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小说网 > 诸天大圣人 > 第1257章 抱歉,打个劫(求订阅)

第1257章 抱歉,打个劫(求订阅)

        鳄祖觉得自己理解得应该很对,也很符合逻辑。

        一则体现自己的聪明才智,二则体现出自己的能力,自己不是一个只吃不做得人。

        也不仅仅可以做坐骑,还可以成为得力助手,成为亲信一般的存在。

        多好啊。

        想到这里,鳄祖便站起身来,“大胆,你们阴阳教想做什么,杀人吗?”

        这自然是敢的。

        但一般都不会在明面上说出来,没意义。

        这时候,鳄祖又说道:“尔等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看来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还以为自己牛上天了。”

        阴阳教:“……”

        那些人都愣愣地看着鳄祖,也不着急动手,大有看他表演完了再说的意思。

        没错。

        在他们眼里鳄祖就是在表演,是他一个人的表演。

        至于表演给谁看,他们就不知道了。

        但总归会有人看的。

        很明显,其实就是给江缺看的。

        而此刻的江缺则面色平静,一脸淡定地看着鳄祖的表演。

        “这老家伙悟性倒是不错。”

        江缺暗道:“不过我的想法并不是一定要欺负人,只要那阴阳教的人离开就行。”

        他的要求真的一点也不高。

        很显然鳄祖会到江缺的意了,而且还会得很准确。

        这倒是出乎意料。

        江缺没有管。

        怎么处理他都在不经意间交给鳄祖了。

        而看到江缺没有反应,鳄祖眼珠一转,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于是。

        便拍着桌子怒道:“你们阴阳教想找死不成?”

        要知道,他可是很强大的存在。

        顿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便从鳄祖身上散发出去。

        形成一道道恐怖霸道的力量。

        威风凛凛。

        当真是霸道睥睨。

        着实有几分不凡,毕竟是有着大圣级别的修为,就是不一样。

        这一刻。

        鳄祖霸气冲天。

        他可是大圣,这种级别的存在,如今在整个世界宇宙万族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绝对强大。

        但是。

        也正因为是这样,所以鳄祖才会如此地嚣张。

        阴阳教众人:“……”

        突如其来的变化,却是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下子就懵住。

        “什么情况?”

        “这人的气势怎么这么强?”

        “他到底是谁,为何又有这样的本事啊?”

        “嘶,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吧。”

        “完了,我觉得我们阴阳教可能踢到铁板了。”

        “都怪圣女,要不是她非要带走那个小女孩,哪里会惹出这么多麻烦来。”

        “对,就怪她,都是她不好。”

        “……”

        一时间里。

        大家都感受到鳄祖的气势了。

        一番对比下来,即便是把他们这群人绑到一起,可能也对抗不了鳄祖。

        人家可是大圣,绝非一般凡人能比的。

        于是。

        便开始埋怨起阴阳教的那位圣女来。

        要不是她的话,可能他们这些人也不会跟着过来,更不会对江缺他们产生什么想法。

        现在好了。

        为了一个陌不相干的小女孩,他们已经得罪一群大佬了。

        江缺还没有展露出具体实力来,他们不清楚。

        但是鳄祖已经表现出恐怖的实力来,他们要是再无动于衷,那简直可以直接自裁了。

        “咱们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

        “嘶,光是这气势就够恐怖了,我能感觉到,自己仿佛要被他碾压一样。”

        “是啊,他的这种蛮横气息,实在是太强了,我们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得,这回大家要一起完了。”

        “我觉得,连我们阴阳教的面子可能都不够看,对方实在是太强太强。”

        “那该怎么办啊,总不能就这样离开吧。”

        “呵呵,即便是我们想离开,人家也未必同意我们离开吧。”

        “……”

        现在的情况和局面不一样了。

        之前。

        他们认为是己身为刀俎,他人为鱼肉。

        但是现在,是他们为鱼肉,他人为刀俎。

        被鳄祖的气势威压狠狠地镇压在上,已经没有了半点脾气。

        毕竟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得他都不忍直视。

        实在是可怕啊。

        身为阴阳教的弟子,以及阴阳教的长老,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落得一个被欺负的下场。

        也从没有想过会在某一个强者面前抬不起头来。

        此前。

        在他们观察的时候,可是很清楚地看到了,无论是江缺还是鳄祖,实力其实都不强。

        可一转眼间,鳄祖所释放出来的气势就很可怕了。

        这一次,可能真的踢到铁板了。

        “完了。”

        就连阴阳教的那位圣女,也是脸色阴沉下来。

        “我……我似乎闯祸了。”

        她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是自己。

        大概情况下,自己怕是难走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自己身边的那些阴阳教弟子和长老,可能也不会出事。

        现在,他们想走也走不了。

        这就尴尬了。

        很郁闷。

        连带着心情都不好了。

        “他……他们难道不是一群蝼蚁吗?”

        原本,在那位阴阳教圣女的眼中,江缺、鳄祖就是蝼蚁啊。

        什么时候变成大佬了?

        她迷茫着,也不解着。

        实在是觉得这件事情太诡异,也太无奈。

        自己该如何是好?

        当下。

        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小囡囡的事情了。

        这点那阴阳教的圣女就很清楚,“不行,我必须得离开,我是阴阳教的圣女,我还想继续活着。”

        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在这里。

        于是乎。

        她开始说道:“咳咳,各位那啥,刚刚是我认错人了,现在我跟大家赔礼道歉,大家都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我这就离开。

        对不起啊,眼神总是不好。”

        现在她想离开了。

        可江缺和鳄祖哪里愿意。

        鳄祖冷冷地盯着那位阴阳教的圣女,“认错人?这可不能让你轻易离开。”

        赔礼道歉也不行。

        他们在乎的是那赔礼道歉吗?

        不是。

        他们在乎的是面子。

        是尊严。

        很显然,那位阴阳教的圣女从一开始就没有给他们尊严。

        哪怕是看在小囡囡的面子上,都没有。

        所以那位阴阳教的圣女想走肯定是走不成的。

        鳄祖继续说道:“既然是认错人了,既然是个误会,那一开始干什么去了?

        这件事在本座在看来,可不算是一个误会。

        所以,该承担的责任,你还得承担。”

        额!

        跑不掉。

        也不能跑掉。

        老大江缺都没有发话,他自然也不敢擅作主张。

        “所以,这阴阳教还是要倒霉啊。”

        谁让他们招惹到小囡囡呢。

        而且还气势冲冲地把主意打到自家主人江缺的身上,那不是脑子犯抽么。

        “果然,合该你们倒霉。”

        鳄祖也笑了,“有这么一个圣女,不倒霉才怪呢。”

        毕竟,如果一开始不是那位圣女搞出幺蛾子来,他鳄某人也不可能对他们做什么。

        谁也不是吃饱了撑了。

        “现在后悔太晚了。”

        鳄祖冷冷地道:“机会本座又不是没有给过,但确确实实是你们自己不珍惜,所以也怪不得我们。”

        “……”

        那阴阳教的圣女本来就阴沉着的老脸,一下子更黑了,还开始抽搐起来。

        她忍不住问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把她们都打杀了?

        还是有别的想法和目的。

        反正现在,她已经看明白了,打肯定是打不赢的。

        从鳄祖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威压看,即便是她们这几个阴阳教的人全折在这里,估计也动不了人家分毫。

        哪怕是加上那两位长老,结果可能也是一样的。

        所以。

        现在也由不到她做主了。

        虽然她还是阴阳教的圣女,还是一个看起来地位、身份都不错的修炼者。

        可实际上,在鳄祖这样的强者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

        这点那位阴阳教圣女心知肚明。

        “各位阴阳教的朋友,很抱歉,本座现在想打个劫。”

        鳄祖笑眯眯地道:“当然了,你们可以拒绝,但拒绝的代价你们最好是想一想。

        否则本座不介意亲自动手一番。

        当然了,除了打劫外,你们还需要交上所有的功法,然后自废修炼。

        不然小命就难保了。”

        众阴阳教人:“……”

        鳄祖的话让他们一张张老脸都阴沉,甚至是扭曲起来。

        再也没有一开始进入客栈的那种嚣张跋扈了。

        一开始。

        他们觉得自己是阴阳教的人,所以自己在背靠阴阳教后,就应该嚣张一点。

        不然怎么才能彰显出自己的身份地位来?

        可是,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想法,才导致现在的惨状出现。

        终于轮到他们倒霉了。

        交出宝物、功法,这些都在意料之中,也能勉强接受。

        只要能活命就行。

        可现在的问题又不同了,居然还要他们自废修炼。

        “嘶……”

        “他好狠毒的心肠啊。”

        “就是,一旦我们真的自废修炼了,那和死人又有什么区别?”

        “不同意,绝对不同意这事。”

        “他能依仗强大的修为实力威压我们,我们也能联合起来与他做过一场,说不得能打退他们,逃出生天也未可知。”

        “我也赞同,他们既然贪得无厌,那就与他们死拼到底,看看到底谁才能活。”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过事到临头依然要拼一拼,如果我们连与别人拼的勇气、胆气都没有,那还修炼什么。”

        “那就翻脸吧。”

        “……”

        传音交流了半天,他们终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无论是江缺还是鳄祖,都没有阻止他们传音交流,他们神色平淡得很。

        一脸的淡定。

        心绪冷然不定起来。

        特别是鳄祖,在看向这群阴阳教人的时候,那眼神里都带着几缕似笑非笑的神色。

        仿佛也挺期待他们反抗。

        或者说,他开出那般条件来,就是为了让对方起来反抗的。

        因为那样一来,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打杀他们。

        并且还能获得那些阴阳教人身上的宝物,以及他们所熟知的修炼功法。

        这些对他而言都挺不错。

        所以想要。

        对于阴阳教的人而言,鳄祖给出的条件依旧是死路一条。

        无他。

        如果没有修为在这个世界上,那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普通的凡人活着,比牛马等畜生还不如。

        而此前,他们本来就得罪过许多人。

        正是因为得罪了,一旦他们沦落为普通人时,只怕会引来数之不尽的报复吧。

        想想就觉得疯狂、后怕不已。

        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也要打破危局,逃出生天,保得一小命。

        “前辈,您们虽然厉害,但我等也不是好相与的,只要你们留我们一命就行了,不知如何?”

        那位阴阳教圣女急忙又说道:“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

        “用不着,以后直接不见就是。”

        鳄祖笑意浓浓地说道:“更何况,让你们自废修炼,不是已经留你们一命了吗?”

        “……”

        这也算吗?

  https://www.7017k.com/zhutiandashengren/87490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017k.com。7017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7017k.com