会,将他的手移到她脸颊边,轻轻挨擦,不胜温婉柔情——

        张原有这样一种感觉,自昨夜二人小小亲热了之后,这堕民少女明显对他温柔了许多,以前服侍他当然也很恭顺尽心,但那是婢子对主人的温驯,现在呢,感觉不一样了,分外贴心——

        来福鼾声这么响,宗翼善一时肯定也睡不着,张原不敢造次,移身过去凑到穆真真耳边声若蚊鸣道:“早日到南京就好了——先睡吧,睡吧。”

        本想说两句“睡吧”就抽回手分开睡,可抚在穆真真脸颊上的手感到脸一热,显然穆真真知道“早日到南京就好”是怎么回事,害羞了,这让张原心中一荡,昏夜暗室,人很容易管不住自己,张原也不是坐怀不乱的圣人,心浮浮跃跃,就想再小亲热一下再睡不迟,反正来福鼾声响,一时也没睡意,便凑唇在穆真真脖颈亲了一下,穆真真肩膀一缩,将他下巴夹住,赶紧又松开,呼吸陡地就急促起来,若不可闻地叫了一声:“少爷——”

        张原轻声道:“抱一下。”感觉到这堕民少女便偎过来,身子贴着他,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和昨夜一样,嗯,感觉真好——

        夜很静,远处有隐隐市声,苏州繁华,有些坊市灯红酒绿彻夜不息的,这里靠近城东北角,安静一些,静心倾听,可以听到船底河水的细微流动声,河对岸忽然有一声宿鸟的刺鸣,象是受惊了,王微舱室里的黑羽八哥随即也鸣叫了一声,还好没有叫“饶命”,舱壁缝隙透进微光,隔舱的三兄张萼还在与绿梅说话,三兄也有体贴的时候,怀里的穆真真呢,丰盈的果实捧在胸前,无私奉献的样子——

        张原的手没敢乱动,免得控制不住、不可收拾,只使劲抱了穆真真一下,然后松开,倒身睡觉,原以为会冲动得睡不着,细听船底流水,不消半刻时,睡过去了,毕竟昨夜睡眠少,的确困倦了。

        ……

        次日,范文若与张原商议,仿上海豫园雅集,在苏州也举办一次士子集会,张原道:“不知能不能在沧浪亭举行?”

        范文若道:“沧浪亭是名声在外,近年已残破不堪,园林无人打理,极易荒凉,不如去拙政园,拙政园主人徐氏与我有点交情,可以商借一日。”

        拙政园,东南三大园林之首,嘉靖年间的御史王献臣所建,设计园林的是鼎鼎大名的文征明——

        张原道:“甚好,明日是六月初六,就明日举行雅集如何?我在苏州也不能多待,六月十八国子监有入学考试,我要在之前赶到南京。”

        范文若道:“来得及,来得及,从苏州到南京不需十日,贤弟尽管放心。”便筹办明日雅集去了。

        张岱喜游玩,与张萼各携美婢去游虎丘,绿梅昨夜服药后,今早人就舒服多了,难得三公子这么照顾她,自然感激痊愈,跟着去虎丘了,张萼邀王微一起去,王微却道她要访友,让姚叔雇了一顶轿子,带着蕙湘、薛童往城南去了——

        张原也没去虎丘,他让范文若的一个友人陪他去拜访冯梦龙,这位姓陈的士人认得冯梦龙,带着张原往三元坊冯梦龙宅第而来,吴下三冯,冯梦龙是老二,其兄冯梦桂是苏州知名画师,弟冯梦熊是南京国子监的贡生。

        冯梦龙宅第看上去是世家大宅,但已显破旧,张原投上拜帖,应门仆人回话说主人不在,待主人回来后一定禀知主人——

        那陈姓士人悄声道:“张公子,在下听闻冯梦龙迷恋‘流芳馆’的一个歌妓,那歌妓名侯慧卿,侯慧卿吴歌是一绝,冯梦龙为这侯慧卿搜集编写了很多吴歌,冯梦龙这时极有可能是去了流芳馆,在下愿陪张公子去寻访,那流芳馆离此不过一里地。”

        这位陈生员应该是喜欢流连青楼妓馆的风流之辈,说到要去流芳馆就很踊跃,张原心想左右无事,那就去“流芳馆”看看吧,赏玩苏州市井风情,听听正宗的吴歌俚曲,与才华横溢却又坎坷潦倒的冯梦龙一晤。

        ——————————————————

        第一更送上,努力,求月票、求推荐票.

        第二百五十一章别样温柔

        第二百五十一章别样温柔,到网址

  https://www.7017k.com/yasao/23930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