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第四百零二章 非礼勿多视

第四百零二章 非礼勿多视

        皇长孙朱由校出生三个月时客印月入宫,起先客印月与其他几个当选的奶娘一起住在东华门外的奶龠子房,每日入慈庆宫奶皇长孙,后来因为客印月的奶水香浓量多,人又伶俐干净,皇长孙也依恋她,就长住宫中了,朱由校自幼体弱多病,几次要断奶都哭得声嘶力竭,客印月奶水又足,就一直让朱由校吃下去,一直吃到五岁,五岁之后当然不再把乳娘的奶当主食了,但有事没事、受了委屈、感到害怕就要吃客印月的奶找安慰,都十岁了还是这样,客印月坐着,皇长孙站着,就那样吃奶,只这两年才不怎么犯奶瘾——/雅/骚/吧/更新内容/不喜欢/楼中楼/



        “哥儿今天怎么了?”客印月有些奇怪,伸手摸了一下朱由校的脑门,问:“莫不是你读书不专心,张先生责骂你了?”



        “没有,张先生还夸我悟性好呢。”朱由校吧嗒着嘴,伸手就来扯客印月的衣领,说道:“我就是突然很想吃奶,嬷嬷给我吃。”



        客印月戴着纸护领,嘉靖以来宫女的护领都是纸制,一天一换,可保持洁净,这种纸护领由江西玉山县上贡,有各种颜色,制做得也很精致,客印月见皇长孙毛手毛脚乱扯她的护领,忙道:“哎呀,你做什么,莫要把领子扯破了。”捉住朱由校的手不让他乱动,朱由校就跳着脚叫“我要吃奶,我要吃奶”。



        “嘘——”



        客印月瞪起她那又大又媚的眼睛嗔道:“轻声些,等下让张先生听到,看你羞不羞!”



        朱由校道:“隔得好远呢,张先生又不是顺风耳,哪能听到——那我不乱动,嬷嬷解衣给我吃,我吃了奶还要去读书呢。”7雅7骚7吧7黑黑7爱7调皮7



        客印月拗不过皇长孙,反正也是自幼吃惯了的,只好道:“唉,真拿你没办法,你老老实实站着别动。”说着,自己解开护领,松开几粒纽扣,敞开衣衫,将红纱抹胸往下拨了拨,露出左边一只丰肥白乳,被抹胸勒得翘生生——



        十二岁的朱由校张着嘴,目瞪口呆的样子,似被客嬷嬷的豪龠乳给震惊了。



        客印月坐在竹杌上,微有些羞涩,伸手摘下朱由校头上戴的圆帽放在一边,说道:“愣愣的看什么,要吃就快吃。”将朱由校的脑袋搂过来,按在胸前,感觉一张热热的脸贴在她胸脯上,随即乳龠尖被叼住,开始一下一下的吮吸,被吸得浑身麻酥酥,忍不住幽幽叹息一声——



        朱由校吃了一阵奶,有些憋气,嘴巴松开通红的乳龠尖,仰头道:“我说嬷嬷还是有奶的吧,嬷嬷的奶真香。”又仔细看那只白圆挺翘的左乳,伸指勾住抹胸往下一拨,右乳也颤颤巍巍弹了出来——



        “哥儿别闹了,赶紧去读书。”客印月挡开朱由校的手,把抹胸提上去,鼓鼓丰盈,简直要把红纱抹胸撑裂。



        朱由校笑道:“嬷嬷的奶龠子真好看,我吃了这么多年嬷嬷的奶,怎么都没注意呢。”



        客印月系好衣衫,白了朱由校一眼,帮朱由校把帽子戴上,说道:“赶紧读书去,张先生在催你了。”%雅%骚%吧%泫衍%喜%潜水%



        是有伴读小高的声音在叫:“哥儿,哥儿,张先生唤你了。”



        朱由校便跟着小高去主敬殿,张原哪里能知道十二岁的皇长孙还要吃奶,见皇长孙兴致很好,以为是自己课讲得精彩,心下自是得意,便道:“先临六十个大字,不求做王羲之那样的书圣,总要写得端正才好。”



        朱由校和高起潜在认认真真临摹大字,张原负手踱步,偶尔指点一下皇长孙执笔的姿势和要领,心想:“我不指望教出一个明君,不要太昏庸就好。”又想:“傍晚我要去拜访一下孙承宗,谈谈皇长孙的教育问题——”



        已经是巳时末,日头高照,初秋的天气依然炎热,高敞的大殿却是颇为凉爽,张原看到北边长窗外有个人影,似在朝殿内窥视,便走出去一看,原来是客印月。



        见张原出来,客印月赶忙迎过来万福施礼,轻声道:“张先生好,小妇人来看看哥儿,不知哥儿学习得可好?”



        张原一揖,微笑道:“客嬷嬷辛苦,皇长孙很聪明,只要他肯学,没什么能难得住他。”说话时目光落到客印月丰盈的胸前,那里有一块明显的湿痕——



        张原的嗅觉灵敏,能嗅到客印月身上淡淡的奶香味,不禁纳闷:“哺乳期的妇人才会有乳汁溢出,客印月分娩都十二、三年了吧,怎么还会有乳汁,怪了个哉。”非礼勿多视,目光移开,看着不远处的慈庆宫大门。



        客印月察觉张原目光有异,低头一看,顿时面红耳赤,说了一声:“张先生,小妇人先回宫去了。”急急忙忙走了。



        张原看着客印月牝马一般的矫健背影,总觉得这妇人身份不简单,不过他现在没权力去查客印月的底细,那应该是锦衣卫、东厂的职能,他能做的就是与客氏保持良好的关系,史上客氏恼恨外廷大臣是因为外臣一再要求客氏出宫,魏忠贤也是如此,其实都是很想与外臣交好的——#雅#骚#吧#赫赫#能#辩论#



        这日下午申时末,张原从东安门出了皇城,穆真真和汪大锤在外面等着他,穆真真戴上了一顶宽沿竹笠遮阳,以前她都是不戴的,烈日下也晒不黑。



        张原道:“我要先去李阁老胡同拜访左春坊左庶子孙大人,大锤等下雇一辆车在胡同口等着。”



        主仆三人来到李阁老胡同,张原一问之下方知孙承宗的寓所距离工部分给他的四合院只有数步之遥,汪大锤去雇车了,张原对穆真真道:“澹然她们这个月底应该会从山阴启程,过几日让来福找工匠把这寓所再整修一下,搞干净些,看看要添些什么器具用物,早作准备,免得她们到京后再手忙脚乱。”又道:“对了真真,待澹然进京后,我与她说说,安排一个仆妇或婢女服侍你。”



        穆真真忙道:“不用,不用,少爷真的不用,那样婢子会浑身不自在的。”



        张原笑问:“那你分娩做月子也不用服侍吗?”



        穆真真含羞道:“不用特意安排人的,婢子自己能做的就不想麻烦别人。”



        张原笑道:“有很多事我自己也能做,可我就想麻烦你,我是不是有点骄奢淫逸。”



        穆真真冁然而笑:“这可不一样,婢子愿意服侍少爷啊。”



        ……%雅%骚%吧%水粉%爱扯%小老虎%



        孙承宗见张原来访,有些诧异,他知道今日是张原入宫进讲,以为是张原教导皇长孙时遇到了什么难处,赶忙迎进去坐定,仆妇上茶,张原喝了两口茶,这才向孙承宗说起他今日与皇长孙的问答,张原向孙承宗说这些是有用意的,因为他对皇长孙说的那些话有些与儒家正统思想稍有不同,为防日后遭人弹劾攻讦,先让孙承宗知道这些是有好处的——



        听罢张原所言,孙承宗浓眉皱起,说道:“张修撰善能引导皇长孙学习固然是好,但还是不要讨巧,易经有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我辈既为讲官,那自然要以圣贤大道来引导皇长孙,不然皇长孙就是熟读四书五经那也是有口无心。”



        张原对孙承宗这话不敢苟同,孙承宗说的道理是不错,但照孙承宗和周延儒的教法,皇长孙对读书就完全没有兴趣了,那样念书才是有口无心,说道:“孙大人,在下以为把皇长孙培养成圣贤那是极难的,当年张江陵为帝师不可谓不严,亲手编写《帝鉴图说》谆谆教导,却又如何?”



        张江陵就是张居正,张居正曾是万历皇帝的老师,张原说的这话实为大胆,有明显讥刺万历皇帝之意,也是在孙承宗面前他才会这么说,不用深交就能知道一个人的品行,真好。



        孙承宗并非迂阔腐儒,深知万历朝弊端,默然半晌后改口道:“张修撰这样也算是因材施教,权宜之计,先把皇长孙引导到读书的路上来,能明事理、辨忠奸就好。”^雅^骚^吧^六艺^会^调侃^



        说过了皇长孙的事,张原就向孙承宗请教边塞军事,孙承宗见张原也关心边事,很是欣喜,一番谈论之后,张原知道孙承宗也未把建虏努尔哈赤当作大敌,孙承宗这些年关注的是蒙古的威胁,张原心道:“连孙承宗这样深知兵法的人也认为建州女真尚不致大患,这应该就是大明朝野的共识了,如何才能让国人猛醒呢,非得萨尔浒的惨败吗?”



        张原向孙承宗借了几册兵书回去读,其中就有孙承宗游在边塞的笔记,这是张原需要了解的。



        ……



        七月十二,又轮到张原入宫进讲,张原还是教《千字文》,而昨日周延儒已经给皇长孙开讲《大学》了,因为《千字文》已经快要教完,剩下部分由张原独自教授完毕即可。!雅!骚!吧!丢丢!爱卖萌!



        三位讲官,朱由校最喜听张原的课,这日休息时,朱由校对张原道:“张先生,昨日周先生教我《大学》,我对照着书本听周先生讲,察觉周先生讲漏了一个字——”



        张原道:“殿下当时指出了吗?”



        朱由校摇头道:“没有。”



        张原道:“这是小错误,无心之失,殿下应该宽容。”



        朱由校点头道:“张先生说得是。”



        ...



  https://www.7017k.com/yasao/34139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