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平壤的舞女

第四百五十九章 平壤的舞女

        张原心知柳东溟对他严惩戒勉和尚有些不以为然,说道:“柳使臣、金参军,这和尚分明是挑拨我大明与贵国的关系,作为一个朝鲜后裔说中国人怯懦无勇、说贵国一人直抵得中国百人,此言可是有心肝者?大明立国至今二百五十年,贵国受二百五十年之庇,曩者贵国经倭寇之难,王京沦陷,社稷将倾,本朝即遣十万之师,竭厥岁月,舍生忘死,平荡倭氛,我大明将士告别父母妻儿远离家园,蹈烽火之地、历刀兵之险,奋不顾身以至捐躯者为何,念贵国国王世笃忠贞也,念两国世代交好也!”



        张原言词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柳东溟、金中清二人面有愧色,柳东溟道:“张修撰教训得是,昔者杨经略自班师归国,王京士人男女重髫戴白,送出北郊,依依不舍,壬辰再造之恩,万世不可忘也。”目视戒勉和尚,斥责道:“你这和尚不好生修行,却妄议国事,愚蠢悖乱,正该严惩。”



        张原又道:“此僧方才又说此地曾是高句丽都城,这话倒是没错,但最后那句‘不知何日能重归我国’,就凭这句话,判你终生流放也不为过,无论是在大明还是朝鲜,你说这话都是等同于谋逆的重罪,朝鲜国绍继的是商王文丁之子、肘王之叔箕子的传承,与中国乃是父子兄弟之国,期间有卫氏高丽、王氏高丽、新罗、百济诸朝代,但高句丽却算不得朝鲜的政权,若依这和尚言下之意,那么若是有高句丽王室后裔出现,贵国光海君难道就应谢国让位?”



        张原此言犀利,柳东溟心中波澜大起,光海君是他妹婿,继承王位颇有名不正言不顺之讥,又秘密处死了有可能与他争王位临海君和永昌大君,所以光海君对传承、名分问题最是忌讳,千年前的高句丽王室后裔再出现是不可能了,但朝鲜王室的其他成员依旧觊觎着朝鲜王位,反对势力依然强大,光海君的地位远未稳固,张原这次赴朝鲜册封世子就是表明大明对光海君政权的肯定和支持,若是因为这个和尚的胡说八道而让张原不快以致影响册封,那是柳东溟绝不愿意看到的——



        柳东溟向张原请求道:“张修撰,此恶僧言语荒悖,在下实在气愤不过,此僧先辈是朝鲜人,我要代其朝鲜先祖笞罚他。”



        张原微笑道:“柳使臣不必为这等人动气,交由本关千户所处置便是。”



        寺僧戒勉被身高近六尺的马阔齐反揪着好似老鹰抓小鸡,这时垂头丧气,不敢发一言,张原即命马阔齐押着戒勉和尚去连山关的千户所,范通事跟随前往说明情况。



        这时云开雨住,阳光铺洒下来,城北的青岭透出青翠山色,张原道:“柳使臣,赶路要紧,吩咐驿站赶紧开午饭,我们今日也可赶一站路程,如何?”



        柳东溟自是求之不得,与金中清先回驿舍去了,张原和阮大铖不改初衷,依旧到寺后看荷花,四月下旬天气,有些荷花已绽放,晨起的这场大雨,将青青荷盖和粉红、大红的荷花濯洗得更增丽色,这普慈寺后的园子颇广,有五、六亩,现在除了张原、阮大铖几人外,别无他人,先前还看到有个小和尚探了一下光头,后来就没影了——



        阮大铖笑道:“介子能言善辩,说得柳东溟狠不得亲手鞭打那秃驴,秃驴也实在可恶,竟说朝鲜一人就抵得我们百人,若是这样的话,壬辰倭乱朝鲜国王还需要一日数道求救奏疏送到北京吗!”



        张原道:“小国寡民,夜郎自大,好了伤疤忘了痛,又见我大明近年边备不修,生了轻慢之心而已。”



        阮大铖道:“起先那柳东溟似有不以为然之色,被你慷慨言辞打动,翻然知悔了。”



        张原笑道:“不见得,只是情势所迫,我有个小故事说给集之兄听,某里正有一女,貌美待嫁,有两个男子欲求婚,其中一个男子曾经在山中狩猎时救过里正一命,而另一个男子呢,却被里正救过——集之兄以为里正会把爱女许配给哪一个?”



        阮大铖摇着折扇道:“当然是许配给那位曾救过里正的男子了,知恩图报嘛。”



        张原微笑道:“按常理是应该如此,可是在某些人看来,整日面对救命恩人会觉得压抑不舒畅,而施恩有时会很愉快,所以里正把女儿嫁给了那个他曾经救过的男子。”



        阮大铖道:“这是忘恩负义之人啊,朝鲜当不至于此。”



        张原道:“有些人,你对他十次好,他习惯了,心安理得,而有一次不好,他就怀恨在心。”



        阮大铖低声问:“介子是说光海君?”



        张原笑道:“我可没这么说,我是泛泛言之。”



        阮大铖一笑而罢。



        ……



        四月二十三日午前,册封使团一行过汤山城,此地临近鸭绿江,河流纵横,遇水浅的就涉水而过,水深的大河就要雇渡船,北地桥梁极少,柳东溟为加快行程,先一日就派人骑快马赶到前方准备渡船,所以不至于在岸边空等浪费时间——



        午后过了狄水,行出十余里便是大明与朝鲜的边界鸭绿江,义州兵马节制使安汝讷早已得知天使即将到来的消息,派水军虞侯率五艘板屋船在北岸等候,那水军虞侯拜见张原、柳东溟,遥指鸭绿江南岸道:“大王派来迎接天朝册封使团的户曹柳参判阁下已经到了义州,卑职方才已命快船渡江,告知天使已至鸭绿江,柳参判阁下即会到江边相迎。”



        柳东溟大喜,对张原、阮大铖道:“柳参判是我胞弟,名西崖,前日在广宁,我派人四百里加急回国报信,我王已知天使到来,故派人到边境相迎。”



        张原心道:“文化柳氏果然是朝鲜大家族,柳东溟是二品内禁卫大将,其弟又是户曹参判,都是实权人物。”



        张原对朝鲜官制有些了解,朝鲜王国在议政府下面设吏、户、礼、兵、工、刑六曹,议政府相当于大明内阁,六曹相当于六部,六曹首长称判书,正二品,副职称为参判,从二品,柳东溟的胞弟柳西崖是户曹参判,相当于大明的户部侍郎,光海君派从二品的户曹参判千里来迎,可见对大明这次册封的重视——



        这五条中型板屋船属朝鲜水军,可在近海航行,每条船都有近八丈长,一次性就把使团百余人连同车马以及鲁太监手下商人张儒绅的三十车货物一并运过了鸭绿江,鲁太监这算盘打得真是精明,商队跟着使团走,能省下一笔可观的运输费用——



        张原与柳东溟并肩立在船头,张原看着斜阳下浩荡的江水,心道:“我张介子今日也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了。”



        柳东溟很愉快,今日是四月二十三,能赶到义州城,从义州到王京一千两百里,在王子李祬生日前赶到没有问题了,心里算是落下了一块大石头,柳东溟指着越来越近的南岸道:“张修撰请看,我弟来迎天使矣。”



        张原让马阔齐取来他的千里镜,调整焦距一看,南岸旌旗招展、列队整齐,有鼓乐声随着江风隐隐传来,张原对柳东溟道:“柳大将看看哪位是令弟柳户曹。”



        柳东溟对着望远镜仔细看,惊喜道:“数里外景象历历可辨,天朝物事实为神奇——义州兵马节制使安汝讷也来迎候天使大驾了。”



        说话间,大船到岸,张原、阮大铖由柳东溟、许筠、金中清陪同先下船,户曹参判柳西崖和义州兵马节制使安汝讷上前见礼,柳西崖不会说汉语,由金中清和范通事翻译,无非是天恩浩荡、天使远来辛苦云云。



        安汝讷在江边设帐、摆酒,为天朝使臣一行接风洗尘,义州官员一一上前向天使敬酒,这些朝鲜官吏的朝服礼仪与中华大同小异。



        薄暮时分,张原一行在义州镇抚营五百军士的扈从下驰入义州城,义州是朝鲜距离大明边境最近的一座城,属平安右道,虽是州城,但城制狭小,矮垣颓墙,论防御都比不上大明的一座驿堡,街市却是颇为热闹,大明来的商人、建州女真、蒙古人,甚至遥远的东海女真都有在这里做买卖的,茶叶、人参、鹿茸、珍珠、貂皮、麻布、驴马、猪羊等等商品种类繁多,但铁器和弓角是禁止买卖的,朝鲜出产的制造火药的焰硝也是禁物,义州城中居民以汉人为多,使团一行从街市经过,满耳听到的都是大明官话——



        见到张儒绅的商队入城,很多商贩纷纷围拢过来询问是何货物、价钱几何?张儒绅严令手下不许答理,他的商货不会在这里出售,三十大车上等真丝、彩缎、瓷器、木雕,值得一万五千两银子,这些蛮夷小贩哪里出得起那个价钱,只有平壤、汉城的王公贵族和官绅富豪才享用得起——



        当夜使团一行在义顺馆歇息,次日一早柳东溟、柳西崖兄弟陪同张原等人上路,自进入朝鲜境内,沿途皆有朝鲜官员和军士迎接、护送、马匹更换、膳食住宿安排得妥妥帖帖,又喜天气晴好,使团行进比之在辽东还要快速一些——四月二十九日申时初,朝鲜第二大城西京平壤遥遥在望,将至近郊外城,就听鼓乐齐鸣,衣饰斑斓色彩绚烂的人群载歌载舞而来,列香亭、龙亭、仪仗、鼓乐热闹煊赫,执杖者头戴峨峨黑纱冠,身穿大袖葵花衫,腰系金钉带,乐工皆着幞头束带,又有扮百兽舞蹈的,幡幢有四联大字:“万国同欢争蹈舞,两仪相对自生成。天下太平垂拱里,海东无事凿耕中。”



        朝鲜国王光海君获知天朝使臣过了鸭绿江,又派礼曹参判禹烟赶到平壤来迎接,以示对天使的礼敬,禹烟与张原等人见礼毕,导入平壤城,当晚在大同馆大设筵席,馆门外东南两面树鳌山、张灯结彩,列伶妓诸戏,平壤民众如庆大节一般欢歌笑语不绝。



        大同馆内宴会厅灯火辉煌,菜肴丰盛,宛然韩剧《大长今》里的宫廷宴席景象,单是糕点就有八份,各不相同,其他鸡参、熊掌、雉肉、灸貊、鲍鱼……各种山珍海味数十种,柳东溟、柳西崖、禹烟等朝鲜官员频频举杯向天使张原等人劝酒,这酒是庆州出产的朝鲜名酒,有糯米酒独特的香味,与绍兴豆酒口味相似,张原品来颇感亲切——



        酒过三巡,但听得环佩叮当,随即是香风袭袭,张原举目看时,只见女乐两行,约二十余人,一个个盛妆华饰,轻盈窈窕,各抱乐器升堂跪于庑下——



        礼曹参判禹烟起身向张原、阮大铖拱手道:“天使远来,小邦无可为奉,此女乐数辈是在下奉王命从王京携至以奉欢,望两位大人莫嫌粗鄙,容其奉侍。”



        张原与阮大铖对视一眼,二人心里都是想:“光海君真是热情,竟从汉城派了女乐来侍奉,听禹参判的口气,还要这些女乐为我等侍寝!”



        阮大铖是好色的,久闻高丽女子温柔美丽,他是很想尝尝异国女子的风味,但他是副使,不敢作主,且看张原如何主张?



        堂堂上国使臣不能控制自身**,容留朝鲜女乐侍寝,当时是爽了,但难免被朝鲜官员看轻,而且归国后说不定哪天就被言官翻出来弹劾了,他张介子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啊——



        张原微笑道:“久闻贵国音律有唐宋遗风,在下愿意倾听。”



        柳东溟、柳西崖兄弟相视而笑,自来大明使臣来朝鲜,朝鲜王都会命女乐侍奉,儒学出身的大明使臣拒绝的居多,也有放纵容纳的,收受贿赂的也有,而此番两个天使,正使年方二十,副使刚过三旬,都是少年得志,青春意气,想必也会接受女乐侍寝的——



        跪于庑下的那二十二名女乐拜了天使之后,起身袅袅上前,这些女乐或执大令、唐笛、太平箫、折叠扇拍,或抱牙筝、奚琴、玄鹤琴、伽耶琴,或背着杖鼓、细腰长鼓,还有两个女乐抬着一架悬在框架上的座鼓,将为天朝使臣演奏朝鲜大乐——



        这二十二名女乐都是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穿着粉红色或玉色的右衽短上衣,下边是蓬蓬起的紫色大裙,红色缎带垂在腰间,显得轻盈飘逸,这些女子的发型都是一模一样的,梳得熨帖整齐,纹丝不乱,露着宽广光洁额头,她们的眼睛都只看着自己的鼻尖和脚下,显得格外温柔恬静——



        那双手执折叠扇拍的少女两臂张开,手腕急转,那由六块木板组成的折叠拍子就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好似被这节拍声唤醒,“咚咚咚”座鼓声响起,密集鼓点突如其来,先声夺人,在鼓声渐疏之际,唐笛、大令、太平箫这些吹奏乐器开始悠呜而起,随即又有牙筝、奚琴加入,各有音调,却又如此和谐优美——



        张原在音律方面没下什么工夫,但他大兄张岱是喜爱音律的,以前在时西张的可餐班日日吹拉弹唱,如今闺中有王微妙解音律,雅善吹箫,商澹然的琴也常娱耳,张原耳濡目染,品味颇高,这时听这朝鲜古乐,觉得甚妙,不禁心情放松,悠然入神——



        “咚咚咚咚”,四名背着细腰长鼓的少女一边击鼓一边舞蹈近前,离张原的筵席渐近,这四名少女双手持细竹条小鼓槌,背着的细腰长鼓挎在腰间,鼓的两面并非一般大小,大的一面蒙以黄牛皮,小的一面是白鱼皮,细竹鼓槌交替击鼓,单鼓点、单花点、双花点、滚奏、震奏,手法繁多、技巧娴熟,鼓声忽而柔和忽而深沉,既变幻莫测又极富韵律,而她们的舞蹈尤为有特色,配合击鼓的姿势,扭颈、摆腰、手臂转侧、轻盈旋转的脚步,短衣利落,紫裙翩跹,无比美妙,而且她们的眼神也不再低眉垂睫,眼波随着鼓点顾盼闪烁,简直风情万种,媚态横生——



        张原手在膝上按着节拍,悠然欣赏,灯红酒绿,眼神迷离,看上去这四个击鼓舞女好似一个模样,五官精致美丽,难道都是整容整出来的?



        有一个舞女轻灵跳跃着,逐渐到了张原和阮大铖的席前,鼓声忽哑,张原陡生警觉之心,正待站起身来,却见那舞女把细竹鼓槌一拗,精光闪烁,鼓槌里竟然藏有一把细刃短刀,无柄,约五寸长,这舞女握刀的手已经被锋利的刀刃割破,殷红的血从手掌边缘滴落在平整的砖石地表——



        宴厅中顿时一片惊呼声,柳东溟大喝:“有刺客!”



        张原拉着阮大铖疾退,却听这握刀的舞女锐声道:“天使勿惊,小女子岂敢伤害上国天使——”



        这舞女说话时紧盯着张原,另一手猛地扯开玉色的短衫,短衫里面竟是别无衣物,裸着洁白的胸怀,还没等人看清,手中刀猛地一回,往她自己心口插落—



        ...



  https://www.7017k.com/yasao/34141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