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第三百八十章 疑云

第三百八十章 疑云

        吴道南吩咐厨娘烹制几样江西家乡菜,留杨涟、张原用午饭,熏肉、鱼头、豆腐、青菜、瓦罐汤,家常小菜,别有风味,酒是新年时皇帝赐的宫廷长春酒,菜香酒美,宾主三人交谈颇为融洽——/雅/骚/吧/更新内容/不喜欢/楼中楼/午后未时初,杨涟与张原告辞,走在太仆寺街上,阳光灿烂,张原微微眯起眼睛,从相对阴暗的小四合院里出来,骤见强烈光线,眼睛还是有些不适——杨涟道:“介子,我今日不当值,你且到我住处长谈。”



        张原约了钟太监在十刹海相见,道:“老师见谅,学生这时有事,傍晚时再来老师寓所候教吧。”



        杨涟觉得自己事无不可对人言,对别人他也这样要求,问:“你有何事?”



        张原可以教训小景徽说各人有各人的秘密,但对杨老师不行啊,杨老师会说君子坦荡荡,只好答道:“慈庆宫太监钟本华是学生在杭州时的旧交,约好今日午后在十刹海见一面叙叙旧,学生不能食言失约。”



        杨涟摇了摇头:“罢了,那你赶紧去吧,黄昏时我在会同馆等你。”又觉得有必要提醒张原一句,说道:“介子,以后你少与阉竖辈往来,这样清议不佳,你现在已不是青衿士子,而是官身了。”



        张原口是心非道:“杨老师教训得是,不过既已约好,总不能让人空等。”向杨涟一揖,带着汪大锤和来福出太仆寺街东,再沿着皇城根折而向北,道路右侧,那高高的皇墙内就是西苑太液池,墙面朱漆斑驳,显出大明帝国的老态——7雅7骚7吧7黑黑7爱7调皮7因为已经是未时,怕钟太监久等,张原三人走得甚快,经灰厂街、西大街、向十刹海钟太监外宅行去,经过火神庙后的水亭时,见前面一顶绢帷小轿冉冉而行,一个宫人跟在轿边,张原也没在意,大步越过那绢帷小轿,却听轿内一个低婉娇媚的声音道:“状元郎现在才来吗,钟公公等你好久了。”



        张原“啊”的一声,停下脚步转身朝那小轿作揖:“客嬷嬷吉祥。”这似乎有点清宫戏的味道了。



        雕花车窗被从内推开,露出客印月那张明艳皎洁的脸,那双大而媚的眼睛瞅着张原,笑吟吟道:“三个月不见,张公子已是状元及第,成了翰林院的六品官了,真是可喜可贺,张公子怎么不乘车轿?”



        张原就跟在轿边走,答道:“在下从太仆寺街那边过来,没多少路,走走看看风景也好。”



        “也有六、七里路呢。”客印月一双媚眼瞟着张原,见张原身形挺拔,行步矫捷,两条腿很有劲,春心就是一荡,很少能看到这般英气的读书人啊。



        张原心想:“客印月这深宫乳娘能够这么随意出入宫闱吗,她似乎还有丈夫和儿子的。”问:“客嬷嬷要去哪里,是钟公公宅第吗?”



        客印月点头道:“是,我儿侯国兴从保定家乡来,这几天就住在钟公公外宅里。”



        张原心道:“不错,钟公公和客印月勾搭上了。”%雅%骚%吧%泫衍%喜%潜水%过了火神庙就是钟太监的大四合院,武陵一直等在这边,看看过了正未时了,正等得焦急呢,见张原从火神庙那边过来了,忙对身边的小内侍高起潜道:“小高公公,我家少爷来了。”



        小高就跑进去报信,待钟太监迎出来,张原和客印月已经到了门前,张原拱手道:“让公公久等了。”



        钟太监笑道:“杂家也才到不久,客嬷嬷半路巧遇状元郎吗。”



        客印月从轿子里下来,笑道:“是啊,很是沾光呢。”



        钟太监一笑,对张原道:“张翰林请,杂家在后园设了酒宴专为状元郎贺喜,客嬷嬷要一起喝杯酒吗?”



        客印月道:“这怎么好意思。”眼睛瞟着张原——#雅#骚#吧#赫赫#能#辩论#张原没注意客印月,他看到钟太监身后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三十来岁的昂藏大汉,身形高大,脸很长,眼睛小却极有神,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威势,另一个是扁平脸的少年,十三、四岁,有点畏畏缩缩的样子——张原问钟太监:“钟公公,这两位是——?”



        钟太监回头一看,还没答话,客印月已经答道:“这个是我兄弟客光先,这个是我儿子侯国兴——还不赶紧向状元郎见礼,今年的新科状元,炙手可热。”



        那昂藏汉子和扁平脸少年就过来向张原叉手施礼,张原还礼道:“原来是客嬷嬷的令弟和令郎,那就一起喝一杯吧。”



        客印月的弟弟客光先躬身道:“状元公折煞小人了,小人岂敢与状元公同席。”



        钟太监与张原有要紧话说,不想有人打扰,客印月这个弟弟是个农夫,哪里上得了台面,说道:“客嬷嬷要与儿子和兄弟团聚说话,杂家另备了一席酒让他们畅饮。”说罢,挽着张原的手进入内堂。%雅%骚%吧%水粉%爱扯%小老虎%三年前在杭州城甬金门外的织造署,钟太监就曾挽着张原的手送张原上车,那时是钟太监示恩邀名,是上位者的爱才和雅量,然而时过境迁,现在的张原非复当年的小童生,而是名满天下的新科状元,钟太监结交张原已经有点高攀了,让钟太监满意的是:张原依旧很看重与他的交情,虽然状元及第,但神色一如从前谦和,没有一丝骄矜之色,这真是大器之人啊——酒席设在侧院小厅,一张黄花梨木的食案,两个蒲团,食案上一壶御酒,几样江南风味的精洁小菜,小厅长窗外就是盛开的海棠,午后阳光浓烈,映着盛开的海棠,满眼都是娇艳和嫩红,如无数少女的唇——风雅太监钟本华在右边蒲团上跪坐着,说道:“杂家知道张翰林已用过午饭,现在随便吃点,杂家有事要向张翰林请教。”



        张原道:“一直想过来向钟公公致谢,却不得空,年前山东赈灾的诏旨若无公公从中出力肯定就没有那么快下来,公公此举,活人无数啊,外人不知公公仁义,张原却是悉知。”



        钟太监听张原这么说,笑得合不拢嘴,山东赈灾旨意的下达,他的确从中出了力,但这种事没法向人宣扬,做了好事不能扬名那是很痛苦的,现在听张原赞他,真是心花怒放,谦虚道:“杂家一烧冷灶的也出不了什么大力,只向卢相说了几句话而已。”宫中称司礼监掌印太监为内相,内阁首辅是外相。



        张原道:“有些人在其位不谋其政,公公且沉住气,早晚有谋其政之时。”^雅^骚^吧^六艺^会^调侃^钟太监道:“杂家倒是沉得住气,只是宫中明争暗斗,杂家当下只求平安。”忽问:“听说郑国舅之子羽林卫千户郑养性与张翰林有交情?”



        小厅中只有张原和钟太监两个人,两个侍婢站在廊墀外,来福和汪大锤立在院中,午后时光很安静——张原笑道:“我初入京,与他郑氏有什么交情,传胪大典那日,郑养性到我内兄宅第拜访我,说要送我一座四合院,钟公公你说,那房子我要得吗,当然是一口回绝了。”



        钟太监笑了起来,放心了,直言道:“杂家今日要向张翰林请教的是,近来京中传言,郑国舅父子与郑贵妃将谋害东宫,东宫侍从人人自危啊,你想若东宫有什么不测,那福王岂不就是储君了,这该如何应对?”



        张原眉头一皱,“梃击案”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晚明三大案他记得很清楚,梃击案是发生在万历四十三年,也就是去年就应该发生了,难道历史已经悄然改变,梃击案延后,风云际会,专等我张原来参与?



        向钟太监旁敲侧击,果然此前只发生了妖书案并没有梃击案,张原暗暗点头,说道:“公公勿虑,皇帝虽然不喜东宫,但却容不得这等事,公公朝夕勤谨留意,提醒东宫出入门户要小心就是了。”



        钟太监道:“杂家晓得,小爷现在也很谨慎,不是万岁爷召见,小爷都是待在慈庆宫中深居简出。”见张爷在蹙眉沉思,问:“张翰林想到了些什么?”



        张原在思索晚明史上那桩梃击案的前因后果,总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持棒闯进慈庆宫要打杀太子朱常洛的人,到底是不是郑贵妃和郑国泰父子指使的?若是郑氏指使的,那郑氏也太愚蠢了,指使那么个疯疯傻傻的人冒冒失失闯进来就能打死朱常洛?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哪里去了,凶悍勇武的江洋大盗哪里去了,怎么不找两个来刺杀太子?!雅!骚!吧!丢丢!爱卖萌!



        想到这里,张原自嘲一笑,这可不是武侠小说啊,听钟太监问他想什么,他当然不能告诉钟太监梃击案将发生的事,转换话题道:“我在想客嬷嬷那个弟弟,真的是保定府的农夫?”



        钟太监不明白张原怎么突然说起客光先,答道:“当然是农夫,客嬷嬷的丈夫候二也是农夫,都是务农的。”



        张原问:“侯二何在?”



        钟太监道:“死了,客印月入宫的第二年其夫侯二就死了,皇宫找乳娘要丈夫孩子俱全的,不然不要,那侯二如果早死一年,客印月就不能进宫了,也正因为侯二死了,所以客印月才在宫中一直待着,哥儿也依恋她,不然早已遣送出宫回保定。”



        张原心道:“这还真是巧啊。”说道:“我看客嬷嬷的弟弟形貌不凡,以后或许能出人头地。”



        钟太监笑道:“能得到状元公夸奖她弟弟,客印月定然大喜——张公子也懂相人冰鉴之术?”



        张原笑道:“略懂,略懂,不过公公可用我这话去讨客嬷嬷欢喜。”问:“公公今与客嬷嬷对食否?”



        钟太监略显尴尬道:“君子不夺人所好嘛,魏朝与杂家关系不错,再说了,魏朝比杂家年轻——”



        张原心道:“对食而已,又不是夫妻,都是太监,年不年轻又有多大关系,再说了,魏进忠可比你和魏朝年龄都大,等客氏与魏进忠打得火热,那老钟你就没戏了。”这话不好对钟太监明说,只好道:“也罢,钟公公与客嬷嬷搞好关系就行,钟公公切莫视为等闲,这的确很重要。”



        张原一再叮嘱的事,钟太监当然不敢当耳边风,他可是听从张原的建议才来慈庆宫烧冷灶的,说道:“杂家晓得,杂家最近不是与客嬷嬷亲近许多了吗。”



        张原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钟太监一拍脑门,举起酒杯道:“光顾着说话,还没为状元公贺喜呢,来,杂家敬状元公一杯。”



        二人举杯,一饮而尽,相视大笑。u雅u骚u吧u更新内容u不喜欢u楼中楼u钟太监想起一事,说道:“张公子,杂家最近与客印月相处较多,发现她很可能识字,但杂家问她,她却说不识字,她只是一个农妇,从未读过书——”



        正这时,听得侧院小门那边传来客印月的声音:“钟公公,小妇人可以来向状元郎敬杯酒吗?”



        张原对钟太监低声道:“公公以后多多留心,少问多看——请她进来吧。”



        钟太监点点头,起身吩咐立在廊墀下的侍婢:“请客嬷嬷进来。”



        京城的暮春,天气已明显转暖,体态高挑硕美的客印月走了进来,梳着高髻,穿着紫色葵花宫裙,领子里露出雪白的里衬,紫白相映,煞是好看,缷下冬裙的客印月身段更显丰盈诱人——客印月刚进到小厅,小高就跑进来了,叫道:“干爹,王公公有急事请你即刻回宫。”



        王公公就是太子朱常洛的伴读太监王安,忠心耿耿,是朱常洛最倚重的太监,所以钟太监一听王安找他有急事,不敢耽搁,向张原作揖道:“张公子,抱歉,抱歉,杂家有事要先回宫了——客嬷嬷要与杂家一起回吗?”



        客印月道:“我不急,公公赶紧回吧,莫让王公公久等。”~雅~骚~吧~水粉~爱扯~小老虎~钟太监急急忙忙走了,张原对客印月道:“客嬷嬷少坐,在下也要回去了。”



        客印月那双媚眼水盈盈的,说道:“小妇人还没有敬状元郎一杯酒呢,状元郎不会不赏脸吧。”



        张原心想:“这女人做作态度潘金莲似的,真不象是农家妇,在宫中不可能学得这么狐媚啊,是久旷饥渴还是有其他用意?”



        张原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客印月身份不简单,史载客印月是保定农妇恐怕并非真相。



        ...



  https://www.7017k.com/yasao/34139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