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船无人私语时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船无人私语时

        秦淮碧水,斜阳烟柳,茉莉、建兰香气随风隐约,叩门良久童子却道女郎不在,张萼大为扫兴,问薛童:“你家女郎去哪里了?”



        薛童道:“竟陵谭先生到了金陵,我家女郎去白鹭洲码头拜见谭先生去了。”



        张萼恼道:“哪个谭先生?”



        薛童道:“是我家女郎的老师,写诗的。”



        张岱道:“应该就是谭元春了。”



        从青浦来金陵的船上,王微与张岱、张原论诗时极为推崇竟陵钟惺和谭元春,张原说钟、谭的诗不过尔尔,王微很不服气——



        张原道:“罢了,我们回船去吧。”转身便走。



        张岱、张原跟上,小厮福儿还站在院墙边与薛童嘀嘀咕咕说些什么。



        张萼气忿忿道:“这女郎假惺惺,水xing杨花无凭准。”张萼生气,那自是因为他对王微是很在意的,兴冲冲来访,却被告知去见另一才子名士去了,张萼当然不快活。



        张原笑道:“三兄还真当作王修微望眼yu穿盼我们来啊,结识我们之先,她已经交结名士半江南了,谭元春曾教她写诗,也是她老师,去拜见老师也是应该的。”



        张萼翻白眼道:“这女郎老师倒是多,又是陈继儒又是谭元春。”



        张岱道:“谭元春如何比得陈眉公,差得远了。”



        ……



        “逼汗草、茉莉花,十文钱一束,十文钱一束——”



        两个趿着木屐、穿着无袖单衣的十四、五岁少年各挽一个草篮,高声唱卖而来,沿河妓家便有jiao婢卷帘,摊钱争买,卖花少年是惯常来的,一时纷纭笑谑,香泽盈盈——



        张原三人跟着那两个卖花少年缓缓而行看热闹,忽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儿从一栋梅竹掩映的屋宇里走了出来,这女孩儿前发覆额,眉目如画,肤se白皙可爱,右掌心垫着一方丝帕,丝帕上有两叠铜钱,脆生生道:“裙屐小哥,逼汗草、茉莉花我家各买一束。”



        “小蔻,我给你留着呢,这两束最好,含苞未放,放在枕头边,夜间就开了,分外香。”



        一个少年殷勤地将两束花交到这女孩手中,女孩左手接过花束,先嗅了嗅,嫣然一笑,右手一倾,那两叠钱叮叮脆响落入少年的草蓝中,说声:“多谢两位裙屐小哥。”腰肢一扭,莲步轻盈,隐入梅树竹荫中——



        两个少年草篮里还有些花草未卖完,却不立即离开去别处叫卖,站在梅竹院墙下发呆,听墙内那女孩脆生生的笑声——



        张萼笑嘻嘻上前道:“这女孩才十一、二岁,你二人就想入非非了,简直是禽兽。”说到“禽兽”二字,脸一板。



        两个卖花少年顿时涨红了脸,又惊又怕,拔tui就跑。



        张萼大笑,跟过来的薛童也笑。



        张原笑道:“三兄吓唬小孩子。”



        张萼道:“也不算小了,我十五岁就已尝情yu滋味,嘿嘿。”转过话题道:“方才这女孩儿着实jiao俏软媚,再有两年定然又是一个勾hun摄魄的女妖精,不知是谁家女孩?”便问薛童?



        薛童道:“那是湘真馆李蔻儿,李雪衣姑娘的妹子。”



        张萼喜道:“这便是李雪衣的居所啊,妙极,李雪衣有妹如此,可以想象李雪衣的jiao容——大兄、介子,既然王微不在,我们便到这湘真馆看一看如何?”



        薛童撇嘴道:“雪衣姑娘与我家女郎一起外出了,不信你们敲门试试。”说罢,转身回幽兰馆去了,这童子走得极快,转眼就没影了。



        梅竹掩映下的院门已经关闭,曲中旧院要到华灯初上时,宴歌弦管、声光凌乱,方显繁华,而此时是炎热的午后,卖花少年一过,又显冷冷清清。



        张原道:“回去吧,莫再去讨闭门羹吃,李雪衣是曲中名妓,不事先约好,哪能就见得到。”



        三人乘兴而来,败兴而返,经过曲中市肆时,见器物精洁异常,香囊、云舄、名酒、佳茶、饧糖、小菜、箫管、琴瑟,皆是上品,张原三人买了两壶细酒、一盒湖州岕茶、一罐饧糖和几样金陵小菜,让冯虎用个篮子拎着,回到止马营码头浪船上,留在船上除了四名船工外,还有张岱的小厮茗烟和穆真真、素芝和绿梅这三个婢女,来福、能柱、武陵几个都去了鸡鸣山下那处房子,船上有些器物已经搬到那边房子去了,穆真真问张原:“少爷,这八只箱子何时搬过去?”穆真真知道这八只箱子的重要。



        张原问张萼:“三兄,我们今夜能到新租赁的房子睡觉吗?”



        张萼道:“今日怕不行吧,来福、能柱还在那边收拾呢,明日去吧。”



        张原便对穆真真道:“这箱子明日一起搬过去。”



        傍晚时,焦润生和宗翼善来请张原三人去澹园晚宴,张原带了一副昏眼镜送给焦老师,上次来时忘了带来,焦竑试了眼镜,大悦,读书写字不用仰着脖子了,席间焦竑问了张原、张岱在贡院考试的情况,听二人分别背诵了那篇“樊迟问知”的制艺,夸奖了两句,又叮嘱张氏三兄弟在国子监要勤勉求学,勿犯监规——



        张原到焦润生书房给父亲张瑞阳写了一封信,先向父亲禀明自己近况,再问父亲是否已辞去周王府掾史长一职,何时离开开封,他可以渡江去迎接——



        张原将信封好,请焦润生用官府驿递将信送到开封周王府,焦润生答应明天就将信传递出去。



        二鼓时分,焦润生、宗翼善送张原三兄弟出了澹园,焦润生道:“后日便是三位张兄正式入国子监之期,以后怕是没那么方便出来了,家父说顾祭酒要严明监规,整顿南监。”



        张萼愁眉苦脸道:“倒霉,遇上这么个瘟官,我这人最不耐拘束,来金陵本就是为了六朝金粉、秦淮风月而来,不是来坐监的,若管得我狠了,我早晚大闹一场。”



        张岱、张原面面相觑。



        焦润生知道这个张燕客是何等人,笑道:“国子监对于纳粟的例监生一向宽容,燕客兄若不爱坐监,尽可托病居外,挂个名即可。”



        张萼喜道:“原来可以通融,甚好,甚好。”看了一眼大兄张岱,嬉皮笑脸道:“我先坐几天监看看,若忍受不了,我就陡生大病,要出外求医了,只求大兄不要向大父提起。”



        张岱白眼道:“这瞒不了的,大父与南京六部官员多有书信往来。”



        张萼道:“那我不管,总不能闷死在监中。”



        张萼是野马,要张萼循规蹈矩太难了,与其让他与南监学官起冲突,还不如托病出监逍遥自在,反正也不能指望张萼在国子监能学到什么圣贤之道——



        张原道:“三兄先入监新鲜几日再说,实在不行还是出监的好。”



        张岱摇头道:“还未入学,先想到退学,这也算得一桩奇闻了。”



        张萼只把大兄这话当作夸奖,哈哈一笑。



        兄弟三人别了焦润生、宗翼善,回到浪船上,却听穆真真说王微姑派了人来请三位少爷去幽兰馆,她已回说三位少爷去焦状元处赴宴未回——



        这时已经是亥末时分,当然没有夤夜去幽兰馆的道理,兄弟三人各自沐浴歇息,张原回到舱室,见穆真真在灯下磨墨,抬头含笑道:“少爷,练字吗?”



        张原每晚临睡前要写两百字小楷,正好沐浴后待头发晾干,这已成习惯,穆真真知道少爷这习惯,所以便把墨磨好,少爷没写完的墨她就用来写华山碑大字,她要把字练好,以后还要给爹爹写信呢——



        张原“嗯”了一声,盘tui坐在小案边,提笔临摹王思任老师书写的《洛神赋》,穆真真跪在他身后用布巾轻轻给他拭干头发,待头发差不多干了就松松的挽个髻,因为张原不喜欢披头散发睡觉——



        张原全神贯注临摹王老师的小楷,写到入神处,浑然忘我,笔尖在松江谭笺中虽只有微小的点划移动,却有墨字潺潺流丽、凌空飞舞、纵情挥洒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美妙,没练过书法的难以体会。



        漏下三鼓,张原将后半篇《洛神赋》临摹毕,砚里的墨也用光了,转头对穆真真笑道:“你没墨写了,今天不要写了,夜深——”



        说到这里,张原突然闭了嘴,表情有些奇怪——



        秦淮河的宴歌弦管在这午夜也已曲倦灯残、星星自散,只有隐隐市声传到耳边,船上很静,张岱、张萼早已睡下,四个船工早起也早睡,这时也已进入梦乡,这船上还没入睡的应该就中张原和穆真真两个人了,往常,来福的鼾声早已在屏风那边撕来扯去了,而今夜,屏风那边悄然无声,武陵和来福都在鸡鸣山下收拾屋舍未归,这舱室只有张原和穆真真两个人——



        穆真真显然比张原更早意识到这一处境,这时见少爷这么奇怪地看着她,脸瞬时就红了,有些口吃道:“少爷,早些歇息吧,明日是少爷的生日呢,婢子已买了面饼来,明日早起为少爷做长寿面。”



        若不是穆真真提起,张原自己都忘了明日六月十九就是他生日了。



        ——————————————————



        本想一气写完这个情节,却有事耽搁了,小道现在也熬不得夜,明天再写吧,尽量写好点。!。



        ...



  https://www.7017k.com/yasao/3413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