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第三百八十六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马车里有女眷尖叫的声音,显然被马车骤然的颠簸吓到了,还好惊马很快就被穆敬岩制住,黄昏时分是灯市街最热闹的时候,大多数人是步行,乘轿的也多,车马却是很少,就是因为这里行人密集,牲畜容易受惊——



        那两个被惊马撞倒的路人一个很快就爬了起来,揪住车夫大骂,瞧这人方巾襕衫是个生员,年约四十来岁,应该没受什么伤,但叫嚷得很凶,要车夫赔银子,另一个倒地的是个肥胖的妇人,穆真真上前要搀扶她,却被妇人一把推开,坐在地上叫苦道:“奴家被撞坏了五脏六腑,只怕命不长久,这上有老下有小可怎么营生哪。”一边叫一边揉着胸口,揉得衣衫下两只大龠乳不住晃动——



        灯市街商旅云集,熙熙攘攘,听到这边起了风波,霎时围上一群人看热闹——/雅/骚/吧/更新内容/不喜欢/楼中楼/



        车夫是看到穆敬岩刀鞘触到马眼的,叫屈道:“这不关我事,是这个军汉惊了我的马,你们找他去理论。”朝穆敬岩一指。



        那生员扭头瞥了穆敬岩一眼,铁塔一般的大汉,转头依旧冲车夫怒叫:“是你的马车冲撞了我,我只找你算账。”



        马车里有人开口道:“老王,怎么回事?”



        车夫胆气立壮,打掉生员揪着他衣领的手,回头道:“老爷,有个军汉惊了小人的马,撞倒了两个人,这二人不去找那军汉算账,却来歪缠小人,要小人赔钱,真是岂有此理!”



        穆敬岩皱着眉,心想:“这事岂能全怪我,我也是无心之过。”料想马车里的人身份不低,不是他一个堕民军户能与之理论的,在这京城中还是息事宁人的为好,可不要耽误了送军械回榆林,他腰间搭膊里还有二十几两银子,这几乎就是他的全部积蓄了,原本打算给真真买些衣裙和饰品的,不慎惹上了这么个麻烦,这下子恐怕要破点财了,不过先别急,且看看那马车里的人怎么说——



        那生员又揪住车夫胸襟,叫道:“我没看到谁惊了你的马,我只知道你的马冲撞了我。”



        坐在地上的肥胖妇人叫道:“啊呀呀,奴家全身都痛——”爬起身来坐到车辕上,看来是要讹钱了。



        跟在这辆马车边上的还有两个健仆,马车里的人对其中一个仆人说了句什么,那仆人便过来对那生员道:“我家老爷让你随我去东城兵马司处置此事。”又指着穆敬岩道:“这军汉你也别走。”



        这生员仗着功名平日在里坊也是颇为霸道的,恼道:“谁耐烦和你这家奴去兵马司,马车里是哪位,请露面说个话?”心想:“现今世风日下,就是一个商贾也敢称老爷——”



        “那好,你去与我家老爷说话。”那健仆不由分说拖着那生员到车窗边,车帘从内撩起半边,时已薄暮,两边的商铺有的已掌灯,那生员离得近能看清车里人,听车内人说了几句话,立即连连打躬作揖,也不纠缠车夫了,转身就冲穆敬岩喝道:“你这军汉,惊了人家的马,撞了人,却没半句赔礼道歉的话吗!”



        穆敬岩心知车中人想必是某位有权势的官绅,这生员不敢惹就冲着他来了,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拱手问那生员:“这位相公伤到了哪里,小人愿意出钱给相公医治。”



        肥胖妇人也从车辕下来,叫道:“还有奴家。”



        穆敬岩估计一人赔一两银子尽够了,又没受什么重伤,说道:“那就一起到附近医药铺去诊治一下,看伤到了哪里?”



        那生员不敢惹马车里的人,就把怒气发泄到穆敬岩头上,冷笑道:“你这粗蠢军汉,谁耐烦和你啰唣,赔十两银子吧。”



        肥胖妇人也叫道:“我也是十两。”借秀才的势好讹人啊。



        穆敬岩也恼了,沉声道:“两位也太过分了,这街市人来人往,磕磕碰碰难免,在下愿意出钱给两位疗伤,可你们张口就要二十两银子,银子这么好挣吗!”穆敬岩在军旅两载,曾历搏命厮杀,不再象以前在绍兴那般畏缩怕事了。



        穆真真脆声道:“况且你们也是被马撞的,怎能全怪我爹爹。”轻轻一扯爹爹衣袖,准备跑人,少爷说的,好汉不吃眼前亏——



        生员和胖妇大叫大嚷,生员要叫兵马司的人来,那个跟随马车的健仆也冷笑道:“被马撞的,不是你这粗蠢军汉惊了马,马怎会撞人,竟敢攀扯。”



        1另一个随车健仆却过来问穆敬岩:“听你这军汉口音象是绍兴人?”



        穆敬岩也听出这仆人有山阴那边的乡音,拱手道:“在下正是绍兴山阴人氏。”



        那仆人脸露笑意道:“我家老爷也是山阴人,让你过去问话。”



        穆敬岩正待过去,穆真真赶忙拉住爹爹,却问那仆人:“请问你家老爷贵姓?”



        那仆人答道:“姓姚,乃山阴大姓。”



        穆真真心下一惊,姓姚,该不会就是姚铁嘴的堂兄姚宗文吧,姚宗文是少爷的对头,若让姚宗文得知她身份,肯定会为难她爹爹,那就不是赔二十两银子的事了,当即使劲一拽爹爹的手臂,大声道:“爹爹,你明日就要回金山卫的,耽搁不得,赶紧走。”



        父女二人往灯市街口就跑,那秀才大叫着要阻拦,被穆敬岩伸手轻轻一拨,就撂倒在路边,那肥胖妇人更是追赶不上,又不敢再去纠缠那马车,大哭大叫,骂军户无良——



        马车缓缓驶动起来,那个问穆敬岩话的仆人凑头在车窗边向车中人禀道:“老爷,那军汉是山阴人,只不知何故突然就跑了,不然老爷念在同乡面上为他说句话,那秀才怎敢歪缠他,真是不知好歹,竟敢不来拜见老爷。”



        车中人说了一句:“不识抬举。”放下车帷,马车行过灯市街,往崇文门去了——



        有围观民众问那生员:“华秀才,那军汉粗鲁,追赶不上也就罢了,但那马车你怎么轻易放过了,车内是什么人?”



        姓华的生员道:“那是吏科都给事中姚大人,谁敢惹?”



        吏科都给事中是科道官的首领,就连六部堂官和阁臣都要曲意结交的,姚宗文以正七品的小官却隐然是浙党领袖,原因就在于此,小官能弹压大官,这也是晚明官场特色,党争愈烈,言官职权愈重——



        ……%雅%骚%吧%水粉%爱扯%小老虎%



        穆敬岩、穆真真大步奔出灯市街,绕过顺天府贡院,见无人追来,这才放慢脚步,父女二人面面相觑,穆真真忽然笑了起来,说道:“爹爹,那年女儿在嶯山打柴,看到桃树结了桃子,就摘了几个,没想到那桃树是有主的,主人家的恶狗追着我咬,到了山下都不肯放过我,爹爹赶来,一脚踢飞了那恶狗,驮着女儿大步流星跑了,女儿左小腿肚到现在都能看到几点犬牙印——对了爹爹,那年女儿几岁?”



        穆敬岩侧头看着女儿,女儿高挑美丽,矫健飒爽,笑道:“那年你八岁,真快啊,转眼你就十八岁了,可是我们父女还在被人追着跑啊。”



        穆真真道:“爹爹现在是总旗官了,比以前在山阴是强得多了,被人追着跑不稀奇,前年少爷在南京国子监也被人追着跑,我和少爷还躲在桥底下呢。”想到那事,穆真真又笑了起来。



        穆敬岩忙问究竟,穆真真便一五一十说了,穆敬岩大笑道:“痛快,痛快,介子少爷好手段。”又道:“待我在卫所再打熬几年,升到百户就好了,百户就不再是兵勇,而是低级将官了,介子少爷给了我一条路,让我有了盼头念想,日子不再是在山阴时那样毫无希望。”说这话时,这黄须大汉仰天吁了一口长气。



        穆真真也觉得日子很有盼头,却道:“爹爹,你在边卫千万要保重——”



        “边卫可不是保重身体之地。”穆敬岩笑着打断女儿的话“我从军就是去搏命,不搏命如何能得升迁,介子少爷说不出三年辽东就有大的战事,我就盼着那一天,杜参将原是辽东总兵,熟知辽事,只要辽东开战,朝廷肯定要重用杜参将,那我也有了用武之地——真真放心,你爹现在弓马娴熟,延安卫武艺强过我的并不多,去年追击套寇,我一人射杀二敌,搠死一敌,以斩获三颗首级为头功,让了一颗首级给杜参将的一个亲信——”



        暮色中,父女二人回到东四牌楼商氏四合院,穆真真将灯市街的事向张原说了,又道:“少爷,婢子和爹爹就这样跑了是不是不大好?”



        张原笑道:“当然要跑,难道还等着被讹诈。”又道:“那马车里会是姚宗文吗,那倒真是巧了。”



        这只是件小事,张原并未在意,他现在的心思在东宫,等着那巨石落水激起的滔天波澜——



        ……



        2五月初一,张原照常去翰林院喝茶、看邸报、做笔记,这日给庶吉士讲课的是詹士府左春坊左赞善徐光启,讲的是《甘薯疏》,徐光启希望庶吉士能有务实之学,庶吉士在翰林院的学业很轻松,除了练习书法外,每月只须按命题交呈内文三道、诗三首即可,当然,上课是每天要上的,所授课业不专限于四书五经,只要与国计民生有关的学问都可以讲——



        庶吉士制度是为了培养平章军国的高级官员,所以很重视实际政务,但在以往,实务之学还是很少有人讲,因为负责庶吉士教育的教官本身就是没有实际施政经验的翰林院和詹士府的词林官,学识是很渊博,人品也好,但就是讲不来经世致用之学,就是讲也是很迂阔空泛的,承平之时无所谓,但当此灾荒遍地、危机四起之时,空谈道德文章哪里有薄薄一册《甘薯疏》有用,可翰林院学堂里的这些庶吉士显然对徐赞善讲《甘薯疏》不以为然,便有庶吉士借孔子的“吾不如老农,吾不如老圃”来抗议徐赞善给他们讲这些农书,徐光启道:“诸位皆是天下英才,乃以为此是无谓之事乎?国家典章制度,必考其详,治乱安危,必求其故,安常处顺,通变达权,皆是诸位需要学习的,政事一途岂诗文能概括?此次殿试,皇帝钦点的状元策文不正是因为关心时务并有创见才能脱颖而出吗?”



        《甘薯疏》得以继续讲下去——



        翰林院的官员和庶吉士中午都是在院中膳房用餐,伙食由光禄寺负责提供,午休之时,徐光启与张原说起讲堂之事,张原道:“选也诗文,教也诗文,所学与实际政务完全不相干,这样是养相才吗?弟以为庶吉士讲官除了翰林院和詹士府的资深官员外,还应请六部堂官、各省巡抚讲各自熟悉的政务和民生民情,每月至少安排两堂这样的课业,这样才是培养人才的途径。”



        徐光启赞道:“贤弟所言极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要施行起来极难,官员大都安于现状,而且党争让人疑神疑鬼,若有人提出什么改革措施,其他人首先想的不是这措施是否与国与民有利,而是揣测因这改革哪一党人会利益、哪一党人会受损,一有事就互相攻讦,以致改革政令难以出台。”



        张原道:“这事由我写一份条陈向刘院长建议,然后再让几名庶吉士也一起提出要求。”



        徐光启知道张原在新科进士和庶吉士当中很有影响力,说道:“我也以詹士府讲官的身份同时提出这一建议,刘院长也掌管詹士府。”



        正说到刘院长,忽见一个文吏急急进来向侍读学士郭淐禀道:“刘院长在礼部衙门突然晕厥,昏迷不醒,已传太医院医官救治,医官说是中风。”



        张原与徐光启面面相觑,张原心道:“刘楚先院长看着心宽体胖、满面红光,却原来是高血压啊,大明朝没有脑外科手术,脑溢血的话很危险,看来六部堂官又要少一位了。”



        两日后,传出礼部尚书刘楚先病故的消息,礼部以谥请,万历皇帝诏下,赠刘楚先为太子少保,谥文敦,至此,六部中的户部、礼部、刑部、工部的堂官俱空缺,刘楚先去世后,礼部就由右侍郎何宗彦代署部事——



        刘楚先是张原会试时的副主考,支持吴阁老取中张原,对张原是有恩的,刘楚先猝然去世,张原颇为难过,又想吴阁老也是一副病歪歪的样子,方阁老倒是身体康健,这前景还真不大妙。



        ……



        3穆敬岩在京城过了端午节,五月初七启程回榆林,这次领了五百支新铸鸟铳、一千支标枪、一千面藤牌,还有宁波弓、铁箭、腰刀、双手长刀、大棒、铠甲等等,足足装了十大车,由兵部加派十名军士一道押送去榆林——



        张原送穆敬岩一行出外城西便门,他给杜松写了回信,回赠了一些京城物产,临别时说道:“杜参将明年应该还会派穆叔来京公干,到那时应该可以更换到新式的燧发枪了。”



        经过祁承爜和张鹤鸣这两位兵部郎中的力争,兵部和工部部议并试验之后,决定逐步以燧发枪替代火绳枪,但制造燧发枪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精铁炼坯、煮筒、钻铳心、锉磨、打制照星火门、磨錾、钻火门等等工序,需要两个月时间,第一批打制五十支供试验和改进,燧发枪真正要能投入实战是需要一年时间,对此张原已经很满意,这是影响两年后的萨尔浒之战的第一步,一定要避免四路进军三路全灭的惨败,只有改变了萨尔浒的战局,他才能赢得时间进行其他改革,不然的话,大明财政就被会辽东战事拖垮,辽饷加派,民怨沸腾,到了那时任谁也无力回天——



        穆敬岩叮嘱了女儿穆真真一些话,拜别张原,策马押解军械西去。



        五月阳光炽热,京城西郊,穆真真翘首看着爹爹穆敬岩走远,忽然问张原:“少爷,大明不许女子上战场吗?”



        张原道:“军中当然不许有女子,怎么,真真还想随父出征做花木兰吗?”



        穆真真道:“婢子是想以后少爷领兵出征,婢子不能跟着那可怎么好。”



        张原笑道:“是啊,没有真真保护,我可是寸步难行。”



        穆真真羞道:“少爷,婢子可不是这个意思——”



        张原笑问:“那真真怎么就认为我这书生以后能领兵?”



        “我爹爹说的。”穆真真道:“爹爹说都是文官领兵,少爷熟知边事,以后一定能统兵。”



        张原微笑,说道:“真有那一天,我会设法让你跟着我,我大明不是还有女宣抚使吗。”



        穆真真忙问:“是谁?”



        张原道:“石柱土司马夫人秦良玉啊。”



        ……



        五月十三日黄昏,穆真真和往常一样与武陵、汪大锤、来福一起到玉河北桥畔等张原出翰林院,这时从各部衙门退堂归家的官员络绎不绝,或乘车、或乘轿,步行的也不少,吏科都给事中姚宗文也乘车经过玉河北桥,立在桥头的高挑白美有异族风韵的穆真真颇为惹眼,姚宗文那个随车的健仆忙对车内的姚宗文道:“老爷,小的看到那日在灯市街惊了我们马车的军汉之女了,就在桥头。”



        姚宗文从车窗向桥头的穆真真看了看,说道:“既在这里等候,那想必也是某位官员的女婢,你去打听一下,看是谁家婢女?”一面让马车停在桥的那一端。



        那仆人很快打听到了,回来禀道:“老爷,那是张原的婢女,难怪那日我说我家老爷姓姚,她父女二人掉头就跑,却原来是心虚啊。”



        ...



  https://www.7017k.com/yasao/34139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