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白浪子

第四百一十六章 白浪子

        明代皇城中有道观、南传佛寺和喇嘛教寺院,喇嘛教寺院就叫番经厂,自永乐以来就有xi    zang喇嘛住在那里用蒙文、藏文和梵文写佛经,并将写好的经卷雇工刻印,三皇孙朱由楫夭折后,皇城内的道士、僧众、喇嘛分别以各自的方式为三皇孙做法事。



        八月十四ri晚饭后,客印月让魏朝陪她去番经厂看喇嘛做法事,番经厂在万岁山东边,濒临玉河,与司苑局、钟鼓司毗邻,从慈庆宫这边到番经厂有六、七里路,魏朝、客印月二人来到番经厂时天已经黑下来,但见番经厂内牛油蜡烛耀耀如昼,但听诵经声“嗡嗡”如夏ri群虻飞舞——



        魏朝在宫中近三十年,还是第一次来番经厂,骤然看到喇嘛做法事的景象,魏朝是吓了一大跳,那些念番经、结坛跳沙的喇嘛怪模怪样也就罢了,四壁悬的天魔变相更是恐怖,一个个朱发蓝面、丑恶无比,有的天魔身披璎珞、项带骷髅,有的口衔婴儿、腰缠蛇蟒,有的坐跨妖魅、手执戈戟,让人一看就心生大恐怖,魏朝心惊胆战,待不下去,而客印月却跪在一边合什默祷很虔诚的样子——



        魏朝知道喇嘛们做法事冗长,一时半会也完不了,便对客印月道:“我先去御马监那边转转,等下再来接你。”



        客印月点了下头,魏朝便匆匆忙忙走了。



        戌末亥初,法事毕,客印月走出番经厂,在门前等了一会,没看到魏朝来接她,她知道魏朝贪杯,定是跑到哪里喝酒去了。见天上圆月明亮。便独自经由都知监东边的小巷往南踽踽而行,在走过印绶监准备绕过北花房时,突然从暗处跳出两个年轻的内侍。笑嘻嘻道:“都人,哪里去?”明宫中称呼宫女为都人,客印月不是宫女。但装束与宫女无异,虽然年近三十,但肤se莹白如雪,身量高挑紧致,看着也就二十来岁。



        客印月瞅了瞅这两个年轻内侍,一个是手巾、一个乌木牌,手巾和乌木牌都是明宫内侍的等级职位,算是有固定差事的,比最低等的小火者强一些。客印月答道:“回慈庆宫。”就想绕开二人继续赶路,时辰已经不早了,哥儿也不知睡下了没有?



        那两个年轻内侍左右一跳。拦住客印月的去路。左边那乌木牌嬉皮笑脸道:“都人,可有对食相好的。若没有,看我二人如何?”



        客印月曾听说宫中有些无赖内侍会强逼宫女做菜户,这就叫白浪子,想想也好笑,阉人也有浪子,这时夜深,客印月不想惹麻烦,说道:“宝钞司的魏朝魏少监是我对食,两位小公公另找小宫女去吧,莫要歪缠我。”



        手巾和乌木牌对视一眼,互相使个眼se,手巾道:“魏朝魏少监,没听说过。”



        乌木牌道:“那魏少监想必是个老公公,哪里有我二人年少英俊,不如随我二人到那边耍耍。”话音未落,与手巾过来就要拉扯客印月。



        客印月好气又好笑,退后两步,叱道:“你们想做什么,赶紧让开,我要回宫去。”



        若是有地位的都人,这深夜行走,总会有人随同陪伴,客印月只是独行,想必地位低下,说什么对食是宝钞司少监,很可能是吹嘘,手巾道:“耍耍又不要紧,耍一会就放你走。”伸手就来拽客印月的手臂。



        “啪”的一声脆响,手巾左脸火辣,挨了重重一记耳光,被打得头发晕,一手捂脸一手怒指客印月:“你敢打人!”



        客印月双手叉腰,笑骂道:“和我耍耍,拿什么和我耍,难道你两个没阉割干净,想要再割一回?”



        手巾和乌木牌怒了,都是宫里人,大家心知肚明,耍耍就是用嘴、用手而已,现在客印月却故意讥笑他们被阉割不是男人,这种羞辱哪里能忍,内官们的自尊心有时是极其强烈的,手巾怒道:“不找我们耍,难道你这贱人还能侍奉万岁爷、千岁爷不成!”晃了晃脑袋,又道:“这贱人出手好重,我左耳好象被打聋了,嗡嗡响——”



        那乌木牌恶狠狠道:“小银,我们拖她到花房石亭子去,绑起来玩,玩得她半死不活。”与那手巾两个人伸着手,张牙舞爪向客印月逼过来。



        客印月嘴角噙着冷笑,她弓马娴熟,身手矫捷,这两个五短身材的内侍还真没放在她眼里,她身高臂长,“啪啪”两声,又是两记耳光,打得那两个内侍发懵,这才闪身往北上门那边奔去,还没跑出十丈路,在北花房拐角处,却又见有七、八人拦路,还挑着灯笼,这才吃了一惊,站住身,就听有人喝问:“谁在吵吵嚷嚷?”



        客印月凝目看这群内官,其中一人尖嘴猴腮却是首领太监服饰,便万福道:“这位公公,方才有两个白浪子小内侍想要欺侮小妇人,就在那边。”朝后面一指,



        两个年轻内侍挨了耳光,岂肯甘休,正追过来,这时见避不开,也走过来向这首领太监躬身施礼,口称“邱公公”,辩道:“小的两个看到这都人夜深行路,好心上前询问,这都人不识好歹却打我二人。”



        尖嘴猴腮的首领太监便是印绶监掌印太监邱乘云,这两个白浪子内侍正是印绶监邱乘云手下的执役,邱乘云虽是太监,却对女se另有一种变态的yu望,都说灯下、月下看美女分外美丽,此刻的客印月就分外诱人,肌肤白腻,眉目如画,微微有些气喘,胸脯在宫裙下起伏着,肤白nai大高挑个,正是邱乘云最中意的模样——



        邱乘云招手让那手巾、乌木牌近前,突然左右开弓,给了二人几个嘴巴子,骂道:“你两个腌臢泼货,定是看到人家单身独行就想调戏,还不赶快陪罪!”



        两个年轻内侍吓得跪地向邱乘云磕头,邱乘云一脚踢翻一个,指着客印月道:“赶紧向那位都人姐姐陪罪。”



        两个内侍连滚带爬挪到客印月面前。连连磕头。哀叫着:“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请都人姐姐饶过小的这一回。”



        大太监就是这么威风啊。这宫中等级比官场还森严,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但官员士绅都是读书人出身。知道留体面,喜欢玩杀人不见血的把戏,不会象太监们这样直裸裸的势利,太监们做事比较绝,往往由着xing子来,邱乘云为了在客印月面前显威风,就使劲作践这两个内侍——



        客印月避开两个内侍的跪拜,对邱乘云万福道:“多谢邱公公为小妇人作主,小妇人这就要回慈庆宫去。明ri让我老公魏朝来向邱公公当面道谢。”



        对食双方,若是有地位的太监就称“老公”,有地位的都人尊称“老太”。与民间的老公、老婆的称呼有点相似。



        邱乘云认得宝钞司的魏朝。没什么交情,邱乘云眼睛从来都是向上看的。只巴结奉承司礼监、御马监那些有权有势的大太监,对于等级低于他、权势小于他的内官一向不放在眼里,笑道:“原来你是小魏的菜户,小魏艳福不浅哪,杂家的印绶监就在右边,杂家请你到监里小坐片刻,喝杯甜酒给你压压惊如何?”



        邱乘云身边的那些长随、当差、典簿纷纷道:“邱公公为人最是仗义,这位都人,你今ri要不是遇到邱公公只怕就要受罪了,这两个白浪子最会折磨人……”



        客印月听说过印绶监的邱乘云,yin虐非常,外宅里养着姬妾十余人,邱乘云每与姬妾交接,就遍体抓咬,又用角先生作势,彻夜不倦,姬妾当值一夕,就要病卧数ri,这时客印月见尖嘴猴腮的邱乘云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哪肯随邱乘云进印绶监,婉辞道:“小妇人是皇长孙ru娘,这是要赶回去侍候哥儿入睡,明ri让魏朝来向公公道谢吧。”



        明ri就是中秋节,邱乘云提前庆祝,晚餐喝了不少酒,这时兴致勃勃,见客印月容貌艳丽,哪里肯放,说道:“哥儿大了,又不吃nai,何须ru娘,待哥儿大婚后你这ru娘就要遣送出宫,何不现在多交些得力的弟兄,以后也有些帮衬。”



        宫中的所谓弟兄就是指对食,不称夫妇而称弟兄,很有点同xing恋的味道,福建那一带称好男风者就叫契弟兄。



        客印月在宫中也十来年了,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陪笑道:“小妇人已有对食,多谢邱公公美意,小妇人不敢当。”



        邱乘云看着客印月高挑姣美的样子,心痒难熬,很想使劲蹂躏这美妇,借着酒劲低声道:“给杂家一个面子,你与杂家对食,杂家锦衣玉食供你享用,如何?”又道:“魏朝一个少监,如何比得了杂家,且不说其他,让你一人走夜路就不对,差点就出事了是吧。”



        客印月含笑道:“小妇人在慈庆宫,邱公公在印绶监,这如何对食?”



        邱乘云道:“不妨事,杂家自有办法,你先随杂家进去小饮两杯。”



        客印月摇头道:“已经很晚了,我要赶回宫去,魏朝就在御马监那边与人喝酒,邱公公若有意可让人找他来当面说清楚。”



        邱乘云知道妇人这是托辞,魏朝在宫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内官,岂会把菜户拱手相让,除非把魏朝调拨到他的印绶监,那就好拿捏了,心想:“妇人胆小,恐吓一下也就从了。”当即脸一板,说道:“你这ru娘为何殴打我印绶监的人!”



        客印月没想到这邱太监翻脸这么快,她也懒得多说,闪身就跑,牝马一般矫捷,邱乘云和手下几个内侍尽皆愕然,没想到一个ru娘跑得这么快,其中一个长随问:“公公,要不要去追?”



        前面就是北上门,北上门过去数十丈便是玄武门,玄武门内是宫城,自五月间发生梃击案后,宫城大门守卫森严,宫城外的太监如何敢夜闯宫门,邱乘云恨恨道:“罢了,明ri再找那ru娘算账。”



        还真是冤家路窄,第二天午后,因为朱由校兄妹几人随其父朱常洛去乾清宫与万历皇帝共渡中秋节去了,客印月就准备跟着钟本华到十刹海外宅过中秋节,走到都知监这边又遇到了邱乘云!



        邱乘云光着眼打量客印月和钟本华,怪声怪气道:“这不是宝钞司小魏的菜户吗。怎么和钟公公勾搭上了?”



        钟本华方才听客印月说了昨夜遇到邱乘云的事。这时见邱乘云这般yin阳怪气地说话,恼道:“邱公公,昨夜拦路sao扰客嬷嬷的白浪子是你手下的人吧。你是怎么约束下属的!”



        没想到邱乘云就象爆竹一般炸了起来,叫道:“钟本华,你好不讲理。你这菜户昨夜打伤了杂家的两个干儿子,杂家看在过节的份上没和你理论,你倒恶人先告状起来了,走,到内官监说理去。”



        一般内官纠纷诉讼由内官监处置,内官监掌印太监宋晋与邱乘云交情不错,所以邱乘云叫嚷着要去内官监,钟本华就吩咐干儿子高起潜先出宫到十刹海外宅,免得张原到来时无人接待——



        ……



        张原听了高起潜说的事情经过。摇着头道:“内官中竟也有逼jian、逼为菜户这等事,真是稀奇。又道:“那邱乘云在云南做矿税监时当地百姓就是怨声载道,路过石柱土司地界时因索贿不成就诬陷石柱宣抚使马千乘劫官银。致马千乘含恨而死。这人回到宫中竟升印绶监掌印太监了!”



        高起潜道:“就是因为当年石柱土司的事,邱乘云就对我干爹很不满呢。见面说话都是带刺的。”



        庶吉士倪元璐最近在研究佛法,这时插话道:“唐代僧人寒山与拾得问答,寒山问‘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恶我、骗我,又如何处?’拾得答‘只是忍他、让他、由他、任他、耐他、敬他,再过十年,你再看他。’”



        高起潜很聪明,明白倪元璐的意思,说道:“那邱乘云十年前就很威风了,被邱乘云欺负过的人不少,十年过去了,再看邱乘云,依旧很威风,这怎么说?”



        倪元璐笑了起来:“你这小太监有点意思,拾得所说的十年是指十几年、几十年,作恶之人必有报应。”



        张原笑道:“若是几十年,那恶人也寿终正寝了,来世是不是贬为三恶道我们不清楚,现世是风光了,那些遭欺负的就没了翻身之ri,佛法劝惩成了空言。”



        高起潜连连点头道:“张先生说得极是,邱乘云那种人就该马上遭到报应。”



        张原道:“马上就报应不大可能,再等几年肯定就有报应。”心想也就三、四年的时间,钟公公再忍忍吧,到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张岱见前海这一带景致不错,待月亮升上来必更有可观,便道:“这里赏月应该不错,既然钟公公不在这里,那我们自己去酒店订起酒食来,就在这岸边赏月谈天。”



        高起潜忙道:“我干爹早已准备好了酒食款待诸位大人,由小的领诸位大人去,就在后院,正对着前海,赏月最佳。”



        到了钟太监外宅的后院,就见桂树飘香,玉簪花、海棠花盛开,临前海的东岸,搭着一溜卷棚,摆着十来条黄花梨木食案,食案两边是蒲团,布置颇有汉魏六朝古风,jing美酒食和时令瓜果很快摆放上来,厨子原是宫中御厨,烹调甚jing,烧制的黄羊、花鹅、鲥鱼尤为美味,酒是金茎露和太禧白,茶是建宁贡茶,十余名婢仆随时听命侍候。



        夕阳缀在山巅,前海倒映金光,对岸的佛寺岿然尊严,天宇明净,秋风飒飒,翰社诸友大都来自江南,第一次赏玩北国的秋,一个个兴致颇高,吟诗作赋是少不的,庶吉士本就有作诗的课业,每月要上交三首诗。



        张原与文震孟、钱士升、洪承畴四人品茶说话,说起昨ri邸报沈榷要驱逐泰西传教士的奏疏,文震孟等人都觉得沈榷说的“私改历法,变乱道统,诳诱愚民,志将移国”是危言耸听,翰社同仁受张原影响,对西学颇有接触,又都比较年轻,肯接受新知识、新事物,对沈榷这种己之所yu施之于人的做法颇为不满,沈榷是佛教徒,岂不知当年佛教传入中原也是历经劫难,若都象沈榷这般态度,那佛教在大明也不应有立足之地,翰社诸人与张原一样,并非重视天主教,而是重视那些耶稣教士带来的知识、眼界以及一种新气象,这与东林、翰社提倡的经世致用之学也是相辅相成的——



        张原把他写的为西学辩护疏给诸友传看,文震孟和钱士升当即表示他们也会写奏疏支持张原,翰林本就有议政咨询、商榷政务的权力,翰林院原是内阁的一部分,殿阁大学士可直接入内阁辅政,只是翰林院从文华殿搬到皇城外之后,这种权力无形中萎缩了,以致于到现在只是喝茶看报做和事佬所谓养声望——



        不但翰林院有参政议政的权力,就是庶吉士也可对朝政发表意见,庶吉士与翰林一样是储相,正言谠论,补益时政,正是一个有志向的庶吉士应该做的,倪元璐、张岱也说要上书支持徐光启、张原同沈榷等人辩论,这场辩论若能举行,其jing彩程度将不逊于《盐铁论》、《无神论》这些史上著名的大辩论。



        这时高起潜赶来禀报说他干爹钟太监来了。



        ————————————————————————



        身体欠佳,昨天没更新,今天勉力更上五千,求双倍月票最后一小时的月票。



        ...



  https://www.7017k.com/yasao/34140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