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点石成金

第三百五十六章 点石成金

        泡子河不是河,而是在崇文门内东南隅的一片洼地,雨水积潦,形成大大几个长条形湖泊,两岸多高槐垂柳,湖水澄鲜,林木明秀,一年四季都有赏心悦目之景,京城豪富士绅多喜在此修建别墅园林,张联芳两年前花费八千两银子在泡子河北岸建了一处宅第,完全是山阴建筑风格,堂三楹,阶墀朗朗,老树森立,回廊假山,画阁朦胧,涂金染采,雕镂精美,此时虽是隆冬季节,但亭台楼阁掩映于修竹古柏间,犹自蔚然深秀——/雅/骚/吧/更新内容/不喜欢/楼中楼/



        临近正午时,张岱、张原乘车到了泡子河畔,就见结冰的湖泊上有人在拖冰床玩耍,张岱兴致勃勃道:“午后我们也到冰上耍耍,这个乐趣是我们江南没有的——介子,你不会忧国忧民以至于游乐全免吧?”



        张原笑道:“该乐还得乐,我就是愁死了又有什么用,有多大的能力就办多大的事,山东灾情就目前来说,我已经尽力了,若硬要三岁小儿抡大锤,砸到的是自己。”



        张岱赞道:“介子心里明镜似的,仲叔是多虑了。”



        张原问:“葆生叔多虑什么?”



        张岱道:“仲叔说举子就要是举子,不要多事,锋芒太盛遭人妒,仲叔是担心你控制不好伏阙上书的局面,但今日这样就很好。”



        兄弟二人进到仲叔张联芳的豪宅,张原回头对穆真真道:“跟紧我。”



        穆真真身子一绷,有些紧张,她方才听说了董其昌、董祖常父子也住在泡子河畔,少爷叫她跟紧了是什么意思,难道董氏的人会在这里对少爷不利?



        穆真真跟在张原身后掀帘幕入厅,顿觉是两个世界,帘外滴水成冰,帘内却是温暖如春,恍然明白少爷是不想让她傻傻的等在外面受冻——7雅7骚7吧7黑黑7爱7调皮7



        高朋满座,笑语盈堂,张联芳喜好交友,又有钱,宅中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见张岱、张原二人进来,张联芳起身过来略问了问联名上疏赈灾的事,点点头,转身对厅上诸友道:“诸位,看看我山阴张氏的后辈才俊,江南无双,绝无夸口。”笑呵呵示意张岱、张原自我介绍。



        张岱和张原团团作揖道:



        “山阴张岱张宗子见过诸位高贤。”



        “山阴张原张介子见过诸位先达。”



        在座文人儒生共有七人,一齐起身还礼,不敢以前辈自居,张联芳的这两个侄子年才弱冠就已高中举人,两个月后还有可能是少年进士,他们岂敢托大,更何况张原现在的名声可以是如雷贯耳,常在泡子河边走,哪会不知道董其昌被张原搞得灰头土脸从松江避到京城之事,而且这七人当中还有两个与董其昌关系密切——



        张联芳向二侄介绍他这七位朋友,这七人不是精擅诗文书画的名士,就是音乐、围棋方面的高手,还都是“噱社”成员,噱社是张联芳在京结的一个社,不论八股,只说笑话,张联芳是很会享受生活的人。%雅%骚%吧%泫衍%喜%潜水%



        这七人当中张原久闻两个人的大名,一个是沈德符,字虎臣,写《万历野获编》的,见闻很广博,另一个是过文年,字百龄,晚明围棋第一高手,澹然十一岁时曾得到过百龄指点了几天棋艺——



        沈德符身材矮,妙语连珠,而二十多岁的过百龄却是木然呆坐的一个人,在一群笑话连篇的文士当中显得格格不入,但他偏偏就是噱社中人,张联芳对张岱、张原道:“别看百龄老弟呆若木鸡,他时常一鸣惊人。”



        张岱道:“等下让介子和过先生下一局棋,介子棋力高强。”



        张原忙道:“岂敢,过先生是国手,在下只是闲暇时玩乐而已。”



        张联芳知道过百龄的棋艺不是一般人领教得了的,他们和过百龄下都要受五子以上,说道:“京城第一高手是林符卿,百龄一直想向其挑战,林符卿却自高身份不理睬,认为年纪轻轻的百龄是想借他成名,我要成全百龄,准备明年元宵在隆福寺设赌彩纹银一百两让百龄挑战林符卿,林符卿为了银子肯定会答应对局的,每日一局,连下五局,诸位认为谁能赢?”



        沈德符他们知道林符卿的厉害,雄镇京师三十年,迎战四方名手,无人能敌,过百龄是后起之秀,但毕竟还年轻,恐怕还不是林符卿的对手,碍于过百龄面子,一个个含笑不答,只有张原肯定地说:“肯定是过先生胜。”



        过百龄很意外地看了张原一眼,说了句:“张解元明年春闱必高中。”



        张联芳大笑道:“你二人倒互相吹捧上了——上酒,开席。”#雅#骚#吧#赫赫#能#辩论#



        酒宴开始,众人列坐,张联芳看到那个美貌胡婢紧跟在张原身后,便问张原这女子是何人?



        张原道:“是小侄的侍妾。”



        张岱补充了一句:“武艺高强,忠心耿耿。”



        张联芳笑道:“既是原侄的小妾,那且到内院与我的姬妾一起用饭。”若是婢女那只能去厨下用饭,张联芳姬妾成群,每日争风吃醋,很是热闹。



        穆真真幽幽蓝眸看着张原,张原笑道:“去吧,不要怕人笑话你饭量大,尽管吃。”



        穆真真涨红了脸,跟着一个小婢入后堂去了。



        这边张原与葆生叔及其友人饮酒笑话,还不到两刻时,穆真真就出来了,张原问她吃过了,她点头,随她一起出来的小婢捂着嘴笑,张联芳便问小婢笑什么?



        小婢道:“这位姐姐进去,夫人们围着她说话,这位姐姐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就只顾吃菜,嘻嘻。”



        穆真真恰又打了个饱嗝,脸红得要滴血。



        张联芳笑道:“我那些姬妾也善谑,都是我在扬州、大同、北京娶的,这些江北娘们欺负咱们绍兴人是乡下人呢。”%雅%骚%吧%水粉%爱扯%小老虎%



        说说笑笑,宴罢,张联芳花样多,让仆人把他前日在王恭厂花了五十两银子买来的一块大石头抬上来,三十多斤重,椭圆形,没有锋棱,就象是普通的河床砾石,郑重其事摆放在一张铁梨木天然几上,张联芳笑吟吟看着众人——



        张岱知道仲叔的眼光,仲叔在京不经商、不置田产、不放印子钱,但就是有使不完的银子,凭什么,凭的就是他辨识书画古董的高明眼光,财源滚滚,仲叔花五十两银买这么块大石头绝不是像燕客那样发癫胡乱使钱,一定有他的原因,当即凑趣道:“叔父大手笔,买块太湖石就要五十两银子。”



        “有这样丑的太湖石吗。”张联芳哈哈大笑,说道:“前日在王恭厂买石头时,另有一人与我争,我出二十两,他出二十一两,我懒得和他磨嘴皮子,直接提到五十两,那人就说你买你买,我就买了——在座的有没有笑我张葆生是傻瓜的?”



        沈虎臣笑道:“岂敢岂敢,葆生兄有点石成金手。”



        过百龄端详那石头,说道:“在我家乡无锡,此石可堪压瓮做腌菜。”



        众人大笑。^雅^骚^吧^六艺^会^调侃^



        张联芳让仆人把铁梨木几和昂贵的大石头一起抬到厅外庭院中,这时是午时末,天气虽冷,但日光直射,有点暖意,众人左看右看,这石头映着日色也没有任何奇处,沈虎臣道:“没看到珠光宝气啊,葆生兄,赶快点它,变成灿然一金。”



        一桶水早已摆在几案边,张联芳舀起一杓水,说道:“诸位看仔细了。”将杓子里的水缓缓浇在这块石头上,问:“看到什么没有?”



        众人都摇头。



        张联芳又浇下一杓水,又问:“看到什么没有?”



        众人还是摇头,不就是一块石头吗,难道浇水就长出花来了,沈虎臣呵着白气道:“石头快结冰了。”



        穆真真在张原耳边轻声说:“少爷,婢子看到水从石头面上流过的那一瞬,石头缝泛起绿光。”



        张联芳听到了,双眉轩动,笑道:“好眼力,原侄你这小妾好眼力,就是这点绿光,如鹦哥、祖母宝石之绿,我敢断定,这块石头里有上好的水碧翡翠,价值不下三千金。”



        众人“哇”的一声,五十两银子买来的石头转眼就值三千两银子,张葆生生财有道啊。



        面对众人的惊叹,张联芳不动声色,即传一名玉工进来,当场开石取玉,张联芳有意在众人面前炫耀,玉工是早就候着的,不须半个时辰,一块连着石皮有七、八斤重的水碧翡翠出现在众人面前,张联芳道:“我将以此雕琢龙尾觥和合卺杯各一,三千金绰绰有余。”



        众皆叹服张葆生眼力,这三十斤重的石头还真的就是三十斤金子啊。



        张原虽然也惊叹,心里却道:“晚明人奢侈,很多无用之物被追捧成天价,有钱人银子不知往哪使。”!雅!骚!吧!丢丢!爱卖萌!



        张联芳与沈虎臣诸人回厅中饮茶,张岱和张原带了冯虎和穆真真从后园出去,张联芳园子的后面就是一个长约五十丈、宽约十来丈的狭长小湖,此时湖面冰封,一大片坚冰晶莹,有二架冰床由人力拖着,在冰面飞快地滑动,从南到北拖滑一个来回只要六文钱,一群孩子围着争相乘坐,这也是贫苦民众大冬天挣点钱养家糊口,张岱、张原合乘一冰床,让人拖着跑了两个来回,张原坐冰床不尽兴,又在皮靴上系上防滑的鬃毛带子,他拖着张岱一阵跑,张岱大笑,也让张原坐着他来拖冰床,又叫穆真真和冯虎也来一起玩,玩了半个时辰,滑了无数跤,丝毫不觉得冷,张原想着明日叫景兰、景徽姐妹也来这里玩——



        在对岸的一座园子里,苍白清癯的董其昌披着大氅,捧着一个手炉,在他身边是董祖常,父子二人透过栅栏缝隙看着数十丈外冰面上戏耍的张岱和张原,董祖常恨恨道:“他们倒是玩得热火朝天哪。”



        董其昌不吭声,眯着略显浮肿的眼泡只是看着。



        董祖常道:“若让张原春闱得意,那我们董氏只怕再也翻不过身来了,爹爹年事已高——”



        董其昌“哼”了一声,瞪了儿子一眼,说道:“你这废物,一点都不能为父分忧,什么事都要我亲自去。”



        董祖常道:“是爹爹不放心儿子嘛,前几天贡院的——”



        “闭嘴。”董其昌喝道:“不许对任何人提起,听到没有?”



        “是。”董祖常低下头去。



        ……u雅u骚u吧u更新内容u不喜欢u楼中楼u



        张岱听仲叔说了对岸那座园子就是董其昌的别墅,指点给张原看了,又道:“钱老师的宅第也离此不远,我们现在去拜访吗?”



        张原道:“今日没有备办贽礼,明天去吧,杨老师那边也要去。”



        午后申时初,张岱让马车送张原和穆真真回东四牌楼,商氏老仆应门道:“张姑爷,今天好几个人登门拜访张姑爷,帖子在这里,还有一人一直在这里等着。”



        说话间,门厅里走出一人,向张原叉手道:“张公子,小的等了多时了。”是昨日在朝阳门外见过的小内侍高起潜,未作宫内装束,扮作一个书僮模样。



        商氏老仆道:“这位小哥午前就来了,等了两个多时辰了。”



        张原忙道:“我一早就到户部衙门去了,抱歉抱歉。”拉着小高走到一边,低声问:“是钟公公叫你来见我的?”



        小高苦笑道:“是钟公公要小的来请张公子去相见,不管几时都要等到张公子,所以小的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了,小的多等一会无妨,就是钟公公也一直在十刹海边的宅子里等着,出宫这么久,钟公公肯定焦急万分了,定会责怪小人不会办事。”



        有钱有势的太监往往在皇城外置宅第,这不稀奇,钟本华虽不贪吝,但好歹在杭州织造署总理了几年,积蓄颇丰,去年回京就在皇城北面的十刹海寺边上置了一处房产——



        张原道:“真是抱歉,我若见到钟公公,定会解释,小高公公,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出门之前,张原看了一下另两位访客留下的名帖,其一是师兄徐光启,其二署名泉州洪承畴——



        张原眉锋轻扬,心道:“洪承畴,我对他倒是闻名久矣,他来见我做什么?”



        ...



  https://www.7017k.com/yasao/3413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