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雅骚 > 第五百零八章 杏花如梦(附完本感言)

第五百零八章 杏花如梦(附完本感言)

        辽东战事惨烈,将士浴血,辽民涂炭,京中却是谣言纷纷,同仇敌忾热情高涨的大明朝道:他体健如牛,哪有什么病症,他既与姚宗文周永春辈酬唱往来,要攀附权贵,我翰社干脆就将他除名。

        张原道:由他,由他。

        说话间,钱龙锡孙承宗祁承爜杨涟数人也来为张原送行,张原昨日都一一去辞行了的,今日又非休沐日,看来钱龙锡几人是告假来相送。

        钱龙锡道:昨日东宫传旨,命本府代太子殿下为张赞善送行。说着,让仆人把东宫的礼品抬到张原的座船上去。

        张原赶紧向西谢恩。

        翰社诸人皆喜,东宫对张原甚是器重啊,钱龙锡乃是詹事府的堂官,非比等闲人等。

        这时,武陵突然快步走到张原身边,低声道:少爷,小高公公说钟公公在东岳庙要见少爷,为少爷送行。

        张原疏眉一扬,点了点头,说道:请小高公公稍待。心想:皇长孙可能也来了。

        钱龙锡与张原略叙几句,便回詹事府去向皇太子朱常洛复命,孙承宗祁承爜杨涟洪承畴也回各自衙门,只有翰林院的文震孟张岱这几人要看着张原扬帆远去。

        大兄和朋友们太热情,张原只好如实道:东宫钟太监在东岳庙要与我说几句话——

        张岱笑道:你去,你去,我们在这里等你。

        高起潜在东岳庙大殿前赵孟頫碑刻下等张原,见张原和一个面生的老者走了过来,便赶紧迎上,先打量了那老者几眼,听张原说这是王宗岳王师傅,高起潜叫了一声王师傅,就压低声音对张原道:张先生,哥儿也来了,在后殿帝妃行宫等着张先生呢。

        因为去年那次皇长孙在东岳庙遇险,所以这次明显加强了警戒,厂卫和巡捕房的人遍布东岳庙内外,这想必是钟太监安排的,钟太监现在权势见涨。

        走到后殿,廊边闪出一个大汉向张原叉手唱喏,却是客光先,右脸颊上有一道醒目的伤痕,张原遣开其他人与客光先一番问答之后,才知客光先参加了萨尔浒之战,受了轻伤,穆敬岩受伤更重,中了两箭,所幸并非致命要害——

        张原惊道:穆叔昨日派了人来报信,只说升任千总,未提及受伤之事。

        客光先道:那想必是痊愈了。

        客光先不善言辞,不会主动说什么,都是张原问他答。神情极是恭敬。张原对辽东战局的准确预测让他折服——

        张原忽然想起一事。问:我曾看战报得知东路军击伤了奴尔哈赤之子洪台吉,不知确否?

        客光先道:洪台吉遭火器击伤,伤在面门,瞎了一只眼。

        张原面露微笑:好极,好极。

        洪台吉就是皇太极,皇太极虽然没有死,但瞎了一只眼,从此仪容不整。以后想要接掌奴尔哈赤的权力也难,代善阿敏莽古尔泰这些人都不会服他,奴尔哈赤靠儿子女婿统领八旗军征战天下,一旦身死,这些子婿争权必惨烈——

        魏忠贤从后殿走了出来,见张原在和客光先说话,忙施礼道:张先生,哥儿等张先生多时了。

        客光先退到一边,张原跟着魏忠贤进后殿,后殿闲人免进。连道士都被清出了,张原进到帝妃行宫。见钟太监魏朝两个内官立在一边,皇长孙朱由校在掷金钱玩耍,走到近前,才看到客印月跪在帝妃像前默祷,臀部抵着脚跟,上身微弓,腰背绷起,宫裙包裹的葫芦状体形引人绮思,但钟太监几个并不多看,显然没什么感觉——

        张先生,广东临近南海,极是遥远,真羡慕张先生,可以到南海看大鲸。

        虚岁十四的朱由校身量比前两年没长高多少,依旧单薄,但气色不错,少年心性不甘约束,对张先生天南地北的走是真心羡慕。

        张原含笑道:此去岭南并非游山玩水,乃是为国选拔人才。

        魏忠贤道:张先生,岭南是蛮瘴之地,张先生为何要去那地方!魏忠贤显得很为张原着想,也许是真心的,因为太子和皇长孙礼敬张原。

        张原笑道:在唐宋之前,岭南是蛮瘴贬谪之地,但自我大明开国两到自己不说我,都是说张鸿渐要怎样怎样。

        商景徽从邻舱过来,脆声道:张鸿渐,不许爬船窗。

        十二岁的商景徽已经亭亭玉立,眉目与商澹然有四五分相似,稍微清瘦一些,走过来拉着小鸿渐的手,立在张原身边看船窗外汩汩的运河水,不时侧头看看张原,说道:姑父,你很愉快吗。

        张原点头笑道:是,心情愉悦。

        商景徽问:是因为要回江南了吗?

        张原道:是啊,思念双亲,想念家乡的小桥流水了,白马山的花木欣欣向荣否?

        商景徽抿唇轻笑,说道:我看姑父很有隐逸之气,不甚热衷仕途,那姑父又为何要千里迢迢进京赴考,一直待在绍兴岂不是好?

        张原笑道:先要扬名然后归隐,不然不甘心。

        商景徽格格的笑,又道:姑父现在也归隐不得,这次回绍兴也待不了几日吧——姑父你带我去广州吧,我要从广州坐海船去福建看望爹娘和阿姐。

        张原道:这可不行,日程很紧,我去广州要兼道而行,不然赶不及。

        商景徽道:我给姑父当书记——

        张原笑道:我已决定聘宗翼善为幕宾,你我可聘不起。

        商景徽噘了噘嘴,没再说什么。

        张原一行两条船五月十八从北京启航。一路上几乎没有耽搁。大运河上的水驿隔六七十里就有一座。也有少数水路上声抱歉,小道以后会继续努力,扬长避短,保持自己的特色和一贯的认真。

        最后再说件事,雅骚应该是出版简体了,虽然小道还没看到样书,第一批出三册,后面几册何时出尚不明确,小道会有少量签名书放在雅骚版主笨笨的淘宝店销售,是小道亲笔签名,下月初应该就能搜索到,如果可以,请您支持一下,谢谢。

        贼道三痴

        二〇一三年八月十九日深夜

  https://www.7017k.com/yasao/3414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